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八十四章 六面八方奇合阵

第两百八十四章 六面八方奇合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清早,浓浓的大雾笼罩大地的时候,林天一行四人就策马冲出了碎叶城,往大汉国边城石头城而去。

    完成任务后,宗门弟子们归心似箭,出了碎叶城后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戈壁,刚开始的时候,还不时可见来往的行人和高车国所特有的高顶马车,慢慢地,行人越来越少只有一行四人在戈壁滩上策马狂奔。

    终于可以返回宗门了,宗门弟子们心头暗暗松了一口气,但没人能高兴起来。这次任务伤亡惨重,想想遇难的上官屠等师兄弟,全都心头沉沉的一路上沉默不言。

    一路无话,径直南下。

    和来时相比,一行四人度更快,两个多时辰后就看见了一座熟悉的城镇,出塞途中经过的库图城,当时还在这座小城住了一个晚上。就是在那里,林天偶然遇上了到塞外寻找自己的张半仙,在山顶上激战了一番。

    “三个月后,东海……”

    林天呢喃,勒住了战马,想起了和张半仙的约定,以及曾在仙门考核中一起并肩作战如今被其父亲囚禁起来的甘柳婷。东海樱花岛的局势和存亡,林天可以不在乎,但有一点张半仙倒是没说错,就算当救甘柳婷一命,也得走一趟东海。

    当初,和甘柳婷在盘龙山上第一次相遇的情景,再次浮上林天心头。时间并不长才一两年时间,但恍惚间,似乎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一入仙门深似海,各自加入乾坤刀宗和落神宫后,两人就再无联系,没想到,再次听到甘柳婷的消息,后者竟然被她的父亲囚禁了起来。

    “林天兄弟,累了?要不要进城休息一会?”

    岳青山勒住战马停在林天身边,另外两个宗门弟子也停了下来。

    论辈分,林天才入门不久是个新人弟子,论修为境界,林天也不出众,甚至是一行人中最低的才区区先天六重,但百人堂弟子的身份,足以凌驾在众精锐弟子之上,刚加入乾坤刀宗就出类拔萃,在这次任务中更是展现出惊人的实力和谋略让人信服,上官屠不在死在了蝙蝠洞内,三人自然而然的以他为,连岳青山都对林天恭敬有加,其余两个宗门弟子自然不会有什么想法。

    “不用了,走吧!”

    林天远远看一眼依山而建的库图城,用力夹紧马腹策马冲出去,继续在一望无垠的戈壁滩上狂奔。身后,岳青山三人策马跟了上去,一行四人马不停蹄直奔大汉国而去,不久,就把库图城远远抛在了身后,一头扎入无边无际的戈壁。

    塞外苦寒之地,有时方圆百里都没有人烟,在开春前的隆冬时节,天气寒冷更加没人出来活动,以放牧为生的牧民们都闭门不出。离开库图城没多远,林天一行就遇上了大风雪,四人没有找地方驻扎下来,而是冒着冰冷刺骨的风雪继续赶路,以积雪充饥解渴,一路快马加鞭,直到战马实在跑不动了,这才找了个山洞驻扎下来。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到了晚上。岳青山手脚麻利,迅从野外找回了不少干柴,在山洞内点起熊熊燃烧的火堆,一行四人围着火堆盘腿而坐。

    熊熊燃烧的火堆,让人们冰凉的身体渐渐温暖起来,岳青山等人在摆弄一头狩猎回来的羚羊,每人一壶烈酒吃喝起来,林天却静静地坐在一旁,从怀里摸出了一幅地图。地图的右下角,有一个醒目的印章,大梵寺三个字清晰可见。

    昨晚,高车国大内总管赵武连夜送来了丽娘赠送的这幅地图,当时,林天正在修炼没时间多看。现在,取出来仔细看清楚,才明白丽娘用心良苦。这不是一幅普通的地图,而是一幅特殊制作的地图,不仅标识出了大梵寺的位置,还把许许多多或明或暗的联络点标识了出来。显然,这是一幅大梵寺内部弟子使用的地图,涉及到大梵寺的机密。这幅地图是怎么在丽娘手上的,林天不知道,但就这么把这幅地图送给自己,或许会给她带去不小的麻烦。

    “林天兄弟,那个什么清心夫人对你是当真不错。”岳青山凑过来,一眼就看见了‘大梵寺’三个字,“昨晚,你深夜去高车国皇宫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不和我们一起返回宗门了。”

    “不回宗门去哪里?”林天问道,把地图折好收起来。

    “呵呵,林天,你说呢?”

    岳青山笑了,接着说道:“仙门有什么好的,想领取一门修炼功法都累死累活的,哪有人间逍遥自在?换了是我,就在高车国当一个驸马爷了,既可以大权在握,又可以天天抱着美人卿卿我我,哈哈哈……”

    岳青山哈哈一笑,其余两个宗门弟子也跟着笑了起来,取一份烤肉和一壶酒放在林天面前。

    “是啊,多逍遥自在,可惜,你们三个是没机会享受了,继续做牛做马看着眼红吧!”

