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三十三章 遗憾

第两百三十三章 遗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叮叮叮的铃声从风中传来,一群山羊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也不怕人,成群结队的走在城内坑坑洼洼的土路上,一个留着大胡子的羊倌优哉游哉地跟在后面;都已经冬天了,不知哪家的小娃还穿着开裆裤在路边玩泥巴,脸蛋被冷风刮得通红通红的,每人拖着两条鼻涕;依山而建,拾级而上的窑洞内炊烟袅袅,小娃的哭闹、小媳妇儿的叫骂,还有那鸡叫狗鸣声混在一起,不时可见污水淌过路面,看上去一片混乱,但倒也带着一股浓浓的乡土气息,与其说是一座小城,不如说是一个村庄。

    早已习惯了仙门日子的上官屠等人皱起眉头,快马加鞭,无论前世还是今生都在最底层打拼起来的林天却不以为然,甚至,有股亲切的感觉,如同回到了久别的小山村。

    “仙门高高在上,整洁、然脱俗、严厉,弟子们大都彬彬有礼,但人与人之间未免有些客气,甚至是冷漠;小山村虽然脏、乱,但在这里,却可以感受到左邻右舍的温暖!”

    “仙道无情,人有情!”

    “在小山村里习以为常的,或者说在人间界常见的,恰恰就是仙门所失去的!”

    “我这一生,只追求肉身成圣长生不死,入了仙门不问世事,这到底是对的,还是错了?如果错了,又怎么做回一个普通人,像普通平凡的村民们一样娶妻生子?”

    林天心头呢喃,突然触景生情反思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想起前一世曾经山盟海誓要永远在一起,最后却在盘龙山一起和魔神教高手同归于尽魂魄不知归于何处的爱人柳盈盈,突然心头一阵刺痛。

    曾经沧海难为水,有些事情,经历过了就永远不想再去触碰。

    “盈盈,你在哪里?”

    “如果你知道我这一生的追求和选择,你是要笑我太傻,还是骂我太呆?”

    林天突然感觉,鼻子有些酸酸的。

    “林公子,你怎么了?”

    策马走在前面的秋红突然回头看着林天,虽修为普通或者说不怎么会修炼,感觉却是敏锐,颇有姿色的脸庞透着关切。在黑龙庄外第一次相见的时候,这个婢女对林天充满了警惕和敌视,但几天时间接触下来,慢慢地多了一份连秋红自己都说不清楚的感觉。

    “我在想,加入仙门或许是个错误,也是一辈子的遗憾。”林天回答,遗憾地一声叹息。

    “为什么?”

    秋红奇怪了,四大隐世仙门凌驾在人间界所有宗门之上,是大汉国的幕后支柱。放眼天下,哪个武道高手不梦想着加入四大隐世仙门?林天不仅通过仙门考核加入了乾坤刀宗,还刚加入宗门就脱颖而出挤入百人堂被誉为千年奇才,这还有什么好遗憾的?

    “仙道无情,人有情,入了仙门就再也过不了一个普通人的生活,没法取秋红你为妻了,唉……”林天摇头,接着说道:“你看,这库图城虽然有些脏、乱,但生活和睦,平平淡淡就是一种福气,在这里娶妻生子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多好!”

    “入了仙门,就不能娶妻生子了么?”

    秋红想不明白,然后,看着林天脸上邪邪的笑容,反应了过来,“呸,狗嘴吐不出象牙,谁要和你成家生孩子了!”

    秋红不再搭理林天转过头去,脸上却突然红通通的脸红到耳根。一旁的丽娘看过来,笑了笑什么也没说,用手帕捂着嘴巴又咳嗽起来。

    一行人越来越快,裹着一片风沙冲入库图城。

    奔腾的战马,迅惊动了这个宁静的小城,一时间兵荒马乱,羊倌赶紧把羊群赶上一条偏僻的小巷子,小媳妇儿从家里冲出来,抱起在路旁玩泥巴的小孩子转身就走,家家户户传来关窗闭门的砰砰声。很快,整个库图城就静了下来鸦雀无声,夕阳西下天色开始暗下来,大街小巷上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影,唯有一双双眼睛躲在暗中看着林天一行。明亮的乾坤战甲,宽大的遮住五官的流云斗笠,漆黑的披风,高筒的飞狐靴,还有那一柄柄长刀,林天一行身上的刀锋战士套装莫不让人们紧张,乃至是恐惧。

    “看来,这地方不怎么太平,把我们当成一群杀人不眨眼的马匪了!走,看看这里有没有客栈,找个地方住下来吧。”

    上官屠自嘲地笑笑,策马走在前面,率人们缓缓地向前走去。

    街道两旁还是静悄悄的,人们都躲在门后暗暗观察这群陌生来客。丽娘和婢女秋红还好,林天等身穿刀锋战士套装的乾坤刀宗弟子,一个个身体挺拔气质非凡,给人扑面而来的压力。不过,见林天一行骑着战马缓缓走动,没有冲进民居杀人,也没有拔出骇人的长刀喊打喊杀,看样子不太像在塞外流窜的马
崛起美利坚txt下载
匪,躲在门后观察的人们暗暗松了一口气。慢慢地,开始传出孩子们的哭闹和母亲安抚的声音,紧张的气氛渐渐缓和下来,库图城恢复了原有的样子。

    “看,前面就有一座客栈,走!”

