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八十三章 佛

第两百八十三章 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老太监赵武的带领下,林天迅速来到了高车国皇宫,参加一次特殊的宫廷宴会。一路上,戒备森严十步一岗,到处可见一队队全副武装的举着火把的巡逻兵,来往的宫女和太监全都行色匆匆。

    “赵公公,出什么事情了?还是说,皇宫内平常就这样?”林天问道。

    坐马车到了皇宫门前,两人就在一队禁军的护送下步行往里走。一路上,越靠近老国王所在的养心殿,戒备就越森严,严厉得有点反常,空中荡漾着一股浓浓的紧张、肃杀气息。

    “清心夫人回宫后和陛下商谈了一会,皇宫内就戒严了,林公子,这边请。”

    老太监语焉不详,身为高车国大内总管,早就是老狐狸一个,明显不想多说,带着林天直奔养心殿而去。大殿内,丽娘早已等候多时,旁边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老人,身材魁梧,但精神萎顿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脸色苍白目光无神,似乎走到了生命尽头或大病一场。

    “林公子,快,快快有请!”

    丽娘示意林天在自己身边坐下,热情洋溢,“这位就是高车国的老国王,也就是我的姐夫胡丁山。”

    “乾坤刀宗弟子林天,参见陛下!”

    林天躬身行礼,仙门弟子身份超然脱俗,一入仙门,就不必再向任何凡间权贵低头,尤其是不少仙门精锐,往往连一国之君都不放在眼里;林天却不亢不卑,仍然在高车国王面前保持必要的尊重。

    “好,好,果然是一表人才,好……”

    老国王上下打量林天,接连叫好,原本虚弱无神的双眼,明显多了一抹喜悦的亮光。

    “陛下过奖了!”

    林天笑笑,四下看了看不见胡书香的身影,有些意外,“咦,丽娘,香香公主呢?”

    “她从蝙蝠洞回来后有些不舒服,也许是受了惊吓,也许是受了风寒,一回来就躺下休息了。不管她,来来来,坐,我们三个今晚喝个尽兴。”丽娘一反往日虚弱的样子,格外精神,难得的没有咳嗽,亲自给林天斟了一杯酒,“这是我们高车国出产的高车劲酒,林天,来,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林天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没有马上咽下去,让这一口酒在舌尖打转。过了好一会,这才缓缓地咽下去,“好,好酒!用纯正的北部青稞酿造,加入起码千年以上的血参、铁皮石斛,然后在地上封存起码百年,味道醇厚、浓烈,好,好酒!”

    前世统领天下武道高手的时候,林天走南闯北尝遍天下美酒,用舌头品尝一会,不但知道这是难得的好酒,还把这酒是怎么酿出来的推断了出来!

    “哈哈哈,好,林公子厉害!真没想到,林公子刀法独步天下,品酒的造诣也是一绝,哈哈哈!”

    老国王哈哈一笑,看向林天的目光更加明亮了,朗声说道:“这段时间,寡人一直卧病在床,遭到逆子胡塞的暗算中毒不轻昏迷不醒,以致朝野动荡奸人当道百姓遭殃。没想到,刚醒过来,就遇到了林公子这样年轻有为的俊杰,好,好!”

    “陛下,很遗憾,胡塞他……”林天稍有尴尬,暗中投靠魔神教的胡塞太子虽然是该死,但毕竟是老国王的儿子。

    “不遗憾,那个逆子利欲熏天连寡人都能暗中下手,眼里早就已经没有了正道无法无天。你不杀了他,寡人也要亲手杀了他,免得其掀起更大的风雨生灵涂炭!”

    老国王语气低沉,说起暗中发起政变夺权的儿子胡塞,心中刺痛,“都怪我,丽娘返回大汉国后,是我没教好胡塞,导致他走上了歧途,是我害死了众多忠于高车国的亲信和心腹大将。现在,胡塞虽然死了,但已经晚了,高车国的统兵大将要么被害得家破人亡不知所踪,要么就坟头都长草了,朝廷再无冲锋陷阵之将才,再无大将统领大军抵抗北部蛮族,任由那些野蛮人杀我子民,可恨,可恨呐!”

