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八十章 坍塌

第两百八十章 坍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杀!”

    上官屠怒喝着,咆哮着,如同一座铁塔一样向林天压下去,锋利的裂天刀带起刺眼的刀芒。软的不行,没法从林天那里把伏羲宝典骗到手,他失去了耐心要一刀砍下林天的头颅。

    丽娘和胡书香失声惊叫,林天却面不改色,看着来势汹汹的上官屠,双眼骤然冷了下去,开启生死境。下一刻,看似虚弱的油尽灯枯的身体,猛然爆出狂暴的力量波动。

    冷冽的刀光,突然在黑暗中亮起,比上官屠手里裂天刀的刀光还要耀眼。

    林天也出刀了,直接施展霸天第一式,只攻不守倾力而为。这一刀,度也不算有多快,但刀意刚猛爆裂,刀刃直奔上官屠的腰部而去去势坚决,看都不看上官屠手里的裂天刀一眼,一副以命换命同归于尽的样子,甚至,给上官屠一股难以抵挡的霸道至极的感觉。

    出刀则倾尽全力,未见生机先入死地,置之死地而求生!

    林天悍然反击,开启生死境全力出击。

    叮!一声脆响,两柄长刀狠狠撞在了一起,两人齐齐向后倒退。林天大口喘气,上官屠则长披肩,修为虽然远在林天之上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好,好刀法,好心计!连我都骗过了,林天,你小子太阴险,太卑鄙了!”上官屠盯着林天,脸色阴沉。

    本来,他还以为在自己的全力一击之下,林天不堪一击,没想到,林天竟然丝毫无损,没有一丝真气耗尽的样子。显然,是故意示弱,把自己都骗过了!

    “上官师兄过奖了,宗门上下,谁能比你更阴险更卑鄙?以前,我还以为擅长飞刀绝杀的高飞是宗门内最阴险卑鄙的人,现在看来,是我看走眼了!”

    林天冷冷地回答,面不改色,但看着乱披肩的上官屠,心头也暗暗震惊。

    一路上,他早就察觉到上官屠不对劲,也暗中有所防备,尤其是从蝙蝠洞第二层退回来后更加有所怀疑,所以才故意示弱,仗着霸天第一式这招杀手锏有恃无恐静观其变。没想到,还是失算了,仍然低估了上官屠的厉害!先是潜伏在地下的吸血藤妖受创,跟着,霸天第一式也无功而返。自从在大长老洪元熙那里学会这一招后,这还是第一次失手!

    山洞内静悄悄的,林天和上官屠持刀相对而立,僵持下来。

    两人都各有心思,但全都失算了,彼此紧盯着对方,气氛越紧张起来。丽娘和胡书香在一旁看着,心头也是紧张大气都不敢出。

    突然,呼隆一声,蝙蝠洞再一次剧烈摇晃,地下深处传来蝙蝠魔神的怒吼,还在不甘心地挣扎。随着山洞的摇晃,地面开裂,有些地方甚至坍塌下去,或者掉下大块大块的石头,整个蝙蝠洞似乎就要坍塌下来。或许是触动了什么禁制,也有可能是打开了什么机关,黑暗中开始涌出大群大群的狼蛛和吸血蝙蝠,无头苍蝇般四下奔逃。

    “夫人,你和香香公主先走,快!”

    林天沉声下令,眼睛的余光扫一眼从黑暗中涌出来的狼蛛和吸血蝙蝠,心头一顿。

    一般的狼蛛和吸血蝙蝠没什么威胁,他自然不惧,对身体虚弱的丽娘和胡书香来说却不同,一不小心就死在这些妖兽爪下;万一黑暗中突然冲出一个狼蛛王或者青蝠王,那就更加危险了!更何况,蝙蝠洞坍塌在即,再不走也许就要被活埋在山洞里面!

    “香香,走!”

    丽娘当机立断知道林天说得没错,面对上官屠这个强敌,她们两个留下来不仅于事无补,反而会拖累林天,二话不说拉着胡书香就走;但才刚走几步,两人突然失声惊叫起来,迎面一大群狼蛛冲了过来,一下子就像潮水一样把两人淹没了。

    “夫人……”

    林天惊叫,正要冲上去解救,眉心狂跳。

    一直僵持着的上官屠,趁机飞身扑了上来,人刀合一凌空而起,恶狠狠地兜头一刀劈下。人未到刀未至,强劲的刀风就让林天脸颊刺痛,一时间眼睛都睁不开来。

    不好!