    走在前面的上官屠眼尖,远远看见了一座客栈,策马率人们加奔过去。

    说是客栈,其实,同样是在凿空山体挖出来的一个窑洞,只是在大门上方插着一面旗子,上面写着‘库图客栈’四个字。

    看见林天这一行迎面走来,一个店小二模样的伙计硬着头皮战战栗栗地迎上来,“各位客官,吃饭还是住宿?”

    “饭要吃,店也住,先来两桌饭菜。开十三间房,住一个晚上,明天一早就走!”

    上官屠声音洪亮,边说边跳下战马,把缰绳塞给另一个迎上来的店小二。

    “好咧,各位客官,里面请!”

    店小二高兴起来,知道来了一群贵客。

    库图城不算什么大地方,也不在交通要道上,往来的商旅客人不多,大都是一些到塞外闯荡赚些辛苦费的小商贩或者漂泊天下的流浪武者,无论什么身份,大都身上拮据,往往好几个人挤一个房间,甚至是睡在最底层的大通铺。林天一行总共才十四个人,还有两个女的,就要了十三间房,基本一人一间,绝对是出手阔绰。

    在店小二的恭迎下,人们一个个走进了客栈,林天也跳下战马把缰绳交给店小二。

    客栈内人不多,除了乾坤刀宗弟子们一行,就只有三三两两的小商贩,大部分桌子都是空着。走进客栈的刹那,林天却突然看见通往二楼客房的楼梯角依稀有个熟悉的身影一晃而过,留着大胡子,矮小瘦削已经上了年纪是个老头子,身上却穿着一袭大红色长袍,隐约在什么地方见过,没等林天看清楚就消失不见了。

    “咦,魔神教那个穿心堂高手?”

    “不对,那个魔头虽然也喜欢穿大红色战袍,但身材明显高多了,这会是谁呢?”

    林天呢喃,心中疑惑,他的记性一向很好,但一时间就是想不起来,一把抓住擦身而过的店小二,“小二,刚才那个老头是什么人?”

    “老头?”

    店小二摸摸后脑勺,说道:“我们这有好几个老头,客官,不好意思,真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世道不好,很多人老了都还不能安度晚年要出来赚些辛苦钱,唉……”

    店小二摇头叹气,给上官屠等人上茶去了,林天也只好作罢,在丽娘身旁坐下。

    “林天兄弟,你刚才看见的是熟人?”上官屠问,坐在林天的另一边,饭菜刚端上来,就一口气灌了半壶烈酒。

    “也不是什么熟人,只是好像曾在什么地方见过。”林天回答。

    “出门在外,不要轻易问人打听什么,什么人都有。赶紧吃了饭菜就走,别在公开场合多露面,休息一个晚上,明天一早就走!”上官屠小声提醒,把剩下的半壶酒一饮而尽。

    “明白,师兄放心!”林天点头。

    一行十四人迅用餐,人人低头吃饭鸦雀无声,就连吃饭的时候都还戴着宽大的流云斗笠。店小二本来还想上前张罗说些道听途闻表示热情,看看林天一行的装束,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很快,乾坤刀宗弟子们就吃饱站了起来,在上官屠的率领下起身离去到二楼的客房休息。林天还是走在最后面,特意跟在丽娘身后。

    或许是身体不好没有胃口,丽娘吃得很少,没走几步就咳嗽起来。

    “夫人,要不,我去找个郎中给你看看?”林天说道,见丽娘病情越来越严重,担心她随时垮掉。

    “没事,我这是老毛病了,要是能治,早就在大汉国的京城治好了。再说,这穷乡僻囊的,能有什么郎中。林公子,你也累了,早点休息。”丽娘婉言拒绝,在秋红的搀扶下走向走廊尽头的一间客房。

    “夫人,你也早点休息。”

    林天叮嘱,走进隔壁的客房,刚要关上房门,突然心有感应探出头去,只见楼梯口处有个红衣人一晃而过。

    又是他!

    这人到底是谁?

    林天一个箭步冲上去,可惜,对方早就没影消失不见了。

    夜幕初上,天色黑了下来。一楼的大堂内,店小二在忙着张罗客人,外面的街道上传来小孩子们的嬉闹声,一切都平静如常看不到什么危险,林天脸色却有些凝重。

    到库图城住宿,这是计划之外的事情,完全是临时起意。库图城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城,路过的人少而又少,但就是在这样一个小地方,似乎都隐藏着重重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