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四十一章 黑水河谷

第两百四十一章 黑水河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策马狂奔上百里后,大军在一座大山的山脚下停下来,然后,跳下战马顺着一条河流步行登山。这条河,河水浑浊黑俗称黑水河,传闻,河的源头是冰山雪原河水清澈,但流经大山深处众多煤山洞窟后,河水就渐渐变成了黑色。林天捧起河水尝了尝,虽然可以喝,但有股说不出的泥土味。

    “走,跟上去,到了这里,离黑水河谷就不远了。”

    小太监继续走在前面带路,气喘吁吁,“翻过这座山,就是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有妖兽出没,离黑水河谷越近妖兽就越多,越凶猛,大家小心!不过,你们放心,夫人叫我照顾好你们,我小安子就一定把你们安全地带回碎叶城。有什么妖兽都给太子殿下消灭了,这次行动,你们就当出来走走见识见识我们高车国的壮丽山河吧!”

    小太监边说边拔出悬在腰间的佩剑,修为不高只是个很普通的武道修炼者,却老气横秋在林天等人面前装出一副高手的样子。

    “好,那就麻烦监军大人了!”

    林天哑然失笑,看来,这个小太监从小在皇宫内长大不知天高地厚,也远离高车国的权力中心不是胡塞太子的心腹,不知道这次行动的计划。

    “从这里到黑水河谷,到底还有多远?”上官屠问道,声音有些低沉。

    离目的地蝙蝠洞越近,他就情不自禁的越激动,恨不得马上闯入蝙蝠洞完成任务以便早日返回宗门。走在后面的岳青山等宗门弟子,也明显兴奋了起来有些按捺不住了,没有流云斗笠的压制和掩饰,一个个体内散出强劲的力量波动。也是这个小太监修为不高见识浅薄浑然不觉而已,仍然把林天一行当普通侍卫,换了一个厉害一点的高手早就察觉异样了。

    “不远,只有二十多里了。嗨,你是什么人,在和谁说话呢?”

    小太监或许往日在皇宫外威风惯了,脸色一沉。一路上,林天和他说话都是恭敬有加,上官屠突然这么冷冰冰一说,感觉很不爽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我是谁,你还不配知道,不想死就闭嘴!”

    上官屠踏前一步,伸手直接把矮小瘦削的小太监夹在腋下,不再亦步亦趋跟在大军后面,转而率众人从另一个方向上山。对士兵们来说难以攀爬的山脊和陡峭的悬崖,对众乾坤刀宗弟子们来说却是如履平地,很快就登上一座高山,远远看着胡塞太子率领的大军在崇山峻岭中移动。

    快要赶到目的地了,上官屠果断改变策略,让大军在前面扫荡一遍自然最好,但绝不会把完成任务的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登上山顶后,一行人开始更换装束,换回仙门精心锻造的刀锋战士套装。流云斗笠虽然很好地压制了众人体内的力量波动,但穿上刀锋战士套装后的那股英气,仍然让小太监心头一顿。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小太监就是再傻,这时候也知道林天一行不是凡人,看着一个个英气逼人的宗门弟子,还有他们身上冷冰冰的长刀,心头紧张、惶恐起来。

    “监军大人,放心吧,我们是一队大汉铁卫。”

    林天拍拍小太监的肩膀,安慰他几句,语气一转邪邪地笑着说道:“当然了,我们不是一般的大汉铁卫,是一队肩负秘密任务的隐秘铁卫,执行任务时遇到阻拦,自大汉国君之下全都可以先斩后奏杀无赦。”

    “隐秘铁卫?”

