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三十一章 遗憾

第两百三十一章 遗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琴音激昂,魔头凶猛!

    突然从死人堆里钻出来的佘吞海动作别扭、古怪,度却是快,一直跟在丽娘身边的婢女秋红都还没反应过来,锋利的匕就已经到了丽娘面前,直刺后者的胸膛。事出突然,人们除了张大嘴巴一声惊叫,根本来不及出手救援。

    “妖孽,找死!”

    林天一声厉喝,杀机大动。

    生死关头,他也来不及出手相救,和丽娘的距离有些远;但来不及扑过去拦截,并不意味着就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丽娘死在面前。

    地面震动,一个黑影猛地破土而出。

    寄生在小土龙体内的吸血藤妖动手了,一口咬住魔头佘吞海的右腿,后者手里狰狞的蛇形匕距离丽娘胸口只剩半寸,但再也无法刺进去。

    一现情况不对被魔神教徒困在凯旋广场,林天就悄无声息把吸血藤妖召出来,潜伏在地下布下埋伏。被众魔头包围起来浴血奋战的时候,都没有轻易祭出这招杀手锏一直留到现在,果然派上了用场!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你诡计多端杀招连连,我也留有后招针锋相对,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林天经验丰富,即使遇上再厉害的魔头也毫无惧色,横刀向魔头佘吞海扑上去,要和吸血藤妖联手把这个阴魂不散的魔头杀了。

    “啊……”

    袭击不成,反倒被小土龙一口咬住的佘吞海失声惨叫,感觉右腿似乎一下子就被咬断了,乃至整个人都要被小土龙吞下去,体内鲜血在大量流失。不过,大魔头就是大魔头,被一击重伤后仍然战斗力惊人,猛然力一掌拍在小土龙脑袋上,趁后者悲鸣的时候抽出右腿,然后就地一招懒驴打滚避过林天那呼啸而至的黑水重刀,爬起来夺路狂奔。

    “兄弟们,就是这魔头一路跟在我们后面阴魂不散,鼻子比猎狗还灵敏,杀了他!”

    林天大声怒吼,挥刀紧追不舍。

    一路上,怎么都摆不脱魔神教的追杀,就是拜佘吞海这个半人半蛇的魔头所赐,诡计多端又度快,修为又高,绝对是魔神教的一个得力高手。现在,好不容易才让其中招受了重伤,岂能让其逃之夭夭?

    “杀!”

    岳青山等人厉喝,紧跟着林天追上去。

    一道波浪在地面上飞前进,然后,地面震动起来,退回地下的吸血藤妖再次起了攻击,小土龙猛地破土而出张嘴向佘吞海的伤腿咬去,似乎不把这魔头的右腿吞到肚子里就决不罢休。右腿受伤一瘸一拐的佘吞海修为了得,身体骤然左右摇摆避过小土龙的攻击,并且顺势一刀刺在小土龙身上起凶猛的反扑。

    “小子,来吧,追上来吧!先杀了你的这个天命战神,看你还怎么狂!哈哈哈……”

    佘吞海哈哈狞笑,恶狠狠地扭头看向紧追不舍的林天,正要力一刀割断小土龙的喉咙,冷不防小土龙半开的嘴巴里突然冒出一截黑乎乎的藤蔓般的东西,如枪如刺,一下子就洞穿了他的腹部。

    佘吞海的笑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凄厉的惨叫。顾不上斩杀死缠烂打的土龙,捂着伤口落荒而逃,“该死,这不是土龙,这是什么?”

    一向自得的大魔头佘吞海,再也不敢大意了,见鬼般拖着伤腿亡命狂奔。刚才那一刹那的时间,他就感觉体内鲜血流失了大半,头一次感觉手脚酸软四肢无力,差点命都没了却连袭击自己的到底是什么都没看清,这让他大惊失色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再不逃命甩掉林天,今天也许就真要死在这里了!堂堂一个魔神教殿前护法,竟然死在一个才修炼到区区先天六重的仙门弟子手里,消息传开,那就是天大的笑话!

    佘吞海全力逃生,但右腿和腹部受伤后,度大不如前。很快,追兵就到了身后,林天一马当先。

    “妖孽,看刀!”

