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三百零八章 南刀卫

第三百零八章 南刀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山顶上,人们掌声如潮,为林天的神勇欢呼。

    刚加入宗门就强势挤入百人堂,这在乾坤刀宗史无前例;

    仅仅半年时间,修为仍然停留在先天武者境,就越级挑战一个先天宗师境的大高手,并且还赢得畅快淋漓,同样是前所未有;

    还是一个新人弟子的林天,创造了乾坤刀宗的两个史上第一,在百人堂排行最后一位,就在挑战中击败了排行第七十九的高飞。

    闻讯赶来旁观的宗门弟子们大声欢呼,见证了一个宗门高手的强势崛起。还在先天武者境就如此出色,连高飞及鬼面刀蜂这个邪恶妖兽都阻挡不住,林天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现在,林天的修为在年青一代弟子中还远不是最高的,但论潜力,只怕无人能出其左右!

    高飞脸庞苍白,虽仍然失魂落魄,但在人们的欢呼声中渐渐清醒了过来,不得不面对现实,不顾一切暴露秘密把邪恶妖兽鬼面刀蜂召出来后,自己还是输了,输掉了一切!

    按乾坤刀宗的规矩,这一战林天是越级挑战,不会影响高飞在百人堂的排行,表面上看似没有影响,实际上却不然。输掉这一战,高飞的威望荡然无存,没有了鬼面刀蜂这个天命战神,更是相当于被林天斩掉了一条手臂元气大伤,没法再震慑排行在他下面的百人堂高手,往日跟随他在宗门内横行霸道的飞刀府高手,只怕也要分崩离析。受林天的鼓舞,接下来,无疑将要有更多的宗门高手向高飞发起强力挑战,要将其从百人堂第七十九的宝座上拉下来。

    经此一战,高飞在战斗力和信心等方面全都遭受重大打击,想要冲击更高的排行是不可能了,没法向上突破和攀爬;相反,往下滑下去却是非常容易,等待他的很有可能是无尽深渊。止不住颓势无法迅速恢复元气,排名一路下滑,被人挤出百人堂都并非没有可能。

    “输了,我输了?”

    高飞自言自语,脑袋已经清醒了过来,但仍然不愿相信事实。后果太过严重,他输不起,结果还是输了,大败,连引以为傲的鬼面刀蜂都没了。当年,为了收取这个鬼面刀蜂为天命战神,有谁知道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是的,你输了!不过请放心,我说了保证不杀你,就不会杀你。你虽然无情了点,但我不能无义,毕竟,好歹是师兄弟一场,不是么?”

    林天淡淡说道,黑水重刀仍然冷冷地架在高飞脖子上,天刀刀域却收了起来,体内的杀气也消失不见。

    “哈哈,林天,你是要我谢你不杀之恩么?”

    高飞惨然笑道,整个人失魂落魄,目光却是凶狠狰狞起来,如若癫狂。

    “不客气,你我师兄弟一场,客气什么。当然了,你硬是要谢我给一笔厚礼什么的,我也不会拒绝的。”

    林天笑吟吟说道,短短一句话,就让高飞火气攻心要吐血。顿了顿,林天接着说道:“高飞师兄,你知道你为什么输么?”

    高飞的目光越发狰狞了,“为什么?”

    “因为,你心境不够!”

    林天顿了顿,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修为是很不错,突破到了先天宗师境比我厉害多了,只可惜,你的心境远远没有跟上,太过于高傲,心胸太窄,更缺乏忍耐和宽容,赢得起却输不起。修炼漫长,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再厉害的高手也会遇到更厉害的强者,输不起的人注定登不上修炼的巅峰,成不了大事。大丈夫能屈能伸,高飞,你心境太差了,这是你的性格使然,改不了的,你这一生注定成就有限。你这修为和性格,注定在修炼之路上走不远,修为越高到头来就输得越惨,听我说,趁早放弃吧,退出竞争激烈的百人堂在宗门内安心养老,这样最好!”

