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五十八章 巨蟒

第两百五十八章 巨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冰冷刺骨的阴风,不断地从地下通道内刮出来,站在洞口周围,众人都感觉身体冰冷寒气逼人。

    魔神侍卫虽然被惊退了,但既没有杀了这个妖孽,又没有救出高车国公主,两个任务一个都没有完成,人人沉默,看着阴森森的地下通道沉默不言。好不容易才闯到蝙蝠殿找到了魔神侍卫,最后竟然是这个结果,每个人都有些泄气,还有深深的不安。

    为了进入黑水河谷,一行人就已经伤亡惨重,浩浩荡荡的高车国禁军几乎伤亡殆尽,岳青山等三个宗门弟子一去不回生死不明;

    踏进蝙蝠洞后,又是重重杀机,胡塞太子身边的亲卫只剩下两个,进入蝙蝠洞的九个乾坤刀宗弟子也只剩下七个;

    蝙蝠洞第一层就已经这么危险,下一层无疑更加凶险,再闯下去,先不说能不能杀了魔神侍卫把香香公主救出来,只怕又要有人死在里面!到最后,活着走出蝙蝠洞的谁也不知道能有几个,全军覆没全部死在里面也不是没有可能!

    人们久久地沉默,脸色凝重,迟疑着深入蝙蝠洞第二层还是撤退。

    “地下危险,你们都撤出去吧,胡塞,你也回去,我一个人下去就足够了!”

    丽娘打破了沉默,一手托着宝莲灯,一手握着软剑,毫不犹豫地踏上通往蝙蝠洞第二层的地下通道。没走几步,身后有人跟了上来,回头一看,看见了林天熟悉的身影,“林天,你……,你怎么来了?”

    丽娘有些意外,心头感动暖暖的。自从在黑龙庄偶遇帮众乾坤刀宗弟子摆脱魔神教追兵后,每每在关键时刻,林天都第一个站出来支持自己。

    “刚才,差点被那个魔神侍卫一口吞了进去,不把它杀了,我林天乾坤刀宗千年奇才的威名岂不是毁在它手里了?”林天说道,一副杀气腾腾不死不休的样子,一步跨出反过来走在丽娘前面,走在最前面探路。

    “林公子,谢谢了!但是,你就真的不怕死?”丽娘问,知道林天说的是笑话。

    “夫人,不用谢我,这是我的职责所在。不杀了那个魔神侍卫救出香香公主,我们的任务就失败了,没法回宗门向传功长老交待!”林天正色说道,顿了顿,接着说道:“至于那个魔神侍卫么,我能击败它一次,就能击败它第二次,再次交手,一定把它的脑袋砍下来!”

    林天斩钉截铁目光坚定,一副胸有成竹从容镇定的样子,似乎丝毫不把蝙蝠洞第二层的危险放在眼里。

    “兄弟们,走,都跟上去!”

    上官屠一声令下,率众乾坤刀宗弟子跟了上去,大步走上去和林天并肩而行,“林天兄弟,刚才,被魔神侍卫喷出的蜘蛛丝缠住脚拽到其面前,你是来不及反应,还是将计就计故意的?”

    往蝙蝠洞第二层走,光线更加幽暗,丽娘手上的宝莲灯照不了多远,上官屠边说边看着林天。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暗中注意着林天的动作,心头一直有个疑惑。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太惊险了,又出奇的巧合刚好被林天觅得破绽一刀重伤魔神侍卫,连上官屠都不明白林天是不是故意的。如果是来不及反应,说明林天太过冒失,如果是有意为之将计就计,那就太可怕了!无论胆魄、勇气、刀法还是把握时机的能力,林天都让人惊叹,让不少先天宗师境的高手都要汗颜!

    “我说是将计就计故意的,上官师兄,你信么?什么时候,真有那样的本事,我就要挤入宗门百人堂前十名了!”

    林天苦笑,没有解释太多,一副自嘲的样子。

    “会有那么一天的!前十名算什么,林天,或许有一天,你会登上我们宗门百人堂前三,甚至和大师兄叶北宫争夺百人堂排行第一的位置!”

