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战天鼓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战天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林天一路飞奔回到黄石峰后,夜幕仍然笼罩着大地,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

    高耸的黄石峰上,静悄悄的万籁俱寂,没人知道林天已经出去了一趟,更没人知道他昨晚经历了多少事情。李七和胡长天两个仆人正在沉睡,山脚下,陆子川、张五常和李亭君等天刀府中人要么也在沉睡,要么就在闭门静修。

    “以音攻抢占先机,专破天下逆天刀法……”

    林天呢喃,抬头看一眼窗外的夜色,有些迫不及待地盘腿坐下去参悟上官雨寒传给自己的恨天刀吟,修炼恨天刀法的第二重功法。

    短时间内,要和燕双刀比拼功力深厚,那绝对是不可能!

    要想击败燕双刀这个强敌,势必出奇制胜!这恨天刀吟,就是上官雨寒那老怪物给出的对策,也是让人看到希望的唯一选择!

    林天眼观鼻鼻观心,斩断所有的杂念专心静修。修炼的第一步,就是把恨天刀吟的每一道法诀铭记在心,记住每一个动作;然后,开始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模拟、推演。

    庞大的黄石大殿内一片安静,时间悄悄地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大殿内开始传出一些异响,先是清脆的铿锵铿锵声,那是刀剑反复拔出、插进去,然后再拔出来时刀刃和刀鞘碰撞、摩擦的声音。这声音时响时弱,响亮的时候站在大殿门外都能听见,弱的时候弱不可闻。就这样,一直断断续续的响个不停。

    最先听到这声音的,是在外面干活的胡长天,不久,正在练功的李七也听到了。虽然有些奇怪,但两个仆人也不以为然,知道林天在黄石大殿内练刀,两人该干嘛还是干嘛,和平常一样忙碌起来。就这样连续响了七天七夜后,刀刃反复插拔的铿锵声越来越响亮,节奏越来越快,听起来格外刺耳让人浑身不舒服。两个仆人本就修为不高定力有限,很快就感觉心烦气躁,甚至脑袋隐隐刺痛,似乎有一柄无形的锤子在反复敲打他们的脑袋。

    咬牙坚持一会,两个仆人明智地放弃了抵抗,赶紧远离林天所在的黄石大殿。先是退到千米外,然后,离开山顶继续后退,一直退到了半山腰,听到刀刃插拔的声音都仍然头疼。

    “这是什么声音?”

    “山顶上,出什么事情了?”

    陆子川和张五常等人联袂而来,在半山腰处遇到了从山顶上推下来的仆人李七和胡长天。

    “不知道,声音是从林公子所在的大殿内传出的,他好像……,好像正在修炼什么刀法!”

    胡长天回答,脸色苍白。

    生性机灵的李七跑得快一点,他走在后面,速度稍微慢了一点就感觉脑袋都快爆炸了。乾坤刀宗内弟子众多,各种各样的刀法多的是,拔刀的声音两人隔着大老远都能听出来;但有生以来,从未听过如此古怪、可怕的拔刀声。

    “在练刀法?”张五常皱起了眉头。

    作为林天加入乾坤刀宗的引路者,在一行人中,他对林天的情况相对熟悉;林天虽然厉害,一加入宗门就出类拔萃,但什么时候会这样的刀法了?普天之下,有着数不胜数的刀法,但真正厉害的却不多,其中绝大部分又都收藏在乾坤刀宗内,林天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刀法?

    张五常疑惑、惊讶,发现自己对林天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这是音攻!”

    陆子川一字一顿,和张五常相比,他年纪大不了多少,但修为毕竟高了一截,身为一个曾经的百人堂弟子,见识也更加丰富,凝神倾听一会,迅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如果我没猜错,林天兄弟是在苦练刀法,要在刀法中融合音攻,苦思击败燕双刀的办法!”

    “以音攻对音攻,出奇制胜,好,好手段,林天兄弟果然就是厉害,不过……”

    张五常眉头更皱了,接着说道:“燕双刀的厉害之处,不仅仅是在于叠加了音攻的魔刀刀域,功力格外深厚。林天就算同样掌握了音攻,能击败燕双刀么?”

