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三百五十四章 风啸山庄

第三百五十四章 风啸山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老家主风向南的亲自带领下,林天一行七人在天亮前来到了一座树木苍郁的山上。

    山不高,和乾坤刀宗内恢弘高耸的山峰无法相提并论,但在东海郡,这是城内最高的山峰,站在山顶上可以俯视整座城市。整座山都归属风氏家族所有,名字就叫风鸣山,风啸山庄就修建在风鸣山的山顶上。灯火掩映中,可见一幢幢青砖琉璃瓦的精美建筑,高低不一屋檐起伏连绵,竹影婆娑,整体建筑有着北方豪门的大气磅礴,又有着南方所特有的细腻典雅,仔细观察,一砖一瓦精美中透着古朴,带着岁月的沉淀。

    一个家族的崛起,或许只要几年时间,但一个世家的诞生,需要百年以上时间的沉淀。

    在东海郡首屈一指的风氏家族,相比地方上的其余家族最大的优势不是有多大的产业,而是这时间上的沉淀,经历了风雨的侵蚀和岁月的考验,也因为这样才渐渐从一个家族蜕变为一个世家。继续发展下去,有朝一日将进一步蜕变,成为大汉国东部疆域上的一个豪门。

    林天停下脚步,细细打量夜色笼罩下的风啸山庄,接连点了点头。

    相对于四大隐世仙门和各大门派来说,风氏家族不算什么,缺乏厉害的高手坐镇;但相比东海郡地方上的其余家族,已经非常出色和难得了,在寸土寸金的城中心坐拥整座风鸣山雄踞了数百年,这不是一般的家族所能做到的。

    “林公子,里面请!”

    风向南热情客气,对一心打造的风啸山庄有着由衷的自豪,一边带路一边说道:“这座风啸山庄,不仅是我们风氏家族的根基,也是我们的大本营和避难所。不是我自夸,就算是一个先天宗师境的大高手,也不一定能硬闯进来。”

    “哦,山庄内有着厉害的禁制?”林天问,跨过山庄大门的门槛瞬间,察觉一股独特的力量波动迎面而来,山庄内外的天地元气截然不同。

    咦!林天有些意外,感觉到了一股类似于仙门禁制,但又有所不同的力量,四下打量。

    走在后面的欧阳落雷和陆子川等人也心有感应,只有燕双刀一如既往的沉默低调,如同一个极为普通的宗门弟子任凭吩咐。

    “呵呵,可以说是一种的禁制,但和通常意义上的禁制又有所不同,我取了个名字,叫机关法阵。”风向南呵呵笑道,对林天一行恭敬有加,但说起自己专精的机关法阵,有着强大的自信并为之自豪,这也是风氏家族的立足之本。

    机关法阵?

    林天边走边暗暗展开天刀刀域,用刀域的力量去感应;不同的是,往日是把刀域收缩到极限,范围越窄刀域的力量就越集中;现在相反,把刀域的力量尽可能的延伸出去,意念附在刀域控制的天地元气上,刀域笼罩的范围有多大,意念的感应范围就有多大。

    林天身边突然起风,不是在战斗中让人站都站不稳的狂风,而是一股股轻柔到极致的旋风,向四面八方延伸出去,十米、二十米、一百米……,越来越远,一眼看上去没什么异样的建筑和花草树木,突然间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正前方十米外,转弯处一片草地上,有着一个隐秘的陷阱。看似满眼苍郁的草地下不是肥沃的土壤,而是一层薄薄的沙土,然后是一层很轻很薄的竹板,竹板下是空的,整个草地下面已经被挖空;如果有人潜进来要抄近路从草地上走过,绝对一下子就要掉进一个可怕的陷阱;

    意念放远一点,在右侧五十多米外的一座湖泊内,湖水清澈,用眼睛观察看不出什么异常;但当微风吹过,可以发现一条条近乎透明的细线随着湖水一起荡漾,这些细线上有着许许多多的细小但极其锋利的钩子,如同一把把独特的锯子,一不小心掉进湖里或者跳进去,或许一下子就要被割断脖子;

    再远一点,在一百多米外的一栋建筑,靠近路面一侧的墙壁上有一排排窗户,其中一个窗户后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但借助刀域的力量,林天却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独特的力量波动,来自诛仙弩车的力量波动;

    ……

    展开天刀刀域后,看似宁静祥和的风啸山庄,在林天的感应中完全变了一个样子,到处都是可怕的机关和陷阱。这里,没有乾坤刀宗内的古禁制,或许防不住传功长老独孤野那样的宗门巨头和超级强者,但一般的先天高手,乃至一个先天宗师境的强者贸然闯进来,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试想一下毫无准备之下被一支诛仙巨弩近距离瞄准的感觉,林天不寒而凛。

    “林公子果然是修为超群!”