    小太监带着颤音,双腿明显哆嗦起来。刚才,还觉得林天恭敬有加,现在却突然觉得笑眯眯的林天比黑着脸的上官屠还危险,心头暗暗叫苦。原以为,捡了一个便宜不用上场冲锋陷阵扫荡妖兽,远远带着林天一行在后面跟着就行,没想到,比扫荡妖兽还危险。触怒了林天等人中任何一个,只怕立马就要人头落地。

    “监军大人,在前面带路吧,去黑水河谷。放心,只要你老老实实指路,我们一定会把你安安全全地带回碎叶城,走!”林天一脸笑容,把小太监之前夸的海口还给他。

    小太监却笑不出了,有苦难言,忐忑不安地在前面带路。没走几步,见他实在太慢,上官屠干脆把他夹在腋下,率众人在崇山峻岭中飞奔。半柱香时间后,翻山越岭到了另一座高山上,前方,一条巨大的峡谷出现在人们面前。峡谷两旁是陡峭的悬崖,峡谷两头小,中间大,峡谷内有山有水地形复杂树木茂密,黑水河就从这条峡谷中穿过。远远的隔着七八里路,就可以听见猿声鸟鸣,间或传来不知名妖兽的咆哮,峡谷内不知有多少妖兽。

    “各位大人,前面那峡谷就……,就是黑水河谷了。现在,我可以……,可以走了么?”

    小太监惶恐地看林天和上官屠一眼,双腿哆嗦。

    林天没说话,把决定权交给上官屠,后者面无表情,冷冷扫了小太监一眼,突然伸手在小太监身上点了点,小太监就浑身酸麻摔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三个时辰后,如果我们没有回来,你就可以自己回去了。兄弟们,走!”

    上官屠说走就走,一马当先飞身冲出去,身后,林天和岳青山等人紧紧跟上去。

    “上官师兄,胡塞太子他们还没到,我们现在就先冲进去?”林天问道,皱了皱眉头。靠近黑水河谷后,不知为什么突然一阵阵心悸,眉心跳动;隐隐约约的,还感应到一股奇特的力量波动,像是什么上古禁制,仔细分辨,似乎又像是什么人在远方呼唤自己,有股莫名的模糊的亲切感。

    “不,先在峡谷入口附近潜伏起来,让胡塞太子他们打头阵!”

    上官屠边走边说,知道林天担心什么,心中自有决断。脚步飞快,如同一只大鸟一样贴地飞掠,不一会就率众人来到黑水河谷面前;没有贸然冲进去,而是
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sodu
突然绕路,仗着强大的修为和高明的身法一头扎入山谷旁的密林,在陡峭的猿猴都难以攀爬的悬崖边上潜伏下来。在这里,可以居高临下把整个峡谷尽收眼里。这时候,胡塞太子一行才远远地出现在崇山峻岭中,排成一条长龙蜿蜒而来。

    “岳青山,你带两个兄弟,绕着这峡谷转一圈,注意看有没有什么陷阱和魔神教高手的踪迹,有什么情况,立马警报!”

    “徐图,你带几个兄弟,在附近布下一些简单的法阵和机关,预防敌人偷袭和暗中靠近!”

    “刘波,你带两个兄弟潜入黑水河谷寻找蝙蝠洞。记住,你们的任务是只有一个,就是寻找蝙蝠洞,不能打草惊蛇!”

    上官屠一一下令,众乾坤刀宗弟子领命而去纷纷行动起来,很快,他身边就只剩下林天一个。

    胡塞太子一行还在赶路,翻山越岭蜿蜒而来,看样子还要好一会才能赶到,林天远远扫了大军一眼,就地盘腿坐下养精蓄锐。坐在悬崖边上,心悸的感觉更强烈,心生一股莫名的不安;与此同时,亲切的感觉也越清晰了,怀里的遮天旗在轻轻跳动。

    “是遮天旗感应到了什么?”

    “这黑水河谷内,封印着什么厉害宝物,或者大魔头?”

    林天突然心中一动,在仙门考核时得手的尸山血海遮天旗这件魔神教宝物,至今虽然还没有彻底炼化,但时间长了,潜移默化用起来越来越顺手,互相之间的感应微妙起来。自己感应不到的事情,遮天旗却能有所反应,进而间接加以利用,就像是在黑龙庄,借助遮天旗把病师爷等魔神内应揪了出来。

    “林天兄弟,在想什么?”

    上官屠的声音传来,唤醒了正在失神的林天,“是不是在担心任务太过凶险,回不了宗门?”

