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晴天霹雳

第三百二十六章 晴天霹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鼓声震天,连续不断地从山门方向传来,咚、咚、咚……,声音越来越大,每一声都响彻云霄,似乎不是敲在战鼓上,而是狠狠砸在人们的心口上,让人紧张、胸闷,让人不战不快。

    毫无预料的突然有人上门来挑战,并且,鼓声震天并且敲个不停,这带着明显的挑衅!

    这样的情况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现了,就算是老一辈的宗门弟子,记忆中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

    山峰林立的乾坤刀宗内,突然间钟鼓齐鸣。

    许许多多的宗门弟子飞身向山门方向掠去,几乎所有人都同一时间闻声而动,无论正在闭关修炼,还是在炼制丹药,通通放下正在做的事情往山门掠去。年轻弟子们全副武装,老一辈的宗门高手也腰悬长刀不敢怠慢,一个个脸色凝重。

    乾坤刀宗刀法独步天下,宗门内高手林立,向来是镇压魔神教的主力,数百年来一直执掌四大隐世仙门之牛耳。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来到山门前挑战?

    魔神封印松动,天下大乱在即。莫非,是魔神教倾巢而出,要从乾坤刀宗开始大乱?

    宗门弟子们行色匆匆,一言不发不约而同的全力飞奔赶路,速度一个比一个快。

    林天速度都已经够快的了,但等他赶到山门后,附近已经聚集了大群宗门弟子。出乎意料的是,前来挑战的不是什么魔神教大魔头,而是一群蒙面女子,站在山门前擂动战天鼓的更是一个窈窕女子,身材高挑脸上蒙着一层面纱,比寻常男子还要高半个头。

    行色匆匆准备大战一场的宗门弟子们,突然有些发愣。

    如果前来挑战的是魔神教的大魔头,那没什么好说,直接冲上去包围起来。但眼前这群蒙面女子,怎么看都不像无恶不作的魔头。

    “咦,那不是花非花么?”

    林天也很意外,正在擂动战天鼓的女子脸上蒙着面纱看不清楚五官,但窈窕高挑的身影林天印象深刻,似乎正是在仙门考核中相遇的落神宫女执事花非花。看其擂动战鼓的样子,杀气腾腾,似乎和乾坤刀宗有着莫大的仇恨。

    四大隐世仙门之间虽然也有竞争,并且还非常激烈,四大宗门都想统领仙门,但毕竟是同气连枝,这样杀气腾腾地上门挑战,极其少见!

    花非花她们来干什么,出什么事情了?

    林天疑惑起来,皱起了眉头。

    “她们是落神宫弟子,有普通的内门弟子,也有高手,奇怪了,她们来干什么?”

    “就是,出什么事情了?”

    宗门弟子们议论纷纷,也迅速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乾坤刀宗弟子外出历练的时候,习惯穿上刀锋战士套装,脚踏飞狐靴头顶流云斗笠,清一色的腰悬长刀。落神宫弟子外出,则大都身穿一身雪白的战袍,肩背长弓;前来挑战的这群女子,就明显一身落神宫弟子的装束。

    在四大隐世仙门内部,落神宫和乾坤刀宗的关系一向不错,两个宗门的弟子外出历练时遇到一起往往互相照应,这群落神宫弟子怎么突然怒气冲冲的公然来乾坤刀宗山门挑战了?

    明白来人的身份后,乾坤刀宗弟子们更加疑惑了。

    “住手,你们是什么人?”

    在人们窃窃私语的时候,内务殿大总管何有德终于来了,挺身而出率几个亲信向落神宫弟子们逼过去,面沉如水不怒而威。

    “我等均是落神宫弟子。”

    一直在擂动战天鼓的女子终于停了下来,冷冷看着迎面走去的何有德。虽然脸上蒙着面纱,但话一出口,林天就确认她果然就是花非花,后者的声音永远忘不了。

    果然是花非花,她怎么突然来乾坤刀宗挑战了?

    按张半仙那老头所说,花非花不是在东海受伤,被樱花岛岛主甘清风重伤了么?

    林天皱着眉头,隐隐约约的感觉不太妙。

    “四大仙门同气连枝,你们知不知道,擂动战天鼓意味着什么?”何有德怒喝。

    往日,他这个内务殿大总管对宗门弟子们笑眯眯的,对每个去内务殿交接任务的宗门弟子都一脸和气;但对外的时候却不怒而威,尤其是面对疯狂擂动战天鼓惊动整个乾坤刀宗的这群落神宫弟子,明显没有什么好脸色。这事情非同一般,处理不好,受损的不是他何有德,而是整个宗门!

