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八十六章 传说

第两百八十六章 传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湖泊两岸围观的宗门弟子越来越多,上前出手相助的却一个都没有。

    林天横刀在胸前,心无旁骛。冷静下来,知道无法避免一场硬战后,他眼里就只剩下飞天麒麟这头仙门守护神兽。

    除了硬战别无他途,那么,就全力战斗吧!

    实力相差悬殊又如何!面对如此一头守护神兽,就当真必死了么?这个守护神兽,就真的没有任何缺点,没有任何破绽?

    林天紧盯着气势滔天的飞天麒麟,暗暗酝酿力量的同时,也在寻找这头猛兽的破绽,不过,留给他的时间显然不多。

    咆哮一会后,飞天麒麟悍然起了攻击,没有猛扑上来,张嘴喷出了一大团火焰,劈头劈脸向林天罩下去。沾到这火焰,石桥上坚硬的石头都燃烧起来,一下子就通红通红的似乎就要融化成岩浆。在岸边远远旁观的宗门弟子们,齐齐失声惊叫起来。

    “林天……”

    张五常也来了,远远地一声呐喊。

    听到东刀峰传来的钟声后,他和众多宗门弟子一样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正好看见飞天麒麟向林天喷出炙热火焰的一幕,没本事出手相助,就算想出手也来不及,霎时间心里一沉手脚冰冷;没想到林天下山历练多日未见,好不容易回到了宗门,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他最后一面。

    通红的火焰触目惊心,所有人都惊叫起来以为林天必死了,但下一刻,人人意外地瞪大双眼。石头都能融化的熊熊燃烧的火焰,迅衰减、消散,露出了林天的身影。身上光芒闪烁,流动着罕见的七彩光芒,在飞天麒麟的火焰攻击下,竟然似乎丝毫无损!

    “咦,这是怎么回事?”

    “那是什么金刚体魄,竟然连守护神兽的火焰攻击也不惧?”

    人们惊讶,一个个难以置信。

    石桥上,林天也暗叫侥幸,关键时刻全力展开了伏羲金刚体,但不为人知的是,真正挡住这炙热火焰的不是伏羲金刚体,而是挂在脖子上的玉佩烈火焰心。准确地说,飞天麒麟兜头喷下来的炙热火焰,被烈火焰心吸进去了。蛇身怪人上官雨寒赠送的这枚玉佩,在紧急关头挥了让人意想不到的威能,不仅可以抵御乾坤塔内的严寒,还能抵御岩石都能燃烧的火焰!

    好险!

    烈火焰心这件宝物,绝对是镇山之宝级别的绝世宝物,上官雨寒那个怪人,到底是神火阁的什么人?

    林天暗叫侥幸,同时心生疑惑,对囚禁在黑沙洞窟内的上官雨寒的身份更加好奇了。记忆中,记得上官雨寒好像说过他出身神火阁,同样曾是仙门中人,但在神火阁内到底是什么身份没有说;现在看来,绝对不简单!能从神火阁带出烈火焰心这样一件宝物,要么当年在神火阁就出类拔萃如日中天,要么就是身份非凡大有来头!

    吼!飞天麒麟怒吼,没等林天多想就再次起了攻击,不信邪般再次喷出一团火焰。这一次,攻击更加凶猛把方圆二十米都笼罩起来,将林天所在的位置变成一片火海。这火焰红得紫,温度是普通火焰的数十倍,隔着上千米,在岸边围观的宗门弟子们都感觉可怕的热浪扑面而来。有人躲闪不及,一下子就被这热浪灼伤脸上火辣辣的刺疼,甚至眉毛、胡子都着火烧起来。

    林天横刀在胸前,站在石桥上不动。不是他不想躲避,而是飞天麒麟的攻击度快,一下子就就被火焰罩住无处躲闪,连以腾挪躲闪见长的缥缈步都没有用武之地;还好,烈火焰心这件宝物再次挥惊人的作用,迅把炙热的火焰吸进去。转眼间,林天身边的火焰就消失一空,身体没有丝毫损伤,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着火的迹象,只有挂在脖子上的玉佩滚烫起来,一缕缕热浪随之渗入林天体内。

    和火焰散出来的热浪不同,经过玉佩烈火焰心的转换后,这热浪虽然滚烫,但没有任何不适,化作热流在林天体内流动,所到之处格外舒畅;体内真气流转的度随之加快,更多的天地元气自然而然地透体而入。

    “这件玉佩,不仅可以抵御严寒和高温,还可以加快修炼度,把炙热的热浪转换成先天精气?”

    林天心头一动,距离上次潜入乾坤塔已经过去好一段时间了,烈火焰心这块玉佩一直戴在身上;但直到现在,才现这块玉佩的妙用。低头扫一眼,只见玉佩上浮现了许许多多不断地动来动去的斑点,像是神火阁独特的符文,又像是一条条缩小版的火龙在里面游动,温度越高就越清晰,游动的度也越快,似乎要挣脱玉佩的束缚冲出来。

    太好了!

    林天心中激动,原本,面对飞天麒麟这头仙门守护神兽,他心中没有一丝胜算;但现在,有了烈火焰心这件宝物护体,重获信心,看向飞天麒麟的目光多了一股浓浓的战意。

    突然遭遇飞天麒麟的攻击,这极度危险,比蝙蝠洞一行还要危险,稍有不慎就是尸骨无存魂飞魄散;但换另一个角度,这也是一次相当难得,甚至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借机历练,看看自己身体和意志的极限。放眼整个乾坤刀宗,乃至是普天之下,有几人能有这样的机会?谁能和飞
阴阳道典sodu
天麒麟这样的仙门守护神兽过招?

