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三百五十章 狂野杀戮

第三百五十章 狂野杀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高高的山岗上,赵霜盈一行远远地冷眼旁观;废墟旁,气氛却越来越紧张,杀气浓重压抑。

    三十六辆诛仙弩车上的符文逐一点亮,酝酿着石破天惊的攻击,林天不敢大意,缓缓拔出了背上的黑水重刀。

    与一瓢大师较量厮杀的时候,林天都没有拔刀,敢用身体硬扛一瓢大师这先天高手的全力一击;但面对这些古怪、狰狞的弩车,却不敢怠慢,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除此之外,一阵阵心悸另有一股危险的感觉,这感觉不在古庙废墟周围,而是来自于浓浓的黑暗中。隐隐约约的,有股一举一动都被人紧盯着的感觉。

    古庙突然爆炸,跟着,是风氏家族的寻仇,接下来呢?

    一个厉害的连环杀招,会没有后招,就这样算了么?

    林天心念如电,隐约明白是怎么回事。

    风东浪等风氏家族高手以及三十六辆诛仙弩车,是眼前必须化解的危机,除此之外,另有危险潜伏在黑暗中,这危险就来自于真正的幕后黑手,不是刘平贵就是魔神教!

    “小子,你杀了我的儿子,现在,我就灭了你,一命偿一命!”

    “动手,杀了他!”

    风东浪咬牙切齿,一声令下,距离林天最近的一辆弩车就轰鸣起来,巨大的弩箭呼隆隆地呼啸而出,带着一抹红光一瞬间就出现在林天面前,要贯穿林天的胸口一击致命。

    林天挥刀,虽然有把握施展缥缈步躲过去,但没有选择躲闪,而是挥刀迎面而上,要主动试试这所谓诛仙巨弩的威力。

    锋利的长刀,和呼啸而来的巨弩撞在了一起。

    人们耳边响起一声震耳的碰撞声,然后狂风扑面,巨大的冲击波迎面而来,风德容等武道高手都如遭锤击胸口闷,忙不迭地后退。

    场上,林天抽刀疾退,狰狞的巨弩则偏离方向飞出去,一头撞向地面,深深地扎入地下。林天以硬碰硬,虽然没能把巨弩震飞出去,但看样子似乎也没有吃亏;然而,仔细观察,可以现他握着黑水重刀的手在不断的哆嗦,虎口开裂手腕渗出一行血迹,仅仅一个照面就受伤不轻。

    厉害,这巨弩力量怎么这么大?

    林天暗惊,体内气血翻滚,脸庞更加凝重了。

    一招硬碰后,诛仙弩车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威能不知道,但巨弩的力量大得惊人,俨然一个先天宗师境高手的全力一击!普通修炼者不屑于浪费时间去钻研的机关,琢磨到了极致威力也是惊人,凭着这么一辆弩车,一个武道中人也能射杀一个先天高手!

    林天默念功法平息体内翻滚的气血,看看结构复杂的诛仙弩车,迅想起了一个人,上次下山在边城石头城相遇的大汉国战神李汉将军。后者弃武从军,退出仙门后加入了大汉国镇边大军,历经战火的考验后成为了大汉国的一代名将,修为或许不高,但迄今为止,是林天所见的唯一在谋略上胜过魔女赵霜盈的人,用兵如神,在机关算术上的造诣也是惊人,不惧任何人的刺杀!那次半夜潜到李汉将军的书房内相聚,林天就见识过了李汉将军在机关算术上的厉害,不经意间脸上淌下的一滴汗,就触了可怕的机关禁制。

    “怎么样,滋味不错吧?”

    “这才刚刚开始,仅仅一辆诛仙弩车力而已。小子,任你修为再高,今天也是必死,杀!”

    风东浪声色俱厉,下令继续攻击。

    这一次,两辆诛仙弩车一起轰鸣起来,一支巨弩瞄准了林天胸膛,另一支巨弩则直接向林天的头颅呼啸而去,一纵一横从东面和南面同时起凶猛的攻击。轰鸣声才刚刚响起,弩箭就到了林天身体的三尺之外,度惊人,呼隆隆的像座山一样呼啸而至,又像是雨天惊雷,来得又快又狠。

    林天深吸一口气,身上突然七彩光芒闪烁展开伏羲金刚体魄,同一时间,方圆四米内空气一沉,来势凶猛的两支巨弩顿时度大减,甚至出现了片刻的停顿,如同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壁。

    关键时刻,林天没有保留,鼓荡体内刀旋展开了天刀刀域。然后,身体旋转起来接连斩出两刀,咚咚两声闷响,震偏两支势大力沉的巨弩。一支巨弩扎入地下,另一支则径直朝围观的人群撞过去,穿透七个武道高手的盔甲和腹部把他们串成一串。被一支弩箭射中,哪怕是命中心脏,或许都还能救回一命;但被一根这么粗的巨弩贯穿身体,修为再高也回天无力。

    “啊……”

    “让开,小心流箭!”

