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五十九章 无名功法

第两百五十九章 无名功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有些事情,漏洞百出也有人相信,有些事情则刚好相反,摆在面前也让人难以置信。

    地下通道内,人们齐齐看着盘起来像座山一样的巨蟒,虽然都听到了鼾声,仍然无法相信这个通天妖孽竟然睡着了,没人敢轻易踏前一步。最后,还是从古籍上看到过这种妖兽记载的胡塞太子,战战栗栗地第一个往前走。

    “我去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不是睡着了,娘娘,如果我死了,你马上转身离去,告诉父皇我没办法侍候他了,再也不要回来,就当我和香香一起死在了这里!”

    胡塞太子回头看一眼丽娘,嘱咐一声后鼓起勇气向前走。

    鼾声如旧,巨蟒盘在出口外一动不动,似乎当真睡着了,或者神游千里,身体在这里灵魂神识却到了别的世界。虽说从古籍上看到过对这种猛兽的记载,但胡塞太子明显仍然很紧张,每走一步都要莫大的勇气。

    距离巨蟒有十五六米的时候,胡塞太子战战栗栗,步步惊心;

    把距离拉近到七八米,连巨蟒黑色鳞片上的纹路都清晰可见时,胡塞太子更加紧张了,浑身被虚汗湿透,硬着头皮一点一点地向前挪。

    通道内,人们齐齐闭上嘴巴大气都不敢出,紧张地看着胡塞太子的一举一动。

    如果,胡塞太子当真安然无恙地从巨蟒身边走过去,不仅说明这个滔天妖孽当真睡着了,还为人们解决了一个最大的困难,可以绕过这条巨蟒直奔广场后面的重重宫殿,追杀被惊退的魔神侍卫救出香香公主!

    这个太子,还当真有些本事!

    关键时刻敢于挺身而出,为了救人而冒着生命危险在探险,这绝不是一个卑鄙小人所能做到的!莫非,之前是自己多疑,错怪他了?

    林天心头疑惑,看着胡塞太子的背影沉吟不语,站在身旁的丽娘同样有些意外、疑惑,有些事情只有她才清楚,林天所知道的还只是一鳞半爪,因此,看着胡塞太子的背影更加意外,疑惑不解。

    人人都紧张地看着向巨蟒走去的胡塞太子,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引起了林天的注意。

    跟着胡塞太子一路闯进来的那个大胡子亲卫,趁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胡塞太子身上,不露痕迹地走到墙壁边上,悄悄做了一个什么记号。林天暗暗定神看了看,光线幽暗距离又有些远看不清楚,但大概可以看出来是一朵花。

    “一朵花?这是什么意思,防止迷路的记号,还是什么暗号?又是什么样的势力,以这样一朵花为联络暗号?”

    “这个大胡子,到底是什么人?专门保护高车国皇室的隐世高手,还是魔神教魔头?”

    林天更加好奇这个大胡子亲卫的身份了,这人看起来普通低调,但仔细想想,越琢磨就越觉得其不简单。或许是感应到了林天的目光,大胡子有意无意的也看了林天一眼,似笑非笑。

    胡塞太子继续向前走,牵动着人们的神经,到了距离巨蟒只有三米的地方,正准备侧身贴着石壁往外走的时候,巨蟒的鼾声突然停了。

    胡塞太子猛地停下脚步,地下通道内,人们也齐齐心头一震。

    距离只有三米,这个时候要是巨蟒突然威,胡塞太子就是有九条命也死定了,不被活吞也要被碾压成肉酱!

    豆大的虚汗,从胡塞太子额头上淌下,紧张得身体都哆嗦起来。过了好一会,见巨蟒还是一动不动,尝试着迈出一小步,结果,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波动扑面而来差点被震飞出去,同一时间,巨蟒身上黑光流转,一片片巨大的鳞片微微竖起来似乎就要醒过来,吓得胡塞太子脸色苍白赶紧退回来。一直退回到了人们身边,远远看着挡住出口的巨蟒,仍然惊魂未定。

    这条巨蟒,虽然一直在沉睡,也许还要睡几百年,但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似乎就要醒过来。有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挡住出口,谁能从其身边走过去?

    魔神侍卫所在的宫殿离地下通道出口并不远,只隔着一个地下广场,但就这么一点距离,对人们来说却是无法跨越!

    “怎么办?”

    丽娘焦急起来,好不容易感应到了香香公主的气息找到了她的下落,偏偏却硬是无法去救,再冷静的人也不由得急起来,“林公子,怎么办?有没有什么办法?”

    上官屠是众乾坤刀宗弟子的领,修为也最高,但关键时刻,丽娘还是把希望寄托在林天身上。上官屠虽然很厉害,但不一定会为自己尽力,林天却不同。

    “没有,夫人,很抱歉!”

    林天摇了摇头,潜伏在地下的吸血藤妖传来消息,无法从地下打一条通道绕过眼前这条巨蟒,无奈地接着说道:“地下通道出口附近似乎有厉害的禁制法阵,把地上地下都笼罩起来,出口内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禁制法阵?”

    丽娘呢喃,仔细感应,果然也感应到通道出口荡漾着一缕缕玄奥的力量波动,脸色苍白。连林天都束手无策,看来,想要从这巨蟒身边绕过,已经是绝无可能了!强行冲过去,那更加不可能,全部一起上也不是这巨蟒的对手!

