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七十六章 这小子坏透了

第两百七十六章 这小子坏透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走!”

    林天一声厉喝,上官屠等人就飞身离去,丽娘却站着不动。

    “香香,林公子,香香公主在哪里?香香……”丽娘一脸焦急,大声叫起来,呼唤香香公主的名字。

    从魔神祭坛上救出来的女子,是魔神教圣女赵霜盈假扮的,那真正的香香公主呢,在哪里?

    是被关在别的什么地方,还是已经被杀了?

    丽娘焦急起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十万火急了都还不愿离去。听她这么一喊,林天也心头一顿。

    “高车国公主被我们关在了一个秘密的地方,你们是绝对找不到的,林公子,我们交换吧,如何?”赵霜盈冷声说道,虽然反过来被林天控制了起来,却是不慌不忙,甚至,边说还边暗暗伸手向大腿内侧摸去,要取出什么杀器反戈一击。

    “别动!”

    林天怒喝一声,注意到了赵霜盈的小动作,左手拿着锋利的匕虚按在赵霜盈脖子上,右手则掀开赵霜盈的战袍,摸索着向她的大腿摸去,指尖翻开薄薄的内衣,触摸到了一片温润、光滑的肌肤。

    霎时间,魔女赵霜盈身体一颤,刀按到了脖子上都不慌不忙,林天的一只手却让她紧张不安起来,“姓林的,你想干什么?”

    “赵大小姐,你说呢?”

    林天冷笑,在赵霜盈大腿上摸了一会,果然找到了一把短刀,比手里的匕还短,但锋利无比,刀柄上刻着一道道玄奥古老的魔纹,刀身呈暗红色,给人一股强烈的危险。仔细看了看这把短刀,林天点点头,“不错,果真是不错!”

    “把这柄夜红刀还给我,马上离我远远的,我就告诉你高车国公主在哪里,要不然……”赵霜盈咬牙切齿,失去了往日的冷静,心计再高也无法平静下来。林天这家伙,摸出一把短刀后还不罢休,继续伸手在她腿上摸索着看看还有没有藏着别的什么宝物,他的大手摸到哪里,赵霜盈就感觉那里难受至极。

    “不错,真是不错!”

    林天嘴角上翘,脸上挂着淡淡的冷冷的邪笑,顿了顿接着说道:“别误会,我说的是这把短刀。赵大小姐,高车国公主在哪里,你还是老老实实主动交出来吧。要不然,就别怪我了!瞧瞧,大庭广众的,你不害羞,你这些部下都脸红了!”

    林天脸上挂着邪笑,双眼却是冷冰冰的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波动,边说边慢慢地伸手向赵霜盈的大腿根部摸去。这个号称天下第一才女,往日在魔头林立的魔神教都是呼风唤雨的圣女,顿时在林天的抚摸下颤抖起来,尸突权和佘吞海等魔头一个个咬牙切齿,见林天连他们的圣女都敢当众亵渎,恨不得把他挫骨扬灰,但看看按在赵霜盈脖子上的匕,修为再高也不敢鲁莽行动。

    “小子,你敢?”

    赵霜盈又惊又怒,身体都已经哆嗦、颤抖起来,却还是嘴硬,主动朝锋利的匕压了压脖子,任由一行血迹从刀刃上流下,一副同归于尽也绝不会把高车国公主交出来的样子,“小子,你直接动手杀了我吧!到时候,你们几个得死,你的师门乾坤刀宗也要迎来灭顶之灾,我父亲一定会为我报仇的,血洗你们四大隐世仙门!”

    林天动作一顿,没想到赵霜盈这魔女如此刚烈,继续顺着她大腿摸下去,也许就咬迎来鱼死网破的局面,那可不是他想要的。

    地面摇晃,暗夜鹰王仍然在和蝙蝠魔神隔空斗法,一个全力加强古禁制要把蝙蝠魔神重新牢牢封印起来;另一个却在地下深处肆虐,咆哮着要破困而出,隐隐约约的占据了上风连暗夜鹰王这守护神兽都压制不住,形势严峻。见林天和丽娘没走,上官屠等人也停下了脚步,束手无策。

    “在这里,各位,高车国公主在这里!”

    一把微弱的声音,突然从蝙蝠神殿内传出,胡塞太子的那个大胡子亲卫冲了出来,身上血迹斑斑似乎受伤不轻,肩上扛着一个狼蛛石雕。看到这石雕,林天和丽娘等人一头雾水,魔女赵霜盈却是脸色一变,身体下意识动了动想要反击。

    “别动!夫人,香香公主就在这石雕内!”

    林天心中一动,稍微用力把匕紧紧按在赵霜盈脖子上,让其不敢动弹。

    以身试险,亲自扮作人质趴在魔神祭坛上,真正的高车国公主则绑起来困在一个狼蛛石雕内!

    高,这一招果然是高,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林天都不得不佩服赵霜盈这魔女的心计,步步惊心,每一步都精心布局。就算没有众魔头在一旁虎视眈眈,任由自己一行随意走动,只怕也没人能把高车国公主找出来,没人能想到将其藏在一个石雕内,也不知大胡子亲卫是怎么找出来的,或许是曾跟在高车国公主身边多年熟悉她的气息,也有可能是受伤倒地后刚好躺在这石雕旁边,碰巧找到了。

    林天心念如电迅明白了怎么回事,果不其然,大胡子冲出来后一掌震碎狼蛛石雕,一个秀美的妙龄女子出现在人们面前,意识清醒睁着双眼,身体却非常虚弱。

    “走!”