    上官屠这家伙当真要拼命了!

    林天暗叫不好,劲风扑面眼睛都睁不开,不知道上官屠从哪里扑过来,也不知道他这是绝杀还是虚招,一时之间来不及躲闪也不知往哪里躲闪,明知上官屠全力来袭,也无法再次施展霸天第一式格挡。

    高手对战,刹那间的分心和失神,都是致命的!

    僵持好一会后,林天不仅没找到破敌的良策,反倒被上官屠夺取先机找到了破绽。

    “杀!”

    林天怒吼,无法施展霸天第一式,干脆身体急旋转起来,每旋转一圈狠狠劈出一刀。旋风斩可以用来杀人,反过来,也能用来防守。

    叮叮声骤然响起,林天疯狂催动体内五个刀旋挡住了上官屠一口气斩出的七刀,但第八刀实在挡不住了,连人带刀被震飞出去重重撞在坚硬的石壁上。

    “哈哈,林天,你死定了!”

    上官屠哈哈长笑,目光一冷要再次动手给林天致命一击。

    地面震动,大群狼蛛慌不择路地冲了过来,摔倒在地上的丽娘和胡书香爬了起来,出人意料的竟然没有任何损伤,狼蛛群只是把她们两个撞到而已,一个个忙着逃命无暇攻击她们两个。

    上官屠狞笑,眼里只有林天一人,任由狼蛛群从身边冲过,一步步逼过去离林天越来越近,刚把裂天刀举起来要出手时,一个黑影猛地从地下冒出来。眼看林天危险,已经遭受重创的吸血藤妖奋不顾身再次出击,先是缠住上官屠的右腿,然后藤蔓末梢刺刀般贯穿后者的脚掌。

    “啊……”

    上官屠毫无防备,吃痛之下失声惨叫起来,低头一看怒不可解,一刀把伸出地面的藤蔓全部砍断。

    决定撕破脸动手之后,他就一直提防着林天神出鬼没的天命战神吸血藤妖,特意警惕着地面的异动,没想到,还是中
奥特的超宇宙无弹窗
招了。一方面,是得手重伤吸血藤妖和林天后过于得意了,另一方面,是被狼蛛群所蒙蔽,没想到吸血藤妖竟然在狼蛛群从地面上冲过时突然难!

    地面震动扬起大片灰尘,被上官屠一刀斩断的藤蔓刚落在地上,又一截藤蔓突然从地下冒出。这一次,穿透了上官屠的另一个脚掌,潜伏在地下的吸血藤妖起了亡命攻击。上官屠再次一声惨叫,以最快的度把这截藤蔓也砍断,然后狠狠一刀深深插入地下,地面下传来一声悲鸣,渗出大片血迹。

    “小妖!”

    林天怒喝飞身扑上,真气瞬间从刀旋直奔手上黑水重刀,再一次施展霸道绝伦的霸天第一式。上官屠两只脚的脚掌都被贯穿行动不便,但反应度快,以不可思议的度把深插在地上的裂天刀拔出来格挡。

    叮!两人再次硬碰,只不过,这一次起攻击的是林天,上官屠仓促格挡;但让人震惊的是,上官屠仅仅倒退几步,主动来袭的林天则震飞出去,再一次重重地撞在石壁上。

    “哈哈,哈哈哈哈,刀法再凌厉又如何,境界太低了就是刀法天下第一也白搭,林天,你注定要死在我刀下,哈哈哈……”

    上官屠哈哈大笑,迈着血流如注的双脚向林天扑去,脸孔扭曲格外狰狞,对丽娘、胡书香和狼蛛群视而不见,眼里只剩下林天一人对伏羲宝典是志在必得!现在,潜伏在地下的吸血藤妖就算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不足为虑,再也没有任何顾忌!

