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老怪物的憋屈

第三百二十三章 老怪物的憋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飞身跳下悬崖后,林天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狂风灌耳,天地间只剩下呼呼风声。这悬崖,黑乎乎的深不可测似乎没有尽头。

    林天屏住呼吸,头下脚上任由身体加速下坠,速度越快越危险,他心头却是不慌不忙。

    周稷山修为超强,面对一个这样的强敌,撤退都要讲究策略要出奇制胜。在荒山野岭上,只怕速度再快也跑不了多远,要再被周稷山拦截下来;直接从悬崖上跳下来,这是最佳的办法,让周稷山这样的高手都追不上!

    林天的举动看似突然、冲动、危险,但每一步都经过了缜密的推算,跳下悬崖后的对策也早在心里。

    憋着一口气急速下坠近千米,已经感应不到高飞和周稷山的气息后,林天这才鼓荡体内刀旋,身体猛地侧移,伸出脚尖在踩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然后向后一个翻滚踩在另一个落脚点上,减缓急剧下坠的冲击力;跟着,飞身再往下跳,如此反复,跳跃着直奔悬崖底部而去。顾不上多休息,辨明方向朝黑沙洞窟的方向掠去。这一次,林天更加小心了,换上一套完整的刀锋战士套装,戴上流云斗笠收敛体内气息和力量波动,专走难以攀爬的山川河谷,避开有心人的跟踪。

    半夜时分,绕了一个大圈子的林天终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在洞口前歇口气,然后大步走进不见天日的黑沙洞窟。

    洞口附近看不到什么异样,但继续往里走,非人的呐喊声隐隐约约地一阵阵传来,听上去像是风声,又像是什么妖兽的咆哮,仔细一听,又像是呜咽或惨叫。越往里走,这声音就越清晰。

    黑沙洞窟内出现了什么变故?

    或者,来了什么妖魔鬼怪?

    林天心生不安,缓缓拔出背上的黑水重刀,深吸一口气,壮着胆子继续往里走,步步小心。过了好一会,走到黑沙洞窟最深处后,看着眼前的一幕,饶是林天前世今生经历了无数风波也不由得头皮发麻。

    被困在古禁制上的蛇身怪人上官雨寒正在极力挣扎,疯狂地拽动缠在身上的符文锁链,下半身完全变成了蛇窝,或者说变成了一条母蛇,涌出数不胜数的飞蛇;上半身还是人形,但衣服已经被上官雨寒自己撕成了碎片,在自己腹部、胸口和肩膀等位置留下了许许多多的抓痕,浑身血迹斑斑;甚至,就连脸上和脑壳上都被抓出一道道血痕。看样子,上官雨寒似乎已经彻底疯了,失去了理智变成了一个半人半妖的怪物,在外面听到的非人的声音,正是他发出来的。

    这人,已经彻底废了!

    林天头皮发麻,条件反射般停下来不敢再往前走一步。

    周稷山修为超强,眼前上官雨寒这个蛇身怪人,则完全给人深不可测不可战胜的感觉;一旦落在他手里,绝对是生不如死!

    目睹上官雨寒恐怖的样子,林天这个曾经的武道盟主都不由得心惊肉跳,不知道自己和对方的交易到底是对还是错。和上官雨寒合作,的确可以各取所需,一点一点地套取强大的恨天刀法;但一不小心,就要迎来灭顶之灾!毫无疑问,这是在刀尖上跳舞,机遇和危险并存。

    林天暗暗心惊,就在他准备退出去的时候,非人的怒吼声突然停了下来,上官雨寒停下疯狂的挣扎,缓缓地抬头看着林天,“小子,你……,终于回来了?”

    “是,从山下回来了!”林天回答,看一眼上官雨寒的下半身,心惊肉跳。

    这老怪物虽然停下了可怕的挣扎和疯狂,但下半身仍然有成千上万条飞蛇在蠕动,非人非妖,看上去说不出的肉麻和恐怖。远远扫一眼,林天突然想起了高飞发下的毒誓,如果继续图谋不轨就要变成半人半蛇;当时,自己只是随口一说而已,看上官雨寒这样子,莫非当真有这样的邪恶手段?

