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峰回路转

第三百二十九章 峰回路转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乾坤刀宗内山峰林立,以主峰擎天峰为中心以一个个巨大的圆形而分布,重重拱卫擎天峰。

    擎天峰外面,是传功长老独孤野、内务长老牧原、杀戮长老长孙烛和刑法长老叶冰封四大宗门巨头所在的修炼圣地,分别称为东刀峰、南刀峰、西刀峰和北刀峰,这四座山峰与主峰擎天峰被人统称为五指山。五指山外,就是众百人堂弟子所在的百圣峰,分为天地玄黄五个级别,每个级别二十五座山峰环绕擎天峰以圆形分布。这五个巨大的圆圈外面,是更加庞大的外围山峰,同样以圆形分布。从高空看下去,整个乾坤刀宗就是以主峰擎天峰为中心的一圈圈山峰,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法阵,汇聚磅礴的天地元气。离主峰擎天峰越近,天地元气就越浓厚。

    花非花等落神宫弟子虽然早就走远了,但风波显然还没有过去,宗门弟子们仍然三三两两地聚在路旁讨论。

    林天对人们的议论置若罔闻,身穿宗门制式战袍,头顶流云斗笠,背着黑水重刀直奔内务长老牧原所在的南刀峰。从黄石峰到最内围的南刀峰颇有段距离,林天的速度也不算慢,但也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来到南刀峰。

    南刀大殿内,一群人已经等候多时。南刀峰上宫殿林立,宗门弟子们领取任务、换算贡献点和购买装备丹药等杂务都是在山脚下的内务大殿处理,耸立在山顶上的内务大殿雄伟严肃,是内务长老牧原的修炼洞府,没有邀请或什么重大的事情,弟子们不敢轻易上山。

    林天踏入南刀大殿的瞬间,里面就突然静了下来,抬头一看,内务长老牧原端坐在大殿尽头的宝座上,下方站着上百个宗门高手,周稷山和高飞赫然在列。让人意外的是,刑罚长老叶冰封、杀戮长老长孙烛和传功长老独孤野也来了,五大宗门巨头中,除了大长老洪元熙外其余四大巨头都来了。

    四大宗门巨头齐聚一堂,这在宗门内非常少见,肯定是有什么大事!

    林天心头一顿,感觉众人的目光全都钉在自己身上,大殿内空气压抑,一股沉甸甸的压力扑面而来。这压力,让人要透不过气来。

    不对!

    看这样子,不太可能只是因为高飞的事情,难道,是因为花非花等落神宫弟子?

    林天心念如电,迅速明白事情远非原来想的那么简单。深吸一口气,在人们的注视和压力下坦荡荡地走进去,摘下头上的流云斗笠,向四位宗门巨头行礼,“弟子林天,见过各位长老。”

    大殿内压抑肃静,只有林天的声音在回荡,没有人回答。

    良久,内务长老牧原打破了沉默,居高临下看着林天冷冷说道:“林天,你可知罪?”

    南刀峰高耸入云,山顶上一年到头都是冷风吹拂,山脚下春暖花开,山顶上却如同寒冬。大殿内本就冷风阵阵,内务长老牧原一开口就更加寒冷了,站在下方的林天感觉压力更大,无形的压力如同一座大山一样越来越沉。

    “弟子不知道哪里错了,还请长老明示!”林天回答,不亢不卑。

    “不知道?哈哈哈,林天,你竟然还敢说不知道?”

    牧原哈哈大笑,语气一转,说话像北部冰原上刮来的冰风暴一样冰冷,“我们四大隐世仙门同气连枝,尤其是落神宫,千百年来一直和我们乾坤刀宗风雨共济,而现在,宗门前辈高手们用鲜血和生命缔结的情谊却被你一个人撕碎了,你还说不知罪!”

    牧原越说越严厉,体内力量波动暴增杀气腾腾。

    站在大殿下方的林天呼吸急促,感觉无边的压力铺天盖地般迎面袭来,这压力,比燕双刀强了千百倍,让人呼吸困难,让无法抗衡站都站不起来!

    来了!

    果然是因为落神宫的事情!

    林天脸色凝重,知道果然没有猜错,深吸一口气,疯狂催动体内刀旋抗衡牧原的威压,膝盖骨嘎嘎作响。

    南刀大殿内一片肃静,只有内务长老牧原的咆哮在回荡。

    旁观的宗门高手们一个个脸庞紧绷沉默不言,气氛越来越压抑,只有站在周稷山旁的高飞在冷笑,目光狰狞、冰冷,看向林天的眼神如同看着一个死人。在宗门后山,被林天出其不意逃之夭夭;与花非花一战,林天又出人意料的反过来大胜,还赢得干脆利落让高飞大失所望;现在,真正的机会终于来了,看林天这次怎么死!