    风向南惊叹,注意到了在方圆一百多米内打转的旋风。林天的修为和手段,再一次让他心头震撼,认识到了一个乾坤刀宗精锐弟子的厉害。

    在机关法阵上,他自认为罕有敌手,但说到修为,仙门弟子就是厉害让人不得不钦佩。万年前的神魔一战众圣陨落后,是四大隐世仙门撑起了人族的天空,这句话绝非是传言那么简单。没有一代代修为超群的仙门高手,人间早就生灵涂炭被无恶不作的魔神教侵蚀,妖孽丛生变成一个妖孽世界了。

    让风向南对林天一行恭敬有加的,不仅仅是林天等人超强的修为,还有一行人所代表的身份。每一个仙门弟子下山历练,代表的都是其背后的仙门,那是大汉国的靠山,也是所有人族的靠山和守护者。在世人心中,四大隐世仙门不仅仅是个修炼圣地,还是一个能让人精神净化、升华的地方。

    “修为再高,只怕闯进了这风啸山庄,也要头破血流不死也脱层皮!”

    林天回答,心头也是惊叹,对风向南这个老家主,乃至整个风氏家族刮目相看。

    自古高手在民间,昔日人皇伏羲羽化飞升后,传下了伏羲天书不仅仅只是修炼功法,还包括了天文、历史和地理等数不胜数的真理,内容包罗万象,随着时光的流逝,演化成各行各业的知识。雄霸修炼世界的四大隐世仙门,传承的也只有伏羲天书中的一小部分内容而已,乾坤刀宗刀法独步天下,落神宫的箭法和步法天下无双,神火阁专精火焰攻击,冥神殿则以吸血镰刀名震天下,除此之外,在禁制法阵、炼丹和盔甲炼制等方面,四大隐世仙门也没有占据绝对的优势,相关的伏羲天书功法散落民间。别的不说,在机关法阵方面,就是在乾坤刀宗内都没有风向南这样的大师!

    “呵呵,和你们乾坤刀宗的绝世刀法相比,我们这只是雕虫小技而已,不值一提!林公子,各位大人,这边请!”

    风向南呵呵一笑,既巧妙地向林天一行展现自己风啸山庄的实力,又不失客气和热情,邀请林天一行来到山庄最雄伟的风啸大殿,在这里给林天一行接风洗尘。会餐之前,自然有人安排帮林天包扎伤口疗伤,沐浴更衣换上全新的战袍。

    仙门弟子下
重生在1978最新章节
山,无论是执行什么任务还是历练,向来隐秘,风向南没有公开林天一行的身份,也没有太过隆重,参加宴会的人寥寥可数,除了大总管风德容和一瓢大师外,就只有一两个亲随,就连在一旁端茶倒水的都是老家主风向南自己的绝对心腹,现任家主风东浪都不见身影,也不知是仍然心有芥蒂不出席,还是老家主风向南连他都没有邀请。

    “林公子,听说,你用身体硬接了一瓢大师的大力金刚指?”

    酒过三巡后,风向南问道。

    “当时想躲开的,没想到一瓢大师的攻击来得太快太过凶猛躲闪不及,结果就变成硬接了,到现在伤口还在刺痛,差点胸口上就被大师戳出一个窟窿命都没了。”林天自嘲,在战斗中,敢于放手一搏勇于尝试,过后谦虚低调。对风向南这个老家主有些看不透,总有个感觉,这个老家主很不简单。

    作为东海郡这里的一个传奇人物,风向南本就非同一般,能让一瓢大师这样的先天高手屈尊在这样一个小地方,自然不简单!

    在古庙废墟旁,看到儿子风震东的尸体后风东浪勃然大怒发起疯狂的攻击,风向南这个老家主到了后不仅没有加入战斗,反而狠狠扇了儿子风东浪一记耳光主动阻止后者的疯狂,行事沉稳冷静,这就是两个家主间的差距;

    到了风啸山庄,见识这里的机关法阵之后,让人越发刮目相看。厉害的机关法阵,可以阻止强敌的入侵和偷袭,反过来,也可以把强敌困在里面,不得不防!

    风向南一直在暗暗观察、打量一行人中为首的林天,反过来,林天也一直在暗暗打量他这个老家主。

    江湖险恶,大帝庙一战,让林天知道又遇上了魔女赵霜盈那个老对手,也提醒他这次东海之心要越发小心。一不小心,自己死无葬身之地不说,还要连累跟随自己一起下山历练的李亭君和胡长天等人都死在这里,责任重大。

    “呵呵,林公子太谦虚了,一瓢大师的师门绝杀虽然厉害,但要徒手破掉公子的仙门金刚体魄,还是差了点。”风向南呵呵一笑,亲自给林天斟上一杯酒。

    师门绝杀?林天心中一动,一瓢大师虽然败在自己手下,但在东海郡这样的地方能遇到这样一个先天高手,这也让人意外。

    在林天看来,和老家主风向南一样,一瓢大师也同样不简单,心头略微斟酌抿一口酒后,问道:“还真不是谦虚,侥幸而已,如果不是一瓢大师手下留情,只怕我现在不死也动弹不得了。徒手一根手指就这么厉害,不知这大力金刚指是怎么修炼的,一瓢大师又到底出自哪个门派?”