    林天打趣,一行四人苦中作乐轻松起来。

    表面上,林天若无其事,暗地里却心头一顿,明白了老国王大力招募自己的真正用意,终于知道,昨晚的宴席上高车国公主胡书香为什么没有出席了。

    “对了,林天兄弟,上官师兄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回到宗门后,怎么向长老们说?”岳青山灌一口烈酒,借着酒意问道。

    四人沉默,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

    另外两个宗门弟子嘴上没问,但心里也一直想知道具体的事情经过,为回到宗门后该如何解说而头疼。

    “遭到魔神教的算计和埋伏,然后死在一头狼蛛王的利爪下。”

    过了好一会,林天打破了沉默,顿了顿接着说道:“具体的经过,我现在不想多说,不想再去回忆;但兄弟们放心,在各长老那里我会说清楚的。长老如果真要怪罪下来,我一人承担便是,天色不早,明天一早就要继续赶路,都趁早休息吧。美酒虽好,也别多喝了!”

    林天淡淡吩咐一句,背靠墙壁盘腿坐好,闭目养神修炼起来。

    岳青山三人对看一眼,知趣地没有追问,同样抓紧时间休息。从这里到乾坤刀宗,还有很远的路要走,跋山涉水不说,一不留神暴露了行踪说不定又被魔神教盯上,那就麻烦了。

    夜间寒冷,但对仙门弟子来说,这点苦算不上什么。天一亮,一行四人就迅启程,赶到石头城的时候,是三天后的夜晚,夜色已深。为了避免走漏消息暴露行踪,林天让岳青山等人守在将军府外,自己独自潜进去。

    北疆将军府占地辽阔,有山有水,有连接成片的建筑,还有一座巨大的阅兵场,白天人来人往,驻扎着不少兵马,但到了晚上,无论仆人还是士兵们都已经睡下了,偌大的将军府内静悄悄的,耳边只有冷风呼啸的呼呼声。

    林天脚踏飞狐靴头顶宽大的流云斗笠,穿上了乾坤刀宗弟子在外历练的刀锋战士套装,收敛体内的气息和力量波动,凭着强大的实力,轻而易举地避过了巡逻兵来到了将军府内围。抬头看去,所有的建筑房屋都漆黑一片,只有一座大殿内还亮着灯,潜过
时空之穿越者吧
去一看,李汉将军正在挑灯夜读,桌面上各种书籍和文书堆积如山,都已经这么晚了,也不知是在研读兵书还是在翻阅北疆各地送上来的军情。

    “用兵如神又如此刻苦,难怪人称大汉国一代军神!”

    远远看一眼挑灯夜读的李汉,林天点点头,对这个弃武从文,退出四大隐世仙门之一的神火阁转而投军成为一代名将的李汉暗暗佩服。哪怕是世家子弟,想要加入四大隐世仙门都很不容易,需要通过重重挑战和考验;顺利加入仙门,而后又主动退出,这更加不容易,需要莫大的信念和毅力。仅凭这一点,李汉将军就让人佩服!

    四周静悄悄的,不见有什么暗哨,只有每隔半柱香时间,门外才有一队巡逻的士兵举着火把走过。

    林天耐心等待,良久,确认不会暴露行踪后这才向李汉所在的房间潜过去。在窗下停顿片刻深吸一口气,然后翻窗而入。

    李汉将军仍然背对着窗户静心看书,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但翻窗而入的瞬间,林天突然眉心跳动心生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借助昏黄的灯光,眼睛的余光看见地上拉着一根蜘蛛丝般大小的半透明丝线,正好在自己的落脚之处。

    不好!

    有机关!

    林天猛然催动体内刀旋,身体强行滞空,然后改变姿势头下脚上落在地面上,鼻尖距离地上的半透明丝线不到一寸,几乎就要贴在这个机关上。下一刻,正要翻身站起来,突然现前后左右布满了这种丝线,有的距离地面只有三寸老鼠都钻不过去,有的却在空中,纵横交错一只飞鸟都无法飞进来。整个房间内,赫然布满了机关,看这个样子,半透明丝线后面肯定是什么厉害机关。

    厉害!

    难怪周围一个暗哨都没有,看似防备松懈,实则暗藏杀机!

    林天心头震动,深吸一口气,身体就头下脚上移动起来,时而侧身横移,时而屈膝弯腿轻轻跃起,时而像条没有脊椎的软骨鱼一样慢慢挪动,小心翼翼地越过一个个机关。最后,终于顺利避开了所有半透明丝线来到李汉将军身后。刚刚松了一口气,一滴虚汗从鼻尖上滴落,正好落在制作精美的地毯上。下一刻,房间内突然响起清脆的铃声叮叮作响。

    “什么人?”

