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大力金刚指

第三百四十七章 大力金刚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闻讯而来的风氏家族弟子越来越多,围观的人也是一样,大半夜的从四面八方赶来。

    人越来越多,但废墟旁一片安静,人们紧张地等待一场大战的到来,大气都不敢出。两个先天高手的较量,别说在东海郡了,就是在整个大汉国都是少见!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一瓢大师突然问道,边说边缓缓向林天逼过去准备出手了,双手红光泛动似乎套上了一层指套,赤手空拳,显然这双手就是他的武器。说话之间,右手中指就胀大了将近一倍,看上去不像一根手指,而是一根狰狞的棒槌!

    大力金刚指!

    一瓢大师默念师门心法,虽然还没出手,但已经在暗暗酝酿着致命一击。被他这根手指戳一下,只怕就要像被一把重锤砸中!

    围观的人们噤声,越紧张了,有人担忧,更多的是兴奋,紧张并兴奋着,期待着一场激烈的大战。

    “林天!”

    林天淡淡回答,也注意到了一瓢大师那异样的中指,脸上多了一抹凝重,“你呢,大名怎么称呼?就叫一瓢大师?”

    “对,就叫一瓢大师,或者,直接叫我一瓢就行。贫僧本是佛门中人,从小就在深山古寺中长大,奈何一心想着红尘,修炼多年也斩不断七情六欲,反而爱极了红尘嗜酒如命,每天无酒不欢,但每次只喝一瓢酒就醉,因此被师尊赐名一瓢。后来,酒瘾越来越大,每次虽然只喝一瓢,但一天七次,晚上再喝七次,喝醉了就睡,睡醒了再喝,闹得师门实在受不了被赶了出来。”一瓢大师倒是豪爽,说了一长串,被赶出师门也丝毫不以为耻,甚至似乎求之不得,看样子果然是爱极了红尘与佛门无缘。

    “一天七次,晚上再喝七次,好,大师好酒兴!”林天服了,这样一个酒肉和尚,不被师门赶出来那才是怪事了。

    “哈哈,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只需要一瓢,生而无憾,死又何惜!林天,来吧!”

    一瓢大师哈哈大笑,突然加快度欺身疾进,棒槌一样的手指,带着一抹红光直戳林天的心窝。

    劲风扑面,林天感觉戳过来的不是一根手指,也不是一个棒槌,而是一把比棒槌还危险的刺刀。哪怕挡在这手指面前的是一堵墙或者一块钢板,似乎也要被戳出一个窟窿来。

    好手段!

    同样是赤手空拳,比骨长生那个大魔头还要厉害!

    这一瓢大师,到底出自哪个门派?

    林天也暗暗心惊,头一次碰上赤手空拳也如此凶猛的对手。瞬息之间,一瓢大师的大力金刚指就到了面前,林天来不及多想,身体本能地摇摆腾挪起来,脚踩落神宫绝学缥缈步,差之毫厘地避过一瓢大师的攻击,后者一指戳在了一块坚硬的乱石上。

    围观的人群啊一声惊叫起来,远远看着都感觉自己的手指酸疼。结果,一瓢大师的手指丝毫无损,坚硬的石头上却出现了一个窟窿。

    好一个大力金刚指!

    这不是手指,分明就是一杆无坚不摧的长枪,戳中哪里,哪里就是一个窟窿!

    林天心头震惊更加凝重了,不敢大意,但仍然没有拔刀。一来是还没到时候,还没被一瓢大师逼到非拔刀不可的时候;另一方面,也是要趁机进一步试探一瓢大师的实力,见识其独特的绝杀,这样一个对手不是随时都能遇到的。

    “好身法,再来!”

    一瓢大师厉喝,把功力提升到极致,一双手霎时间血染般通红,怒吼着继续扑上,左右开弓向林天起狂风骤雨般的猛攻。林天心头震惊,殊不知一瓢大师心头更加震惊,杀招连连却连林天的衣角都碰不到,甚至,林天都还没拔刀,这说明什么?

    说明林天的修为境界,还远在自己的预料之上!

    一瓢大师攻击凶猛看似神勇,心头却越打越寒,压力渐增。一见面,他就知道林天是个极难对付的先天高手;现在,动手后才现自己还是低估了,以往在东海郡所向披靡的大力金刚指竟然一次次落空,有股有力也无处使根本无法抗衡的感觉。这是他走出师门踏入尘世以来,头一次遇到这么可怕的对手。之前,虽然败在了一个世外高手剑下也曾输过,但也没有过这种压力和感觉!

