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惊天一刀

第三百二十八章 惊天一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劲风呼啸,锋利的弩箭带着刺耳的破空声绕到林天身后,一瞬间就近在咫尺。

    花非花这一箭速度太快了,落神步法再加上落神箭法,这是对付一流高手的手段,许多宗门弟子连怎么回事都看不清,比如李亭君等人,看不清楚花非花的身影也捕捉不到速度超快的弩箭,只有张五常和陆子川等人勉强看到一点影子,失声惊呼。被这一箭贯穿胸口,就算是一个先天宗师境的大高手,也是非死即伤!

    林天仍然站立不动,似乎没有看到弩箭绕到了身后,又或者来不及反应。只是,一双眼睛骤然冷了下去,下一刻,反手握着背上黑水重刀的刀柄。

    刀光乍现,一抹冷冽的刀光在人们眼前骤然亮起,随之而至的是一声刀吟。

    刀光亮起时,还有人在惊呼,为林天捏着一把汗,为花非花惊人的箭法所震惊;刀吟声响起时,一下子全都安静了,天地间只剩下这刀吟声在回荡,捂着耳朵都隔绝不了,直接在人们脑海里响起,让人耳膜刺痛、头晕脑转、脑袋刺痛似乎要爆炸,甚至是失去了知觉似乎魂飞魄散。

    关键时刻,林天终于出刀。

    默念心法,拔刀和刀吟一气呵成,施展上官雨寒那老怪物传授的恨天刀法。头也不回,刀刃就准确荡开了呼啸而至的弩箭,发出叮一声脆响。换做平时,这一声脆响也要传出很远,现在却根本没人注意,被惊人的刀吟声所覆盖。

    天地间,似乎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这刀吟声在一直回荡,在人们脑海里迟迟挥之不去。花非花也是一样,都已经施展落神步法冲到两三米外,距离超近眼看就可以发起更加凶猛的攻击了,突然间自己停了下来,目光迷茫,似乎一瞬间也失去了知觉。过了好一会,慢慢恢复知觉后正要继续动手,突然身体一震,这时候才发现林天的黑水重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霸天一出,谁与争锋!在天下刀法中,乾坤大帝传下的霸天刀法最是刚猛爆裂,霸道绝伦;

    老怪物上官雨寒的恨天刀法没有霸天刀法那么凶猛霸道,但剑走偏锋不走寻常路,把拔刀的速度提升到极致,把音攻融合到刀法中,追求拔刀速度天下第一,并且一拔刀就要伤敌,还没交手就要用可怕的刀吟重创对方的魂魄;

    或许,恨天刀法不算天下最顶尖的刀法,但正如老怪物上官雨寒所说,专杀天下逆天高手,专破逆天刀法!

    “花非花,承让了!”

    林天淡淡说道,缓缓收刀后退一步,脸色平静看似不喜不怒,似乎击败花非花这一招只是随意一刀,但真正修为强大的高手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林天体内的力量波动骤降,甚至脸色苍白汗如雨下,有股脱力的迹象。仅仅一刀,似乎就耗尽了他体内所有的真气油尽灯枯。

    恨天刀法威力惊人,尤其是可怕的刀吟,让相当一部分宗门弟子感觉脑袋要爆炸,但消耗的力量也是惊人。仅仅拔刀和刀吟这两个简单的动作,林天体内的真气就几乎消耗殆尽。

    “越厉害的功法,消耗就越大对功力要求相当高,甚至根本就施展不出来。功力不够,再怎么苦修也是白搭!”

    “上官雨寒那老怪物之所以一次挤一点点,没有一次性把完整的恨天刀法传给自己,除了这门功法威力奇大和私心外,恐怕也和这惊人的消耗有关。之前,就算倾囊传授,自己也修炼不了!”

    “恨天刀法是这样,那乾坤大帝传下的霸天刀法呢?大长老洪元熙为什么只传自己霸天第一式,莫非,也是自己功力还不够,没到时候的缘故?”

    林天心头呢喃,隐约明白了一些事情,对恨天刀法乃至修炼的整体认识又上了一个台阶。

    一切招式的基础,就是功力。功力足够深厚,摘叶飞花,普通招式也是威力强大;功力不够,哪怕修炼的是天下第一功法也没什么战斗力,什么样的境界,就修炼什么样的功法循序渐进,分成许许多多的小阶段去努力,这样才能踏踏实实地修炼下去。

    “林天,你……,你赢了?”

    花非花说道,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林天都已经抽刀退下去了,她似乎都还没反应过来。

    这次万里迢迢来到乾坤刀宗,她是志在必得一定要带上林天去东海樱花岛,为此不惜触犯宗门律例强闯乾坤刀宗的山门把林天逼出来。结果,林天是被逼出来了,但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竟然输了,输在一个加入乾坤刀宗才大半年的新人弟子刀下!

    “你的箭法和步法都很厉害,我只是侥幸而已,花非花,甘柳婷的事情确实和我无关,并且,我正被强制闭关,二十年内不得下山,就算我想帮你们也没办法,抱歉了。”林天语气委婉,把黑水重刀插回了刀鞘。

    “好,好你个林天!今天我是输了,怪我自己没本事,但这事情,不会就这算了的!甘柳婷要是死了,我们绝不会放过你,你最好一辈子呆在山上不出乾坤刀宗半步!”