    林天一个箭步追上去,身体猛地腾空而起,由上往下一刀向佘吞海斩去,冷冽的刀光把方圆十米都笼罩起来。

    佘吞海被逼无奈,回头一看,只见刀光不见人影。刹那间,危险的感觉暴增,但就是看不清林天这一刀到底要从哪里斩下来。除了冷冽的刀光外,身旁还骤然起风,这风吹在身上不仅冷飕飕的,脸庞还一阵阵刺痛,如同一柄柄风刀刮在脸上。

    在魔神教的压迫下,林天对领域的掌控渐渐娴熟起来得心应手,有了旋风领域的加持,任何刀法的威力都是大增。同样一招大杀四方,在领域的加持下,似乎蜕变成了完全高一个级别的大杀招。仓促之下,就连佘吞海这个大魔头都倍感压力。

    刀风呼啸,佘吞海的身体迅摇摆起来,要用高明的身法躲避林天的攻击。

    凝神仔细一看,可以现他的身法与众不同,并非常人那样左右摇摆,而是从头到脚每一块肌肉都在扭动,如同一条蟒蛇一样高扭动着身躯,度越来越快带起一个个残影。呼的一声,硬是凭着这诡异的身法躲过林天的致命一击,和锋利的黑水重刀擦身而过。不过,虽然身法过人,但毕竟受了重伤实力大打折扣,狂舞一会就几近力竭。地面震动,吸血藤妖再次破土而出,在佘吞海力竭时暴起突击,小土龙的身躯直接撞上去,正中佘吞海的胸口将其撞飞。顿时,这魔头的胸口完全凹了下去,肋骨全都被撞断。

    领悟出半步刀域,加上天命战神吸血藤妖的助阵,林天如虎添翼。魔头佘吞海虽然厉害,但毕竟受伤在先,避过了林天的刀锋,却躲不过其天命战神的伏击。

    佘吞海再次一声惨叫,身体摔倒在七八米外,身上血迹斑斑。小土龙这一撞,让他真正伤筋动骨,体内五脏六腑几乎都被撞爆了。晃了晃晕沉沉的脑袋,还来不及挣扎着站起来逃命,身后劲风又至。回头一看,林天已经飞身扑了上来,长的黑水重刀带起冷冽的寒光。林天身后,是岳青山等乾坤刀宗弟子,一个个杀气腾腾。

    “大小姐,救我……”

    佘吞海慌了,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边吼边扭头手脚并用向前爬。身后,冷冽的刀芒越来越近。

    “杀!”


帝少之霸宠萌妻吧


    “这一刀,是为张志阳师兄斩的!”

    林天目光如炬,度越来越快,体内五个刀旋疯狂旋转,高高扬起黑水重刀,然后猛劈下去施展刚猛爆裂的霸王斩,要一刀砍下魔头佘吞海的头颅。

    聚在凯旋广场上的魔神教徒,已经死亡殆尽只剩佘吞海一个,就是佘吞海这个大魔头,现在也是插翅难飞。林天深吸一口,默念恨天刀法的心法倾尽全力。眼看黑水重刀就要落在佘吞海的脖子上时,突然间,林天心有感应眉心狂跳,扭头一看,一抹黑光由远而近呼啸而来。

    “林天,小心!”岳青山大声提醒。

    那是什么?

    林天瞳孔紧缩,一时间也看不清那是什么,但危险的感觉格外强烈。关键时刻,不得不舍弃对魔头佘吞海的最后一击,转而挥刀格挡。当一声闷响,林天感觉虎口一震,整条手臂都一阵麻木。掉在地上的不是什么暗器,而是一支漆黑如墨的弩箭,箭尖上幽光闪烁显然涂抹着致命的剧毒。

    穿心箭,剧毒见手青!

    林天心头大震,迅认出了这是什么,修为远在自己之上的师兄张志阳,就是中了这种毒箭至今昏迷不醒!

    眼看佘吞海就要死在林天刀下,在暗中压阵的魔神教高手按捺不住了,魔头佘吞海眼前一亮,咬牙挣扎着站起来仓惶逃命。林天脸色一冷正要追上去,又一支穿心箭呼啸而来,广场边上的一栋建筑的屋顶上,冒出一个大魔头的身影,手持长弓,身披大红色的战袍格外显眼,不是别人,正是跟在圣女赵霜盈身边的穿心堂高手沐朝,箭无虚,箭箭穿心并带着致命的剧毒,中箭必死。这些年来,死在他箭下的大汉铁卫和仙门弟子不知有多少。见林天不甘心要追杀佘吞海,弯弓搭箭远远瞄准林天的眉心,作势要再次一箭射出。

    “那是魔神教穿心堂高手沐朝,箭法出神入化,林天兄弟,别追了!”

