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三百二十二章 能不能别这么卑鄙

第三百二十二章 能不能别这么卑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夜色浓重,浓浓的夜色笼罩着大地,时不时有各种妖兽的叫声从远方传来。

    夜幕笼罩下的后山非常危险,有各种各样的妖兽出没,其中,甚至不乏厉害的妖兽。有些宗门弟子敢组队去炼魔场历练,在宗门呆了多年后却仍不敢晚上一个人出来在后山游荡。就算没有妖兽,一到晚上,树木茂密并地形复杂的后山就阴森森的格外瘆人。

    就在这时,林天却在山中健步如飞,独自行走在荒山野岭上。刚加入乾坤刀宗的时候,林天就敢一个人在晚上出来游荡,现在,突破到先天武者七重后,修为强大更加不惧,有多少妖兽挡路都是碾杀。但不知为什么,走着走着,心头也有股不舒服的感觉,总感觉胸口闷闷的眉心一阵阵跳动,似乎就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今天晚上,后山来了什么厉害妖兽?还是说,有人……”

    林天皱起眉头,走到一个山坳后,心头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下意识地停下脚步。这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山坳,树木茂密杂草丛生,一眼扫过去,看不到任何异样。

    莫非,是自己的错觉?

    林天疑惑,正要举步继续向前走,怀里的遮天旗突然间猛烈跳动起来,感应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紧跟着,一股磅礴狂暴的力量波动从不远处的树丛后席卷而来,狂暴至极,连功力深厚的燕双刀都要为之逊色。

    有埋伏!

    是个绝顶高手!

    林天大惊,顾不上多想,条件反射地倒地翻滚出去。叮叮几声,刚才站立的地方多了几柄锋利的飞刀,薄薄的比一张纸厚不了多少,但极其锋利,在朦胧的月色下冷光闪烁。

    “高飞?”

    林天瞳孔紧缩,看到这几柄飞刀,迅速明白了伏击的是什么人,然后,心里一沉。

    高飞是很厉害,但断然没有比燕双刀还要深厚的功力,给不了自己刚才那种超强的危险。唯一的解释,下手的另有其人,或者有什么厉害高手和高飞一起行动。稍微想想,这个人是谁就呼之欲出,那就是号称内务长老牧原门下的第一高手,南刀卫大统领周稷山!

    “哈哈哈,林天,算你有眼力!一代千年奇才果然就是厉害,只可惜,今天就要暴尸荒野死在这里了!”

    树丛后面,传来熟悉的哈哈笑声,高飞哈哈笑着走了出来。身上裹着纱布敷着药草,明显伤势还没好,但眼神凶巴巴的格外凶狠,有恃无恐,像看着死人一样冷冷看着林天。

    “周稷山呢,堂堂一个南刀卫大统领,都不敢露面了么?”林天冷冷说道,冷静了下来,看都没有多看高飞这家伙一眼。

    前世今生,高飞这样的小人他见多了,最是仗势欺人睚眦必报,不达目的就誓不罢休阴魂不散,不见棺材不落泪。对这样的人,要么别跟他一般见识,要么就只能永除后患,没什么好说的。

    刚进入宗门的时候,对林天来说,把落叶飞刀修炼到出神入化的高飞是座只能仰视的难于跨越的高山,现在,却是不屑一顾。见识了慕容化、叶北宫等真正的巅峰人物后,高飞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踩在脚下的小山包,即使遭到高飞的伏击也丝毫不惧!真正让他顾忌的,是修为还在燕双刀之上的周稷山,是这个内务长老门下亦正亦邪的第一高手!

    黑乎乎的树丛后面,传出啪啪啪几声掌声。

    潜伏在黑暗中的周稷山,一边鼓掌一边走了出来,肩背宽体双刃刀,身后跟着一头半人高的恶狼。只看了这恶狼一眼,林天就心头一跳,这恶狼牙尖嘴利,眉心处有一撮醒目的红毛,每个眼睛有着两个瞳孔,身体比一头牛还要粗壮,浑身散发着凶狠的气息明显不是善类,绝不是一般的野狼。看样子,只怕也是什么洪荒异种!