    对一瓢大师的师门来历,林天颇为好奇。

    前一世,身为一个武道盟主统领天下武道高手的时候,他走南闯北去过了许许多多的地方,也见过各种各样的高手。但徒手就有一瓢大师这么厉害的,还真是少见,看一瓢大师的口吻和装束,像是佛门中人,这样的江湖高手就更加少见了。

    “说出来,林公子你们或许也不陌生,大梵寺。”

    一瓢大师一语惊人,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大梵寺虽然无法和你们四大隐世仙门相提并论,但同样历史悠久涌现了许许多多的高手,宗门功法博大精深。只可惜,贫僧天生愚钝只学到一点皮毛,又嗜酒如命屡屡触犯宗门律例,最后被掌门方丈直接赶了出来。佛陀在上,惭愧,惭愧呐......”

    一瓢大师苦笑,一边说惭愧,一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虽是佛门中人,喝起酒来却是比谁都猛,当真是嗜酒如命。

    “原来,是大梵寺的师兄,失敬失敬!”

    林天很意外,大梵寺这三个字他当然没有陌生,迅速想起了上次下山历练途中相识的丽娘,以及蛇身怪人上官雨寒所说的惊神木。如果丽娘说的没错,那么,惊神木就在大梵寺高僧苦心禅师手中。拿到了惊神木,就有可能潜入宗门乾坤塔找到至关重要的天书神算,修炼后不仅可以帮上官雨寒解困,还有望找到前世爱人柳盈盈的转世之身!

    林天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头却渐渐激动起来。

    这一世,他一心修炼不问世事,希望有朝一日肉身成圣乃至长生不死,参加仙门考核加入乾坤刀宗是为了寻找剩余的九转生死功。曾经沧海难为水,他本以为,自己的心已经死了,除了修炼外不会对任何事情感兴趣,以为再也找不到昔年一起死在盘龙山之巅的柳盈盈,找不到她的转世之身。然而,当得知天书神算的威能和奇妙,重新出现找到前世爱人柳盈盈的希望后,心头仿佛点燃了一把火把,点燃了就再也无法熄灭。

    “哈哈,为了这一声师兄,干杯!天下宗门都源自人皇伏羲的伏羲天书,万变不离其宗,林公子,我就不客气叫你一声师弟了。”一瓢大师哈哈一笑,自斟自饮再次一饮而尽,看上去心情大好和林天一见投缘,“林天兄弟,这酒我已经干了,你呢?”

    “一瓢大师,你不说,你每次只喝一瓢就醉么?怎么今天这么能喝?”林天苦笑,见一瓢大师盯着自己,只好端起酒杯同样干了。

    “哈哈,那是我们梵净山上的千年葫芦所做的水瓢,一瓢就可以打一缸水。”一瓢大师哈哈大笑。

    “你厉害!”

    林天服了,不服不行。

    一次一瓢,一瓢就是满满一大缸酒,这酒量实在惊人;白天七瓢,晚上再来七瓢,就是喝水也没人这么能喝啊!难怪会被大梵寺掌门方丈赶出宗门,任由一瓢大师这样喝下去,触犯佛门清规律例不说,都可以把传承悠久的大梵寺给吃空喝垮了!

    “哈哈,林公子,知道一瓢大师的厉害了吧,他最厉害的不是修为,就是这喝酒的本事。酒喝得越多就越厉害,没喝酒就懒洋洋的提不起神。当年,我就是趁他没酒喝的时候把他击败,根据之前的赌约,一瓢大师就只好留在了风啸山庄。刚开始的时候,这家伙后悔死了,天天嚷着要和我再打一场;然后,慢慢地就轮到我后悔了,这家伙每天必醉,光是喝酒就要把我这把老骨头的老本都喝掉了!”风向南也哈哈笑起来,说起了和一瓢大师相识的往事,他说得轻巧,林天听了却是心头一惊。

    一瓢大师虽然输了,败给了自己,但先天境的修为却是实打实的,大力金刚指威力惊人!

    在战斗中击败一瓢大师,让其不得不留在风啸山庄,这岂不是亲口承认,风向南他自己的修为还在一瓢大师之上?

    林天心头暗惊,知道还是小看了风向南这个老家主;但让人疑惑的是,在风向南体内确确实实感应不到一丝力量波动,难不成,这个老家主深藏不露修为远在自己一行之上?

    林天吃惊不小,欧阳落雷和陆子川等人也是一样,就连一行人中功力最深厚的燕双刀,也突然间抬起头来看了风向南一眼,目露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