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两百九十五章 第一刀客

第两百九十五章 第一刀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石峰上,杀气越来越浓。

    林天登上百人堂宝座后,迎来了一场正式的挑战,赢了,继续稳坐黄石大殿宝座,要接受更多的宗门弟子的挑战,这是宗门规矩;输了,就要交出黄石峰,沦为一个普通的宗门弟子。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修炼也是一样。

    入了仙门登上百人堂宝座,不是用来享受的,而是登上一个新的起点。在修炼之路上,谁要是松懈了,谁就要掉队被别人挤下去!

    林天高举黑水重刀,开始默运功法。突破到先天七重后,他的目标更高了,瞄准的是在百人堂排行前几十名的宗门年青一代中的一流高手,以前没把荆龙三兄弟放在眼里,现在也是一样,但真正动手的时候,仍然不会大意,要全力以赴。

    每一场较量,就是一次历练,无论对手是谁;

    和修为在自己之上的高手过招,可以磨炼自己的体魄、意志和经验,可以看到自己的差距和不足,从而明确自己下一步的修炼方向和侧重点;和修为不如自己的人较量,则可以磨炼自己对力量的掌控,久而久之,自然可以做到出刀收自如随心所欲,打下坚实的基础。

    加入乾坤刀宗后,林天还没找到剩余的神功残页,修炼上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但是,这并没有妨碍他步步为营制定下一步的修炼策略。身为一个曾经的武道盟主,他深知实战的重要,对每一场挑战和较量都认真对待。

    “林天,来吧,突破到先天七重有如何,你照样不是我的对手!黄石峰这座山峰,是我的,我才是黄石峰之主!”

    荆龙厉声说道,杀气腾腾。短暂的紧张后,他再次咄咄逼人,甚至更加狰狞。

    林天的修为出乎他的意料打乱了他的计划,但为了把林天挤出百人堂,为了这一天,他已经付出了无数心血和极大的代价,不可能半途而废,咬紧牙关也要走下去,头破血流也要击败林天!

    “来吧!”

    林天回答,双方手里的长刀都颤动起来杀气滔天,围观的人们再次后退空出一大片空地,一场激战一触即。

    就在这时,一声长啸远远传来,一个身影飞身掠过来,远远地厉声喝道:“住手!”

    人人侧目,感觉一股强劲的力量波动扑面而来,来人明显是个高手。林天转身,意外现来者并不陌生,竟然是被自己挤出百人堂的6子川。后者身后,还跟着一大群人,看样子,不少宗门弟子都闻讯赶来了。

    “6子川?他来干什么?”

    “莫非,也是来挑战,要夺回这黄石峰重新进入百人堂?”

    林天心头呢喃,知道今天要更加热闹了。荆龙三兄弟来了,6子川也来了,今天黄石峰想不热闹都不行。

    看来,要向自己挑战的人果然是不少,相当一部分人早就迫不及待了!

    林天心头苦笑,他一心想要静修,但看来,想要做到这一点可不容易。树大招风,无论在俗世还是仙门都一样。

    “6子川,你来干什么?”

    荆龙也很意外,看着远远大声阻止并径直冲过来的6子川,心头有股不妙的感觉,沉声说道:“这是我和林天的较量,是一场宗门挑战,也是私人恩怨,任何人也别想劝阻和插手。要向林天挑战的人很多,很可惜,6子川你已经来晚了。要想击败林天夺回黄石峰,很遗憾,你已经没有机会了,想重回百人堂,等我荆龙坐上黄石大殿的宝座后向我挑战吧,哈哈哈......,林天,看刀!”

    荆龙哈哈大笑,笑声未落就猛然出刀向林天拦腰斩去,带起呼隆隆的风雷声,一出手就是天雷斩这杀招,担心夜长梦多要战决。同样一招天雷斩,威力和宗门大比武时相比大相径庭,一刀斩出,人人耳边都有风雷声在炸响,似乎天降无数落雷气势惊人。

    好刀法!

