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三百三十五章 骨长生

第三百三十五章 骨长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时间流逝,一分一秒地过去,众人感觉难熬,不时四下打量,林天却一直盘腿坐着一动不动,甚至不知什么时候闭上了眼睛。

    风中,不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树林内走动,又像是有什么妖兽在暗暗逼近,众人越紧张起来,林天却不为所动;

    太阳西斜,天黑后山中会更加危险,众人频频看向出山的方向,心头有股冲动恨不得拔腿狂奔在天黑前冲出去,林天却一动不动,铁了心就地死守;

    周围静悄悄的看不到什么异样和危险,现在动身还来得及在天黑前走出大山,慢慢地,就连修为仅次于林天的欧阳落雷都动摇起来,两相权衡,感觉留在山里更加危险;林天却始终端坐不动,周围有可疑迹象时不动,看似没有任何危险时还是一动不动!

    吩咐一声后,盘腿坐在地上的林天就似乎睡着了,又或者是在神游千里,如同在宗门内闭关静修,不再理会外界的任何变化。

    黑夜,在众人焦急的目光中迅到来。

    太阳一下山,夜幕就罩了下来,空中乌云沉沉,浓浓的夜色笼罩着大地。

    响午时分,太阳毒辣热得赶路的人们口干舌燥,到了晚上刚好相反,冷风阵阵下起了夜雨。风冷,雨更冷,落在身上打湿人们的头和战袍,一阵阵寒意透过皮肤渗入骨髓。

    6子川和欧阳落雷还好,修为明显差了一截的李亭君渐渐地浑身哆嗦起来,连先天境都还没突破的胡长天也是一样,浑身冷脸庞苍白,寒冷只是一小部分原因,无形的压力和心头难以抑制的紧张,才是最大的缘由。

    入夜后,虽然还是看不到什么明显的异样和危险,但空中明显多了一股肃杀气息,荡漾着挥之不去的越来越强的无形压力。

    睁眼看去,只见黑夜笼罩下的树林内似乎人影憧憧,不知埋伏着多少杀手。凝神仔细一看,什么都没有,稍微松懈一点,又感觉有更大的危险在逼近。这似有似无的感觉,让人更加不安,除了林天和燕双刀外,一行人都焦躁不安起来,有人杀气腾腾,恨不得握着长刀杀入丛林内看个清楚,也有人浑身哆嗦,四下寻找逃生的方向;只是见林天一直端坐不动,这才纷纷强行压下心头的冲动,按林天的吩咐继续等待。

    夜色越来越浓,雨渐渐大了起来,山林中渐渐开始起雾,远方的山峦和森林在人们的视野里慢慢地模糊起来。

    在林天的率领下,人们继续盘腿坐在地上等待。林天端坐不动,如老僧入定,燕双刀更是如同一座石雕,一动不动任由风吹雨打,头顶宽大的流云斗笠,看不到他的神情变化,甚至坐在一旁都看不到互相的五官。

    见林天和燕双刀如此镇定,李亭君和胡长天等人这才稍稍定神,强作镇定端坐不动。一行七人背靠背端坐在地上,拱卫着修为最高的燕双刀,清一色的身披乾坤战甲头顶流云斗笠,如同七座石雕一样接受着夜雨的洗礼。

    高手过招,如同高人下棋,需要深厚的功力和造诣,更需要过人的耐心。

    这是一场耐心的较量,猎人和猎物只是相对的,谁先失去耐心,谁就要反过来沦为对方的猎物!

    察觉不对,推断出对方很可能有着更厉害的连环杀招后,林天当机立断,决定以静制动。这一招,果然有效。

    僵持大半天后,远远地潜伏在山林中的杀手,终于率先失去了耐心。

    雨在下,雾越来越大,一阵阵奇特的笃笃声突然传入一行人耳里。听上去,像是有人在敲门,又像是什么妖兽从密林内走了过来。

    “来了!”

    “那是什么?”

    一直提心吊胆地等待的李亭君和胡长天等人精神一振,紧张惶恐之余,一个个握紧手里的长刀杀气腾腾,等着对手冲上来大战一场。然而,浓浓的大雾遮挡了视线,四下打量却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一阵阵笃笃声传来,忽东忽西,时远时近飘忽不定。

    “是谁?出来!”

    等了好一会,岳青山终于按耐不住了,大声厉喝。正要站起来持刀冲出去看个清楚,一只大手按上了他的肩膀,势大力沉牢牢地把他按在地上。

    “青山,别动,继续等,别让对手各个击破了!这只是对方在故弄玄虚而已,沉不住气冲出去,就正好上当了!”

    林天说道,声音低沉。头也不抬,甚至都没有睁开眼睛,但周围的风吹草动一清二楚。

    “林天说得没错,等!”

