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三百零三章 耐心

第三百零三章 耐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山脚下,就有了两面巨大的旗帜欢迎人们的到来,山顶上旗帜更多,写着各种各样的标语和词句。林天随意扫了一眼,就现什么高飞必败、缩头飞刀、滚出黄宝峰等等词语,一面面旗帜树在最显眼的地方,吸人眼球。还没开战,林天和高飞甚至都还没露面,闻讯赶来围观的宗门弟子们就指指点点议论起来,黄宝峰上一片沸腾。

    高飞修为过人,一手飞刀绝杀出神入化,又是内务长老牧原的亲传弟子背景显赫,一直以来,都是乾坤刀宗年青一代的一个领军人物,往日是横行无忌,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突然间,被人当众挑战并大肆侮辱,这还是第一次。

    “林天?那不是刚入门不久的千年奇才么,他怎么突然越级挑战高飞?”

    “很有可能,他们两个有了什么化不开的恩怨。两人同样是百人堂弟子,但一个排行第七十九位,另一个排行最后位列第一百位才刚刚入门,林天他能挑战成功么?”

    “就是,听说高飞最近还突破到先天宗师境了,修为大进!这不可能成功,越级挑战,勇气是可嘉,但结果只会是自取其辱!”

    ……

    人们议论纷纷,林天的举动,让不少早就看不惯高飞嚣张霸道作风的宗门弟子心头畅快,但就事论事,没有一个人看好林天,排行第七十九和第一百,差距太大了。

    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林天的挑战,在不少人眼里,林天输定了,只是看他怎么输而已;但让人意外的是,高飞始终闭门不出,往日跟着他横行霸道的飞刀府的人也全都不见踪影,庞大恢弘的黄宝大殿大门紧闭。都被人当众登门挑战,山峰上插满了屈辱的旗帜,往日不可一世的高飞仍然没有露面,这还是第一次看见!

    林天混在人群中登上了黄宝峰,远远看着雄伟的黄宝大殿,没有马上冲上去邀战,而是静静地等待。

    挑战高飞的气氛已经起来了,但想达到期望的效果,这还不够,需要再加一把火。林天在随行的6子川耳边小声吩咐几句,后者点头,转身领命而去。

    黄宝大殿外,聚集的宗门弟子越来越多,闹哄哄的声音越来越大;大殿内,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高飞盘腿坐在大殿尽头的高台上,伤口上敷着药草正在疗伤,脸色阴鸷;高台下方,站着荆龙等二三十个宗门弟子,这是飞刀府的人马,也是高飞往日在宗门内招摇过市的随从。往日,这些人去到哪里,哪里就鸡飞狗跳,往往仗势占领整个试炼场历练霸占资源,现在,却一个个脸色阴沉,齐齐闭上嘴巴沉默不言。

    “林天,好你个林天……”

    良久,还是高飞自己打破了沉默,恶狠狠捏着林天派人送来的战帖。

    这张战帖,是李亭君帮林天书写的,书生就是书生,笔迹工整按规矩书写,中规中矩,但林天后来添加几笔后,一切就全都变了。林天也没什么,只在上面写了‘高飞’两个字,然后画了个大大的叉,笔迹不多却一目了然。仅仅扫一眼,高飞就被这个大大的叉给气得内出血,浑身不自在!

    “不行,我要出去,撕了林天那个小子!”

    听听外面如山似海的声音,高飞越按捺不住了,杀气冲天,身体刚动了动还没站起来,身上的伤口就再次渗出一行血迹,扯到了伤口出一声闷哼。

    昨晚那一战,高飞伤得很重,仅仅一刀,就差点被林天劈成了两半!

    “高飞师兄,万万不可!”

    留着山羊胡子的胡安迅上前,阻止高飞的冲动,在高飞的众多随从中,他修为不高但善于心计,是飞刀府的师爷。昨晚,高飞有备而去,不仅羞辱、打压不了林天,反倒自己只剩半条命逃回来,现在和主动来挑战的林天动手,后果绝对更加糟糕。再挨上林天一刀,或许就不是受伤那么简单了。

    “欺人太甚,林天这小子欺人太甚了!难道,就让他一直在外面放肆不成?”

    高飞咬牙切齿,心头冒火,愤怒之余憋屈得很。

    一直以来,只有他打压别人的份,没想到,今天轮到了自己。自己以往打压别人,也大都是冷言讥讽,或者逼对方妥协而已,林天则更加过分,直接到自己的黄宝峰放肆来了,偏偏自己不是对手还受了重伤无法出战,只能闭门不出,这让高飞越想越愤怒、憋屈。

    “我们已经暗中紧急向你师尊牧原长老报信了,只要他老人家一到,林天必定要灰溜溜下山,说不定,还要受到严厉的惩罚!”胡安出言安慰,嘴巴上说得好听安抚冲动的高飞,自己却目光黯然。

    乾坤刀宗是严禁私斗,对公开的挑战却没有反对,甚至大力鼓励、支持,林天虽然放肆、可恶,但严格来说并没有触犯宗门律例。内务长老牧原虽然是个宗门巨头身处高位,但要强行压下林天的挑战,只怕也不好出手师出无名。

    “对,师尊动动手指头,林天那小子就死定了。也罢,就让他多得意几天,等我伤口痊愈伤势恢复了,再到黄石峰挑战把他撕了,让他把今天的羞辱十倍奉还!”