    这才是真正的天雷斩!

    林天也暗暗吃惊,握紧了沉重的黑水重刀,正要迎面而上破了荆龙这一招,眼前闪过一抹冷冽的刀光。

    飞身而来的6子川出手了,抢在林天之前接下了荆龙的杀招,出刀瞬间带起呼啸的狂风。一时间,风声和雷声交织在一起,然后,响起一声震耳的碰撞声。

    两柄长刀,狠狠撞在了一起。

    6子川和荆龙身体齐齐一晃,旗鼓相当不分高下。

    “6子川,你疯了?”

    荆龙怒了,杀气腾腾的又惊又怒,没想到半路杀出6子川这个劲敌。

    “无论是谁,想要挑战林天,先赢了我再说!”

    6子川横刀相向,看着荆龙冷冷说道。

    “为什么?”荆龙愤怒之余,一头雾水。

    “很简单,这黄石峰的位置本来就是我的,要向林天挑战也是我先来动手,等我重新成为黄石峰之主后,你们谁想挑战的再来找我。想越过我直接向林天挑战,那就是和我6子川为敌!”

    6子川冷冷说道,说了一个硬邦邦的不是理由的理由。

    “6子川,你……”

    荆龙无言,暗骂了一声疯子,围观的宗门弟子们也难以置信,只有站在一旁的林天才明白6子川突然出手的真正目的。看来,当初在炼魔场那一步棋是走对了,生死关头没有落井下石,反而救了6子川一命,让后者羞愧之余终于大彻大悟,和心术不正的高飞分道扬镳,进而用这样的方式来报答。

    “6子川,你一定要插手阻拦?”荆龙恶狠狠问道,缓缓举起锋利的百炼刀,紧盯着6子川杀气腾腾。

    “一定。”6子川点头。

    “好,好,那你
穿越喵sodu
就去死吧,杀!”

    荆龙怒喝,人刀合一向6子川扑去,他的目标本是林天,硬是被6子川硬挡下来,心头冒火按捺不住了,一出手就是致命的杀招。

    呼隆隆的闷雷声在黄石峰上空回荡,狂风的怒吼声接踵而至。

    6子川一言不,迎面而上和荆龙厮杀起来,以硬碰硬,以攻对攻。一个施展宗门内大名鼎鼎的天雷斩,展开天雷刀域,大开大合猛攻;另一个则施展同样不落下风的狂风刀,展开相应的狂风刀域刀走偏锋,每每从荆龙意想不到的角度起刁钻的攻击,刀法看似没那么勇猛,但多了一分诡异看上去有些妖艳。

    叮叮叮的碰撞声不绝于耳,两人全力以赴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较量。刚开始的时候,两人旗鼓相当平分秋色,但慢慢地,修为上的差距展现了出来。

    先是呼隆隆的闷雷声被狂风的怒吼声盖过,荆龙引以为豪的天雷刀域,被6子川的狂风刀域所压制。山峰上空,渐渐的再也听不到震耳的闷雷声,人们耳边全都是绵延不断的呼呼风声,游离在空中的天地元气,完全受6子川的掌控,方圆百米内是一个狂风的领域。身处其中,修为弱一点的宗门弟子都感觉要窒息喘不过气来。

    跟着,荆龙的刀法也受到了压制,从大开大合猛攻渐渐变成了被动招架,百炼刀虽然锋利,奈何不断出错误判6子川的攻击方向,时不时被6子川在身上砍一刀鲜血淋漓。

    “好刀法!刀法凌厉,刀域更是厉害!”

    “什么时候,6子川这么厉害了?换了是自己与其对战,能有几分胜算?”