    劲风呼啸呼呼作响,一瓢大师心头震惊但攻击没有丝毫停顿,相反,咬牙奋起攻击。虽赤手空拳,一双手却比寻常先天高手的刀剑还要凶猛,攻击凶狠度快并且连绵不绝耐力惊人,让人连拔出刀剑招架的机会都没有。

    和世人眼里刻板严肃的高僧印象不同,一瓢大师豪爽风趣,一副江湖中人好说话的样子,但动起手来却是如若雷霆,下手毫不留情!

    许许多多的人举着火把闻讯而来,熊熊燃烧的火光照亮大半个天空。

    看着一瓢大师凶猛的攻击,人们不由自主的纷纷失声惊呼,尤其是众多往日自诩为高手的武道中人,看得一阵阵心惊肉跳。赤手空拳的一瓢大师,凭着一双手把先天高手的厉害展现得淋漓尽致,如果与其较量的不是林天而是一个武道高手,哪怕是修炼到武道巅峰的江湖高手,只怕也撑不过三个回合!

    “风啸山庄的席供奉,果然就是厉害!”

    “是啊,早就听说风氏家族暗中有先天高手压阵,果然没错,难怪在这东海郡无人能敌雄霸百年!”

    “这一瓢大师攻击凶猛,但你们没现,那个年轻人的防守更加精彩么?甚至,到现在都还没拔刀,是疲于应付没机会拔刀,还是深藏不露根本没全力出手?”

    人们齐齐瞪大眼睛唯恐错过精彩的一幕,惊叹连连。

    普通人为一瓢大师的凶猛和神勇而大声欢呼,为之激动兴奋,不少高手却转而为林天叫好。修为越高,越为林天的身法和防御所震惊,越看出其中的门道。

    一个修炼者的境界到底如何,将来有多大的潜力和成就,很多时候看的不是其猛攻猛打的一面,而是看他在高压下是怎么防御和应对的。攻击再凶猛,如果身体本身不够强悍防御偏弱,容易被人在战斗中活活耗死,甚至一不小心就阴沟翻船;相反,身体强悍防御强的修炼者,往往在关键时刻顶住压力以弱胜强,境界越高就越厉害越难对付。

    人声沸腾掌声不断,人们纷纷为一瓢大师喝彩,林天却不为所动,见招拆招仍然没有拔刀。

    “踏入先天境后,修炼者可以吸取大量天地元气,或用于滋养体内各器官锤炼身体,或用来修炼各种功法神通,又或者两者兼顾谨守中庸之道,绝大部分人选择的都是后者,四大隐世仙门也是一样。”

    “赤手空拳光一根手指头就这么厉害,看来,这一瓢大师走的是第一种道路,把绝大部分力量和
逍遥兵王sodu
精力都用于锤炼身体本身,以强的身体练就无坚不摧的大力金刚指!奇怪了,天底下到底是哪个宗门,走的是这种修炼风格?”

    “如果,展开伏羲金刚体站着不动,能不能硬挨一瓢大师一记攻击?”

    林天心头呢喃,一边脚踩缥缈步腾挪躲闪化解一瓢大师的攻击,一边暗暗思索。足足过了二十七个回合,基本试探清楚一瓢大师的虚实后,林天突然做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看着飞身扑上来的一瓢大师,没有再次躲闪,而是站着一动不动,似乎在一连串的腾挪躲闪中头晕脑转没有现危险,又或者已经筋疲力尽了无力再躲。

    “啊……”

    围观的人们失声惊叫,眼看着一瓢大师棒槌一样的手指头离林天的胸口越来越近,想想一下林天心窝上被戳出一个血窟窿血肉模糊的样子,人人惊叫,甚至不忍直视。

    “林天,看招!”

    一瓢大师也是惊讶,一声厉喝大声提醒看似失神的林天,攻击却毫不停顿。

    一番猛攻猛打也林天的衣角都没碰到,震惊之余,他也被激起了好胜之心,全力以赴!

    “来吧!”

    “把你最强的攻击施展出来!”

    林天大喝,继续站着一动不动,直到一瓢大师的手指快要碰到胸口的刹那,身上这才突然间光芒闪烁展开伏羲金刚体,耀眼的七彩光芒如流水般在身上流动,然后凝固起来化作一重七彩战甲。

    “金刚战甲?”

    一瓢大师目光一冷,攻击毫不停顿,像个棒槌一样的右手中指再次膨胀,狠狠朝林天的胸口戳去。

    林天身上耀眼的七彩光芒突然大放异彩,然后,如同破碎的镜面一样从中破裂;林天的胸口深深凹下去,远在数十米外都能听见肌肉被挤压,甚至是肋骨要断裂的咔嚓响;最后,在人们以为林天就要被戳出一个窟窿鲜血四溅当场身亡时,只听一瓢大师一声闷哼,戳在林天身上的手指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反震回来,手指骨啪一声从中折断,两人齐齐倒退七八步才站稳身体。一瓢大师脸色苍白,右手垂下去不断地哆嗦,林天也是脸庞苍白,胸口上渗出一行血迹。

    现场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林天他……,硬是站着不动用身体扛下了一瓢大师的大力金刚指?