    “刺客,有刺客,保护将军!”

    一群北疆精兵,闻讯从黑暗中扑来,一个个杀气腾腾。霎时间,无数弩箭锁定在林天身上,稍有动弹就是万箭穿心。

    这平坦的地毯下,藏着一个精巧的铃铛?

    林天迅反应过来,可惜,已经晚了。

    啪啪啪的掌声,在房间内响起,一直端坐不动专心看书的李汉将军,一边鼓掌一边缓缓地转过身来,“好,好身法,不知阁下是何方高人?咦,你是……”

    “将军大人,这么快就不认识了么?”

    林天抬头,缓缓掀开遮住五官的宽大的流云斗笠。

    “林天,林公子!”

    李汉将军霍然站起来,喜出望外,“哈哈,我正奇怪是谁有这么高的修为,轻而易举就闯过了我的六面八方奇合阵,原来是堂堂一个仙门高手,哈哈哈,好,好!林公子,看来,你的功力又增进,更加厉害了!这是我的一个兄弟,你们全都退下吧,任何人不得向外透露只言片语!”

    李汉摆摆手,杀气腾腾的士兵们就潮水般退下,分头退入黑暗中消失不见,不是暗哨,但来得比近在咫尺的暗哨还快,随时可以围杀贸然闯进来的不之客。

    “什么仙门高手,我只是区区一个不入流的乾坤刀宗新人弟子而已,李将军,你才是一个真正的大高手!”

    林天苦笑,对统领北疆铁骑的李汉将军更加佩服,这人不仅兵法了得,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还精通机关和阵法。如此心智和谋略,难怪之前石头城凯旋广场一战,连号称天下第一才女的魔神教圣女赵霜盈都吃了一次暗亏,反过来遭到了李汉将军的算计!

    “哈哈哈,林天,你的确是个新人弟子,但要说你都不入流,那四大隐世仙门再无一个合格的宗门弟子了!”

    李汉哈哈大笑,看到林天后似乎也非常高兴,热情地邀请林天在书桌对面坐下,“林天,不是我高傲自大,也不是我对你们乾坤刀宗有什么成见,一般的宗门弟子还真不入我的法眼,太过于循规蹈矩。这么多年以来,让我眼前一亮的乾坤刀宗弟子只有两个,一个就是你。在黑龙庄第一次相见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简单!”

    “哦,那另一个人呢,是谁?”林天有些好奇,和李汉一见投缘。

    “另一个么,说起来那可是大名鼎鼎,那就是你们乾坤刀宗年青一代的大弟子,也就是你的大师兄,叶……北……宫!”李汉一字一顿,说出了一个林天如雷贯耳却还未有缘相见的高手。

    “我乾坤刀宗百人堂排行第一的宗门大弟子,叶北宫?”

    林天心头震撼,越明白李汉这人不简单,没想到,他连叶北宫都认识;听其口气,似乎和叶北宫还颇为熟悉。

    “对,就是叶北宫!”李汉点头,亲手给林天倒了一杯茶。

    “李将军,当年,你还在神火阁的时候,和叶北宫交过手?”林天追问。

    四大隐世仙门同气连枝,遇到魔神教或者什么大劫难,乾坤刀宗和神火阁联合起来一致对外;但在内部,两个宗门一向水火不容,门下弟子在外面历练相遇时,一言不合就动手太正常了。

    “嘿嘿,当年么,我只用一只手的话,打不过叶北宫那个家伙;但说到喝酒,他不如我,都已经二十年过去了,还欠我一顿酒钱没还!那小子,最喜欢赖账了!”李汉笑道。

    “呃……,一只手?”

    林天一时间不知怎么说,不知李汉说的话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和叶北宫较量的时候都只用一只手,那李汉当年的修为就太厉害了。

    “嘿嘿,林天,你不信?以后,看到叶北宫那家伙,你亲自问他就知道了。按时间推算,那家伙也快出关了,到时候,我相信你们会成为好朋友,好兄弟的。麻烦你一件事,到时候见到他了帮我催催账,说那笔账该还了。”李汉笑道,没等林天回答就接着说道:“你这次来,是要接走昏迷不醒的张志阳吧?”

    “是,麻烦李将军了。”林天点头。

    “不麻烦,我马上派人把你师兄带来;不过,你师兄的情况很不乐观,血脉封死了,但剧毒仍然在他体内慢慢蔓延,你尽快带他返回宗门找你们长老吧!”李汉长话短说拍了拍手掌,一个亲卫就从门外走进来,李汉在其耳边吩咐一句,亲兵就转身匆匆而去,不久就领人把昏迷不醒的张志阳抬了进来。

    林天上前一看,果不其然,张志阳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浑身上下一片乌黑,剧毒已经蔓延到了皮下血管,下一步,就是全面侵蚀五脏六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