    林天一副语重心长推心置腹的样子,口口声声为了高飞好,后者听起来却是吐血,道心动荡。林天这番话不是安慰,而是剧毒,大胜之后趁机狠狠打击高飞的道心,进一步打击后者的信心,在其心头留下更大的阴影。

    修炼路上,最难练的不是什么功法招式,而是道心。道心强大,自然自信乐观,进而意志过人越战越勇;道心虚弱,自然心理脆弱,被人击败一次也许就一蹶不振!

    “林天,你……”

    高飞气得发抖,咬牙切齿。

    “别动,我这刀虽然钝了点,但宰牛杀鸡还是没问题的。我不杀你,但你自己硬是伸长了脖子往我刀口上撞,那我也没办法!”

    林天冷笑,架在高飞脖子上的黑水重刀轻轻一压,后者立马就老实了,脖子上多了一道血痕不敢动弹。

    杀,还是不杀?

    或者说,给他而一个更深的教训?

    林天上下打量着高飞,脸上笑吟吟的一脸和气,体内却多了一股杀机。这只是一场挑战而已,林天无意杀人,但高飞要是死不悔改心存恶念,他也不介意给高飞一个干脆永除后患,暗暗掂量借机除掉高飞这个家伙的得失。

    感应到林天体内重新出现的杀气,高飞一下子清醒过来,再也不敢放肆。

    换做另一个宗门弟子,哪怕是慕容化和风雨涟漪那种顶尖的百人堂高手,他也不惧对方当真下狠手杀了自己,但对入门不久的林天,还真是捉摸不透不敢张狂。林天给人的感觉,平日循规蹈矩隐忍低调,但疯狂起来比谁都大胆,比自己这个狂人还要狂。按理来说,不可能当众向自己下狠手,不看僧面看佛面不敢触怒自己的师尊内务长老牧原,但万一呢?

    高飞心生惧意,越想越紧张,手心手背全是汗。

    “住手!”

    一声怒喝,恰在此时突然传来,一股磅礴的力量波动随即卷土而来。

    人们侧目,看见一个身穿大红色战袍的中年
啸青锋无弹窗
人飞掠而来,速度极快,话音未来就已经来到了众人面前,下巴留着大胡子身材高大,身上背的不是宗门制式长刀,而是一柄少见的双刃大刀,刀身很长,有常见刀刃的两倍宽,显然是个刀法高手。通常,使用的刀刃越与众不同,刀法也就越不同凡响!在宗门内,人们修炼的基础刀法基本都是一样的,但随着修为的提高,开始慢慢地拉开了差距选择了不同的功法流派。乾坤刀宗历史悠久,乾坤塔内收藏的功法包罗万象,同样是乾坤刀宗弟子,刀法也许却截然不同!

    “不好,是内务长老牧原属下的南刀卫大统领周稷山,他来干什么?”

    “事情越闹越大,林天麻烦了!”

    人们议论纷纷,本来,战斗已经结束都已经准备离去了,看见周稷山的身影纷纷停下了脚步。见其来势汹汹,不少人暗暗为林天担心起来,胡安和荆龙等人却激动起来,输在林天刀下的高飞更是眼前一亮,心头激动目光再度凶狠起来。有师尊内务长老牧原撑腰,一个新人弟子有什么好怕的?

    “高飞师兄,冷静,别冲动!”

    林天提醒蠢蠢欲动的高飞,刀刃又往下压了压,冷冷看着越走越近的周稷山,后者体内的力量波动还在高飞之上给人一股逼人的威压,显然也是个先天宗师境的大高手,修为还在高飞之上!

    在人们的注视下,周稷山迅速来到了林天面前,扫一眼受了重伤元气大伤的高飞,再看看举刀按在高飞脖子上的林天,脸庞冰冷,“你……,就是林天?号称宗门千年奇才的那个林天?”

    “宗门内,还有第二个林天么?”

    林天回答,一眼扫过去就知道周稷山来者不善,但同样没有客气面不改色。

    “哈哈,好,好,果然是个狂人,年少轻狂!”

    周稷山冷笑,扫一眼林天那仍然按在高飞脖子上的黑水重刀,双眼闪过一抹寒光,硬邦邦地接着说道:“林天,你知道我是谁不?”