    人们惊叫起来,下意识地远远后退,就连风德容等风氏家族的精锐高手也忙不迭后退,周围迅出现一大片空地。

    “这是领域的力量,不……,是比领域更加厉害的刀域!这林天,是一个乾坤刀宗高手!”

    一瓢大师咋舌,终于明白了林天的真正身份,不敢托大,同样退后一段距离。

    以硬碰硬,直接震飞两支诛仙弩车出的巨弩,如此凶猛强悍,不愧是号称天底下最勇猛的乾坤刀宗弟子;光是刀域就如此厉害,难怪,之前林天和自己较量的时候没有拔刀,因为根本没这个必要!如果林天展开刀域全力以赴,自己只怕早就已经倒在地上了!

    一瓢大师脸上动容,为林天强大的战斗力所震撼,同时,双眼浮现一抹担忧。

    林天是很强悍,但看样子毕竟还是太年轻了,年轻气盛不知退让,不知道诛仙弩车的可怕。这才仅仅两辆诛仙弩车威而已,一旦五辆、十辆乃至整整三十六辆诛仙弩车一起威,没有任何人可以抵挡,在弩车战阵的围困下也无处躲避要死无全尸。到时候,事情可就严重了。

    如此年轻就如此出色,林天必定不是无名之辈,绝对是乾坤刀宗重点培养的年轻一代精锐弟子;这次突然出现在东海郡,很有可能是秘密下山执行什么任务或者出来历练的,要是就这样死在这里,乾坤刀宗岂会罢休?到时候,宗主一怒,不必整个宗门的高手倾巢而出,只要几个老一辈的顶尖高手出山,就足以一夜之间把盘踞在东海郡数百年的风氏家族彻底从这片黑土地上抹去!在世人眼里,风氏家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东海霸主,但对乾坤刀宗那样的修炼世界巨无霸来说,只是一个蝼蚁般的存在!

    “风总管,劝家主停下来,马上!”一瓢大师吩咐,脸庞紧绷前所未有的紧张,知道任由风东浪这样下去会酿成大祸。

    “一瓢大师,家主现在已经失去了理智,看到少主的尸体后彻底疯狂了;你都阻止不了,我们哪有那个资格和本事?”

    风德容语气苦涩满面愁容,旁观者清,在一旁观察和仔细推敲,他也感觉不对劲。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帖吧
林天虽然是古庙附近唯一可疑的人,但怎么看也不太像盘龙帮的杀手,并且,他的修为也太过强大,甚至是太过逆天了,还年纪轻轻看上去刚刚成年。如此年轻就有这么可怕的修为,背后不知有多大的来头,绝不是盘龙帮那样的地方门派所能培养出来的!现在,林天死得越惨,只怕其背后势力接下来的报复就越可怕,整个家族或许都要被人灭了鸡犬不留!

    “希望还能来得及吧!”

    一瓢大师忧心忡忡,再次从怀里摸出了传信灵符,这一次,直接把仅剩的两道传信灵符一起捏碎,紧急向风啸山庄求援。事情的展彻底失控,连他这个先天境的席供奉都无法阻止和控制了,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最后一个人身上。那个人要是及时赶过来,那就可以避免一场大祸,如果那个人没法及时出关赶过来,后果不堪设想!

    “哈哈哈,好,好刀法,再来!看你能撑到几个回合,杀!”

    一瓢大师和风德容等人心急如焚,风东浪却是哈哈大笑,铁了心今天非杀了林天不可。一声令下,更多的诛仙弩车轰鸣起来,一根根巨大的狰狞的诛仙巨弩向林天呼啸而去,呼隆隆的破空声接连不断。

    林天见招拆招,全力护住身上要害。刚开始的时候,还以硬碰硬荡开呼啸而至的巨弩;慢慢地,握着刀柄的手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一双手的手腕都淌下了一行行血迹,在诛仙弩车阵连绵不绝的攻击下再也无力硬碰,只能被动地腾挪躲闪;到最后,甚至腾挪躲闪的空间都没有了,身上开始出现触目惊心的伤痕浑身鲜血淋漓,开启生死境反复冲了几次也无法突围,被三十六辆诛仙弩车所组成的诛仙弩车阵死死压制住。

    “哈哈哈,杀,把他给我杀了!”

    “一命偿一命,小子,是你逼我的,杀!”

    ……

    夜空下,呼隆隆的巨弩破空声和风东浪的哈哈笑声在回荡,伴随着阵阵惊呼声和风氏家族中人的欢呼声。林天身上每多一道伤痕,风东浪和众多家族门客、家丁就大声欢呼一下,杀气腾腾目光狂热,等着林天倒地的那一刻。远方,在那夜色笼罩的高高的山岗上,众魔头也是兴奋,尤其是阴阳二怪和骨长生等人,恨不得昂头长啸宣泄心头的激动。

    “林天啊林天,不能亲手杀了你,真是太遗憾,太便宜你了!”