    老国王咬牙切齿,边说边用力握着酒杯,话音刚落,就砰一声捏碎了精美的陶瓷酒杯,手指被碎片割破血流不止。

    “陛下!”

    在一旁侍候的老太监赵武惊呼,赶紧招呼几个宫女一起上前给老国王包扎;后者沉着脸,胡塞都已经死了,他仍然恨之入骨,偏偏胡塞还是他的儿子,是他钦定的未来的接班人,这让他心头流血。这些年来,要是在教育胡塞上多花些时间和心思,后者也不至于走上歧途;多留个心眼,也不至于漠视胡塞的变化最终酿成大错。回想起心腹大将曾经的秘密汇报,老国王悔之莫及,一时的疏忽大意,最终造成了一场浩劫。

    “陛下,北方蛮族南下入侵了?”林天皱了皱眉头。

    这一世,他只专心修炼不问世事,但天下局面还是大体上知道的。高车国不仅是大汉国的一个属国,还是极其重要的一道北疆凭仗,一旦北部高原上的野蛮人攻陷了高车国,那么,接下来战火就要蔓延到大汉国境内了,引起更大规模的杀戮和生灵涂炭。

    “对,刚刚得到的消息,八百里加急文书。”

    丽娘把话接了过去,沉声说道:“胡塞太子一死,我就知道多多少少都会引起一场动乱,所以,一回到皇宫就禀报陛下,在皇宫内戒严防备生变;但没想到,内乱还没出现,外患就来了,北方蛮族来得凶猛号称有二十万大军,时机也太巧了,我怀疑,有人在后面煽风点火!”

    “魔神教?”

    林天不假思索,想起了无孔不入的魔神教,还有那号称天下第一才女的赵霜盈。蝙蝠洞虽然坍塌了,但不知为什么,他总有一个预感,赵霜盈和佘吞海等魔头绝不会那么容易死在里面。

    “很有可能!有魔神教做靠山,那些野蛮人才胆敢侵犯边疆
夜惊魂之睁眼见到鬼笔趣阁
,不惧我们高车国和大汉国的联军!”

    丽娘点点头,忧心忡忡。

    在她的努力下,老国王虽然清醒了过来,但只是回光返照而已,剧毒已经渗入五脏六腑时日无多;胡塞太子又死在了蝙蝠洞内,高车国的皇位传人就只剩下胡书香一人,但后者实在太年轻,又是个女的,难以服众。短时间内,只怕难以撑起高车国的社稷大器,偏偏这个时候,北边的蛮族野蛮入侵,让高车国雪上加霜。

    “林公子,仙门虽好,可惜远离人间烟火,自然少了许多成就和乐趣,你……,有没有兴趣重返俗世?不一定要退出乾坤刀宗,可以长期下山历练,也可以禀报师门做个俗世弟子,如何?”老国王突然说道,边说边看着林天,目光中带着一丝期待。

    高车国处于北方苦寒之地,向来不缺英勇剽悍的勇士,缺的是南征北战气吞山河的大将。尤其是经历太子胡塞的叛乱后,朝中大将几乎一个不剩,老国王现在是求才若渴。如今,内忧外患之下,如果能招募到一个仙门精锐弟子,尤其是林天这样智勇双全杀戈果断的高手,对战士们将是极大的鼓舞!

