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九十章 大局

第两百九十章 大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林天,说,上官屠到底是怎么死的?”

    传功长老独孤野脸色阴沉,杀气越来越浓。手里的暗夜屠龙刀也不知斩杀了多少妖孽,给人一股嗜血的感觉,隐隐约约的从刀身内传出鬼哭狼嚎的声音。

    叶北宫始终坐在一旁一言不,但脸色越来越凝重。

    任何一个长老,在宗门内都是一尊巨头说一不二,传功长老独孤野要是铁了心非杀了林天不可,只怕没人能阻止,除非是宗主胡青红或大长老洪元熙亲临!

    空中弥漫的压力越来越沉,坐在一旁的叶北宫都能听见林天体内筋骨受压的咔嚓、咔嚓声,一丝丝血迹,从林天浑身上下的毛孔渗出。天池一战,前后遭到飞天麒麟两次野蛮冲撞,林天本就受伤不轻内脏受损;好不容易才默念九转生死功止血,还来不及彻底疗伤,身体内部的伤口就在传功长老独孤野的压力下再次撕裂。

    “林天,最后一次机会,说,上官屠是怎么死的?”传功长老独孤野再问,咄咄逼人。

    “独孤长老,我可以对天誓,上官师兄绝对不是我杀的!”在独孤野的压力下,林天腰身挺直,虽心头不安但面不改色。

    这话他也没有乱说,没有撒谎,上官屠没有死在他手里,是在蝙蝠洞坍塌之际,被一头狼蛛拖入蝙蝠洞第二层而已。上官屠虽然死在了里面,但人还真不是他杀的。

    “不可能!”

    传功长老独孤野斩钉截铁,语气冰冷,“上官屠再不小心,好歹也是一个先天宗师境的高手,怎会死在一头普普通通的狼蛛爪下?”

    “独孤长老,这次任务伤亡惨重,我没有做好,愿意接受你的惩罚,但人确实不是我杀的!有件事情,我本来是不想说的,但独孤长老你一定要了解详细的经过,那我只好说了。”

    林天脸色有些黯然,顿了顿,接着说道:“扫荡蝙蝠洞把人质高车国香香公主救出来后,我们齐心协力挫败魔神教高手的阴谋和伏杀,顺利从地下深处逃到了蝙蝠洞第一层;但就在脱困在望的时候,上官师兄他……”

    “上官屠怎么了?说,接着说下去!”独孤野冷声说道。

    “不知怎么回事,上官师兄一口咬定我是一个魔神内应说我暗中投靠了魔神教,逼我招供,说不到三句话就大打出手状若疯狂,无论我怎么辩解也不听,最后……”林天欲言又止,想到了一个死无对证的借口。把事情真相原原本本说出来只会自找麻烦,不但会暴露自己的真正身份,还会暴露伏羲宝典这件宝物在自己身上,惹来更大的麻烦。

    “最后,你施展霸天第一式反败为胜,重伤了上官屠?”独孤野问。

    “是,独孤长老,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全力格挡和反击。或许,上官师兄当时太偏激,也太托大了,被我反过来一刀重伤。很不幸,刚好一大群狼蛛慌不择路地冲过来,其中一头狼蛛喷出蜘蛛丝缠在上官师兄身上,带着他夺路狂奔冲入了蝙蝠洞第二层。然后,蝙蝠洞就彻底坍塌了下来。”林天真真假假,大概经过没变,只是在细节上稍微做了些改动。

    “林天,此话当真?”独孤野目光闪烁,将信将疑。

    正常情况下,不可能区区先天六重的林天都逃了出来,早就突破到先天宗师境的上官屠却死在了蝙蝠洞内;但听林天这么一说,那就可以理解了。林天修为是不高,但乾坤大帝传下的霸天刀法凶猛至极,上官屠大意之下还真有可能阴沟翻船。

    “千真万确!”林天一口咬定。

    “那上官屠为什么突然向你动手?难道,你当真是个魔神教内应?”独孤野再问,显然仍然心有疑惑。

    “我不知道,独孤长老,我也不明白上官师兄为什么突然狂。扫荡蝙蝠洞的时候,他一直冲在最前面,数次和魔神侍卫那妖孽浴血奋战,不知道他是中了什么剧毒神志不清,还是在什么地方对我产生了误解。我是不是一个魔神教内应,独孤长老你可以派人查清楚,如果你实在不信,弟子也没有办法!”