    刘平贵还没走,和众魔头站在一起,远远看着鲜血淋漓惊险连连的林天,心头也是激动。

    众魔头全都兴奋了起来,为的赵霜盈却不动声色,目光还是冷冷的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玉手轻抬,轻轻拨动了几根琴弦出几声幽幽的琴音。紧张或兴奋之下,聚集在废墟旁的人们没有一个注意到这琴音,反倒是被困在诛仙弩车阵中的林天突然身体一震,看向了琴音传来的方向。

    魔女赵霜盈,果然是她!

    刘平贵那家伙,果然是和她在一起,背叛仙门投靠了魔神教!

    林天心头震动,终于确定了是怎么回事,心头大怒,但在诛仙弩车阵的围困和攻击下根本冲不出去无法突围,更不用说找赵霜盈和刘平贵算账了。随着伤势的加重和鲜血的流失,情况越来越不妙,意识渐渐有些恍惚起来,动作越来越慢危险大增。

    “想我林天,前一世纵横一生,如今又傲视仙门,就要这样死在这里了么?”

    林天心里越来越沉,恍惚间,只能依靠身体的本能去格挡或躲闪呼啸而至的诛仙巨弩险象环生,耳边风东浪的哈哈笑声一直不断,甚至越来越响越来越刺耳,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一股股强大的力量波动,就在这时突然远远地从黑暗中传来。

    连同众魔头和一瓢大师等人在内,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林天要当场惨死的时候,六个身影猛地从黑暗中冲出,清一色的身披重甲手持长刀,脚踏飞狐靴头上顶着宽大的流云斗笠,杀气冲天如同六个杀神一样飞掠而来。

    “胆敢杀我宗门精锐,你们是找死!”

    “兄弟们,杀无赦,一个不留!”

    “林天兄弟,坚持住,我们来了!”

    燕双刀大声怒喝,踩着人们的肩膀跃过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第一个痛下杀手,一刀砍下一个操控诛仙弩车的神弩卫的脑袋,下一刻刀光一闪,又一个神弩卫被砍成了两截,欧阳落雷和6子川等人紧跟着冲了上来,手起刀落二话不说起了凶猛的攻击,从背后尽情杀戮毫无防备的神弩卫。

    附近的风氏家族门客和家丁们大怒,正要冲上去截杀燕双刀等人,定神仔细一看,一个个魂飞魄散。只见燕双刀等人不仅修为强刀法凌厉,每个人的手里都提着一个个人头,一手提着人头,一手执刀大开杀戒无人能敌!为的燕双刀,更是一边攻击一边扬手出一支响箭,在空中炸开化作一柄刺眼的大刀,明显是在紧急求援!

    “乾坤刀宗,果然是四大隐世仙门中最厉害的乾坤刀宗!”

    一瓢大师脸色苍白,知道坏事了。仅仅林天一行七个就已经这么厉害,一旦大群乾坤刀宗弟子赶到,绝对是血流成河!

    风东浪愣着不动,再也笑不出了,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聚集在这里的风氏家族高手人多势众,但眼睁睁看着燕双刀等人屠杀众多神弩卫,没有一个敢挺身而出,甚至下意识地往身后的人群中钻;

    高高的山岗上,众魔头齐齐变色,佘吞海眼尖,一眼就看见大魔头沐朝的脑袋绑在燕双刀的腰上,随着燕双刀的攻击一晃一晃的死不瞑目。在赵霜盈的安排下,沐朝本是去东来客栈拖住燕双刀一行的,结果,不仅拖不住,让燕双刀一行在关键时刻赶来,还连他自己的命都搭上了。

    “走!”

    赵霜盈突然站起来,把古琴收起来背到背上,转身就走。

    “大小姐,沐朝他……”佘吞海跟上去,杀机大盛要冲上去为沐朝复仇;两人平时互相讥讽,看似彼此看不起仇怨颇深,但毕竟一起并肩作战了数十年。突然间,看见沐朝的脑袋被人砍了下来绑在腰上继续作战,心头大怒说不出的难受!

    “佘吞海,想领教领教仙门年青一代第一高手,乾坤刀大弟子叶北宫的刀法,你就去吧。”赵霜盈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袅袅地走入黑暗中消失不见,只留下冷冰冰的一句话。身后,众魔头不假思索地跟了上去,匆匆离去。

    “乾坤刀宗大弟子,叶北宫?”

    佘吞海呢喃,心头突然寒,不敢再多说什么赶紧跟上去。很快,山岗上就一片安静不见一个人影,长在乱石间的茂盛的草木却慢慢地枯萎下去,方圆百米内寸草不生,除了凌乱的脚印外没留下任何气味和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