    “马上离开
卖命人无弹窗
这里,快!”

    上官屠等人冲上来,扶着香香公主和大胡子亲卫转身就走。地面摇晃形势危急,蝙蝠魔神随时有可能冲破封印和暗夜鹰王的压制冲出来,每多逗留一刻就多一分危险,留下林天一个人在后面断后。

    林天站着不动,直到丽娘等人到了百米外,这才慢慢地后退。

    “小子,赶快放了我们大小姐!”

    “敢伤我们大小姐一根汗毛,小子你就死定了!”

    尸突权和佘吞海等魔头齐齐逼上来,一个个咬牙切齿,大魔头沐朝取下了背上的长弓弯弓搭箭。一眼扫过去,林天就认出了这是在饮马坡重创师兄张志阳的那个大魔头,手上的长弓非同一般,正是魔神教名震天下的穿心箭,箭支上涂抹了剧毒的见手青。一旦中箭,哪怕只是被擦破一点皮,也许就要中毒当场毙命!

    “各位,放松点,别紧张!我胆子很小的,小心我被你们吓着了,手一哆嗦就把你们大小姐的脑袋给割了下来!”

    林天冷笑,突然间没有继续后退,反而向前走一步用力按了按锋利的匕。霎时间,赵霜盈不敢动弹,众魔头更是脸色一变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再也不敢有任何动作。

    “距离太近了,你们全都往后退!”林天冷声吩咐。

    原本蠢蠢欲动的众魔头无奈,只好一步步往后退,唯恐林天当真下手。换做是一般人,在众魔头的逼视下自然不敢轻举妄动,但林天这个仙门弟子还真让人忌惮,一路上,众魔头已经见识了他的厉害!修为也不算有多高,但就是屡屡给人危险的致命一击!

    “这就对了,继续往后退!”

    林天押着赵霜盈往后退,等丽娘等人退到暗夜鹰王附近后,这才抛掉按在赵霜盈脖子上的匕,伸手在其背后一推将她向众魔头推过去。与此同时,左手的匕是抛掉了,但从赵霜盈大腿上摸出来的短刀却顺势在赵霜盈背后一划,将后者的战袍连同里面的内衣由下往上全部切开。冷风一吹,顿时露出了一具高挑窈窕的**,长披肩随风飘舞,肌肤如羊脂般嫩白,纤细和腰肢和饱满的臀部构成了优美的曲线,尤为吸引人的是那两条长长的大长腿。

    为了避免众魔头鱼死网破不死不休,林天没有痛下杀手杀了赵霜盈这个女魔头,但为了避免众魔头追上来,临走前耍了一点小小的计谋。

    “小子,你……”

    赵霜盈措手不及,一时间手忙脚乱,捂住了饱满的胸脯却露出下半身,抱着被林天切开的衣服遮住了下半身,上半身却又春光外泄,羞得面红耳赤。众魔头目露凶光,正要飞身追上去,目光霎时间也不由得落在赵霜盈身上。

    “看什么看,还不转过身去!”

    赵霜盈羞怒,前所未有的狼狈。在她的呵斥下,往日无法无天的众魔头赶紧转过身去,不敢多看一眼。

    “这小子,真是坏透了!”

    “一向号称堂堂正正的乾坤刀宗,怎么出了一个这么狡猾的家伙?”

    赵霜盈咬牙切齿,饱满的胸脯急剧起伏两只手都遮不过来,等她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一套新的长袍穿上后,转身一看,林天一行早就没影了。远方,蝙蝠洞第二层地下通道出口的方向,传来一声震耳的嘶鸣,一股滔天的力量波动随即席卷而来,进一步压缩魔神祭坛散出来的妖艳的红光。这股力量波动,远在众仙门弟子之上,和暗夜鹰王这个守护神兽相比也毫不逊色。

    “是那条霸王蟒!该死,姓林的那个小子解开另一个守护神兽的封印了!”

    赵霜盈脸色阴沉,在两个仙门守护神兽的镇压下,眼看就要破困而出的蝙蝠魔神被重新镇压起来,虽不断地咆哮挣扎,但脱困的希望越来越小。

    算计了多年精心布置的一个局,在眼看就要成功的时候却失败了,这种滋味,让众魔头倍感失落。更让人不堪的是,不是败在一个仙门大高手手里,而是输给了一个仙门新人弟子,这让一向魔焰高涨的众魔头颜面无存。

    “大小姐,还追不追?”

    佘吞海感觉敏锐,抽抽鼻子就知道赵霜盈换上了新的衣服,第一个转过身来,目露凶光要追上去。

    “这次的任务已经失败了,就算追上去把那小子一行全都杀了,也无法再把蝙蝠魔神放出来。你们几个,有谁能对付得了霸王蟒和暗夜鹰王这两个守护神兽么?”

    赵霜盈反问,语气冰冷,脸庞也冷冰冰的。

    “大小姐,那就这样算了?”

    尸突权也走上来,恶狠狠问道。对林天这个仙门弟子,他也是恨之入骨,早就恨不得亲手杀了林天。

    “输了就是输了,撤吧,回黑风山向教主复命,责任在我,是我大意了,一切由我承担。来日方长,和四大隐世仙门抗衡的日子还会很长很长,各位放心吧,绝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走!”

    赵霜盈一字一顿,话音未落就抖开一幅传送卷轴,面前出现一个传送门,一步跨进去就消失不见回魔神教大本营黑风山去了。身后,众魔头虽心有不甘,但也只好紧紧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