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幕后高手

第三百四十四章 幕后高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夜色浓重,一行三人离古庙越来越近。

    走近之后,林天发现古庙比预想的还要破败,屋檐下挂满蜘蛛网,原本精美的雕梁画栋全都被风雨侵蚀了,风一吹屋檐就嘎嘎作响似乎要倒下来。大门上风,‘大帝庙’三个字倒还勉强可以辨认,雕琢在一块青石板上,字迹苍劲有力有棱有角,看上去不像是石匠一点一点雕琢出来,而是直接用刀刻出来的。刀法之刚猛有力,似乎要从古老的石板上飞跃出来,林天看了都有些咋舌。

    阵阵冷风,从古庙内倒灌出来,阴冷刺骨。

    风震东停下来歇口气,然后继续背着林天向前走,眼看就要跨过门槛的时候,突然身体一沉再也走不动了。

    “怪了,怎么突然一下子这么沉?”

    风震东嘀咕,感觉身上似乎压着一座大山再也迈不出半步,正嘀咕着,突然感觉似乎有些不对劲,回头一看,只见跟在身后的纳兰轻容浑身哆嗦,见鬼般俏脸惨白。

    “容儿,怎么了?”风震东奇怪。

    纳兰轻容浑身哆嗦,喉咙里呜呜叫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伸手指向风震东的后背。风震东用力扭头一看,霎时间也不由得浑身打颤,只见中招后趴在自己身上一动不动的林天,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并抬起头来,眼睛冷冰冰的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波动,右手按上了悬在其背后的黑水重刀的刀柄,杀气腾腾如同一个没有了理智和意识的只知道杀戮的杀神。

    一向夸夸其谈自诩胆大包天的风震东,身体情不自禁的哆嗦起来,和纳兰轻容一样,心惊肉跳感觉到了无尽的恐惧。

    暗夜幽兰这种迷香,是纳兰轻容的独门神药,也是两人在东海郡如鱼得水的秘密武器,早就经过了无数次考验从未失手过。就是一头牛犊,吸入几口暗夜幽兰的余香后都轰然倒地,没有解药起码沉睡三天三夜才能醒过来。谁也想不到,林天竟然这么快就醒了!

    这人到底是什么人,什么时候醒的?

    他刚好有暗夜幽兰的解药?还是修为超强,当真是哪个大门派的大高手?醒过来后第一时间拔刀杀气腾腾,他这分明是要……

    风震东和纳兰轻容双腿发软浑身发抖,林天还没出手,甚至都还没把刀拔出来,那磅礴狂暴的真气和冲天的杀气就让他们两个懵了,牙齿咯咯作响。不过,等了好一会也不见动静,并没有迎来林天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风震东和纳兰轻容两人心惊胆战,林天则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凝神盯着黑乎乎的古庙,压根就不屑于和这两个还未成年的小毛贼计较。他的目标,是在古庙内。

    眼看风震东就要背着自己走进古庙的刹那,林天突然心有感应,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同一时间,闻到了一缕似曾相识的气息。一眼看上去,古庙内看不到什么危险,但林天当机立断身体一沉让风震东停了下来。

    凉风习习,竹林沙沙沙地摇晃起来,远方传来一阵阵的海浪声。除了风声和海浪声,周围一片寂静。

    风震东和纳兰轻容渐渐回过神来,但仍然一阵阵心惊肉跳不敢动弹,全部心神都系在林天身上,注意着后者的一举一动;

    林天则一动不动,继续趴在风震东背上,把后者吓得够呛浑身发抖,林天自己却目光格外有神,紧盯着黑乎乎的古庙。从门外看进去,只见古庙内立着一座庞大**的雕像,这雕像大气磅礴栩栩如生,脸庞不怒而威,光一根手指就有一个人的大腿般粗细,但在岁月的侵蚀下整体已经斑驳不清,只能隐约看见当年的盛景。仔细打量几眼,这雕像的脸庞竟然给林天几分熟悉的感觉,似乎曾在哪里见过。

    这座大帝雕像让人印象深刻,但林天真正在意的不是这雕像,而是雕像背后的东西。凝神看去,雕像后面隐隐约约的似乎有个人潜伏在那里,远远的就给人一股危险的感觉。

    这家伙,应该就是指使风震东和纳兰轻容两人把自己引到这里的真凶了,他到底是谁?

    古庙内,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危险?

