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三十四章 半仙神通

第两百三十四章 半仙神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夜色渐浓,气温迅冷了下来。

    白天,荒漠上还艳阳高照,太阳一下山就冷风呼啸,来自漠北高原上的冷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生疼,呼呼作响。

    库图客栈内,一楼大堂还有人在走动,二楼以上却是静悄悄的,除了风声就一片安静,宗门弟子们早早就躺下休息了。就连病入膏盲的丽娘,似乎躺下后也好多了,再也没听见她的咳嗽声。

    林天在黑暗中凝神仔细倾听,过了好一会,这才转身关上房门,在床上盘腿坐下。

    “刀旋是力量之根本,总共九个刀旋才能蜕变到新的层次修炼出一缕刀芒,现在才五个刀旋,还需要再凝聚四个刀旋,短时间内想做到,难,很难!”

    “伏羲金刚体是九转生死功的一大威能,也是和人厮杀的依仗,现在已经修炼出一道金刚符箓,接下来怎么进阶,需要到乾坤塔寻找剩余的神功残页才知道!”

    “天命战神是最大的助力,和吸血藤妖的配合越来越默契,但接下来该怎么做?是收取更多的天命战神,还是想办法帮助吸血藤妖进阶?进阶后又该怎么掌控?”

    “有没有参悟出领域,对先天高手来说,是一个最大的分水岭。现在,已经修炼出一个领域雏形,重中之重是把这个雏形稳定下来,进而演变成扎实的半步刀域,然后是真正的刀域!”

    ……

    林天没有急着修炼,再一次梳理对修炼的认识和领悟,确定接下来的计划。

    他的大方向大目标始终不变,就是要肉身成圣长生不死,但除了这个终极目标外,修炼还要分成许许多多的阶段不可能一蹴而就。在先天武者这个阶段,又可以分成许许多多的小目标,终极目标不变,小目标却要根据实际情况不断地灵活调整。做人不能死板,修炼也是一样,需要灵活变通,不然就会僵化,修炼随之停滞陷入瓶颈。

    一个修炼者的修为,由刀旋、金刚体魄、具体的修炼功法、天命战神和领域等方面综合而成,修为不均衡,任何一方面存在短板都有可能是致命的,想要突破到新的境界,则往往需要从其中一项突破,然后以点带面整体蜕变。沉思了好一会,林天决定还是从领域方面突破。

    石头城凯旋广场一战,领域雏形就已经展现出强大的威能,要是稳固下来修炼出真正的刀域,修为绝对是突飞猛进。届时,不仅有望突破到先天七重,甚至有可能一举冲击先天武者的极限,突破到先天宗师境,成为一个真正的仙门高手!

    林天端坐在床上不动,双眼却炙热起来,对一个真正的刀域充满了渴望。确定接下来的努力的方向后,深吸一口气修炼起来。

    漆黑的客房内,渐渐开始起风,风向多变在屋内回旋,挂在墙上的壁画被刮得哗哗作响;过了一会,这风开始收缩聚拢,在林天身边萦绕,范围小了风力却骤增,林天身上的披风飘扬起来;当风力最强盛的时候,这风开始分割成许许多多的小旋风,越分越细,隐隐约约的如同一柄柄风刀。

    林天坐着不动,黑水重刀也背在背上,但此时此刻,似乎祭出了无数柄刀,随心所欲任他掌控!

    “风刀护体,随心所欲!对付武道高手是足够了,但面对一个先天高手这风刀威力还是不够,能不能……”林天呢喃,突然想起了在宗门内和自己处处作对的高飞,想起了他的夺命飞刀。

    屋内的旋风再变,范围进一步收缩,一柄柄风刀聚合在一起,然后分割成更加细小的飞刀。一眼看上去,寒光点点,如同璀璨的繁星。一念间,星光尽散林天身边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下一刻,随着林天心念一动,身旁有千百柄飞刀在萦绕、流转。

    领域多变,可以随着修为的提升而蜕变;

    把独步天下的刀法融合进去,威力将更上一层!

    林天心有感悟,身旁星光一起一落,一遍遍地演练、参悟。当在身边萦绕的飞刀可以在乾坤战甲上都留下一道道刀痕的时候,意味着这领域有着真正的威力,至此,仍然算不上一个真正的刀域,但起码已经是一个半步刀域,对领域的参悟只怕不在岳青山之下。

    时间,静静地流淌,林天沉浸在修炼天地之中。良久,窗外传来一声异响,这才惊醒过来。抬头一看,已经是深夜子时,窗外有个人影一晃而过。

    “谁?”

    林天一声厉喝,身体腾空而起直接穿窗而出。

    前方,约莫二十米外,有个人影在拔腿狂奔,身穿一袭大红色长袍手拿一面布番,在夜色中格外显眼。

    又是他!

    这红衣人,到底是谁?

    林天目光锐利,飞身追上去要看个究竟,两人一前一后冲出了客栈,直奔山顶而去。

    漆黑的夜色中,红衣人的身影时隐时现,林天全力催动体内五个刀旋把度提升到极致,竟然仍然追不上。

    厉害!

    这到底是谁?魔神教的大魔头,还是……

    林天越追越心惊,就算在乾坤刀宗内,年青一代中能在度上和他相提并论的都不多,不少先天七重的宗门高手度都没他快。前方的红衣老人,别的不说,在度上绝对是一等一的好手,绝非一个武道高手。

    继续追,还是小心为上?

    林天脚步稍稍顿了顿,然后加继续追上去,艺高人胆大,决意把红衣人的身份弄清楚。跟在后面追了一会,对方的身形越来越熟悉,虽然一时间怎么都想不起来到底是谁,但林天可以肯定,自己百分百在什么地
梦幻之双重系统sodu
方见过!