    “怎么会?上官师兄,你不说到了地方,其他事情就简单了么?”林天问。

    “我那是安慰你们的,免得还没赶到蝙蝠洞,你们就乱了方寸太过紧张和疲劳。”

    上官屠顿了顿,沉声说道:“林天兄弟,实不相瞒,这次任务是我这么多年以来最危险的一个任务。自从晋升为百人堂弟子,突破到先天宗师境后,我到过很多地方历练,独自探索过上古遗迹,扫荡过妖兽横行的暗无天日的地下宫殿,甚至还和神火阁、落神宫和冥神殿的高手一起封印过可怕的魔神,但以前所有的任务,都没有这一次凶险。刚离开宗门就被魔神教盯上,这样的事情从未有过,这次任务的凶险之处,不仅仅是在蝙蝠洞,只怕从头到尾就是……”

    上官屠欲言又止,脸色凝重话里有话。

    “上官师兄,你的意思是……,这个任务,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陷阱?”林天问。

    “对,很有可能!这个任务,只怕远非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林天,如果我这次回不了宗门,麻烦你帮我把这些带回去,就当是我上官屠给宗门的最后一份力量了。”

    上官屠手掐法诀,从战神指环内取出几样东西,一股脑全都推到林天面前。

    林天看了看,一本《铁塔刀法》,一本《妖兽图谱》,还有几样不知名的小玩意,不知是什么宝物。

    “这本《铁塔刀法》,是我从乾坤塔取出来的,也是我这么多年来的主要功法,刀法大开大合刚猛爆裂,虽不算什么顶级功法,但也是一门不可多得的进阶功法,附上了我这些年来的一些心得。《妖兽图谱》是几年前,我在一个上古遗迹无意中得到的,其它几样小玩意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都是在上古遗迹找到的,要拿给宗门长老鉴定。林天,《铁塔刀法》和《妖兽图谱》你看要是合适,你就拿去吧,通通拿走,不喜欢就替我上交给宗门,只要不让《铁塔刀法》从我这里开始失传就好。”上官屠声音低沉,如同在交待后事。

    “好!”林天点头,全部收起来。

    “这次任务很危险,也许进了蝙蝠洞就没法出来了,林天,你……,没什么要交待的么?有没有什么放不下的,或者有没有心头牵挂的人要师兄弟们帮忙照应的?”上官屠问道,双眼炯炯有神紧盯着林天,目光中带着一丝渴望,甚至是炙热。

    “没有,我在这世上没有一个亲人,没有牵挂注定是孤独一生,也不像上官师兄你,没什么厉害功法可留给宗门的。”林天回答,一副了无牵挂的样子,似乎浑然不觉上官屠异样的目光。

    “一门功法不需要有多厉害,有独到之处即可,我们乾坤塔内浩如云海的功法,就是宗门弟子们一代代积累下来的。身为一个乾坤刀宗弟子,我们就要尽一份力量,林天,你再仔细想想,真没什么要留给宗门的么?”上官屠再问。

    “没,真没了,我本就是一个俗世武者,前不久才通过仙门考核加入宗门。真正厉害一点的功法,都是加入宗门后才学到的。上官师兄,你听,有人来了!”林天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突然岔开话题凝神倾听。

    百米外的一片灌木丛摇晃起来,隐约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听到这脚步声,上官屠只得作罢,冷哼一声缓缓拔出悬在腰间的长刀,杀机大盛。明晃晃的刀锋,蕴藏着澎湃狂暴的力量波动和滔天的杀气。林天装作在凝神倾听,眼睛的余光扫了上官屠一样,暗暗提高了警惕。上官屠这番话,看似在交代后事,但总让人感觉有些别扭和异样。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上官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林天心头呢喃,想起了藏在体内的伏羲宝典,不敢透露只言片语。伏羲宝典上记录的九转生死功,是他最大的依仗,也是他最大的秘密,任谁也不能透露;不然,不知有多少绝顶高手和大魔头要闻风而来,落在他们手上绝对是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