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八十九章 问心

第两百八十九章 问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山顶上的传功大殿周围,一片肃静,除了全副武装目不斜视的守卫外,再也没有一个别的人影。

    五大宗门长老的地方往日就**肃穆,没人敢到山顶上打扰传功长老独孤野的清修,没有传功长老的召集,甚至都不敢轻易登上东刀峰。今天,生了守护神兽飞天麒麟的风波后,更加没人赶到这里来晃荡,知趣地离东刀峰远点。

    抬头看看‘传功大殿’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林天脚步顿了顿,深吸一口气,背着昏迷不醒的张志阳大步走进去。

    恢弘的传功大殿内,黑暗、空旷、肃穆,林天停下脚步,过了好一会,眼睛这才渐渐适应大殿内的黑暗。抬头看去,只见传功长老独孤野和叶北宫早已在大殿尽头等候多时,传功长老独孤野双眼微闭似乎在闭目养神,又像是在神游千里,叶北宫则头也不抬,拿着一块布在不断地擦拭手里的青色长刀,两人一言不似乎都没有注意到林天的到来。

    林天走上去,躬身行礼,“弟子林天,参见独孤长老和叶师兄。”

    叶北宫仍然低着头擦拭手中长刀,一言不,传功长老独孤野则慢慢睁开双眼,看向林天背后昏迷不醒的张志阳。

    “去塞外蝙蝠洞途中,我们一行在饮马坡遭到了魔神教的伏击,张志阳师兄为了救我中了魔神教的穿心箭,中毒后昏迷不醒,还请独孤长老救他!”林天踏前几步,背着张志阳来到独孤长老的宝座下方。

    独孤野不说话,只是居高临下扫了一眼林天背上的张志阳,脸色阴沉。

    “怎么,独孤长老,张师兄他……”林天心头有股不好的预感。

    好不容易才把张志阳带回宗门,如果宗门五大巨头之一的传功长老独孤野都束手无策,张志阳就真的没救了!

    “难,中了魔神教的穿心箭,就相当于一脚踏入了鬼门关,当然了,要救他也不知一点办法都没有,只不过……”独孤野顿了顿,沉声说道:“在救人之前,林天,你先说说,你是怎么触怒飞天麒麟的?你……,到底做了什么?你知不知道,飞天麒麟是什么身份?如此触怒这头守护神兽,意味着什么?”

    “这个……”

    林天心里一沉,在路上,他就知道传功长老独孤野会问这个问题,但当独孤野当真逼问这件事情的,仍然不由得紧张起来。身处高位的独孤野本就肃穆、一言九鼎,动怒之后,气势更加逼人!

    “说!”独孤野面无表情,声音也不大,目光却越来越冷,给人的压力更大了。

    “路上,为了保住张志阳师兄的性命不让剧毒在其体内蔓延,我用了一门独特的功法封住其心脉。到了东刀峰下,这才解开封印,很有可能,就是这个举动惊动了宗门守护神兽飞天麒麟,让其产生了误解!”林天回答,沉思一会,决定还是实话实说。

    仙门浩瀚,能成为一个精锐弟子的,莫不是出类拔萃的人物;能从历代精锐弟子中脱颖而出,最后披荆斩棘成为一代宗门巨头的,更是人精中的人精,无论修为、心智还是经验,全都是万里挑一!在这样的人物前想轻描淡写地隐瞒或敷衍过去,那绝对是痴心妄想,也是愚蠢!实话实说,反倒才是明智的!

    “既然是帮张志阳封住心脉救命,那为什么,又要在东刀峰下解开封印?”独孤野逼问。

    “因为,我不想让人知道那门功法。”林天回答,脸庞苦涩。他确实是不想暴露封魔印这门功法,只可惜,一时大意了。

    “那是什么功法?”独孤野再问。

    “封魔印,魔神教大名鼎鼎的绝世魔功!”