    高飞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强行按下心头的怒火。

    大殿内沉默,没人再说什么,高飞虽然声色俱厉,但在明白人眼里都知道他怕了,在林天的强势挑战下选择了退缩。

    堂堂一个排行第
娘娘不想活笔趣阁
七十九的先天宗师境高手,竟然畏惧在百人堂排行最后的一个新人弟子,这让人难以置信,但事情就摆在眼前。是高飞不学无术外强中干,还是林天太过凶猛了?

    众随从不约而同的嘴巴紧闭,但都心事重重。

    人群中,荆龙的身体显得格外高大,这家伙全副武装披盔戴甲,但身上再无咄咄逼人的气势,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失落、不甘,还有一丝丝迷茫。

    曾经,在欧阳落雷麾下,他咄咄逼人在普通宗门弟子中出了名的强悍,直至和林天生冲突,留下了深深的教训。本来,还期望靠山欧阳落雷能给他出气,直至在宗门大比武中,见欧阳落雷的表现还不如林天,他彻底绝望了,其后,率荆虎、荆豹两兄弟脱离了欧阳落雷投到高飞门下,并在后者的帮助下迅突破到了先天武者七重;本以为找到了一个更大的靠山,更加的强横起来,没想到,兴匆匆去找林天比武挑战,输在了林天手下不说,就连高飞自己都输了,曾以为不可战胜的靠山,就这样坍塌了。

    看一眼盘腿坐在高台上疗伤的高飞,荆龙心头苦涩。

    现在,连高飞都退缩了,又一个靠山坍塌了,自己什么时候才是林天的对手?这样的靠山,还怎么靠得住?

    荆龙很失落,浑身不是滋味。

    黄宝大殿外的声音越来越大,一大早就赶来看热闹的宗门弟子们不耐烦起来,开始起哄要高飞出战;大殿内,高飞脸色阴沉难看,从未有过这样的憋屈,但想想林天现在的厉害,铁了心龟缩不出。昨晚一时托大受了重伤,这时候接受林天的挑战,绝对是自取其辱;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林天才一大早就派人来下战帖,还特意鼓动这么多宗门弟子来观战让自己难堪。

    “林天,我和你誓不两立!”

    高飞心头狠,后悔昨晚没有一开始就痛下杀手。要是一见面就全力攻击林天,岂会给他在战斗中顿悟刀域,进而反败为胜的机会?又哪来现在的麻烦?

    雄伟的大殿内,静悄悄的鸦雀无声,往日跟在高飞身边横行无忌的众飞刀府高手,全都闭上嘴巴心事重重。

    就在这时,刺耳的破空声突然响起,窗外突然射入一支冷箭,径直朝高飞的眉心呼啸而去。

    “谁?”

    “有刺客,保护高飞师兄!”

    众人惊慌起来,齐齐拔出身上的长刀如临大敌,留着山羊胡子的师爷胡安飞身冲到窗子旁,推开窗子一看,外面空荡荡的不见人影,刺客早就走远了。转身一看,高飞伸手把冷箭抓在了手里丝毫无恙,虽受了重伤但修为仍然了得,只是脸庞铁青。

    突然出现的冷箭,根本就没有箭头,显然,来人的目标不是刺杀高飞。箭杆上绑着第二张张贴,取下一看,高飞咬牙切齿。

    第一张战帖,虽然画了一个大大的叉咄咄逼人,但好歹还咬文嚼字,李亭君书写战帖的时候中规中矩;

    现在,这第二张战帖干脆一个字都没有,上面画了一只乌龟和一柄大刀,刀锋架在缩回半截的乌**上,意思非常明显,讥讽不敢出战的高飞是个缩头乌龟。

    本就感觉憋屈的高飞,看到这张战帖更加愤怒了,狠狠把这张战帖摔在地上。众随从上前,把这张战帖捡起来一看,也是一个个变色,这只怕是宗门内有史以来最简单,但最欺人的一张战帖了!

    “林天啊林天,我要杀了你!”

    高飞怒吼,衣袖飘荡,双手指缝间突然寒光闪烁出现一柄柄锋利的飞刀,终于按捺不住要出战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林天的第一张战帖还只是让他憋屈,这第二张战帖,让他的脸实在挂不住了!

    “慢,高飞师兄,万万不可出战!这时候应战,那就是上林天的当了!”胡安上前,力劝高飞再忍下来,“忍不下这口气,也许就要付出沉重的代价,高飞师兄,万万不可冲动呐!等伤口痊愈恢复了,再去找林天算账也不迟!反正,按宗门规矩,这种越级挑战可以置之不理,不算正式的挑战!”

    “对,这不是正式的挑战,一定要忍,我忍!”

    高飞一字一顿,胸膛急剧起伏,在愤怒的时候强行忍下来,不忍也不行,这时候出战胜算不大。宗门大比武后的这段时间,他潜心修炼突破到了先天宗师境修为大进,但林天也不再是刚入门的那个林天,短短半年时间就截然不同!尤其是领悟真正的刀域后,刀法更加惊人!

    忍,一定要忍!

    高飞收功,继续盘腿坐着不动,众随从也闭嘴不言,大殿内一片安静。

    外面,山顶广场上,6子川像条鱼儿一样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回到了林天身边,小声说道:“嘿嘿,林天兄弟,幸不辱命!”

    “好,很好!只是看来,鱼儿还未上钩呐!”林天点点头,远远看着大门紧闭的黄宝大殿。

    “那怎么办?”

    6子川有些犯难了,皱起眉头,“也真是奇怪了,高飞那小子的耐心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这不奇怪,面临生死选择的时候,没耐心也要被逼出耐心。我们要做的,就是把高飞的最后一点耐心都灭掉。看来,是时候再加一把火了!”

    林天冷笑,高飞想隐忍不出,但哪有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