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三百六十一章 七品香

第三百六十一章 七品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波浪滔滔,浓浓的夜色中,一艘乌篷船破风斩浪一直往东而去,离陆地越来越远。

    欧阳落雷和陆子川等人纷纷到船舱内休息去了,只有林天还站在甲板上,远望夜色笼罩下的茫茫大海。

    现在这个时候,魔神教那些大魔头在哪里?风东浪呢,也出海了么?

    一入仙门深似海,修炼世界就如同这茫茫大海,什么时候才能肉身成圣,长生不死?

    人海茫茫,就算去大梵寺拿到惊神木,进而在乾坤塔内找到传说中的天书神算,真能找到柳盈盈的转世之身么?

    看着波涛汹涌的茫茫大海,林天思绪万千。

    出海后,离和魔神教的大战越来越近了,虽然是主动出击,但林天仍然不由得有些紧张和忐忑。这一战过后,也不知还有多少人能活下来,不知自己一行能不能全身而退。

    簇拥在魔女赵霜盈身边的魔头,每一个都是实力非凡之辈穷凶极恶,不能一击致命势必要迎来他们疯狂的反扑!如果只有自己一人独来独往,那还好一点,可进可退。相反,一行七人同时动手,要保证欧阳落雷和胡长天他们的安全,那就难了;不一起动手,又难以瞬间重创魔神教众魔头。

    “林天,你在担心魔神教那些魔头?”

    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林天转身,这才发现燕双刀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身后。

    “是有点。”

    林天笑笑,直接坦诚。

    “有些担心很正常,不过,也没必要太过忧虑。上万年来,我们四大仙门一直和魔神教厮杀不断,斩杀了数不胜数的魔头,也有许许多多的仙门高手陨落。人各有命,死在和魔神教大魔头的厮杀中,这本就是一个仙门弟子最好的归宿,林天,你也没必要太过于为李亭君和胡长天他们几个担心了。没有经历过生死攸关的磨炼,他们也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仙门高手!”

    燕双刀心头雪亮,知道林天真正的担心是什么,顿了顿,说道:“来吧,林天,让我看看你的音攻修炼得怎么样了!与其沉湎于无谓的担心,不如在激战前夕苦修,寻求新的突破!让我看看,你的音攻和刀域到底融合起来没有!”

    燕双刀体内,突然爆发出一股磅礴的力量波动,方圆百米内空气一沉,隐隐响起让人心烦意乱,甚至魂魄动摇的声音。

    魔刀刀域!

    燕双刀毫无保留,直接展开他的独特刀域,还未出刀就先展开音攻攻击林天的魂魄。修为差一点,光是被他这刀域笼罩起来就意识恍惚任其宰割。

    林天也身形一顿,意识出现刹那间的恍惚,然后回过神来,反手握上背后黑水重刀的刀柄。

    上次,冲击百人榜排行登上黄玉峰挑战时,不战而退败给了燕双刀,这一次呢?

    以自己现在的功力,能不能以其人之道换其人之身?

    林天战意澎湃,体内八个刀旋一起疯狂旋转起来,在燕双刀的压力下奋力反击。

    刀光乍现,冷冽的长刀划破夜空,伴随着一声震耳嘹亮的刀吟。

    船舱内外,船上的人齐齐身体一震,周围的海面都突然炸起一圈七八米高的海浪,一股无形的冲击四下扩散。

    林天出刀了,施展恨天刀法迅速拔刀,并且全力施展恨天刀吟,反过来攻击燕双刀的魂魄。刀吟声未落,就人刀合一飞身向燕双刀扑去,眼看就要一刀斩在后者身上之际,突然间身体一顿,耳边响起一阵阵难以形容的声音,霎时间心烦气躁血气翻滚,甚至体内真气都紊乱起来。

    燕双刀站着不动,但魔刀刀域的力量骤然攀升,全面压制来势汹汹的林天。恨天刀吟是很厉害,刹那间就连燕双刀都为之震惊、意外,但反过来,魔刀刀域的音攻林天也难以抵挡;意识恍惚的刹那间,如果燕双刀猛然出刀,绝对是凶多吉少。

    “燕师兄果然厉害,我输了!”