    林天心头感叹,在一旁静心观察,把对战双方的刀法和厉害之处都看在眼里,尤其是6子川的狂风刀域重点留意,从中参悟刀域的种种妙用。当初,在炼魔场内为敌的时候,6子川远没有这么凶猛,这段时间修为同样是突飞猛进。或许,是一朝顿悟,也有可能是受了什么刺激。看来,宗门大比武后,不少人都突破了瓶颈。

    刀法和刀域全都受到了压制,荆龙的落败就是迟早而已。没多久,随着一声惨叫,荆龙被6子川连人带刀狠狠劈飞,倒在地上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浑身鲜血淋漓。

    “连我都打不过,还想挑战林天,荆龙,现在知道什么叫不自量力了么?”6子川冷冷看着受伤倒地的荆龙,荆虎和荆豹两兄弟冲上来护住荆龙,担心6子川痛下杀手,怒目而视一脸凶狠但又不敢上前动手。连三兄弟中最厉害的荆龙都败了,他们两个自然更加不是6子川的对手。

    “6子川,算你狠,荆虎荆豹,我们走!”

    荆龙双眼喷火,强行按住冲上去和6子川拼命的冲动,在两个兄弟的搀扶下匆匆离去。走出数十米后,这才回头扫了林天一眼,双眼带着深深的愤怒、不甘和无可奈何。

    踌躇满志而来,羽纱而归,又一次败了,这让荆龙心头苦涩不是滋味;

    在宗门大比武上,虽然输得很不甘心,但毕竟是输在林天刀下技不如人;这一次,却连和林天较量的机会都没有,就被6子川强行挡下了,以后想要和林天动手较量,只怕更没机会了。每个厉害的宗门弟子,尤其是出类拔萃的百人堂高手,身旁都有一群出色的随从,林天也不会例外。以前只有张五常和李亭君等新人弟子,现在,多了6子川这个高手,以后,簇拥在林天身边的高手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厉害!那时候,不仅没机会和林天动手,和他在修为上的差距也会越来越大,永远没有战胜的机会了!

    荆龙越想越不是滋味,心头难以形容的不甘和憋屈,想着想着,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

    “大哥……”

    荆虎和荆豹齐齐一声惊呼,背着身受重伤的荆龙赶紧下山,三人身后,跟着十几个身影。一大早,这些家伙就在荆龙的带领下蛮横地闯上黄石峰,然后,灰溜溜地不辞而别。围观的宗门弟子中,有人是专门看热闹而来,也有不少人怀着向林天挑战的心思,但目睹荆龙的惨败,看看刀法惊人的6子川,再看看腰身挺拔一身修为不显山不露水的林天,纷纷打起了退堂鼓,三三两两地转身下山。

    “6子川,谢谢了!”林天向6子川走去。

    “这是我应该做的。”6子川一脸诚恳,在荆龙等人面前脸庞冰冷语气生硬,在林天面前却是毕恭毕敬。

    “你突破瓶颈了?这段时间,你到哪里去了?”林天问道。

    “没有,还是先天七重巅峰,但刀域总算突破了,从半步刀域蜕变为一个真正的刀域。这段时间,我没在宗门,一直在炼魔场上流浪。自从被你赶下黄石峰后,就没地方去了。”6子川自嘲地笑笑,迟疑一会,看着林天说道:“林天,从今天开始,我在山脚下搭建一间简易的木屋住一段时间,借用黄石峰的天地元气静修,你看行不行?”

    “没问题,别说搭建一间简易的木屋,你就是建一座宫殿都没问题。可惜,宗门律例森严,不然,直接搬到山峰上和我一起住都没问题。一个人太冷清了,人多热闹一点!”林天一口答应下来,明白6子川的心意,要在山脚帮自己阻拦所有会打扰自己静修的人,“6子川,其实,你没必要这样的。不打不相识,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以后,我们是同门师兄弟,也是好兄弟!”

    “我不是帮你,我是帮我自己,免得有人把黄石峰抢走了。总有一天,我会把黄石峰夺回来的,我才是这黄石峰第一刀客!”6子川笑道。

    “现在,你就已经是黄石峰第一刀客了,山下第一刀客!”

    林天举起黑水重刀,和6子川手里的长刀交叉碰在一起,两人对看一眼,心生豪气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