    “当然知道,我们今天来,就是来挑战的!要么,试试谁的身手更厉害,要么,你们乾坤刀宗就把人交出来!”花非花杀气腾腾,面对何有德的威压没有丝毫不安,反而昂头挺胸咄咄逼人。

    “把人交出来?谁?”

    何有德迷糊了,皱起了眉头,在他的印象中,没听说有哪个宗门弟子这段时间和落神宫弟子发生了冲突。再说了,就算有冲突,有必要公然上门来挑战么?是杀人了,还是玷污了落神宫弟子的清白?

    何有德仍然沉着脸,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心头却开始嘀咕有些头痛起来。

    和乾坤刀宗、神火阁及冥神殿这三个宗门相比,落神宫是出了名的护短,门内基本都是女弟子,尤其是年轻弟子,一个个都水灵灵的如花似玉,加之修炼落神宫独步天下的箭法和步法后,修为出色身体更加轻盈飘逸,向来引人瞩目可以把人迷得神魂颠倒,为此,落神宫的律例比乾坤刀宗还要森严,严禁宗门年轻弟子下山历练,确实要下山也必须蒙上面纱遮住五官。但就算是这样,千百年来还是出了不少事情,有的暗中和其余仙门弟子相亲相爱违背宗门律例;这还是好的,有的甚至遇到了无恶不作的歹徒,后果非常严重。

    很多年前,就有一个不喑世事的落神宫女弟子外出历练的时候,遇上了一个人面兽心的神火阁弟子,本以为都是仙门弟子可以在路上互相照应,结果却落入了对方的魔爪受尽屈辱,最后自爆经脉自尽身亡,临死前给宗门发了一道灵符传信。最后,事情闹得非常严重,宫主风轻舞亲率落神宫绝顶高手大闹神火阁,让神火阁的阁主都被闹得灰头土脸。

    落神宫和乾坤刀宗向来关系不错,能让一个落神宫女弟子不顾一切大闹乾坤刀宗,肯定大有缘由,绝不是一般的矛盾和结仇那么简单!

    到底,是哪个宗门弟子闯下的大祸?

    何有德脸庞阴沉,额头微微渗出了汗珠。

    “到底发生
津川家的野望sodu
什么事情了?”

    “最近这段时间,有谁外出下山历练了?”

    宗门弟子们小声议论起来,有些人都已经把刀刃拔出一半了,突然间不知是该上前把这群落神宫弟子包围起来,还是把刀刃插回去。

    乾坤刀宗执掌仙门牛耳,宗门弟子们在外历练的时候最是刚正不阿,如果前来挑战的是魔神教的大魔头,没人会后退半步;但要是宗门本身出了一个败类,别人愤怒之下找上门来,这就棘手了!

    “那个人,是你们乾坤刀宗年青一代弟子中的精锐,他……,就是林……天……”

    花非花一字一顿,厉声叫道:“何总管,今天你们乾坤刀宗要么把人交出来,要么,就把我们全都杀了!”

    窃窃私语的人们不约而同地闭上嘴巴,山门附近一片寂静,然后,突然喧哗起来。

    林天是什么人?

    这是乾坤刀宗的一个新人弟子,也是乾坤刀宗的一个骄傲,在天才林立的宗门内都是出类拔萃被誉为千年奇才。并且,林天虽然行事高调屡屡创下奇迹,他的为人本身却非常低调,从未听说他有过什么劣迹。如果说,犯下了什么事情引来众落神宫弟子登门复仇的是一个人品低劣的宗门弟子,人们心里还能接受,突然听花非花叫出‘林天’这两个字,每个人都非常突然,完全没有准备,纷纷皱起了眉头。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同样闻讯而来的高飞,眼前一亮心头莫名的激动。

    “林天啊林天,瞧瞧你干的好事,你完了!”

    高飞心头嘀咕,恨不得昂天长啸。

    好不容易在野外拦下林天,最后错失良机不说,还被林天吓得不轻差点反过来死在他刀下,这几天,没人过得比高飞更郁闷的了,整个人都抑郁得茶饭不思感觉人生都没什么意义了。想想很有可能再也无法报仇,心里更加不是滋味,没想到,突然峰回路转。眼看着林天犯下死罪,身败名裂后被宗门废去一身修为当众斩首,那比直接杀了他还要解恨!