    众人沉默,上官屠也是无能为力,师尊传功长老独孤野亲临,或许还能击败这条可怕的巨蟒,自己就算了,不可能是对手。

    “娘娘,或许......,我有办法!”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txt下载


    人们沉默无能为力时,胡塞太子一语惊人,顿了顿,环顾众人一眼后说道:“当初从陪葬品中找到的那本古籍,不仅记载着霸王蟒这种巨蟒,还留下了对付这通天妖孽的办法。”

    “什么办法?胡塞,快说!”丽娘赶紧追问。

    “封印!”

    胡塞太子吐出了两个字,一副仔细回忆的样子,缓缓地接着说道:“按书上所说,要直接杀了这种妖孽不太可能,除非是同样修为通天的级高手亲自出手,最好的办法,就是趁其沉睡的时候,用一门功法将其封印、囚禁起来!”

    “一门功法?怎么可能,什么功法这么厉害?”

    “对啊,什么样的功法,才能把如此一头巨蟒封印起来?”

    人们失声惊叫,然后反应过来,赶紧噤声,唯恐惊醒了正在沉睡的巨蟒,一个个瞪眼看着胡塞太子。

    “没错,就是一门功法,无名功法!我当时还抄录了下来,你们看看!”

    胡塞太子伸手在身上摸索,取出了一本小册子,翻开一看,一共有十七幅画,每幅画下面是对应的法诀。

    众人围上去,刚开始还有些不敢相信,但仔细看看小册子上的画和法诀后,一个个渐渐脸色凝重起来。每一幅画,都画得有些简易,字迹也有些潦草,一看就知道是随意抄下来的;但每一句法诀都让人沉思良久,画面上的动作、法印更是不简单,难以捉摸蕴含着至深的玄奥。

    林天站在最外面,但远远看一眼小册子上的图画和法诀,无比惊讶。不是这些法印和法诀有多玄奥,而是无比熟悉!这哪是什么无名功法,分明正是他早就炉火纯青的封魔印!也就是把张志阳封印起来让其昏迷不醒,借以阻止剧毒在其体内蔓延的秘密手段。说起来,封魔印这门功法还来得不容易,是他前一世率众武道高手斩杀一个魔神教高手后,无意中在其身上找到的。

    “对啊,无法绕过去,不如趁巨蟒沉睡的时候用封魔印将其封印起来,这果然是个好办法!”

    “但问题是,胡塞太子这家伙,怎么也知道这门功法?难道,在高车国皇宫内挖出来的那个前辈高手,也是一个魔神教高手?”

    林天心头震惊,接过丽娘递过来的小册子,仔细看了看,又现一个意外之处。封魔印一共有十八段法诀,但胡塞太子拿出来的这本小册子却只有前十七段,最后一段至关重要的法诀却没有,那正好是反过来解开封印的一段法诀。也不知道是从地下墓葬挖出来的功法残缺不全,还是胡塞太子遗漏了。

    “这门功法我练过,但很可惜,或许是修为浅薄,或许是天赋有限,一直无法真正参悟和掌握;能不能如古籍中所说,用这门功法把巨蟒封印起来,就看各位兄弟了!”

    胡塞太子没有藏私,把这门功法公之于众,顿了顿,接着说道:“另外,就算迅参悟了这门功法,要把巨蟒封印起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一个勇气过人的高手,走到巨蟒身边近距离才能封印得手,起码要站在距离巨蟒一米之内,甚至,要爬到巨蟒身上!”

    胡塞太子脸色凝重,直言封印巨蟒的困难。

    刚刚看到一线希望的丽娘,脸庞苍白,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上官屠等人也脸庞凝重起来。

    一门厉害功法,想要迅参悟自然不容易,需要耗费大量心血。和参悟这无名功法相比,走到巨蟒身边无疑更加困难,凶险莫测,更不用说爬到巨蟒身上了。一不小心,封印不成反倒要付出自己的生命。需要天赋过人迅参悟无名功法,又需要有着强大的修为,还要胆大心细有着过人的勇气,这样的人上哪找?谁敢冒这个风险?

    胡塞太子看着众乾坤刀宗弟子,把希望寄托在众仙门弟子身上;众乾坤刀宗弟子则面面相窥,没有一个有那样的自信,没人敢挺身而出,修为最高的上官屠自问都没有把握,不敢贸然行动。最后,人们看来看去,目光齐齐定格在林天身上。

    丽娘就不用说了,一直对林天抱着最大的希望,如果可以,她宁愿亲自冒险不惜一切代价,可惜,身患不治之症有心无力;胡塞太子似乎对林天也另眼相看,扫了众乾坤刀宗弟子一眼,目光就停留在林天身上没转移;就是上官屠等宗门弟子,面面相觑后也不由得纷纷看向林天。林天的修为是不高,甚至在众乾坤刀宗弟子中是最低的,但一加入宗门就如日中天被誉为千年奇才,有勇有谋天赋更是非凡,如果说有谁能迅参悟这无名功法,那绝对是林天无疑!

    “各位,怎么都突然看着我,我脸上长花了么?”

    林天摸摸脸庞,苦笑着说道:“别这样,这么艰巨的任务,我林天也担当不起。我天赋有限,只怕领悟不了这门厉害功法;就算领悟了,我胆子这么小,也没办法爬到巨蟒身上。太子殿下,你英明神勇,这门功法你又曾经修炼过,被魔神侍卫劫走的香香公主还是你亲姐姐,还是你亲自出手吧,我们帮你压阵!”

    林天当然明白人们的意思,把皮球踢给了胡塞太子。后者的话听起来合情合理,但不知为什么,林天总是隐隐感觉不对劲。

    人们的目光,转而落在胡塞太子身上,林天话没错,这时候真正应该挺身而出的不应该是别人,而是胡塞他自己。

    胡塞太子神色有些不自然,在人们的注视下想要辩解却又不知怎么说,目光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