    林天实话实说,不等独孤野追问,主动接着说道:“这次下山扫荡蝙蝠洞,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这门魔功,弟子就是在蝙蝠洞内受人蒙蔽无意中学到的,用来封印蝙蝠洞内镇压地下蝙蝠魔神的霸王蟒和暗夜鹰王。弟子无能,无意中被人利用了,还好,后来化险为夷没有酿成大错。刚开始的时候,暗中投靠了魔神教的高车国太子胡塞还说这是一门无名功法,后来,才知道这就是魔神教绝世魔功之一的封魔印!”

    面对传功长老独孤野这样的人物,想轻易搪塞和敷衍过去是不可能的,但林天也没有完全实话实说,真真假假。封魔印这门魔功不重要,重点是不能让独孤野生疑,进而暴露自己的真正身份!

    “封魔印?”

    独孤野呢喃,没有太大的怀疑,也没什么意外,似乎早就算到了,又或者从张志阳身上现了什么蛛丝马迹,仍然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冷冷说道:“林天,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说出来,你们这次下山,到底遇到了什么?怎么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才回来,还有,上官屠他们呢,怎么还没回来?”

    独孤野脸色阴沉,对林天等人这次蝙蝠洞一行的任务非常不满。

    “说来话长,独孤长老,我们这次下山……”

    说到蝙蝠洞一行,林天心头也沉了下来,在独孤野的逼视下,缓缓地说了起来。从魔神教的跟踪说到饮马坡的伏击,然后是黑龙庄的困境,再到石头城的逆袭,接着是在高车国和蝙蝠洞的历险……,把事情经过一一说了出来。

    独孤野静静地倾听,脸色越来越沉,原本一直低着头的叶北宫,也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擦拭手中长刀的动作,和独孤野一样静静地倾听事情经过。听到石头城逆袭,在李汉将军的布局和指挥下反过来大败魔神教高手时,一直冷漠的叶北宫脸上浮现
重生网络女主播帖吧
了一抹笑容;听到林天一行在蝙蝠洞内的遭遇,尤其是魔神教圣女赵霜盈假扮成高车国香香公主把匕架在林天脖子上时,又不由得紧张起来。

    烛光摇曳,传功长老独孤野宝座前的两排蜡烛,不时出轻微的噼里啪啦的蜡油爆炸声。

    幽暗的传功大殿内,传功长老独孤野和宗门大弟子叶北宫都一言不,只有林天的声音在恢弘、空旷的大殿内回荡。

    林天简明扼要,但完整地简述了事情的经过,除了极个别细节,把这次下山的经历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当然了,和上官屠较量厮杀的事情,自然不会一字不差地说出来。

    “被禁锢在地下深处的蝙蝠魔神,差点就破困冲出来了?”良久,传功长老独孤野问道,脸色不变,看不出是真不知道蝙蝠洞内镇压着一尊魔神,还是明知故问。

    “是!胡塞太子那家伙太可恶了,不过,真正可怕的还是魔神教圣女赵霜盈,手段惊人,差点就中了她的奸计破坏我们仙门前辈高手的布置,把蝙蝠魔神放出来!”林天回答,回想起在蝙蝠洞内的经历,仍然心有余悸。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赵霜盈都是他所遇到过的最难对付的魔头,不是修为有多高,而是心计、谋略和手段上明显比一般的大魔头高了不止一筹,不愧是天下第一才女。

    “这么说,我的徒儿上官屠,当真死在蝙蝠洞里面了?”独孤野再问,声音沙哑,“十三个宗门精锐弟子下山,到最后,就只有你们五个回到宗门,其中还有一个中了剧毒昏迷不醒!你们都活着回来了,我那徒儿,在百人堂排行第三十五的上官屠,反倒死了?”