    林天身上冷汗直冒,头皮发麻。

    “为什么?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才来见我?小子,你是活腻了么?”

    上官雨寒怒吼,恶狠狠地要扑上来掐住林天脖子,把符文锁链拽得哗啦哗啦响。可惜,在古禁制的压制和镇压下,根本无法靠近林天,但那凶狠的样子仍然把林天吓了一跳。

    好一个凶猛的老怪物!

    绝对不能把他放出去!

    林天强作镇定,更加明确了不能把上官雨寒这老怪物放出去的念头,冷冷说道:“前辈,别忘了,我可不是你的弟子,没必要什么都听你的。我们之间,只是互相合作而已,你要是不满,可以随时取消。恨天刀法我不练也罢,大可以修炼别的功法,我们乾坤刀宗别的没有,厉害刀法多的是。顶多,只是多耗些时间在乾坤塔内慢慢寻找而已。而你,拿不到天书神算,就要一辈子被关在这里,直至寿终正寝。看样子,你的情况似乎很不妙,能不能等到那一天都说不定!”

    今天晚上来黑沙洞窟,林天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向上官雨寒这个老怪物请教击败燕双刀的办法。不过,鉴于这老怪物的性格和疯狂,自然不能开门见山直说。相反,要在两人的合作中占据主动。

    吼!上官雨寒大声咆哮,作势要扑上去把林天抓起来,身上的符文锁链哗啦啦直响愤怒至极。

    林天面不改色,静静地等待,果然,无法脱困的上官雨寒自己渐渐安静了下来,目光愤怒、不甘、失落,甚至,还有一抹明显的沮丧,脸色疲惫,下半身渐渐恢复了正常,上半身却仍然血迹斑斑。看样子,他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

    “小子,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上官雨寒问道,语气仍然硬邦邦的,脸上却没了之前的凶横和疯狂。

    “刚回来。”

    林天顿了顿,声音低沉,“这次下山,情况很不好,十三个精锐弟子一起下山,活着回到宗门的却只有五个,其中一还中了剧毒昏迷不醒。一行人的首领,传功长老独孤野的亲传弟子上官屠都死了。”

    “你们……,遇上了魔神教高手?”上官雨寒反应很快。

    “是,遇到了人称天下第一才女的魔神教圣女赵霜盈,
火影之大老师系统txt下载
差一点,我都没法回到宗门了。”

    林天实话实说,顿了顿,接着说道:“得知消息后,传功长老独孤野长老大怒,我们几个活着回到宗门的弟子都受到了严厉的惩罚。独孤野亲自下令,要我在宗门内面壁二十年不得下山离开宗门,除非是突破到先天宗师境或挤入百人堂前十名!”

    “独孤野那家伙就这样,刻板顽固,不过,面壁二十年不正好么?可以安心在宗门内修炼,暗中寻找天书神算!”上官雨寒语气一转,双眼再度目露凶光,冷冷说道:“林天,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我们的约定了吧?”

    “当然没有,安心静修二十年,这当然是好的,我也想一心修炼,只不过……”

    林天略微沉吟,说道:“这次下山,我意外打听到了惊神木的消息,听一个老头说收藏在大梵寺内。但消息可不可靠,收藏在大梵寺什么地方,那老头不肯多说,非得我帮他办一件事情才能亲自领我去大梵寺。”

    对上官雨寒这个老怪物来说,唯一的愿望就是脱困走出黑沙洞窟,不然,就要命丧这个地下洞窟;

    脱困的唯一办法,是找到很可能收藏在乾坤塔内的伏羲天书之一的天书神算;

    想要在藏书浩瀚如海的乾坤塔找到天书神算,就必须找到曾用来装天书神算的惊神木!

    林天今晚明明是有求而来,但他没有直说,而是针对老怪物的软肋先绕个圈子。只要不想死在这里,不愁老怪物不入套!

    “大梵寺?”

    上官雨寒目露精光,似乎对大梵寺这个上古佛宗分支门派也有几分熟悉,“小子,你说的那个老头是谁?”

    “姓张,人称张半仙,号称天文地理历史无所不知,是东海樱花岛岛主甘清风的师弟,师兄弟两个都是世俗世界有名的世外高手!”林天回答,心头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上官雨寒搭话,就知道他已经上钩了。

    “东海樱花岛?莫非,是东海老怪的弟子?”

