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五十三章 夜七

第两百五十三章 夜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林公子,这人……,也是你们仙门中人,是个神火阁弟子?”

    丽娘问道,托着宝莲灯站在三米外,虽然镇定了下来,但神色仍然有些惊魂未定。

    在这黑乎乎的山洞中,走着走着,突然面对面撞上一具尸体,任谁也要吓个半死。还好走在前面的是林天,要是换了是自己,那……

    丽娘额头冒汗,佩服林天的勇气和镇定。

    “没错,是个神火阁弟子,看样子,修为还非同一般是个高手。死亡时间,至少已经有十几二十年了。”

    林天有些意外,没想到丽娘对神火阁弟子也这么熟悉,转而仔细打量眼前这具尸体。

    蝙蝠洞内岔道四通八达是个立体迷宫,无论站在哪里都是四面来风,眼前这具尸体明显已经被风干了。但仔细观察,从其肌肤弹性和发质等细节判断,死亡时间应该在二十年至四十年这个时间段。

    一个神火阁高手,怎么会死在这里?迷失在蝙蝠洞内走不出去饿死的,还是被什么人或妖兽杀死的?

    如果刚死不久,还有可能是大汉国君也向神火阁求救,神火阁派出来救人的高手;已经死了几十年,这个神火阁高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很久以前,这里就出现异常奉命下山扫荡蝙蝠洞,还是自己下山历练无意中走进来的?

    林天皱起眉头,心头疑惑重重,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

    如果眼前这个神火阁弟子只是自己下山历练无意中走进来还好,如果是奉命来到这里,情况就严重了;说明几十年前,蝙蝠洞就妖兽猖獗极度危险,很有可能,这里当真镇压着一尊魔神,所以才一直以来都牵引四大隐世仙门的关注,不断地派精锐弟子来这里勘察和历练!

    林天脸色凝重,四下打量一下,用黑水重刀在地上挖了一个坑。

    “兄弟,安息吧!”

    林天上前,把靠在石壁上死不瞑目的神火阁弟子平放在地上,正要把后者放到坑里埋葬,突然发现后者的右手握着什么。扳开他的手指一看,那是一封信,信纸也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几十年后仍然没有风化,只是上面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

    “夜七师兄,你说很快就可以下山回来看我了,一直说了半年,怎么还没回来?”

    “自从你加入仙门神火阁,我就日夜站在大凉山之巅看着通往山外的那条茶马古道,日日夜夜等你归来,这一等就是十年。”

    “师兄,你说要加入仙门学到独步天下的神通,然后回来找魔神教给师尊报仇,一日不血洗深仇大恨就不成亲,我理解你,我也想给父亲报仇。但这十年来,我突然发现,好像不那么恨魔神教了,或者说,仇恨还在,但被另一种情绪所占据。白天练功的时候,我会走神,晚上静下来的时候,更加无法凝神入定。”

    “夜七师兄,我想你了,你的夜兰小师妹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真的想你了,夜七师兄……”

    ……

    林天呢喃,辨认着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来,念到一半,突然念不下去了。

    这是一封情书,是一个女孩子对心上人的无尽的挂念和倾诉,念着这封信,林天脑海里浮生一个痴情女子日夜站在山顶上望君归来的痴情和哀伤。

    四大隐世仙门同气连枝,不少宗门律例都是大同小异,林天对神火阁的情况了解不多,但想来弟子们想要下山历练也是不容易,需要修炼到一定的境界或者达到什么条件才行。一入仙门深似海,越厉害的功法神通就越难修炼,没有什么大气运或有贵人相助,想要从天才林立的仙门脱颖而出代表宗门下山历练,谈何容易!

    死在这里的神火阁弟子夜七,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头,这才有了下山历练的资格。很有可能,这也是他加入仙门后第一次代表宗门下山历练,苦修多年后才等来这样的机会,要趁机回大凉山看他的心上人。结果,踏进了这蝙蝠洞就再也无法走出去,都已经风干成一具干尸了,还死死握着心上人的来信。临死之前,他是多么的牵挂和哀伤?几十年过去了,他的心上人夜兰还活着么?知道爱人已经遇难的消息后,又得是多么的哀伤和肝肠寸断?

    林天幽幽一声叹息,千古悠悠,不知有多少冤魂磋叹。

    一万年前,众人族圣贤抛下成见纷纷挺身而出,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为代价重创无法无天的众魔神,悲壮地将他们封印于五湖四海。但妖魔的祸害并没有彻底解决,只是为族人获得短暂的千年平静,让人族得以繁衍生息而已。随着时间的推移,封印松动众魔神蠢蠢欲动,魔神教随之迅猛崛起,守护族人的重担落在了四大隐
凶案调查全文阅读
世仙门身上。

    为了守护族人,数千年来,不知多少仙门弟子死在了人迹罕至的角落。他们也有父母,也有爱人,不会修炼的普通人一生平淡,到老了都还埋怨一生碌碌无为,在普通人眼里神通盖世的仙门弟子们,也许却在最是阳光朝气的年华黯然陨落,至死都见不到亲人一面连碌碌无为的普通人都不如。多年以后,没人知道他们的名字,甚至,没人知道曾经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只剩下他们各自的亲人在牵挂和哀伤中慢慢老去。

    “大汉国清心夫人,王氏世家弟子王丽,谢过前辈大人!”