    林天惊骇,再一次见识燕双刀的厉害。看来,除非是凝聚九个刀旋压缩成一寸刀芒,正式突破到先天宗师境后才能真正与其较量!

    “不错,很不错,比我预想的厉害多了。林天,你已经知道怎么把音攻融合到刀域中,可以在战斗中先机夺人。想要成为一个音攻高手,你需要做的不是苦修音攻绝杀,而是增强自己对音攻的抗衡,能顶得住对手的音攻;如果,想要在短时间内提升战斗力诛杀强敌则刚好相反,要苦修音攻绝杀争取威力更上一个台阶。毕竟,天下虽大,擅长音攻的高手却是不多,是专注于攻击还是防守,要怎么做你自己考虑吧。”

    燕双刀提醒几句,转身离去。

    “多谢师兄指点!”

    林天恭声道谢,燕双刀这一番指点,来得正是时候!

    正如燕双刀所说,事情一旦决定了要在海上伏杀魔神教,那就不要再多想,耐心等待激战的到来!

    在等待的过程中,最好的办法就是修炼;对自己来说,当然不是提升对音攻的抵御,而是专修恨天刀吟这门音攻绝杀!在即将到来的激战中,这一招也许是至关重要的,可以先声夺人诛杀众多魔头!

    林天心念如电,知道燕双刀真正想说的是什么,深吸一口气把黑水重刀插回刀鞘内,然后,猛地发力拔出来,插进去,再以最快的速度拔出来,如此反复,斩断所有的杂念在甲板上就地修炼起来,苦修蛇身怪人上官雨寒传授的恨天刀法。

    乾坤大帝传下的霸天刀法,走的是王道、霸道;

    上官雨寒传授的恨天刀法,则另辟窥镜剑走偏锋,走的是诡道!

    面对面单打独斗或者冲锋陷阵,恨天刀法的威力不如霸天刀法,要逊色不少;但在突然袭击或者一些特定的场合,恨天刀法却要更加合适,快到极致的拔刀、出刀速度,再加上直接攻击魂魄的恨天刀吟,足以让对手措手不及抢占先机!

    凝聚出第八个刀旋后,同样一门恨天刀法,林天修炼起来感觉又有了不同,力量更加充沛,速度也慢慢地越来越快,刀吟声还在空中回荡没有消散,一声更加嘹亮的刀吟就直冲云霄。

    乌篷船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所有水手都躲到了船舱内,但就是这样也抵挡不住恨天刀吟的冲击,双手捂着耳朵也无济于事,一个个感觉脑袋刺痛三魂七魄都要散了;李亭君和胡长天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尤其是还没突破到先天境的胡长天,在恨天刀吟的冲击下也要坚持不住了。

    一股无形的力量波动,就在这时突然散发开来,把整个船舱笼罩起来,隔绝恨天刀吟的绝大部分冲击。

    燕双刀出手了,展开刀域隔绝林天的恨天刀吟;但就算有了他的帮助,水手们仍然头晕脑转感觉无比难受,惶恐地挤在一起。

    甲板上,林天浑然不觉恨天刀吟给人们的冲击,继续修炼沉浸在修炼天地中。

    海上天气风云变幻,乌篷船慢行没多久就再次疾行起来,海面上刮起了大风,还下起了夜雨,电闪雷鸣。雨越来越大,风高浪急,时不时的一个惊天骇浪猛地拍打下来,船只嘎嘎作响似乎就要散架,如同一叶随时都要覆没的浮萍。船舱内,经验最丰富的船老大风德清都惶恐起来脸色苍白,李亭君和欧阳落雷等人也是紧张;甲板上,林天仍然在心无旁骛地练刀,浑身都已经湿透了仍然一动不动,反反复复地只练一个动作,不停地拔刀,在拔刀瞬间带起嘹亮的刀吟,隐隐约约的和空中的雷声遥相呼应一比高低。