    上官雨寒呢喃,他被关押在这黑沙洞窟内的时间太久远了,没听说过张半仙和甘清风的名头。在他的记忆中,东海那片地方真正称得上是世外高手的,只有东海老怪那个亦正亦邪的老怪物,“小子,那张半仙要你帮他做什么?有什么要求?”

    “唉,说来话长!”

    林天摇头苦笑,叹了一口气娓娓而谈,把下山途中遇到张半仙和回到宗门后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当然了,隐去了一些细节真真假假。最后,自然而然地说到了燕双刀和周稷山等人头上。

    一直心怀耿耿,因林天长时间没来见自己而愤怒的上官雨寒,脸庞慢慢地舒缓下来,知道林天姗姗来迟果然是事出有因。

    “这么说,不击败燕双刀,你就没法下山,也就没法把惊神木带回来寻找天书神算了?”上官雨寒皱起了眉头。

    “可以这么说,但要击败的远远不止燕双刀一个,只是目前想前进一步,就必须先击败燕双刀!”

    绕个圈子后,林天说起了正题,“燕双刀在宗门内成名已久,他的功力实在太深厚了,刀法也是惊人。据说,他家祖传的周家刀法脱胎自传说中的修罗魔神,他的魔刀刀域叠加了音攻,可以直接攻击对手的灵魂。功力远没有他深厚,又抵御不了他的魔刀刀域,必输无疑!前辈,我倒是想尽快找到天书神算,但我实在是没办法,已经尽力了。或许,需要闭关十年,甚至二十年才能击败燕双刀,接下来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过来了。今晚,冒着被独孤长老惩罚的危险过来,就是先向你说一声。”

    明明是要请教击败燕双刀的办法,林天却是一副为了上官雨寒好的神情。

    “嘿嘿,小子,你是要占便宜,寻求击败那个燕双刀的办法的吧?”

    姜是老的辣,上官雨寒也不笨,知道林天的真正目的。只不过,明知道林天是在利用自己,他也无法坐视不管,心里憋屈也只能强忍着。毕竟,两人利益攸关,林天没法下山,自己就不可能得到天书神算无法脱困。林天可以当真在宗门内闭关思过二十年,自己呢?还能在这地下石窟内等二十年么?

    上官雨寒心里沉甸甸的,这些年来,在古禁制的镇压下,他消耗了太多的元气和功力,已经快到油尽灯枯的地步。莫说再等二十年,或许再过个三五年,就要眼睁睁死在这地下石窟。也正因为这样,才不得不和林天合作。

    “前辈,你要是觉得是我在占你便宜,那么,我们的合作就到此为止,随你。”林天回答,吃定了急于脱困的上官雨寒。

    石窟内,出现了古怪的一幕。

    要击败燕双刀的林天镇定自若,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反倒是上官雨寒皱紧了眉头,绞尽脑计苦苦思索。

    “从先天武者七重到先天宗师境,这是一个全新的蜕变,突破起来说不难也不难,说难也难。如果是在百年前,要帮你突破到先天宗师境,我上官雨寒有的是办法轻而易举,但现在……,可恶!”

    良久,上官雨寒打破了沉默,咬牙切齿,心头感觉无比憋屈。

    明明修为通天,却硬是无法脱困;

    想当年,他上官雨寒是何等威猛的一个绝顶高手,横扫四大隐世仙门;如今,却连帮一个新人弟子提升到先天宗师境都无能为力;

    虎落平阳,天道不公!

    上官雨寒心头要吐血,在古禁制的镇压和束缚下,他一身强大的修为十去七八,许许多多的神通根本施展不出来。短时间内,林天的修为无法突破,那就只有冲击百人堂排行这一条路了。首当其冲的,就是排行第七十七的燕双刀!

    林天沉默,一言不发冷看上官雨寒发疯,静听后者怎么说。

    他要做的,只是把问题讲清楚,怎么解决就是上官雨寒这个老怪物的事情了。如果,这个修为深不可测的老怪物也束手无策,他也没办法了,没法远赴东海赴约,日后见了张半仙也问心无愧。非不为也,实不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