    燕双刀成名已久,在百人堂的排行还在高飞之上,一身修为有多了得也就可想而知!

    张五常忧心忡忡,理解林天力争上游要击败燕双刀的决心,但功力来不得半点虚假,需要时间来沉淀,想要击败功力深厚的燕双刀哪有那么容易!

    “不知道!”

    陆子川摇头,语气一转,“音攻也分很多种,功法也有上下之分,不知林天兄弟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掌握音攻后,他能不能击败燕双刀我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修为绝对要再上一个台阶,要更加厉害了。起码,比我们两个厉害多了!”

    陆子川感叹,知道自己和林天的差距越来越大。林天刚加入宗门的时候,自己还可以压他一头,现在,已经反过来被林天抛在身后,然后一骑绝尘,只怕永远都追赶不上了。

    “是啊,起码比我厉害多了,想当初在仙门考核的时候,林天还只是个刚刚突破到先天境的少年……”

    张五常也感叹起来,他也算乾坤刀宗年青一代的精锐弟子,在仙门考核中担任责任重大的执事。那时候,在他看来林天虽然出色,但也只是个俗世中人,比同一时间参加仙门考核的武道高手出色一点而已;没想到,这才过去大半年时间,林天就成长到了这样的地步。

    没有对比,就没有高下之分,不知平庸和出色。

    这些年来,张五常虽然没有领悟刀域没法挤入百人堂,但在年青一代弟子中也多多少少有些分量,自认天赋并不差。但和林天一比,他就知道自己差得太远了,或许,这就是一般的天才,和千年奇才的区别!

    张五常自嘲地苦笑,知道自己也永远追不上林天了,不过,这也是好事。林天越强,天刀府才能越发强大,自己和李亭君等人才能跟着获得更好的好处。

    “是啊,我们都落伍了!”

    陆子川也苦笑起来,还想说些什么,突然心有感应竖起耳朵。下一刻,条件反射地捂上耳
一探芳春sodu
朵。

    山顶上,突然间传来一声震耳的刀吟,如雷鸣,如龙吟,以黄石峰为中心远远地传出去穿透力惊人。站在远离山顶的半山腰睁眼看去,陆子川和张五常都可以看见空气随之出现了一圈圈的荡漾和扭曲,整个空间似乎都扭曲了起来,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捂住了耳朵,即使这样仍然感觉耳朵嗡嗡响浑身不舒服,修为浅薄的李亭君和李七等人更是头晕脑转,似乎被人隔空狠狠一刀拍在了脑壳上,体内气血上涌。

    黄石大殿内,林天长身而起昂头一声长啸。

    恨天刀吟!

    终于成功了!

    林天激动不已,拔刀,插回去,再拔刀,反复失败了无数次后,终于在出刀瞬间发出了惊人的刀吟。同样是刀吟,和燕双刀的音攻相比,恨天刀吟带着无尽的杀气和恨意,似乎直接在人们脑海里响起,直接攻击人们的魂魄!和刀刃的伤害相比,这种无情的攻击凶险百倍,轻则让人头晕脑转,重则直接让人失去意识和魂魄行尸走肉。修炼到厉害之处,甚至可以直接让对手的脑袋爆炸开来!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要么不出刀,要么就只在一念之间出刀速度天下第一!”

    “光快还不够,一出刀就抢占先机,直接攻击对手的魂魄,专杀逆天高手,专破天下逆天刀法!”

    林天呢喃,回想起上官雨寒的话,越想越激动。

    算起来,这远远不是第一次和上官雨寒打交道,但直到现在,才从老怪物那里学到真正的本事!恨天刀法如此凶猛,难怪老怪物迟迟不肯倾囊传授!

    这还只是第一重和第二重的心法而已,后面还有什么样的功法?

    完整的恨天刀法,厉害到什么样的地步?和乾坤大帝传下来的霸天刀法相比,哪个更厉害?

    上官雨寒这个老怪物,又到底是什么人?