    上官屠回答,上下打量林天一眼目光有些闪烁,将信将疑。仔细想想,以林天现在的修为,还真不太可能做到那一点;就算是自己,要在人首蜘蛛身的魔神侍卫面前将计就计任其拽过去伺机突袭,也做不到那么自然和从容,何况是只有先天六重的林天!除非,林天当真是个不要命的狂徒,但怎么看都不像!

    上官屠暗暗释疑,把林天最后重伤魔神侍卫那一刀看做是侥幸和偶然,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托着宝莲灯走在后面的丽娘,反倒是心头一动。女人细心,这一路走来,她越来越了解林天的性格和为人,正直、勇敢、朝气蓬勃,一如人们心目中的仙门弟子,平时沉稳低调,关键时刻却敢于放手一搏,有常人所不敢做的置之死地而求生的魄力。刚才差点死在魔神侍卫嘴下那一幕,仔细回想起来,怎么都不太像是林天来不及反应。

    “哈哈,如果当真有一天坐上百人堂排行第一的位置,你们岂不是反过来都要叫我大师兄?”

    林天哈哈一笑带过去,和上官屠并肩而行走在前面探路,丽娘走在后面,然后是众乾坤刀宗弟子。胡塞太子站在地下通道旁犹豫了一会,眼看林天一行就要走远消失在黑暗中,咬牙硬着头皮率两个亲卫追上来,小心翼翼地走在最后面。没人注意到,走在最后面的大胡子亲卫边走边暗暗用指甲在石壁上留下一个个不易察觉的记号。

    浓浓的黑暗,迅速将一行人吞没,顺着这条地下通道,一行人一路斜着向下。

    借助宝莲灯发出的微弱的光线,林天边走边四下打量。

    这地下通道,和吸血藤妖钻出来的截然不同,地下铺着坚硬的石板,两边则堆砌着大块大块的花岗岩,看样子已经年代久远,不少地方还刻着
万兽自然吧
壁画和文字。经历漫长的岁月后,壁画还隐约可见,刻在岩石上的文字却已经斑驳不清认不出来了。

    “林天,刚才,你向魔神侍卫斩出的第一刀是什么刀法,怎么从没见你使过?只见刀光不见人影,不,连刀光都分辨不出来明晃晃一片,比刑罚堂杀招大杀四方还厉害!”上官屠问道,走着走着,想起了另一个疑惑。在宗门内多年,许多功法他都见识过,但还没见过这一招。林天才加入宗门多久,这一招他是从哪里学来的?

    见林天猛然爆发连魔神侍卫都一刀重伤,上官屠疑神疑鬼起来,暗暗怀疑林天的身份。

    “无影刀,从这块竹片上学来的。”

    林天很干脆地从怀里取出那块竹片抛给上官屠,表面上大大咧咧,暗地里也有了疑心,感觉上官屠这个往日豪爽大方的师兄越来越不对劲,“前不久,我在一条岔道内遇上了一头狼蛛王,把它杀了后在它体内找到了这块竹片。上官师兄,你看看这门刀法如何,是谁传下来的?”

    “无影刀?”

    上官屠呢喃,翻来翻去仔细看了看,把竹片还给林天,“但凡大凶之地,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古老的宝贝,有些深藏在地下,有些却被妖兽占为己有,进而凭着这些宝物修炼蜕变。林天,你的运气真不错,竟然获得了这么一件宝贝。这枚竹片不错,上面记载的无影刀法也相当不错,好好修炼吧。至于是谁传承下来的,年代久远已经看不出来了,完成任务回到宗门后,可以去内务殿找内务长老牧原鉴定鉴定;有机会的话,我帮你找师尊独孤野鉴定一下也行!”