    高飞冷笑,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不加掩饰,等着看林天在死之前怎么受辱,等着他在师尊牧原的威压下跪倒在地上无力反抗。可惜,他又一次失望了,在师尊牧原强大的威压下,林天浑身筋骨都在嘎嘎作响似乎就要散架,身上虚汗淋漓,但过了好一会,仍然硬撑着没有跪下。

    “长老,那完全就是个误会,我和落神宫弟子甘柳婷的事情完全无关,更没有做任何违背宗门律例的事情!”林天回答,竭尽一切力量抗衡牧原的威压,甚至展开了天刀刀域,身上如同压着一座高耸入云的比南刀峰还要庞大的山峰,但宁可遭受内伤也硬撑着没有跪下去。

    一直沉默不语的宗门弟子们有些骚动起来,看着腰身挺拔硬撑的林天,端坐在宝座上的牧原双眼也闪过一抹意外,高飞的脸庞却沉了下来笑不出了。

    “好,就算花非花等落神宫弟子误会了你,那神火阁的讨伐,你怎么说?总不能说,人家落神宫和神火阁两大仙门都误会你了!”牧原厉喝,声音冰冷,双眼更是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情感,压在林天身上的威压更强了。

    “神火阁的讨伐?”林天意外,在牧原的威压下汗如雨下,但身体就是顽强地挺立不倒。

    “你自己看!”

    牧原厉喝,屈指一弹,一封信就飘到了林天面前。

    林天接过去,发现这是一封血书,用鲜血写下的一封对自己控诉的书信,上面加盖了神火阁阁主的印鉴,信的右下角署名‘柳东来’。

    “现在,无论落神宫还是神火阁都要求我们把你交出去,两大仙门同时大怒!林天,你自己说,你犯下了什么样的死罪?该接受什么样的惩罚?”牧原再次厉喝,面目冰冷。本来,惩罚、管教宗门弟子是刑罚长老叶冰封的事情,但不知道为什么,神火阁的这封信到了牧原手里。

    大殿内越发压抑起来,形势对林天很不利。光是花非花等落神宫弟子的到来,就不好善后,处理不好就成为两大宗门间的疙瘩;现在,又多了另一个宗门神火阁。两大仙门一起声讨,要乾坤刀宗交出一个年轻弟子,这样的事情不是千年一回也是百年一遇了。

    “这个神火阁弟子柳东来说的,就是事实么?”

    林天反问,越是关键时刻,头脑反而越冷静
剑傲封仙帖吧
,顿了顿,环顾众人一眼,据理力争,“仙门考核的时候,我和柳东来有过矛盾,那人睚眦必报并且生性多疑,我和他未婚妻甘柳婷说一句话,那小子都脸色铁青目光不善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甘柳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但很显然,柳东来他是在胡说,失去了理智像条疯狗一样四处乱咬!几位长老,仙门考核的时候时间紧迫,并且当时一直有四大仙门的执事在一旁压阵,我哪有什么时间干什么坏事?后来,加入宗门后一直在苦修,更加不可能外出和甘柳婷发生什么!”

    大殿内沉寂下来,人们在咀嚼林天的话,不得不承认,林天的话也有道理,想干坏事都没时间,咄咄逼人的内务长老牧原一时间也语塞无话可说。虽然落神宫和神火阁一起发难,两大仙门同时要乾坤刀宗把人交出去,但林天的话也难以辩驳。就算甘柳婷真的有孕在身,怎么证明是乾坤刀宗弟子林天干的,后者哪有行凶的时间?

    “师尊,这小子还在狡辩,不动大刑是不行了!”

    高飞突然打破了沉默,眼看众人开始动摇又要让林天躲过一劫,他急了起来,恨不得亲自上前动刑审问。他才不管事情的真相怎么样,他要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林天去死,死不了也要脱层皮!

    牧原目光闪烁,似乎也在考虑要动什么样的大刑,气氛更加紧张、压抑起来。不过,没等他发号施令,一直沉默的传功长老独孤野说话了,“好了,已经够了,怎么能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就对自己宗门的精锐弟子下狠手?未查明事情真相之前,任何人不得滥用大刑!”

    铺天盖地压在林天身上的压力,突然一消而散,独孤野仅仅边说边摆了摆手,林天就身体一轻。

    相比内务长老牧原,传功长老独孤野的身份又高了一分,在五大宗门巨头中仅次于大长老洪元熙。宗主和大长老都不在,他的话相当于一锤定音。

    心头紧张一直沉默的宗门弟子们暗暗松了一口气,林天也暗暗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

    “独孤长老,那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么?落神宫和神火阁那边,怎么交待?”高飞脱口而出,顾不上那么多了。在独孤野这个这个传功长老面前,根本没有他说话的资格,连师尊牧原一时间都不好多说什么,他却实在按捺不住了。

    “问得好,这是个麻烦!”