    “这是一头重瞳魔狼,最喜欢吃的就是修炼者的心脏,已经跟了我很多年。这些年来,已经很久没尝过新鲜心脏的味道,今晚,终于可以饱尝一顿了。”周稷山目光锐利知道林天在看什么,淡淡地主动解释,相比在高飞的黄宝峰上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越发胜券在握有恃无恐。

    在乾坤刀宗内动手,再隐秘也多多少少总有些束缚,受宗门律例的压制;到了这黑乎乎的荒山野岭,就没那么多顾忌了,杀人后大可以嫁祸于后山的妖兽头上。只要手脚够干净,就算有人心有怀疑,没有证据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林天明知故问,用眼睛的余光暗暗四下打量,察看周围的环境。

    一看高飞和周稷山这副模样,他就知道两人今晚是来者不善。光是出口气,周稷山一个人就足够了,自己不是对手根本没必要把重瞳魔狼这个邪恶妖兽召出来。很显然,高飞和周稷山的目的很明确,今晚就是为杀人而来,已经盯上自己多时!

    “一个字,杀!”

    高飞踏前一步,双手指缝间刀光闪烁酝酿着最强一击,恶狠狠说道:“林天,你不是很厉害么,来,再把你那个什么天刀刀域施展出来,看我们怎么破了你的刀域斩下你的人头!别怪我狠,是你逼我的,夺了我的黄宝峰,毁了我的飞刀府,毁掉了我的一切!不杀了你,怎么解我心头之恨!”

    高飞越说越怒,屈指一弹,十柄飞刀呼啸而出,一出手就是落叶刀法要置林天于死地!

    “来吧,高飞,那就看谁死在这里!”

    林天迎面而上,踏前一步叮叮几声荡开呼啸而至的飞刀,双眼骤然冷下去,开启生死境摆起霸天第一式的起手式。杀气腾腾,同样要全力出击毫不留情。

    “小心,这小子的刀法有些古怪!”

    周稷山大声提醒,率重瞳魔狼在一旁给高飞压阵。在这荒山野岭上,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林天,他们两个胸有成竹!

    “杀!”

    高飞怒喝,自持有周稷山压阵有恃无恐,宽大的衣袖内寒光闪烁,正要继续出手,地面突然颤动起来,下一刻,一截黑乎乎的藤蔓突然破土而出,一下子就穿透他的脚掌缠上了他的右腿。

    “啊……,这是什么?”

    高飞惊叫,刚刚挥刀斩断一条藤蔓,另一条藤蔓就缠了上来,如同蟒蛇一样死死缠住他的右腿让其动弹不得。然后,身后劲风大作,一柄锋利的长刀冷冷地按在了脖子上。

    “别动,不然,别怪我割下你的头颅!”

    林天轻轻一按,刀刃上就淌下了一行鲜血,使劲挣扎咬牙切齿的高飞,一下子就老实了;不老实也不行,锋利
九界独尊笔趣阁
的黑水重刀再用力一按,就可以切下他的脑袋。

    生死境和霸天第一式,都是个幌子,林天趁机暗中把吸血藤妖召了出来。夜色浓重,一时之间,就连修为超强的周稷山都没注意到林天的小动作,等反应过来已经晚了。高飞的修为也不算弱,但有伤在身战斗力大打折扣,加上毫无防备没想到林天竟然敢在周稷山的眼皮底下突然袭击,来不及反应就被林天控制住了。

    狭路相逢勇者胜,但当遇上周稷山这样的超级高手,光有勇气还远远不够,需要胆魄和谋略。

    林天知道自己不是对手,第一时间想办法出奇制胜!

    “小子,放开高飞,我饶你不死,要不然……”

    周稷山脸庞沉了下来,踏前一步杀气腾腾,身上的战袍无风自动鼓了起来。方圆百米,顿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所笼罩,和燕双刀的双流刀域相比,威力更大,给林天一股难以抵挡的威压。空中,隐隐约约响起低沉的刀吟,光是听听这声音,就让人头痛欲裂。

    音攻,魔刀刀域!

    周稷山果断展开了独特凶猛的魔刀刀域,这门相传源自魔神教修罗魔神的天赋神通,威力果真是非同小可,可以直接攻击对手的灵魂。还隔着近十米,周稷山也还没有真正动手,就让林天呼吸急促要喘不过气来。

    “周稷山,周大统领,换了是你自己,你会信么?”

    林天冷笑,自然不会相信周稷山的鬼话,紧按压在高飞脖子上的黑水重刀,压着这家伙缓缓后退,“刀枪无眼,高飞,你最好老实点。万一你自己撞在刀刃上脑袋掉下来,可别怪我!”

    “林天,你……,你卑鄙!”

    高飞咬牙切齿,心头又惊又怒。林天给他的感觉,似乎修为更加精湛又上了一个台阶,一天一个境界,在他的突袭下根本来不及反应。今天,好不容易盯上他的行踪在后山把他拦下来,这都杀不了他,日后,林天有了防备再想得手就更难了,甚至再也没有机会!

    “你们的手段,就很光明正大了么?还有更卑鄙的,要不要试试?”