    倒在地上的林天动了动,但还来不及拄着黑水重刀爬起来,上官屠的裂天刀就到了面前。

    “哈哈哈,林天,给你一条生路你不要,是你自己找死,就别怪我了,哈哈哈哈……”

    上官屠度更快了,把度提升到极致,锋利的裂天刀直奔林天的脖子而去,下手毫不留情。眼看刀刃就要落在林天脖子上之际,头上突然悉悉索索的传来什么声音,上官屠下意识顿了顿抬头一看,一张渔网从天而降,一下子就把他罩了起来,渔网上还有许许多多的倒刺,像钩子一样狠狠刺入他体内,霎时间体无完肤。

    “啊……”

    上官屠失声惨叫拼命挣扎,越是挣扎,渔网上的勾刺就扎得越深,让上官屠痛不欲生。被吸血藤妖的藤蔓末梢贯穿脚掌,还能咬牙强忍着动手,被这满是倒刺的渔网罩起来勒紧,浑身都在淌血;更要命的是,渔网倒刺上似乎还涂抹了剧毒,身体一下子就酸软麻木起来,空有一身强大的修为也没有用武之地。挣扎几下不仅没法脱困冲出来,反倒被一头张牙舞爪的狼蛛撞倒在地上;巧合的是,这狼蛛也被渔网挂住,拖着上官屠一起逃亡,慌不择路之下,竟然向通往蝙蝠洞第二层的地下通道冲去。

    “救我,林天兄弟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救我,救我啊……”

    上官屠魂飞魄散地哀嚎,手脚并用要抓住路边的乱石,奈何一切都是徒劳,被狼蛛拽着离地下通道越来越近。

    林天拄着黑水重刀站起来,听到上官屠的叫声身体动了动,正要下意识冲上去,肩膀被一只大手按住了。

    “林公子,别动!那样的家伙救他干什么,再说,也追不上了!”

    一把似曾相识的略带沙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林天回头,意外现站在身后的不是别人,正是胡塞太子的那个大胡子亲卫。从蝙蝠洞第二层退出来后,这个大胡子就浑身血迹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紧张之下,所有人都忘了他的存在;没想到,紧急关头这人却突然走了出来,生龙活虎没有丝毫受伤疲劳的迹象。

    “那张渔网,是你突然罩在上官屠身上的?谢谢大人!”

    林天躬身行礼,然后,感觉不对劲,“不……,不对,你不是胡塞太子的亲卫,你是……”

    “呵呵,林公子好眼力,看看我是谁!”

    大胡子呵呵一笑,施展缩骨功身体摇晃、变化起来,迅变成一个矮小瘦削的老头子,然后,伸手从脸上撕下一张人皮面具,露出一张熟悉的脸庞,不是别人,正是张半仙那个老头!

    “原来是你?”

    林天喜出望外,来不及说什么,突然抬头。

    前方,身中剧毒被渔网罩着的上官屠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突然伸手抓住了地面上凸出来的一块乱石,死死抓住不让狼蛛把自己拖到地下通道去,“救我,林天兄弟,救我,求你了,救救我……”

    被拖入漆黑阴森的蝙蝠洞第二层,那比死还要恐怖,失血过多死在路上还是好的,有可能被疯狂的狼蛛活活吃掉,甚至是生什么更可怕的事情!

    对黑暗、死亡和未知的恐惧,让上官屠大声哀嚎、求救。

    林天身体动了动,想起了进入乾坤刀宗的第一天,和上官屠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想起了那个曾正直、豪爽的上官屠。

    地面摇晃,更多的石头和泥土从头上掉下,黑暗中,涌出更多的狼蛛和吸血蝙蝠,一个个慌不择路地四下逃窜。

    “林公子,来不及了,整个蝙蝠洞就要坍塌了,走!”

    张半仙拖着林天转身就走,丽娘和胡书香赶紧跟上,一行四人和众多妖兽一起夺路狂奔。

    冲出没几步,林天霍然回头,看见上官屠的双手在乱石上留下了两行血痕,被慌不择路的狼蛛一点一点地转入漆黑一片的地下通道。或许是怨恨林天见死不救,也有可能是自知必死无疑,上官屠不再呼救,脸庞却扭曲着五官挤在一起格外狰狞,远远看着转身看过来的林天,目光无尽的怨恨、悲愤和怨毒。

    “走!”

    “蝙蝠洞要坍塌了,快!”

    人们失声惊叫,呼隆一声,一块巨石从头上掉下来,把通道截成了两段挡住了上官屠怨毒的目光。

    林天转身,把潜伏在地下的受了重伤的吸血藤妖收到遮天旗内,鼓起最后的力气和张半仙等人亡命狂奔。身后,古老的蝙蝠洞一截一截地坍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