    风高浪急,风大雨大,乌篷船的速度越来越快,已经完全失去控制,随时有可能在巨浪的拍打下覆没或者撞上暗礁;

    林天拔刀的速度也越开越快,刀吟声一声比一声响亮,即使有了燕双刀魔刀刀域的隔绝,仍然如同惊雷般在人们耳边炸响;到最后,人们甚至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林天的刀吟声还是雷声,耳朵一直嗡嗡嗡地叫,一个个头晕脑转。修为相对较低的李亭君和胡长
春晚吧
天感觉无比难受,欧阳落雷和陆子川等人也渐渐出现了不适,至于一般的水手,有不少已经直接晕了过去。

    “好厉害的音攻,林天他要突破了!”

    黑乎乎的船舱内,燕双刀的声音突然响起。挤在船舱内的所有人,只有他在林天恨天刀吟的冲击下若无其事,但宽大的流云斗笠下,脸庞也是越来越惊讶。以其在音攻上深厚的功力和造诣,也有些看不透林天这一招是怎么修炼的,更不知他是从哪里学来的。

    一声无比激昂的刀吟,突然盖过了夜空中的滚滚雷声。燕双刀话音刚落,林天就再次拔刀,把恨天刀吟的威力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乌篷船四周,突然掀起一圈十几米高的巨浪;

    船舱内,水手们身体一震气血上涌,不少人张嘴喷出一道血箭,欧阳落雷和陆子川等人也是齐齐一声闷哼!

    厉害!

    林天再这样修炼下去,只怕仅凭这一招就能横扫仙门!

    船舱黑暗的一个角落内,燕双刀眼前一亮,正要全力催动魔刀刀域保护众人免受恨天刀吟的重创,四周突然静了下来,雷声渐远,可怕的刀吟声再也没响起。

    甲板上,林天把黑水重刀插回刀鞘,缓缓收功睁开了眼睛。

    “恨之入骨恨到了极致,才能真正施展出恨天刀吟的威力!”

    “没有仇恨,自然就没有了那种恨到极致后不顾一切的疯狂!”

    “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上官雨寒那老怪物,当初该是有多大的仇恨才创出这样的刀法?”

    林天缓缓呼出一口浊气,身体疲惫消耗了大量真气,目光却是明亮心有感悟。

    就在刚才,在埋头苦修时他突然想到了即将到来的激战,想起了无恶不作的魔神教,想起了死在盘龙山之巅的前世爱人柳盈盈,勾起了满腔怒火和滔天恨意;不知不觉中,恨天刀吟的威力拔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乌篷船渐渐慢了下来,空中只有零星的雨点飘落。林天抬头,只见船只已经穿过了雨区,夜色仍然浓重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天边乌云浓重酝酿着一场更大的风暴。

    “一场小风雨已经过去,真正的风暴,还在后面!”

    “来吧,让这风暴来得更加猛烈吧!”

    林天心头咆哮,战意澎湃有些迫不及待了,霍然转身向船舱走去,准备养精蓄锐准备即将到来的激战。刚要跨进船舱,突然发现绑在甲板上的物资有些凌乱,一个装水的大水桶掉在了地上一晃一晃的,隐隐约约的还传出微弱的呼吸声。

    水桶内有人?

    林天很意外,走过去打开盖子一看,两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眼前,一男一女紧紧地挤在水桶内,不是别人,正是风震东和纳兰轻容这两个小鬼。

    “你们两个,怎么也来了?”林天皱起眉头。

    “趁水手们不注意,偷偷爬上来的,准备跟着公子一起出海。早知道公子的刀法这么可怕,打死也不来了!”

    风震东哭丧着脸,咬紧牙关才钻出来,头晕眼花脸色苍白,扫一眼林天背后的黑水重刀就两脚哆嗦。看来,当真是被恨天刀吟吓怕了,身后,纳兰轻容也爬了出来,但浑身软绵绵的瘫倒在地上,一时间站都站不起来了。

    “你们跟我出海干什么?”