    林天疑惑重重,不过,没有深入思索;现在,他的热血已经沸腾起来,把黑水重刀插回背上,然后再默念心法猛地拔出来,天地间又响起一声震耳的刀吟。仅仅发出这一声刀吟,就几乎消耗了林天大半功力,体内七个刀旋都委顿下来。林天深吸一口气,正要开启生死境发出最强一击,突然心有感应活生生停下来。

    外面,突然传来了飞掠的劲风和脚步声。

    “是张五常和陆子川?”

    林天有些意外,光听听脚步声就知道来人是谁,略微思索,迅速收功静静地盘腿坐在地上。很快,听到了林天的回应后,陆子川和张五常就推门而入,后面,李亭君等人远远跟了上来。

    “你们……,怎么来了?”林天睁开眼睛问道。

    “再不来,这黄石峰就没法待了,在山脚下都待不住!”

    张五常苦笑,接着说道:“开个玩笑而已,林天兄弟你别在意,打扰你的修炼了。刀吟声越来越大,带着滔天的杀气,还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我们是担心……”

    “担心我走火入魔?”

    林天笑了,知道张五常话里的意思,扫了众人一眼,心头暖暖的。仙道无情,在仙门内修炼的时间越长,宗门弟子们就往往越冷酷无情,但起码在天刀府内,互相关心、帮助。顿了顿,林天接着说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不会那么容易走火入魔的,只是在修炼一门功法而已。对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修炼无岁月,看看外面的天色,林天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距离你挑战燕双刀的那天,刚好是第八天,林天,你已经静修七天七夜了。”张五常回答。

    “过去七天七夜了?”

    林天有些意外,修炼起来,时间果然永远不够,心头有股意犹未尽的感觉。

    “林天兄弟,你修炼的是什么刀法?”陆子川问,心头好奇。光以音攻而论,林天这门功法给人的感觉,绝不在燕双刀的魔刀刀域之下!

    “佛曰不可说,这是一门很古老,很厉害的功法,厉害到我都不敢说。”

    林天故作神秘地笑笑,略微沉吟,说道:“子川,麻烦你再去燕双刀的黄玉峰一趟,约他再战!”

    “继续挑战燕双刀?”

    陆子川惊讶,他知道林天绝不会屈服,早晚要再次挑战燕双刀,但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什么时候?”

    “就今天!”

    林天一字一顿,战意澎湃,“不过,这次就没必要大张旗鼓了,悄悄上山下战书,悄悄回来吧。”

    恨天刀法来自被囚禁在黑沙洞窟内的上官雨寒那个老怪物,被人认出来就不好了,林天小心谨慎。之前,挑战高飞和欧阳落雷等人的时候之所以大张旗鼓,是为了震慑人心快速冲击百人堂排行。现在,面对更加厉害的高手,震慑不住,也没那个必要了。没有人山人海的旁观者,可以更加专心于战斗本身!

    “好,我现在就去!”

    陆子川点头,正要转身离去,远方突然传来咚咚咚的鼓声。声音越来越大响彻整个乾坤刀宗,正好从山门的方向传来。

    “这是什么声音,有人来攻打我们乾坤刀宗了?”李亭君惊呼,心生不安紧张起来。

    “不是攻打我们宗门,天底下,还没有哪个势力有这样的胆魄和实力,这是战天鼓的声音,有人擂动山门前的战天鼓,依古老的规矩前来挑战!”张五常一字一顿,脸色凝重同样紧张、不安起来。

    乾坤刀宗内挑战成风,宗门鼓励年轻弟子们互相切磋、挑战,四大隐世仙门之间也是一样。但在张五常的记忆中,四大隐世仙门弟子都是在固定的时间内挑战,基本上每隔二十年举办一次仙门大挑战;像这样不请自来,擂动战天鼓突然挑战,已经有数十年没有出现过了。

    什么人,竟然敢来乾坤刀宗挑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天也很意外,听听越来越响亮的鼓声,突然长身而起,飞身向山门掠去。身后,张五常和陆子川等人纷纷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