    欧阳落雷附和,入夜后,他也有些紧张,但奇怪的声音出现后反倒冷静了下来。修为在岳青山之上,心境也明显高了一个层次,能挤入百人堂,哪怕排名最后在第一百位,也果然要比一般的精锐强上不少。6子川的情况也有些相似,握
位面源代码txt下载
着长刀静心等待。

    一行七人继续盘腿坐在地上等待,养精蓄锐以逸待劳。

    笃笃笃的古怪声再响了一会,然后就沉寂下去,再也没有出现,明显是知道被林天一行七人看破了故弄玄虚的手段,没法再继续了。没过多久,一个黑袍人终于隐隐约约的出现在人们面前,体格粗壮有将近两米高,但行走起来飘飘荡荡的怪怪的,如同一个骷髅披着一件长袍在大雾中行走,似乎一阵风就能将其吹走。距离稍微拉近后,可以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阴冷气息扑面而来,显然,就算这家伙不是一具死亡骷髅,也是一个修炼什么邪恶功法的邪魔外道。

    “嘎嘎,嘎嘎嘎嘎,七具新鲜的仙门血肉啊,献上你们的鲜血和灵魂吧,本尊......,已经听见你们的心跳,闻到你们热腾腾心脏的新鲜滋味了,嘎嘎嘎……”

    黑袍人嘎嘎大笑起来,没有继续靠近,而是保持十多米的距离绕着一行七人转圈,双眼露出诡异的幽光,行走间关节和骨头碰撞出一阵阵咔嚓、咔嚓的声音,似乎当真是一具从坟墓里爬出来的骷髅,边走边仔细打量林天一行七人,似乎在掂量选择哪个目标下手。

    温度急剧下降,周围骤然冰冷起来,阴风阵阵,一个无形的和宗门弟子们刀域相似的领域,把方圆百米笼罩起来。

    黑袍人没有马上冲上来,但展开了一个邪恶领域,嘎嘎笑着把林天七人都笼罩起来。

    欧阳落雷和6子川等精锐弟子还好,在这邪恶领域的笼罩下,李亭君和胡长天率先出现了不适要撑不住了,身体瑟瑟抖,脸上蒙上了一层幽幽的淡淡的绿光,这是抵挡不住邪恶气息就要侵入体内的迹象。一行七人中,燕双刀、林天、欧阳落雷和6子川都修炼出了刀域,就连岳青山也有半步刀域护体,可以抗衡黑袍人的邪恶领域,修为差了一大截的李亭君和胡长天却没有那样的本事。

    “嘎嘎嘎,新鲜的心脏啊,本尊已经闻到了……”

    黑袍人双眼幽光暴涨,盯上了修为相对浅薄的李亭君和胡长天,诡异的目光先是上下打量胡长天几眼,然后定格在李亭君这个书生身上。

    修炼没有捷径,需要千年如一日地苦修,反反复复地锤炼,但这是对名门正派弟子而言;对修炼邪恶功法的魔头来说就不一样了,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夺取别人的功力,成功一次或许就可以暴增十年,甚至百年功力,一下子就修为暴增,修炼度可以达到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步,目标的修为越高,收获就越大!

    阴森森的黑袍人显然没看上胡长天这个武道中人,在新人弟子中表现出色又还停留在先天二重的李亭君,无疑是最合适的目标了。

    “林天兄弟,我去会会这个家伙!”

    眼看李亭君和胡长天就要扛不住了,不等林天吩咐,6子川就长身而起,持刀向黑袍人扑了上去。

    方圆百米内,突然狂风大作,呼呼作响飞沙走石。

    6子川胆大心细,一出手就展开了狂风刀域,抗衡黑袍人的邪恶领域。然后,施展最擅长的狂风刀法,一口气向黑袍人斩出十几刀,刀刀致命直奔后者的要害。

    “咦,你是谁?”

    黑袍人凝重起来,身体左右摇摆飘荡,躲闪6子川的长刀。

    “乾坤刀宗弟子6子川在此,你又是何方妖孽?报上名来,别死在我刀下成了一个无名亡魂!”

    6子川声如洪钟,边说边起连绵不绝的攻击,出刀度和林天相比差了不止一筹,但仍然惊人,刀法凌厉逼得黑袍人步步后退。

    “哈哈,好大的口气,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本尊的厉害,让四大隐世仙门知道我骨长生的威能,哈哈哈……”

    黑袍人哈哈大笑,突然间不再躲闪,徒手一挡,当一声硬是用手骨挡下了6子川手里锋利的裂天刀。这家伙走路姿势怪异,漆黑的长袍下,果真只有一副阴森森的惨白骨架。

    身体没有血肉,只剩骨架!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骨架竟然比刀剑还硬,裂天刀都砍不动?

    6子川脸上变色,身为一个曾经的百人堂高手,他也下山历练了不知多少次,见过许许多多的高手;但敢徒手来挡自己的裂天刀,并且还若无其事的,这还是第一次碰上!这个浑身散着邪恶气息的魔头,比预想的厉害多了!

    “骨长生……”

    一直闭目养神的燕双刀,突然睁开了眼睛;远远扫了身披黑袍的骨长生一眼,然后就再次闭上了眼睛,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十几米外,泥泞的地面上,6子川和魔头骨长生激烈地厮杀起来。这场厮杀,远比众人预想的还要激烈和凶险,就算是林天也有些沉不住气了,睁眼紧盯着两人的身影暗中给6子川压阵,随时做好出手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