    林天冷笑,黑水重刀按在高飞脖子上不动,缠在高飞右腿上的藤蔓却缓缓向上移动,像条蟒蛇般的藤蔓末梢先是顺着高飞的大腿爬到他的大腿,然后继续向上,钻到高飞的裤子里面,在其屁股尾椎和大腿根部等地方缓缓地打转。那种感觉,就像有一条真正的蟒蛇爬到了高飞身上,在其下身爬呀爬的,似乎要找一个地方钻进去。

    “不……,不要,林天,别……”

    高飞惊叫起来,冷汗直流几乎魂飞魄散。

    现在,他才知道自己还是低估林天的手段了,愤怒之下,自己顶多是把林天杀了抛尸荒野,林天要是当真怒了,自己就麻烦了,死前只怕生不如死,死后都要成为流传千古的笑话。

    “我的手段卑鄙么?”林天冷笑,继续摧残高飞快要崩溃的道心。

    周稷山是很厉害,在一旁虎视眈眈,但有了高飞这个人质,周稷山再厉害林天也丝毫不惧了!

    “卑鄙,不,不卑鄙……”

    高飞下意识说道,然后赶紧摇头,感觉藤蔓末梢似乎已经找到了地方要钻进自己体内,他真要崩溃了,回答林天的时候都快哭了起来,浑身发抖。不远处,步步紧逼的周稷山突然停下脚步,担心刺激到林天,看着高飞的惨状,心头也在发毛,情不自禁的担心有一天会不会轮到自己。眼前这一幕,哪怕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大魔头,只怕看了也要发抖。

    林天不是魔头,但当真卑鄙起来,手段比大魔头还要让人发寒!

    “下次,你们不会再干这样的事情了吧?”林天再问。

    “不敢,再也不敢了!”高飞赶紧回答,“林天,你……,你先让它停下来!”

    “能不能停下来,看你的表现了。”

    林天顿了顿,说道:“高飞,你发个毒誓吧,我也知道对你这样的小人来说,发不发誓都一样,但总比没有强,是吧?你就说,以你高飞祖宗八代的名义发誓,下次如果再这样,下半身就变成蛇身,半人半蛇,永生不得解脱!”

    “我……”

    高飞心头发毛,平时发个这样的毒誓也没什么,可以不当一回事,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一截蟒蛇般的东西正在大腿根部打转,发这样的誓言还真是让人心头打鼓。林天既然能召出这样的鬼东西,天知道他有没有把人变成半人半蛇的手段?

    高飞脸色惨白不敢发誓,但很快,感觉藤蔓末梢就要钻进去,不得不硬着头皮发誓,“我……,我高飞以祖宗的名义发誓,下次再……,再敢图谋不轨,就要半人半蛇,永生……,永生不得解脱。”

    “大声点,我没听清楚!”林天冷哼。

    “我高飞以祖宗的名义发誓,下次再敢图谋不轨,就要半人半蛇,永生不得解脱。”高飞汗如雨下。

    “继续,重复九十九遍!”林天冷冷地命令,边说边押着高飞后退,小山坳的一侧,是一个黑乎乎的深不见底的悬崖。

    “我高飞以祖宗的名义发誓,下次再敢图谋不轨,就要半人半蛇,永生不得解脱。”高飞继续发誓,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喊得口干舌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喊了多少遍,突然间,被林天用力一推朝周稷山狠狠撞过去。

    身后,林天却抽刀飞身一跃,从悬崖上跳了下去,带着呼呼风声眨眼就不见踪影,唯有朗朗笑声远远传来,“哈哈哈,高飞,记住你的誓言。若有违背,你的屁股就有福气了,哈哈哈……”

    周稷山接住高飞,第一时间冲到了悬崖边上,可惜,林天已经无影无踪了,唯有哈哈笑声在空中回荡。虽然只是虚惊一场,但高飞明显惊魂未定并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脸上再无咄咄逼人的杀气,也没有杀了林天报仇的念头,有的只是挥之不去的恐惧!

    “高飞,你见过这样的新人弟子么?”周稷山问,脸庞凝重,神情有些复杂。

    “没有!”高飞摇头,仍然无法冷静下来,浑身被冷汗湿透。

    “我也没有!这样的人,只要不死,日后要么是个横扫仙门的顶天立地的仙门巨头,要么就是只手遮天的大枭雄。杀不了他,最好的办法就是别和这样的人作对!”

    周稷山意味深长地看高飞一眼,挥手把重瞳魔狼收起来转身就走,身后,高飞赶紧跟上去。两人有备而来志在必得,结果,黯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