    上官屠走上来,阻止了林天的追击。

    “重伤张志阳师兄的,就是这个家伙!”

    林天目露精光,记住了沐朝这个身穿大红色战袍的大魔头,恨恨说道:“可惜,只差一点点就可以杀了那个半人半蛇的妖孽了,杀了他,魔神教就休想在塞外现我们的行踪!”

    最后关头没一鼓作气杀了魔头佘吞海,林天有些遗憾。

    从石头城到塞外的高车国,还是有好一段距离,虽说塞外辽阔便于隐藏行踪,但有佘吞海这个鼻子比猎狗还灵的大魔头,终究是个隐患。

    “无妨,魔头佘吞海已经受了重伤,跟不上我们的度。走,现在就出塞,马上离开这里!”

    上官屠快人快语,要以最快的度出塞。

    一行人迅行动起来,简单地包扎伤口后,就在北疆战士们的护送下策马向城门狂奔而去。在李汉将军的命令下,士兵们全城大搜捕魔神教的余孽,要把魔神教在北疆的势力连根拔起。骑在高大的战马上,林天回头远远看向高耸的青鹤楼,兵荒马乱,那里早已人去楼空,在那里抚琴遥控众魔头的魔神教圣女赵霜盈早已不见踪影。

    “天才第一才女,古琴魔音,那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林天心头呢喃,在士兵们的簇拥下席卷而去。

    远方,一栋毫不起眼的民居内,一身书生装束的赵霜盈身姿挺拔,透过窗户静静地看着林天一行远去。身后,匍匐着几个魔头,浑身血迹斑斑的佘吞海赫然在列。

    “大小姐,属下有罪,是我办事不力!”

    佘吞海跪在地上请罪,一脸羞愧。

    行动前,本以为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把林天一行全都杀了。结果,反过来几乎全军覆没。

    赵霜盈久久地沉默不言,书房内一片寂静,几个大魔头跪在地上不敢动弹,大气都不敢出。

    良久,赵霜盈终于打破了沉默,把事情全都揽了下来,“这不能怪你们,教主如果要追究,责任全都在我,是我大意了。真没想到,李汉竟然有这么深的部署,一代大汉军神,果然就是兵法了得。还有,那个年轻的仙门弟子也实在让人意外,年纪轻轻就手段非凡!”

    “大小姐,要不要……,我们几个今晚潜入北疆将军府,把那个李汉给杀了?”尸突权阴森森说道,做了砍头的动作。

    “尸突权,你也太小看李汉和大汉国了,如果这么容易就能杀了李汉,还用等到今天么?”

    赵霜盈摇了摇头,说道:“好了,别让仇恨蒙蔽了你们的双眼,我们这次出来的目的是截杀这一队乾坤刀宗弟子,其它的以后再说。对手异常强大,这是坏事,也是好事,正好让众多闲得没事干的老家伙都出来活动活动,不然,骨头都要生锈了。佘吞海,那个年轻人叫什么名字?”

    “林天!”

    佘吞海狠狠回答,“大小姐,我已经暗中打听过了,那是乾坤刀宗的新人弟子,前不久才通过仙门考核加入乾坤刀宗。修为不高,但一加入仙门就出类拔萃,强行挤入了乾坤刀宗的百人堂,被誉为千年奇才!”

    “一个新人弟子?”

    赵霜盈有些意外,然后笑了,“好,好,有意思,一个新人弟子竟然就有这样的本事,这个林天当真不简单!饮马坡、黑龙庄,还有这次石头城,都展现出非凡的手段。看来,除了叶北宫、风雨涟漪和慕容化三人外,乾坤刀宗又要出一个真正的高手了,有意思!都起来吧,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次行动才刚刚开始,就让我们看看,一个所谓的乾坤刀宗千年奇才,到底有什么样的本事!”

    赵霜盈边说边缓缓在书桌旁坐下,站在一旁的侍女迅把流云琴摆在她面前,赵霜盈纤细修长的玉指轻轻一拨,袅袅琴音就传了出去,神情专注,俨然一个不会修炼醉心于乐曲的书生。尸突权和佘吞海等魔头对看一眼,默契地垂头退下去,不敢打扰赵霜盈的静修。

    袅袅琴音,在窗外的小巷子回荡,一队士兵就从窗子下走过挨家挨户搜索;但没人能想到,如此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白面书生,就是一个在魔神教内都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