    林天心头沉吟,不敢鲁莽行动,继续静观其变。

    持久的沉默,让风震东和纳兰轻容两个小毛贼越发紧张起来,尤其是背着林天的风震东,总感觉随时要有一把刀从背后刺进来,这感觉让他紧张惶恐,甚至让他快要窒息喘不过气来身体越来越抖,最后,双腿一软再也扛不住沉重的重量一跤摔倒在地上。同一时间,古庙内有个黑衣人猛地从雕像后面冲出来,向东面的窗户掠去。

    “谁?哪里跑!”

    林天动了,厉喝一声双脚刚刚碰到地面就弹飞起来,闪电般冲进古庙内。

    方圆百米内,突然起风,狂风大作把整座古庙都笼罩起来。东面窗户外,更是突然涌现许许多多的风刃挡住黑衣人的去路。

    林天早有准备,还没拔刀就先催动体内真气展开了天刀刀域。在刀域笼罩下,整个古庙变成了一个无形的囚笼,许进不许出!

    飞身要跑的黑衣人突然转身,侧步滑移到三米外躲过呼啸而至的风刃,当机立断并且动作干脆利落,体内力量波动澎湃有力,明显是个先天高手。换做是个俗世的武道高手,休想这么轻而易举地化解风刃的攻击。

    “这位兄台,既然费尽心思把我引到这里来,还跑什么?”

    林天踏前一步,仔细打量这个幕后真凶。这家伙身上罩着一袭黑袍,脸上还蒙着一块黑布看不到五官,身体很高,但瘦得像根竹竿,左眼上还蒙着一个黑眼罩,看样子是个独眼龙。

    黑衣人一言不发,从身上拔出了一把匕首,冷冷地看着林天,目光冰冷、凶狠。这家伙虽然不吭声,但不知为什么,越看越给林天一股熟悉的感觉。

    “你到底是谁?”

    林天再问,感觉这黑衣人越来越熟悉,但一时间就是想不起来。

    黑衣人仍然没有说话,但突然挥舞着匕首扑上来,霎时间,林天有股被毒蛇盯上的感觉。看不出这黑衣人是什么门派的人,但这家伙一出手,就让林天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对方体内的力量波动,
一棍碎天笔趣阁
隐隐约约的和自己不相上下,绝对是先天境的大高手!

    “来吧,现在不说,等我手中长刀架在你脖子上,你就自己什么都说出来了!”

    林天冷喝,反手拔刀。

    冷冽的刀光突然在黑暗中亮起,照亮整座古庙,伴随着一声动人心魄的刀吟。

    林天果断拔刀,并施展越来越娴熟的恨天刀吟。这刀吟声一响起,就在庙外庙内回荡,风震东和纳兰轻容两人身体一震,感觉似乎魂儿都被这一声刀吟震散了,修为非凡的黑衣人也攻击一顿出现了片刻的恍惚。等他回过神来的刹那,林天的黑水重刀已经呼啸着到了面前,狠狠斩在匕首上,力道凶猛,连人带匕首被劈飞出去,胸口上被刀刃划出了一道刀痕鲜血淋漓。

    不动如山,动如脱兔,侵吞如火!

    林天杀气凛然,一动手就施展老怪物上官雨寒传授的恨天刀法,和大开大合霸道绝伦的霸天刀法不同,恨天刀法另辟窥镜追求的是先机夺人,把拔刀的速度追求到极致。拔刀和刀吟一气呵成,刹那间比闪电还快,没有提前准备,一个先天宗师境的大高手都难以阻挡,同等境界的修炼者更是百分百碾压!

    “再来,杀!”

    林天把长刀一横,摆起了霸天刀法的起手式,正要扑上去乘胜追击,黑衣人不战而退,背部直接狠狠撞在墙壁上破墙而出。

    “好你个林天,果然厉害!但你就算再厉害,今天也是死定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哈哈哈……,你们两个擅作主张坏我大事的小杂种,跟林天这小子一起去死吧!”

    黑衣人哈哈大笑,破墙而出后没有马上逃之夭夭,而是转过身来狠狠盯着林天,目光说不出的阴狠和狰狞,连还未成年的风震东和纳兰轻容都不放过。他只是要两人把林天引过来而已,可没让他们两个用**这种低级手段,提前打草惊蛇坏了他的大事!

    地面颤动,地下冒出滚滚热浪。

    正要挥刀追上去穷追不舍的林天,突然心头一顿,眉心狂跳感觉到了一股迫在眉睫的危险。

    不好!