    “不知道。”林天回答,惜字如金。

    “在下内务长老门下刀客,镇守南刀峰的南刀卫大统领周稷山!”

    周稷山一字一顿,声如洪钟,旁观的宗门弟子们喧哗起来,脸上变色。

    闻讯赶来观战的宗门弟子中,不乏厉害的高手,早就认出了周稷山,但更多的人只知道其名号,加入乾坤刀宗多年也无缘见识。

    基本上,每个百人堂高手后面都有一个刀府,聚集了一群精锐弟子,独孤野和牧原等五大宗门巨头身边更是高手云集,但有一点不同,天刀府汇聚的都是宗门弟子,而五大巨头身边的心腹和随从中,不仅有宗门高手,还有类似于世俗门阀门客的刀客。

    这些刀客,尊称为某某卫,传功长老独孤野身边的刀客叫东刀卫,内务长老牧原身边的就叫南刀卫,以此类推。按宗门规定,这些人不算乾坤刀宗弟子,不能进入乾坤塔,也不能修炼独步天下的乾坤刀法,但每一个都有着独到的本事修为超群,有些甚至是身怀绝世神通。

    来者不善的周稷山,就是内务长老牧原身边的一个超级高手,相传,百年前就已经突破到了先天宗师境曾是一个在世俗世界中雄霸一方的霸主,为人亦正亦邪修为深不可测,后来不知怎么回事被内务长老牧原收服带回了乾坤刀宗,担任责任重大的南刀卫大统领,负责守卫南刀峰和统领众多神通各异的南刀卫,被誉为内务长老牧原门下第一高手!

    周稷山面无表情语气冰冷,显然,正是为林天而来,插手林天和高飞的挑战。毕竟,高飞身份显赫不是一般的宗门弟子,而是内务长老牧原的亲传弟子。五大宗门巨头中,又以内务长老牧原的脾气最不好,出了名的护短。

    情况不妙,林天要麻烦了!

    内务长老牧原虽然没有亲自出面,但把其麾下第一高手周稷山派了过来,目睹高飞的惨状,岂会轻易罢休?

    人们交头接耳,为林天担心起来。林天虽然厉害,以弱胜强击败了先天宗师境的高飞并斩杀了鬼面刀蜂那个邪恶妖兽,但毕竟入门不久还是个先天武者,修为有限,怎么可能是堂堂一个南刀卫大统领的对手?

    林天沉默,似乎也在为周稷山的身份而震惊。

    “哈哈,林天,杀了我,有本事就杀了我啊!”

    高飞哈哈笑起来,看到了复仇的希望,脸孔扭曲狰狞。本来,连鬼面刀蜂都死在林天刀下,他再愤怒再不甘也不能把林天怎么样,有心无力;周稷山亲自赶来,这就不一样了,借助修为深不可测的周稷山,可以轻而易举地反过来重创林天,甚至废了他一身修为!

    “高飞,你真以为,我就不敢杀了你么?”

    林天冷笑,轻轻用力,高飞的脖子就冒出一行血迹,顺着黑水重刀的刀刃往下淌,出口不逊的高飞打个冷颤,立马老实下来不敢嚣张,身体哆嗦起来。锋利的黑水重刀已经割破了他的皮肤,刀刃再深一点点,连半寸都不用,就可以切断他的血管和气管;到时候,只怕师尊亲自赶到也救不了!

    “大胆,林天,你敢?”

    周稷山怒了,本以为报出名号后,林天就算没有大惊失色也要老老实实受自己的压迫,没想到,林天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放肆,俨然把自己当成了空气!

    围观的宗门弟子们身上的战袍无风自动,山顶上突然起风,荡漾着一股浓浓的杀气和超强的力量波动,这股力量波动,远比高飞厉害多了。

    号称内务长老门下第一高手的周稷山,当真动了杀机。

    一场精彩激动的越级挑战已经过去,然而,没等林天在众人的簇拥下回到黄石峰,就迎来了一个更加厉害的对手,一个修为远在高飞之上的超级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