    林天苦涩地摇摇头,脸上一副无奈的样子,暗地里却松了一口气。瞧独孤野的神情,明显有了几分相信,上官屠的死亡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弥漫在空中的压力也明显小多了。端坐在一旁的叶北宫,凝重的脸庞也明显平缓下来,同样松了一口气。

    “我会仔细调查清楚的,林天,你最好不是魔神内应,不然,你会品尝到宗门酷刑的痛苦。所有暗中投靠魔神教的人,杀无赦,没有一个能有好下场!”

    独孤野语气冰冷,仍然脸色不善,但边说边把暗夜屠龙刀插回了刀鞘,重新坐到宝座上。沉默一会,沉声说道:“林天,上官屠的死可以不算在你头上情有可原,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从今天开始,罚你面壁二十年!时间没到,不得踏出黄石峰半步!”

    独孤野一字一顿,语气冰冷、严厉。

    面壁思过,这是宗门内常见的一种惩罚,但通常不过几个月,最多几年的时间,整整面壁二十年,这惩罚就相当重了!

    “什么?独孤长老,这……”

    林天也始料不及,没想到,传功长老独孤野的惩罚这么重。

    “面壁思过,是一种惩罚,也是另一种修炼,趁机闭关静修洗涤自己的心灵,参悟仙门功法。怎么,林天,你不愿意,不接受么?”独孤野冷声说道,居高临下冷冷看着林天。

    “弟子不怕面壁思过,也不怕时间长,只是弟子和人有约,两个多月后要赶到东海。弟子有罪,这次下山的任务没有做好,甘愿受罚;但东海一行事关重大,希望从东海归来后再面壁思过,还请长老恩准!”林天边说边躬身行礼,请求独孤野恩准。

    东海局势严峻,张半仙那老家伙早就等不及了,在塞外约定了三个月后在东海樱花岛相见,现在就面壁不准下山,势必爽约!

    “不准,从今天开始,你就老老实实在黄石峰上面壁思过,无论任何情况,都不得下山半步。不然,直接把你逐出宗门!”独孤野冷冷地一口拒绝,双眼微闭,似乎就要闭关静修或者神游千里。

    见独孤野就要闭关修炼,林天急了,说道:“独孤长老,事情当真紧急,救人要紧。等我从东海归来,甘愿惩罚加倍,面壁四十年,如何?”

    “哦,甘愿惩罚加倍面壁四十年?”

    独孤野惊讶,睁开眼睛看着林天,“林天
护花狂兵全文阅读
,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你甘愿做出这样的牺牲?你要救谁?又是和什么人约好的约定?”

    “这次下山,弟子在途中遇到了一个江湖奇人,江湖人称天文地理历史无所不知的张半仙。”

    林天不敢隐瞒,实话实说,“这张半仙修为了得,背景也非同一般,是隐世高手东海樱花岛岛主甘清风的师弟,后者的掌上明珠,就是落神宫女弟子甘柳婷,弟子在仙门考核中曾与其并肩作战过交情不浅。前段时间,甘柳婷趁下山历练的机会回了一次东海樱花岛,向其父亲提出了退婚,要退掉与其师兄柳东来的婚事,不知怎么回事把弟子卷了进去,说是因为我才突然退婚。结果,樱花岛岛主甘清风大怒,把甘柳婷关在地牢内,进而和前去要人的落神宫生激烈的冲突,居然还赢了,连落神宫女执事花非花都败在其手上。闻讯后,落神宫宫主大怒,要派高手去灭掉整个樱花岛。张半仙远道而来一直追到塞外,就是希望我去东海樱花岛向甘清风解释清楚,把甘柳婷救出来并化解落神宫和樱花岛的冲突,以免酿成大祸!”

    “还有这样的事情?”

    独孤野有些意外,语气一转,沉声说道:“林天,你是不是对那个女弟子甘柳婷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或者许下了什么承诺?暗地里背着宗门干出了什么不道德的事情?”