    独孤野声音越来越大,荡漾在空中的压力陡增。

    林天心头一顿,感觉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端坐在一旁的叶北宫,脸色也凝重起来。上官屠是传功长老独孤野现存的唯一的亲传弟子,在他身上,独孤野倾注了不知多少心血,将其当做下一代传功长老来培养,指望着上官屠日后传承自己的衣钵;现在,被独孤野寄予厚望的上官屠却突然死了?

    事情很严重,比飞天麒麟的风波严重多了!

    叶北宫还是一言不,但看向林天的目光却多了一丝惋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唯一的亲传弟子竟然死了,传功长老独孤野绝不会轻易罢休!好不容易回到宗门的林天,只怕有难了。

    来了!

    这才是最棘手的关键,还是绕不开这地方!

    林天心头苦涩,深吸一口气,说道:“是!独孤长老,很遗憾,弟子修为浅薄没把上官师兄救出来。当时,岳青山师兄他们三个在外面警戒、接应,上官师兄的死和他们无关,长老你要怪罪,就惩罚我林天一人吧。”

    “说,上官屠是怎么死的?我那徒儿,当真是死在一头狼蛛爪下?”独孤野追问,一字一顿。

    “是!”

    林天一口咬定,避重就轻,真真假假地说道:“霸王蟒、暗夜鹰王两大守护神兽和蝙蝠魔神的争斗,让整个蝙蝠洞摇晃起来,在我们逃出来的途中,上官师兄一不小心被狼蛛群淹没,没等我们出手相救就被一头慌不择路的狼蛛拖入了蝙蝠洞第二层,然后,蝙蝠洞就彻底坍塌了。”

    “撒谎!林天,你的心跳,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在撒谎!我那徒儿上官屠,是被你害死的!”独孤野一声怒喝,霍然站起来,唰一声拔出悬在腰间的长刀,遥遥指向站在大殿下方的林天。刀身呈暗红色,上面雕刻着一道道龙形符文,栩栩如生似乎封印着千百条太古天龙;霎时间,杀气冲天,一股磅礴狂暴的力量波动锁定了林天的身体。

    在宗门内高高在上,号称五大巨头之一的传功长老独孤野怒不可歇,要亲自出手杀了林天!

    幽暗、恢弘的传功大殿内,荡漾着无与伦比的压力,和飞天麒麟那头守护神兽的压力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独孤野大怒,拔出了已经尘封数十年的暗夜屠龙刀,似乎要当场杀了林天给上官屠复仇!

    叶北宫眼皮一跳,暗叫不好,赶紧运功抗衡越来越强的压力。站在大殿下方的林天更是当其冲,感觉有一座比东刀峰还要庞大沉重的大山兜头压下来,想要躲闪都无从躲避!

    “林天,你才什么修为,而我那徒儿上官屠,又是什么修为?”

    独孤野一字一顿,刀锋直指林天眉心,目光锐利,似乎能看透林天心头的任何秘密,“区区先天武者六重安然无恙,一个先天宗师却死在里面,并且,还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宗门精锐,林天,换做是别人这么说,你信么?”

    荡漾在空中的压力,越来越强,独孤野杀气冲天。

    林天呼吸急促,在独孤野强的压力下,腰身虽仍然挺直,额头上却淌下一滴滴豆大的虚汗。

    返回宗门的路上,他就知道这事情很棘手,传功长老独孤野这里不好解释;真回到宗门后,此时此刻,他才知道自己还是低估独孤野了。如此一个宗门巨头,早就是呼风唤雨修为通天,在他面前,隐藏不住任何秘密!极其细微的神情变化,甚至呼吸、心跳的些许不同,都落在对方眼里!独孤野手里杀气腾腾的暗夜屠龙刀,直指自己的道心!

    问心!

    飞天麒麟风波后,林天迎来了回到宗门后的更大的考验。

    在传功长老独孤野的压力和逼视下,坚持不住了,道心也就崩溃了。日后,想在修炼上再进一步,比登天还难,每到关键时刻都要遭受心魔的磨难,心魔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