    上官屠心中释疑,边说边把竹片还给了林天,一行人继续前行。在漆黑、古老的地下通道一直向下走了半个时辰,不知深入地下多少米后,通道出口终于出现在人们面前。快步走上去一看,人们突然间紧张起来。

    地下通道外,是一个庞大得难以想象的地下广场,广场尽头是一座座雄伟的宫殿,被惊退的魔神侍卫应该就潜伏在里面,丽娘目光明亮起来,再次感应到了香香公主的气息。杀进宫殿内就能把人救出来,但在此之前,一行人必须先解决一个困难。就在地下通道外,盘着一条骇人的巨蟒,体型庞大如同一座山一样盘在地上,身上长满坚硬的黑色鳞片,头上有角,像鹿角一样顶在头上;仅仅一片鳞片,就有桌子般大小,体型大得惊人!

    一行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齐齐紧张起来。

    地下通道外的这条巨蟒,一看就知道是一头极其可怕的猛兽,体内蕴含着无与伦比的力量波动。以上官屠先天宗师境的修为,感应一下巨蟒体内的力量波动也是脸色大变,自身力量波动不到这巨蟒的百分之一。眼前这巨蟒,只怕起码是一个先天大宗师后期的逆天猛兽,甚至,是个半步圣人般的存在!正面动手,一行人全部冲上去都不够这巨蟒塞牙齿!

    大凶之地,果然是必然有逆天的妖兽!

    人首蜘蛛身那个魔神侍卫都已经够厉害了,没想到,还有一个凶猛百倍的通天妖孽!

    看着像座山一样盘在通道外的巨蟒,林天也是心头大震,这巨蟒还没动手,就给人完全不可战胜的扑面的压迫感。有这么一头巨蟒挡着通道出口,别说魔神侍卫那妖孽躲在重重宫殿内了,就是独自一人站在广场上束手就擒,也没办法把他杀了。

    “这是传说中的霸王蟒,把身体竖起来可以顶天立地,头上长出鹿角,说明这巨蟒就要蜕变成霸王角龙了!到时候,传说就可以肉身成圣长生不死!”

    胡塞太子失声惊叹,率先打破了沉默。

    “肉身成圣?”

    林天眼前一亮,这不正是自己追求的修炼目标么?

    林天心头震撼,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看着胡塞太子,“太子殿下,你是怎么知道的?”

    高高在上的一国之太子,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资源,不缺灵丹妙药也不缺名师指点,能踏入先天境这不奇怪,但连眼前的巨蟒都认识迅速辨认出来,这就让人意外了。眼前这巨蟒体型庞大样子奇特,连上官屠等仙门弟子都不认识,他区区一个凡间中人是怎么知道的?

    “对啊,胡塞,你是怎么知道的?”

    丽娘也觉得有些奇怪,不等胡塞太子回答就顺口接着说道:“还有,这霸王蟒又有什么缺点或破绽?”

    一行人中,丽娘对胡塞太子最熟悉,不过,虽心头奇怪,但更多的是牵挂被魔神侍卫囚禁在广场尽头重重宫殿内的香香公主,再次感应到后者的气息后,恨不得马上冲过去救人!

    “娘娘或许有所不知,几年前,有宫女在皇宫内发现了一座地宫,里面埋着一个古老的大人物,有着许许多多珍贵的陪葬品。众多陪葬品中,有一本古籍刚好就记录着眼前这种巨蟒,说这是一种蛮荒异种,是人皇伏羲时代就存在的一种史前猛兽!”

    胡塞太子顿了顿,似乎在回忆古籍上的解说,“时间太长了有些细节我已经记不清楚,当时也只是随便翻翻而已,好像……,好像说这种巨蟒虽然厉害,但生性嗜睡,往往闭上眼睛一睡就是数百年,每沉睡一次就蜕一层皮修为上一个台阶,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绝不会醒来。”

    生性嗜睡,睡一觉就是几百年?

    众人愕然,有些难以置信,但仔细听听,还当真听到了一阵阵鼾声。身体盘起来像座大山一样的巨蟒虽然吓人,但似乎当真睡着了,还打起了呼噜,对站在通道内的人们置若罔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