  
金融弑猎者小说5200
  花非花咬牙切齿,狠狠扫了林天一眼转身率众落神宫弟子悻悻离去。身后,响起如雷的掌声。

    目睹林天的神勇,众落神宫女弟子黯然失色,兴匆匆远道而来,失望而归;乾坤刀宗弟子们却刚好相反,大声欢呼起来。

    之前,林天虽然屡屡以弱胜强创造了一个个前所未有的先例,但战胜的都是同门弟子;现在却不同,战胜的是一个落神宫高手,还赢得干脆利落,让每一个宗门弟子都感觉扬眉吐气!

    “哈哈,数天下功法,还是我们乾坤刀宗最厉害!乾坤弟子出刀,放眼天下,谁与争锋!”

    “宗门奇才果然就是厉害,有林天这样的高手,我们乾坤刀宗后继有人可以继续统领仙门了!”

    “就是,这仙门霸主,将继续是我们乾坤刀宗!那个什么花非花,分明是来污蔑林天的!”

    “这可难说,落神宫虽然向来护短,但没有什么证据,也断然不敢来闯我们乾坤刀宗山门,恐怕……”

    ……

    欢呼过后,人们议论纷纷,有人坚信林天没有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也有人三三两两地小声嘀咕。

    燕双刀也来了,头顶宽大的流云斗笠低调地站在人群中,周围的宗门弟子都在议论纷纷,他却超然脱俗不屑于参与,一个人在小声呢喃。

    “厉害,那也是音攻?”

    “什么时候,林天也会这样的杀招?那天在黄玉峰上挑战的时候,他为什么没施展出来?”

    燕双刀呢喃,看向林天的目光满是震惊,甚至是难以置信。之所以与众不同没有和周围的宗门弟子一起议论,一方面是超然脱俗不屑于参与这样的话题,另一方面,也是心头震撼,脑海里一直在回想林天那一招,根本顾不上关注周围的人在说些什么。

    天下功法中,音攻本来就是一门偏门的功法,修炼的人不多,把音攻融合在刀法中的就更少了。偌大的乾坤刀宗内,几乎只有燕双刀一个修炼这样的刀法,因此在众宗门弟子中显得格外独特;修炼到今天这个境界,他也付出了漫长的时间和巨大的心血,音攻虽然厉害,但修炼起来也格外艰难,每前进一小步都要用大量时间去堆积和沉淀。然而,林天今天这一战,却颠覆了燕双刀对音攻的认知,隐隐约约的有个感觉,林天的恨天刀吟似乎比自己的魔刀刀域更加厉害,同样是音攻,自己苦修了数十年似乎反倒不如林天这个新人弟子。如果上场的不是花非花而是自己,也没有把握能接下林天那一招!

    燕双刀心中凌乱,林天的恨天刀吟,让他对自己苦修了几十年的本命功法突然产生了怀疑,进而对自己的整个修炼方法和方向都动摇起来,越想越不舒服胸口发闷,脑海里杂念丛生,这是心魔就要到来的迹象。

    人们议论纷纷,林天却我行我素,目送花非花等人远去后,看向在一旁压阵的内务大总管何有德。

    “何总管,劳烦你了!”

    林天何有德拱拱手,转身扬长而去,对人们的非议听而不闻。前脚刚走,身后的议论声就更大了,谣言四起。

    修炼需要静心,要能静下心来不受外界的干扰,这就是定力;

    身为一个曾经的武道盟主,林天这一世从头再来重新开始修炼。如今,修为在乾坤刀宗年青一代中还不算顶尖,但说到定力,却自认不在任何一个年轻弟子之下。

    回到黄石峰后,林天迅速在黄石大殿盘腿坐下去看,要再接再厉继续参悟恨天刀法。

    和花非花一战,林天赢得干脆利落,也有了更多的感悟。起码,现在有一点可以肯定了,老怪物上官雨寒的对策没错,音攻对音攻,可以用恨天刀吟来对付燕双刀那个强大的对手!

    “刀法再厉害,也需要深厚的功力来支持!”

    “原本定在今天一早的挑战,只怕已经来不及了!”

    林天深吸一口气,斩断脑海里的杂念闭上眼睛静心修炼,准备推辞到明天再去黄玉峰挑战,眼观鼻鼻观心,很快就静下心来气息越来越悠长。可惜,没等他静心修炼多久,外面就传来了一阵急促、凌乱的脚步声,仆人李七慌慌张张地推门而入。

    “公子,林公子,不好,不好了……”一向机灵的李七,连门都没敲就闯了进来。

    “怎么了?说!”林天睁开眼睛,淡淡吩咐。

    “内务长老大怒,让你马上过去!”李七回答。

    “内务长老,高飞的师尊牧原?”

    林天有些意外微微皱起了眉头,略微思索,长身而起向内务长老牧原所在的南刀峰走去。

    在宗门内,内务长老牧原也是出了名的护短,和高飞结怨的时候,林天就知道事情棘手,输给高飞后没完没了,这家伙会得寸进尺,赢了只怕也不讨好,要惹出高飞背后的内务长老牧原。身为一尊执掌内务的宗门巨头,要想找自己麻烦再容易不过了,林天早有心理准备,但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