    何有德也毫无准备,心头震惊,一时之间都不知该怎么回答。

    “怎么,你们乾坤刀宗就这么庇护一个败类么?来吧,把你们年青一代的精锐弟子通通派出来!今天,要么我花非花死在这里,要么就砸了你们这战天鼓!”

    花非花摘下背上的滴血长弓,对天射出一支响箭,很快,这支响箭就在空中如同烟花般爆炸开来,凝聚成一个巨大的‘杀’字。跟着,花非花上前,举起沉重的棒槌再次擂动古老的战天鼓,力量一次比一次大,咚咚咚的响彻云霄。

    乾坤刀宗深处,那终年云雾萦绕的山峰上传来一声声长啸,远远传来一股股磅礴的力量波动。

    更多的宗门高手被惊动了,在宗门大比武中都没有露面的大高手,纷纷出关。

    花非花目光如炬,更加疯狂地擂动战天鼓;她的目的,就是要惊动整个乾坤刀宗,逼乾坤刀宗把人交出来!

    “住手,再这样无礼,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何有德怒喝,把右手举了起来,身后,众乾坤刀宗弟子纷纷拔出了锋利的长刀逼上去。站在花非花身后的落神宫弟子们不甘示弱,纷纷摘下背上的长弓,双方针锋相对,一时间杀气冲天。

    当面射出一支‘杀’字弩箭,疯狂擂动战天鼓,面对花非花不顾一切的挑衅,何有德也按捺不住了。哪怕事出有因,也不可能让花非花等人这样在山门前为所欲为!

    “慢,都别动!”

    眼看大战一触即发,双方就要爆发激烈的厮杀,林天摘下头上的流云斗笠走了上去。

    震天的鼓声戛然而止,众乾坤刀宗弟子也停下了进逼的脚步。

    “林天,你终于出来了!”花非花放下沉重的棒槌,冷冷看着林天,从身后一个落神宫弟子手上接过滴血长弓,冷冷地瞄准林天的眉心。

    “花非花,我能不出来么?”林天苦笑。

    当初,在仙门考核的时候和花非花双方都颇有好感,林天对其也恭敬有加。没想到,再次见面却成了敌人。

    “别叫我花非花,你不配!你这样的败类,让整个仙门都为你丢脸!”花非花怒气冲冲,狠狠盯着林天。

    “我林天自问或许算不上什么好人,但也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就成为仙门败类了?执事大人,能不能说清楚?”林天脸色不变,但语气也微微冷了下来。

    现在,他对花非花仍然心存敬重,不是因为花非花的修为有多高,而是看在曾经的那段缘分上。如今,同为仙门考核执事的张五常已经不是自己的对手,花非花也不是,今非昔比!林天敢作敢当,遇到事情可以适当忍一忍,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任人羞辱和污蔑。

    “林天,你还嘴硬?”

    花非花更怒了,狠狠说道:“你自己说,甘柳婷被她父亲打入地牢,是不是因你而起?”

    甘柳婷?

    果然,是因为东海樱花岛的事情而来!

    林天脸色坚定,断然否认:“甘柳婷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但事情确实和我无关,我和她也只是泛泛之交,在仙门考核中一起战斗过而已。”

    “哈哈,哈哈哈,泛泛之交?”

    花非花怒极而笑,因为太过于愤怒,握着滴血长弓的手都有些颤抖起来,咬紧牙关才强忍着才没有马上出手,“林天,真没想到,你是一个如此虚伪、卑鄙的败类,亏我还曾想大力把你引入宗门,我呸!幸好没有,要不然,受害的可就不止甘柳婷一个了!”

    “我是怎么个卑鄙法,说清楚点!”林天冷冷说道。

    花非花狠狠盯着林天,似乎恨不得把林天扒皮抽骨,过了好一会,这才咬牙说道:“甘柳婷怀孕了,他的未婚夫,神火阁弟子柳东来写了一封血书,说是你干的。”

    “啊……,你说什么?”

    林天惊叫,一时间也有些目瞪口呆,众门弟子们也是惊呼,看向林天的目光纷纷多了一丝异样,有人甚至在暗暗摇头。

    刚加入宗门就出类拔萃,年纪轻轻就声名鹊起,林天的未来不可限量,但怎么就……

    不少人窃窃私语,纷纷垂下了手里的刀刃,没法为林天出头,甚至为其感到丢脸。何有德的脸庞更加阴沉了,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只有站在人群中的高飞在暗中窃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