    林天呼吸越来越平缓,体内的力量波动却节节攀升。在烈火焰心的力量加持下,体内五个刀旋以前所未有的度旋转,鼓荡出了空前磅礴的真气。横在胸前的黑水重刀,慢慢地开始嗡鸣颤动起来,似乎也承受不了林天灌入其中的力量,渴望着鲜血和战斗,渴望着杀戮!这力量波动和杀气,远远地传播出去,人人侧目,就连气势滔天的飞天麒麟也不由得凝重起来。

    一人一兽,罕见的对持起来。

    一个站在被大火烧焦的石桥上,横刀立马手中长刀引而不,另一个半截身体悬在空中,另外半截身体沉在水里杀气腾腾。

    “厉害,竟然硬扛了两次飞天麒麟的火焰攻击,林天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就是,同样是宗门弟子,林天他还加入宗门不久,怎么差别就那么远?什么时候,我们也修炼到这一步,那足以笑傲仙门了!”

    湖泊两岸,人们议论纷纷惊叹连连,一个个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

    人群中,不乏天资过人从小就被誉为小天才的精锐弟子,甚至是先天宗师境的大高手,但看着眼前这一幕,也不由得震撼;每个人扪心自问,换做是自己,别说抗住飞天麒麟前后两次火焰攻击,就是站在这头守护神兽面前,只怕已经浑身软提不起一丝真气了。而入门不久的林天,却若无其事越战越勇!这份实力和胆魄,天底下有几个人能做到?

    嗖嗖嗖的劲风声不绝于耳,更多的高手闻讯赶了过来。

    高耸入云的峰顶上,钟声不断;远方,一座座巍峨的山峰遥相呼应,钟鼓齐鸣,这是乾坤刀宗一级战备的警示。听到满天的钟鼓声,不计其数的宗门弟子闻讯而动,不少宗门大比武都没有列席的高手纷纷提前出关。

    人群中,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个青衣人,年纪不大约莫三十多点,头顶宽大的流云斗笠身材挺拔,腰悬一柄长刀,一头乱拖长到腰间比寻常女子的头还长,明显是刚刚出关。流云斗笠上甚至还沾着厚厚一层灰尘,也不知闭关了多少年,默不作声地站在人群中,沉稳低调,唯有一双眼睛深邃明亮。看其气质,明显是个高手,体内的力量波动却若有若无如同一个不会修炼的普通人,不注意的还以为他是一个闻讯赶来看热闹的仆人,仔细感应,却感觉其一身修为波动深不可测。

    “大敌当前却临危不惧,横刀立马,好,好胆色!嗯,这起手式......”

    “二十年,整整二十年了,我乾坤刀宗,终于有年轻弟子参悟乾坤大帝的本命刀法了么?”

    青衣人喃喃自语,别人都惊叹于林天身上流动的七彩光芒,为其强悍的连飞天麒麟火焰攻击都能硬扛的金刚体魄所震撼,他的目光却停留在林天引而不的黑水重刀上。远远一眼看过去,就看出了林天这是什么刀法的起手式,心中意外、惊讶,远远地静观其变。

    “林天,跑,快跑啊!”

    张五常大声呐喊,看见林天硬扛飞天麒麟前后两次火焰攻击,没人比他更惊喜更激动;但接着,见林天站在石桥上一动不动,又比任何人都焦急起来。

    好不容易等飞天麒麟停下了攻击有了喘息的时机,这时候不跑,还等什么?难不成,还真要和飞天麒麟决一胜负不成?

    疯了!林天他不是疯了,就是傻了,被吓蒙了!

    张五常紧张得心脏都要蹦了出来,迟疑一会,毅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要冲上去把林天拖过来,担心林天是不是被飞天麒麟吓蒙了。心急之下,不小心一头撞在一个伟岸挺拔的身体上。

    “对不起,这位兄弟,麻烦让一让,啊……,你……,你是大……,大……”

    张五常下意识赔罪,然后,抬头一看,突然间惊呆了。眼前这青衣人不是别人,正是已经有整整二十年没有露面一直在闭关静修的大师兄,也就是闻名天下在百人堂排行第一的乾坤刀宗大弟子,叶……北……宫!

    年青一代的宗门弟子,有不少都没有见过叶北宫,只知其名而无缘相见;张五常也仅仅在很多年前见过叶北宫一面,但就那么一次,他就永远记住了,永远忘不了大师兄叶北宫那鬼哭神惊出神入化的刀法。那是他记忆中,最快的刀,也是最可怕的刀。

    刑罚堂的律例,大师兄的刀,这句话,一直在宗门弟子中口口相传。

    宗门律例之森严,每个人都尝过苦头不敢触犯,而大师兄的刀,在年青一代弟子中就是个传说。据说,每一个大逆不道的宗门叛徒,听说追杀的人是五大长老时都顽固不化一意孤行,但听说追杀的是大师兄胡青红时,还没见到胡青红双腿就软了。

    “别去打扰他,让他独自应对!”

    胡青红淡淡一声吩咐,压了压头上宽大的流云斗笠遮住五官,站在人群中静静地远远旁观。

    “是,是……”

    张五常点头,双脚酸软无力。大师兄胡青红并没有强行阻止他去救林天,但就这么淡淡一句吩咐,张五常就情不自禁的点头遵命,生不起一丝一毫的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