    “没有,独孤长老,绝对没有!弟子和甘柳婷就纯粹是一般的友情,一起在仙门考核中战斗过而已。我这一生,不为名利,只愿有一天肉身成圣长生不死。”

    林天苦笑,明白传功长老独孤野话里的意思。

    “你们两个如果真没什么,别人好好的为什么突然退婚,并且不波及其他人,偏偏就扯到你头上?”独孤野再问,思维缜密。

    “我也不知道,所以,才要赶到东海樱花岛说清楚。”林天也很无奈,不过,事关重大不能不去。正如张半仙所说,就算不在乎东海樱花岛的存亡,总不能见死不救任由甘柳婷年纪轻轻就含冤而死。

    “四大隐世仙门同气连枝,既然落神宫决定了的事情,我们乾坤刀宗就别去搅和了。再说了,如果你当真没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情,也用不着去解释。好了,这事情就这么定了,面壁二十年,一天都不能少!”独孤野摇了摇头,微微闭上了眼睛。

    “慢,独孤长老,真不能再商量么?给我半年时间,不,只要三个月,到东海解释清楚后弟子马上回来!”林天踏前几步,事情一旦确定了必须马上面壁,那就麻烦了。

    “也不是不行,什么时候,你突破到先天宗师境就能下山,也不一定非得等二十年。”独孤野回答。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时间太短了!两个月内,不可能从先天武者六重突破到先天宗师境!”林天摇头,不死心问道,“独孤长老,能不能再换个条件?”

    “林天,你不想面壁二十年也行,除非你挤入百人堂前十名。要么突破到先天宗师境,要么过关斩将挤入前十名,两个条件任你选一个!好了,这事情就这么定了,休得再说。另外,别怪我没提醒你,新人弟子的半年保护期已经到了,按宗门规矩,年青一代弟子可以自由向你挑战。不认真闭关修炼,莫说挤入百人堂前十名提前出关,你就是连百人堂第一百名的位置都保不住!被人挤下去容易,想重新崛起进入百人堂享受各种好处,那就难了!”

    独孤野语气冰冷,屈指一弹,一个玉瞳简就落在林天面前。这一次,真正闭上了双眼就地闭关修炼,只有声音冷冷地在大殿内回荡,“这个玉瞳简里面,记录着一门金针刺穴的功法,你自己给张志阳疗伤,退下吧。”

    “独孤长老……”

    林天还想继续争取,见独孤野已经入定,无奈之下只好幽幽一声叹息,转身背起昏迷不醒的张志阳扬长而去。端坐在一旁的叶北宫,由始至终一言不,一遍又一遍地擦拭手里的青色长刀,似乎这把刀就是他的命根子。

    独孤野一动不动,似乎一念之间已经神游千里,良久,林天早就已经远去后,这才缓缓地睁开眼睛,“叶北宫,说说你的看法,这林天怎么样?”

    “有点意思!”

    叶北宫淡淡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有点意思是什么意思?”

    独孤野摇头,接着说道:“说清楚点,今天我让你来,不是让你在传功大殿内擦拭刀刃的。”

    “修为很一般,天赋也普普通通,就性格有点意思罢了。”

    叶北宫头也不抬,还在擦拭手里的刀刃,“独孤长老,你……,当真要把我们乾坤刀宗雄霸天下的霸天刀法传给那小子么?你就不怕,他半途而废,又或者……”

    叶北宫欲言又止,霸天刀法是很厉害,霸道至极,修炼有成后横扫仙门,但想修炼有成不是那么容易的,甚至可以说是比登天还难!林天现在,还只是触摸到一点点皮毛而已,甚至连皮毛都算不上。

    “所以,叶北宫,我需要你的帮助。”

    独孤野顿了顿,说道:“我们这些老骨头已经老了,需要另找一个人帮他,扶他度过最初的一些劫难。至于到了后面,能不能坚持下去,就看林天他自己了。叶北宫,告诉我,你愿意扶持他么?”

    “独孤长老,你刚才是故意吓唬他的吧?”叶北宫笑道,没有正面回答独孤野。

    “你说呢?”

    独孤野苦笑,双眼浮现一抹深深的忧伤。

    有些事情,他早就安排好了,也都在他的掌控之下。但是,他也没有料到上官屠那么快就死了,虽说后者是死有余辜,但毕竟是他的亲传弟子。

    “宗门内有那么多天才,独孤长老,就非得选林天这个小子么?你……,到底是看中了他哪一点?”叶北宫问。

    “不是我非得选他,是大长老的选择。”独孤野语气低沉,“自从宗主一去不回后,这些年来,大长老基本不再过问宗门的事情,整天都在琢磨天书神算,叶北宫,这个你应该是知道的。”

    “大长老?”

    叶北宫一声惊叫,然后,脸色凝重起来。没有再说什么,站起来毕恭毕敬地向独孤野行了一个弟子礼,然后默默地转身离去。背后,恢弘空旷的传功大殿内,传功长老独孤野幽幽一声叹息,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古老的传功大殿更加安静了,只有轻微的蜡油炸开声,偶尔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