    夜色浓厚,两人一前一后在一条条小巷子内飞奔,路过一个个简陋的窑洞。两人的度太快了,一闪而过,就算有人半夜起床刚好看到了也看不清楚;趴在门后的土狗,也只是稍微感应到什么略微抬起脑袋,然后就继续趴下去没了声息

    库图城后面的山坡看起来不高,路却弯来弯去,全奔跑也要好一会才能赶到山顶。

    月色朦胧,天上乌云密布,林天健步如飞一直追着红衣人来到了山顶。后者一言不,到了山顶就骤然停下来,背对着林天一动不动。

    “你是谁?”

    林天不敢大意,缓缓拔出背上的黑水重刀,一步一步逼过去,暗暗催动体内的刀旋。

    红衣人仍然沉默,等林天走到身后五米时却突然转身,挥舞着手里的布番猛扑上来。朦胧的月色下,只见他留着花白的大胡子,满脸皱纹,身材矮小瘦削却高鼻深目,五官和中原人截然不同。身形给林天一股熟悉的感觉,五官却是陌生,无论前世今生,林天都可以肯定没见过这么一个人。

    “咦……”

    看到红衣人的脸庞,林天很意外,没等他多想,红衣人已经扑到了面前,下意识一刀斩出刚好斩在红衣人的旗杆上,出金属碰撞般的一声脆响。看上去,这旗杆只是一根普普通通的木头,实际上却比一根铁棍还要坚硬不是凡物。

    这人,果然不简单!

    林天心头暗惊,劲风呼啸,红衣人的布番再次卷了上来。

    “来吧,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本事!”

    林天一声冷哼,身体骤然旋转起来,每旋转一圈就斩出一刀,施展旋风斩迎面而上。叮叮叮的脆响密集响起,两人一瞬间就硬碰了十几个回合,旗鼓相当。一面看似平凡的布番,在红衣人手里威力非凡,硬是挡住了沉重锋利的黑水重刀。

    “再来!”

    一招硬碰后,林天倒退七米,然后挥舞着黑水重刀扑上去,起了凌厉的反击。刀法一变,施展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杀招大杀四方,一时间,冷冽的刀光刺破夜空,只见刀光不见人影。这一次,红衣人没有再硬接,脚踩七星法阵左右摇摆躲过林天这一招。

    “好身法,看刀!”

    林天瞳孔紧缩,一时间也为红衣人的身法叫好,一双眼睛却突然冷了下去,黑水重刀高举过顶,要开启生死境施展真正的杀招,正要飞身扑上去,红衣人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好,好刀法,乾坤刀宗刀法果然就是独步天下。加入仙门才几个月时间就有这样的本事,林公子果然厉害!”

    “你……,到底是谁?”

    林天身形一顿,红衣人一开口,熟悉的感觉就更强烈了。

    “呵呵呵,怎么,林公子,这么快就忘了我这把老骨头了么?”

    红衣老头呵呵一笑,突然伸手在脸上一抹,揭下一张人皮面具,露出一张熟悉的脸庞,天庭饱满,眼睛却微微眯着,一眼看上去有些仙风道骨,仔细再一看,又给人亦正亦邪,甚至是有些猥琐的感觉;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到盘龙山之巅参加仙门考核时,在半山上相遇的算命老头,号称天文地理历史无所不知的张半仙。

    “是你?张前辈!”

    林天迅把黑水重刀插回背上的刀鞘,上前躬身行礼,“晚辈林天,见过前辈!”

    林天反应很快,迅放下了黑水重刀,心头却是震惊。当初在盘龙山上,还真没看出张半仙这个神棍有如此厉害的修为,看来,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是个深藏不露的隐世高手!

    “呵呵,什么前辈,叫我张老头就行,叫张半仙更好,老夫我天文地理历史无所不知,只要交钱让我给你算上一卦,想问什么都行!”

    张半仙呵呵大笑,大言不惭。

    “张半仙,那你说,我们这次为什么出塞?”林天问道。

    “这还用问老夫?天下人谁不知道,你们乾坤刀宗弟子是受大汉国君邀请,到高车国扫荡魔神洞窟蝙蝠洞!”张半仙摇头,似乎林天问了一个白痴都知道的问题。

    “那什么时候,我才能突破到先天宗师境?”林天再问。

    “呵呵,这个问题还差不多……”

    张半仙装模作样地拉起林天的手掌,翻来翻去地看了看,说道:“按你命理来说,不出三年,但要是被人逆天改命遮住了气运,那就难说了!唉,你的命很不好,命中注定劫数连连,这一生中会遇到贵人,但也会遇到许许多多的小人,林天,你可要小心了。”

    命好就三年,有什么意外就难说,这算卦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神棍就是神棍,就是靠嘴巴上下两张皮!

    林天哑然失笑,笑吟吟问道:“张半仙,那你给我算算,我的桃花运什么时候来?”

    “前一世,你曾是个浪子,直到有一天遇上了一个女人,浪子回头金不换,但很可惜,你们挚爱却无法陪伴对方到老,生死别离!”

    张半仙盯着林天看了看,幽幽一声叹息,“这一世,你只追求修炼不问世事,不是你对力量有多渴望,而是你心已死。你的桃花运,其实早就已经来了,你却不予理睬抽身离去。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如果你心不改,你将注定孤独一生,唉,这就是命呐……”

    张半仙摇头,一副得道高仙可以看透一个人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样子。刚刚还哑然失笑把他当一个神棍的林天,却突然笑不出了,想起了铭刻在自己灵魂深处的爱人柳盈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