    “抱歉,我这一生没别的追求,只想安安静静地修炼。”林天委婉地拒绝。

    “林公子,寡人封你为高车国武道大统领,负责教授全国八十万精兵的训练和修炼,如何?”老国王说道,教授全国八十万精兵修炼,权力不算高,但这是莫大的荣誉,假以时日,门徒遍布全国,一个统兵大将见了林天都要叩头行师徒之礼。

    “我也才刚刚加入仙门,修为浅薄,拿什么去教别人?再说了,修炼艰难,教一个人都够累了,教全国八十万精兵,那岂不是要活活累死?”林天笑笑,再次拒绝。

    “寡人封你为高车国大将军,统领全国之兵马,如何?”老国王不死心,一直看着林天。

    “陛下,很抱歉,我对俗世真的没有兴趣。”林天很无奈,语气委婉,但态度坚决。

    这一世,他追求的不是名利和权势,而是修炼,渴望着有朝一日肉身成圣乃至长生不死。别说区区一个高车国的大将军了,就是大汉国的大将军,他也不会动心;好不容易才通过重重考核加入乾坤刀宗,不可能就这样退出。

    “寡人封你为高车国师,统领供奉堂、禁军和神机营,受我高车国百姓日夜供奉,自寡人以下,凡我高车国人见了都要向你行三拜之礼,如何?”老国王再问,不屈不挠,一副铁了心要把林天留下来的样子。高车国如今风雨飘摇,他自己已经老了,公主胡书香又还年轻,需要一个能力挽狂澜的人;从仙门走出来的林天,正好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

    国师?

    林天心头震撼,意外地看着求才若渴的老国王,这一次,没有马上拒绝,沉吟不语。

    封为国师,统领供奉堂、禁军和神机营,这已经是凌驾在万万人之上;受高车国百姓日夜供奉,这更是被当做一个神化的保护神般的存在了,身份地位绝对是超然脱俗,远远凌驾在武道大统领和大将军等人物之上,假以时日根基牢固后,甚至可以凌驾在高车国的国王之上,成为高车国的精神领袖呼风唤雨!为了把自己留在高车国,封自己为这样一个人物,老国王这是有多迫切?他这么做,难道就当真只是求才若渴?

    林天久久地沉默,心头震撼之余,又有了些疑惑。

    “林公子,怎么样?只要你答应了,明天一早开始,你就是独一无二的至高无上的林太师!”老国王目光炙热,趁热打铁要把林天留下来。

    “多谢陛下厚爱,但我这一生,真的只想安安静静修炼,不愿过多卷入红尘俗世。”尽管知道老国王会很失望,林天还是拒绝了,起身站了起来,“陛下,天色不早,我就不耽误你休息了,非常感谢你的宴席和厚爱,再会!”

    再三拒绝后,林天明智地选择了告辞,免得双方尴尬;也不等老国王回话,微微躬身行礼后转身就走扬长而去。

    “唉……,香香,父皇我已经尽力了!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身后,老国王幽幽一声叹息,看着林天远去的背影,神情落寞。同样落寞的,还有躲在屏风后面远远偷看的公主胡书香,掩面转身离去。

    “陛下,我早就说了,林公子他不会留下来的。”

    丽娘一直坐在一旁看着不说话,林天远去后,这才幽幽说道。

    “丽娘,你说,如果寡人直说要封林公子为驸马,把皇位传给他,他会留下来么?”老国王问。

    “陛下,你说呢?”

    丽娘苦笑,封其为超然脱俗的国师,林天都没有丝毫动心,何况是驸马。看林天的样子,对皇位也不会有丝毫兴趣,如其所说一心修炼。

    “唉……,内忧外患,当真是天要灭我高车国么?”

    老国王神情抑郁,心头无比难受。

    “未必!陛下放心,我已经写了一封亲笔信给大汉国君,两国唇亡齿寒,大汉国君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赵公公……”

    丽娘早有准备,从怀里取出了一封信,招了招手老太监赵武就碎步走到了面前。

    “这封信,用八百里快马送往大汉国。另外,这幅地图,你派人送到客栈,一定要亲手交给林公子。”丽娘沉声嘱托。

    “是,小的一定做到,夫人请放心。”

    老太监躬身领命,弯着腰倒退几步后,转身匆匆而去,低头扫一眼折起来的地图一眼,看到了‘大梵寺’三个字。

    大梵寺出品,绝非凡品!

    这是一幅什么样的地图?

    老太监好奇,把信件和地图贴身藏好,匆匆走出了养心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