    独孤野意味深长地看高飞一眼,还似笑非笑地赞扬一句,转而看向坐在一旁的刑罚长老叶冰封,“叶师弟,你怎么看?”

    “两大宗门一起发难,这确实少见,但独孤师兄说得没错,我们不可能就就这样把一个宗门弟子交出去!一切,等事情真相查清楚再说!”叶冰封脸色冷漠,顿了顿接着说道:“死罪可免,不得滥用大刑,不过,在事情真相未查清楚之前,我建议先把林天关押起来,打入地牢!”

    “对,打入地牢,还要披枷带锁,免得他偷偷跑了!”高飞兴奋起来,虽然没法一下子把林天置于死地让他颇为失望,但只要把林天打入地牢关起来,那也不错!可以让林天度日如年,甚至,暗中想办法让他饱尝各种痛苦!

    “我赞同,先把他关起来!”内务长老牧原一字一顿,第一时间附和。

    独孤野皱皱眉头,没有直接反对,不动声色地看向四大宗门巨头中的杀戮长老长孙烛,“长孙师弟,你说呢?”

    “把人关起来可以保险一点,确保林天他跑不了,日后如果查明当真是林天干的坏事,也好对落神宫和神火阁有个交待,免得影响四大仙门间的关系,不过……”

    长孙烛顿了顿,接着说道:“根据目前所掌握的消息来看,落神宫和神火阁高手齐聚东海樱花岛,即将和东海老怪门下弟子甘清风发生激烈的冲突,波及东海七十二岛势力。东海老怪为人虽亦正亦邪脾气暴躁,但曾和我们宗主胡青红关系匪浅,如今,虽然宗主多年没有音讯,东海老怪也消失多年,但我们不能眼看着他们三方都遭受重创,无论为了四大隐世仙门整体着想还是看在宗主份上,我们都不能袖手旁观。”

    “那你的意思是……”独孤野追问,站在下方的宗门弟子们大气都不敢出,两大宗门巨头在商量,根本不敢插嘴。高飞倒想硬着头皮说些什么,结果,被独孤野有意无意扫了一眼,下意识地赶紧闭嘴,话到了嘴边又自己咽了下去。

    “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事情和林天有关,我建议,不如干脆让他自己去东海樱花岛差个水落石出。”长孙烛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长孙师弟,你就不怕林天他暗中动什么手脚,或者趁机逃之夭夭?”牧原反驳。

    “当然不惧,有落神宫和神火阁高手在,林天他还能一手遮天歪曲事实么?天下很大,但也很小,如果当真事情是林天干的,他躲到天涯海角也躲不了。我们可以不相信林天,但难道,对宗门实力也没了信心?追杀一个逆天的大魔头都没问题,区区一个新人弟子更加不在话下,我们杀戮堂的精锐弟子已经很久没有活动,刀刃都快生锈了。”长孙烛脸色平静,话里却带着一股冷森森的杀气,甚至,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乾坤刀宗高手林立,拥有许许多多的精锐弟子,一个个刀法过人;但说到刀法之凶猛,杀戮堂的高手首屈一指,那都是一个个一动手就不死不休的疯子,专门琢磨怎么以最快的速度杀人的疯子!

    “好,就这么定了,林天,你自己去东海查清楚。如果事情不是你干的,回头我们再找落神宫和神火阁算账;如果,当真是你干的好事,你不用回来了,也回不来了!”独孤野一锤定音,语带双关。表面上,是让林天下山自由行动,让他自己去东海查清楚真相;但暗中,肯定有什么制衡之策。查清楚当真是林天干的,只怕林天就要死在东海了,天下虽大也无处藏身!

    “弟子遵命!”

    林天躬身行礼激动起来,对独孤野的威胁不以为然,事情不是自己干的,他当然不惧!本来,正为无法下山远赴东海赴约而苦恼,短时间内无法突破到先天宗师境也无法挤入百人堂排行,正以为要爽约了,没想到,峰回路转眨眼机会就来了!

    “去吧,你可以带上六个师兄弟一起去东海,这是你自我救赎的机会,也是一次历练。查明真相,如果是你自己干的好事,你最好自己一刀两断;如果不是,把真正的凶手揪出来,带回宗门公开审问,还你自己一个清白,也弘扬我们乾坤刀宗的雄风,让世人知道,我们乾坤刀宗弟子不是能随意污蔑的!”独孤野吩咐。

    “是!”

    林天躬身领命,在众人的注视下转身大步离去,他峰回路转求之不得,身后,高飞的脸庞却阴沉沉的极其难看,希望再次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