    无论风氏家族的高手,还是半夜赶过来围观的人们,全都心头震撼难以置信,一瓢大师也是一样,低头看看折断的手指,再看看站在不远处身体挺拔的林天,目瞪口呆。大力金刚指这门绝杀,他数十年如一日地苦修,只修炼这门功法,在这门功法上的造诣不说登峰造极,起码也已经是炉火纯青,修炼到了先天武者境所能达到的极限。这些年来,厉害的高手不是没遇过,在宗门内就比那些动不动就闭关十年八年修禅的老和尚差远了,但大力金刚指这一招被人这样用身体强行化解,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家伙,背上背着长刀明显是个刀法高手,身体却比自己还要强悍,这没理由,根本就是个怪胎!

    什么样的宗门,能培养出如此一个变态高手?

    一瓢大师心头凌乱,久久回不过神来。

    “林天,你……,你是从山里出来的?是那四座大山走出的人?”

    一瓢大师问道,过了好一会,终于回过神来,心中一动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林天的刀法怎么样不知道,由始至终林天都没有拔刀,但无论身法步法还是身体本身,都是让人震撼,尤其是身体本身,让一向只专注于锤炼身体的一瓢大师都为之汗颜!这样的高手,普天之下只怕也只有两个地方能培养出来,一是魔焰滔天传承了众魔神种种天赋神通的魔神教,另一个就是武道高手们心中的修炼圣地四大隐世仙门。无论从哪方面看,林天都不像是一个大魔头,那么,来自哪里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从哪里来,重要么?”

    林天明白一瓢大师话里的意思,四座大山就代表四大隐世仙门,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淡淡地接着说道:“再重复一次,我没有杀人,也不认识什么盘龙帮。一瓢大师,风总管,现在我可以走了么?”

    “从那里走出来的人,果然就是厉害,这一战,贫僧输得也不算冤!”

    一瓢大师侧身让路,没有再阻拦,见林天不愿多说,他也没有再追问。不过,知道林天是一个仙门精锐弟子,这就足够了。

    自己的师门也是大有来头,不过,和四大隐世仙门相比,总体实力还是略有不如,输在一个仙门精锐弟子手下,不冤!

    一瓢大师坦荡磊落,并没有因为在众人面前输在林天手下就心怀憋屈和仇恨,相反,心服口服,不服也不行。还没拔刀,林天就已经这么厉害了,要是拔刀全力出手,自己绝对不是对手,想拦也拦不住。

    “一瓢大师,这……”

    风德容汗如雨下,看看一瓢大师这个席供奉,再看看修为深不可测的林天,左右为难,压力全都压在了他身上。

    一瓢大师身份然脱俗,是家族花了巨大的代价请来的先天高手,随时可以离去,连家主都对其毕恭毕敬不敢责罚,自己这个总管就不同了;任由林天这样离去,回到风啸山庄后怎么向家主交待?强行阻拦,又怎么挡路?连一瓢大师这个先天高手都不是林天的对手,谁能阻止林天,又有谁敢站出来阻挡?

    风德容压力如山,目光所到之处,众多门客和家丁们纷纷躲闪。

    “风总管,我提醒你一句吧,真要追查真凶,你就去找一个门派。” 林天走到风德容身边说道。

    “什么门派?”风德容下意识追问。

    “魔……神……教……”

    林天一字一顿,声音很小只有风德容一人能听见,话音未落就背着黑水重刀扬长而去。身后,风德容如遭雷击脸色大变,一下子四肢冰冷。他的修为不怎么样,但身为一个见多识广经验丰富的风啸山庄大管家,魔神教的名头和厉害还是知道的。

    在东海郡这片靠近茫茫大海的黑土地上,风氏家族是当之无愧的霸主,在这里经营了数百年树大根深;但和魔焰滔天的魔神教相比,只是一个蝼蚁般的存在,就连国力雄厚的整个大汉国也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对手。魔神教那样的邪恶极端,只有四大隐世仙门那样的巨无霸才能抗衡!

    风德容面无人色,脸上淌下更多的虚汗,甚至,感觉双腿软。林天临走的一句话,让他彻底惶恐乃至是恐惧,知道事情远非想象的那么简单。想想无意中卷入了魔神教的旋涡,从此要面对这个号称传承着三千魔神神通的通天势力,任其往日再沉稳也不由得一阵阵心惊肉跳,有心把林天拦下来,但实在是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