    这家伙有诈!

    林天心念如电,第一时间飞身速退。

    门外,风震东和纳兰轻容两个小毛贼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不约而同地转身就跑,但两人的速度太慢了,一下子就被林天反超。身后,在黑衣人的哈哈笑声中,整座古庙突然轰隆一声爆炸开来,如同火山爆发,掀起滂湃狂暴撕裂一切的气浪。

    “你们两个,抱紧了!”

    林天脚步稍稍一顿,略微迟疑后张开双手带上风震东和纳兰轻容两人,腋下一边夹着一个,疯狂催动体内刀旋往前飞掠。刚把两人夹在腋下,大爆炸掀起的气浪就从背后排山倒海般袭来,把三人远远震飞出去。刹那间,仿佛有一座庞大的大山滚滚而来撞在了三人背上。这爆炸来得太快,威力也太大了,林天连伏羲金刚体魄都来不及展开,张开双臂帮两人卸掉绝大部分的冲击力,体内气血翻滚张嘴喷出一道血箭,风震东和纳兰轻容两人更是七窍流血直接晕了过去。

    “该死,杀!”

    刚刚站稳身体,林天就把两人放下来,昂头一声长啸尽情宣泄心头的愤怒。在日出客栈就遇到了一次暗算,整座客栈突然爆炸坍塌,差点一行七人都死在那里;现在,又来了一次,反应稍微慢一点点就要死在古庙内!

    林天杀机大盛,发誓绝不会放过这个黑衣人;然而,等他转过身来的时候,黑衣人已经走远了,身形几个起落就消失在黑暗中,唯有恶狠狠的声音传来,“林天,这样都杀不了你,算你厉害!下次,你就不会这么好运了,总有一天,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

    黑衣人的声音格外凶狠,在天地间久久地回荡。

    见其迅速消失不见,林天没有勉强追上去,转而沉思起来。黑衣人这番话加深了他的怀疑,这家伙肯定在什么地方见过,并且和自己有着深仇大恨。

    修为强大起码是先天武者七重,左眼瞎了只剩一只眼睛,身体又高又瘦,行事阴狠歹毒,这人会是谁呢?

    林天低头思索,这样的人绝对不多,在自己前世今生的仇敌中都不算多。很快,一张熟悉的脸庞就浮现在林天脑海,迅速想起了一个人,刘平贵!这家伙出身豪门但为人睚眦必报,在仙门考核时就和自己结下了深仇大恨,后来加入了四大隐世仙门中的神火阁。

    神火阁专修火系功法,精锐弟子炼制出的神火符箓正好可以迅速爆炸,个中极品炸毁一座山都没问题!

    刘平贵那家伙也是又瘦又高,还刚好在仙门考核中偷鸡不着蚀把米被自己刺瞎了一只眼睛,和黑衣人一模一样!

    对,是他,就是他了!

    林天目光如炬,终于明白了黑衣人的身份,勃然大怒。当初在仙门考核的时候,本可以直接一刀砍下刘平贵的脑袋,当时,看在张天弓份上才网开一面再给刘平贵一次机会。没想到,这家伙不仅没有醒悟,加入仙门学到神火阁的本事后反而变本加厉了!

    “不对,在甘柳婷这件事上,和自己有恩怨的是柳东来,关他刘平贵什么事情?这家伙怎么也来了?”

    “难道,刘平贵和柳东来一起下山,神火阁派出了许多宗门精锐弟子?”

    “那日出客栈呢,又是怎么回事?如果日出客栈是刘平贵炸掉的,怎么魔女赵霜盈刚好那么巧也出现了?难不成刘平贵他……”

    肯定黑衣人的身份后,林天又迅速糊涂了,越想越疑惑。四大隐世仙门同气连枝,万年来联手共同抗衡魔神教,一直以来,乾坤刀宗虽然和神火阁争执不断,但都是一些小矛盾,只是仙门内部的竞争而已,说神火阁和魔神教勾结在一起,那绝对不可能,林天也不怀疑这一点。但私底下某个人暗中投靠魔神教,那就难说了,这样的人哪里都有,不仅有可能出现在神火阁,乾坤刀宗也有可能,统称为魔神内应。

    仔细想想日出客栈的陷阱和大爆炸,林天越想越怀疑,当初仙门考核时,有关刘平贵的一些不怎么注意的细节,也暗暗浮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