    丽娘摘下头上的面纱,毕恭毕敬地向已经死去数十年的神火阁弟子夜七弯腰行礼,“林公子,很多年前,因为一些事情我个人对你们仙门弟子颇有成见,说过一些不好听的话,也做过一些不好的事情。但现在,不得不承认,你们四大隐世仙门才是人族的根基,是真正的守护者;在这方面,付出比大梵寺等宗门多太多了。”

    丽娘语焉不详,对往事没有多说,但一脸诚恳。已经被风干了几十年的神火阁弟子夜七,还有他握在手里的这封信,触动人心。

    “哪里都有不好的人,四大隐世仙门内也会有败类,但绝大部分仙门弟子还是铮铮铁骨的。”

    林天把夜七的遗物全都收起来,尤其是那封信,小心翼翼地折好,然后把尸体放到坑里埋起来。四大隐世仙门同气连枝,夜七这样的仙门弟子值得让人敬重,留着他的遗物和书信,说不定哪天还可以给神火阁和夜七的亲人带个口信,把夜七的遗物交给他们。

    “林公子,我们现在往哪走?”丽娘问道,目光有些紧张和不安,一直托着散发出幽光的宝莲灯。

    被神火阁弟子夜七的尸体吓一跳后,她忧心忡忡,担心顺着这条岔道往前走下去会遇到什么危险。虽然身体疲惫,但冒着力量枯竭的危险也一直催动托在掌心上的宝莲灯,不敢再摸黑往前走了。哪怕会引来难缠的狼蛛,也不敢熄灭宝莲灯,担心走着走着又迎面碰上一具尸体。

    “继续向前走,说不定,香香公主就囚禁在前面,走!”

    林天长身而起,继续走在前面探路,镇定自若无所畏惧。但为了谨慎起见,把背上的黑水重刀拔了出来,横刀在胸前步步小心。表面上乐观镇定,但差点迎面撞上夜七尸体那一幕铭刻在心里,越发小心谨慎起来,不然,或许就是夜七那样的下场。直到现在,夜七的死因都还不清楚,看不到什么明显的伤口,越是这样,越让人不安。

    但凡封印着一尊魔神的地方,必定有着异乎寻常的超强的妖孽,是众多大凶之地中最危险的地方!

    丽娘忧心忡忡,林天也是一样,只是表面镇定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在宝莲灯的照明下,两人一路向前走。一路上,遇过硕大的老鼠,看到稀奇古怪的人形乱石,都是虚惊一场有惊无险。但接连走了一个多时辰,穿过一条条岔道后,仍然感应不到香香公主的气息,也找不到上官屠等宗门弟子。最后,竟然又绕回了埋葬神火阁弟子夜七的地方。

    “这蝙蝠洞内,不仅岔道四通八达是个立体迷宫,并且,有人故意布下了厉害法阵或者什么禁制!”

    丽娘脸色凝重,看着埋葬夜七的土堆,脸色更加凝重了。

    目前来看,夜七还真有可能是走不出这迷宫,活活饿死在这里的。破不了这禁制法阵,两人只怕也是同样的下场,走来走去累死了也白搭走不出去。

    “这禁制,也许是蝙蝠洞内的妖孽布下的,也有可能,是我们四大隐世仙门的厉害禁制法阵!”

    林天说道,心中苦涩。

    在岔道中转来转去,他隐约感觉到了一股依稀熟悉的气息,仙门法阵的气息,和当初仙门考核时荡漾在试炼场上空的气息有些相似。很有可能,为了压制蝙蝠洞内的妖兽,四大隐世仙门前辈高手同样在这里布下了厉害的法阵,然后定期派门下精锐弟子来这里历练扫荡,加强魔神封印。只可惜,虽然隐约猜到是怎么回事,但林天加入乾坤刀宗的时间实在太短了,一直专注于刀旋的锤炼和刀法修炼,还来不及钻研仙门法阵,明白是怎么回事也无法破解。

    “也就是说,我们只能在这里等死了?”

    丽娘苦笑,两人都不甘心被困在这里,但一时之间都是束手无策。

    灯光幽暗,在宝莲灯能照到的地方之外一片黑暗,四周静静的鸦雀无声如同一个巨大的坟墓世界。在这坟墓世界中,似乎又只有林天和丽娘两人。时光在这里似乎也格外漫长,尽管努力不去想,夜七的身影仍然萦绕在两人脑海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