    林天问道,看着这两个小鬼,有些头疼。这两个小家伙的到来,打乱了自己和风东浪的部署,一旦和魔神教众魔头交手,哪有精力保护他们两个?

    “我一刻也不想呆在风啸山庄,那里让我烦躁、压抑,他们不认我这个私生子,我风震东也不屑于和他们为伍!”震东狠狠说道,对风氏家族有着深深的怨气,“林公子,我要跟你一起出海,我要加入仙门!”

    “加入仙门?”

    林天哑然失笑,转而看向软绵绵地站起来的纳兰轻容,“小姑娘,你呢?也要加入仙门?”

    “是,我也要加入仙门!”

    纳兰轻容浑身无力,但小小年纪一脸坚决,“风震东是不想留在风啸山庄,而我早就无家可归了,婆婆死后,就一个人在街头流浪,留在东海郡也是流浪,还不如跟着林公子你一起出海,成为一个仙门弟子!”

    “好,很好,志向远大,但你们当真以为,仙门就那么好进,随随便便就能成为一个仙门弟子么?”林天苦笑,这两个小鬼也太天真了,连胡长天都只是个仆人不算一个真正的乾坤刀宗弟子,这两个小鬼连胡长天都还不如,想要加入四大隐世仙门,那无疑是异想天开!

    “仙门难入,这个我们也知道,但只要跟在公子身边,肯定有机会!林公子,我们修为是不高,但各有各的本事,绝不会拖累你的。让我们留下来做你的书童,或者帮你捧刀,可好?”

    纳兰轻容哀求,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没等林天回答,朝风震东打个眼色,后者会意,扑通一声扎进水里,水花都不冒一个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下一刻,在林天暗叫不好要下水营救时,风震东像条鱼儿一样哗啦一声从海面下冒出头来,双脚踩水徐徐冒出来,手里紧紧抓着一条活蹦乱跳的鳕鱼。

    好小子!

    水性这么好?

    林天有些意外,暗暗松了一口气。在他的注视下,风震东先把手里的鳕鱼抛到甲板上,然后手脚并用迅速爬到船上来,修为是不高,但水性惊人手脚麻利,是一个修炼的好胚子。

    “公子,看我的!”

    纳兰轻容上前抓住在甲板上活蹦乱跳的鳕鱼,取出小刀在其身上划几刀,然后从怀里取出一个瓶子,在鳕鱼身上滴几滴暗红色的药液,再将其抛回大海里。海面上,迅速波浪荡漾,鳕鱼身上的伤口引来了大群秋刀鱼,争相撕咬受伤的鳕鱼。很快,鳕鱼就只剩一身尸骨,然后,水面更加激荡起来,啃咬了鳕鱼的秋刀鱼疯狂地四下冲撞,然后一条条泛起了鱼肚白漂在海面上,身体发黑中了剧毒,尸体引来更多的鱼群,漂在海面上的鱼随之越来越多。

    “小姑娘,你这是什么毒?”林天问,看着眨眼间就漂在海面上的一大群鱼,心头也不由得大吃一惊。看上去,纳兰轻容弱不禁风,真没想到她还有这样的本事。

    “婆婆教我炼制的,叫七品香。”纳兰轻容回答,把药瓶收起来。

    “你婆婆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林天追问,纳兰轻容年纪不大,但已经算一个出色的炼药和下毒高手了,她的婆婆绝对不简单,不是大名鼎鼎的江湖高手就是一个非同一般的世外高手!

    “不知道,婆婆从来没有说,从我记事开始,就带着我一路向东流浪。到了东海郡,婆婆有一天晚上突然不见了,只剩我一个人在大街小巷上流浪,孤零零的谁也不认识,直到后来遇到了风震东这个笨蛋,结伴一起流浪。”纳兰轻容口齿伶俐,迅速介绍自己的经历,苦苦哀求,“林公子,你就留下我们两个,好不好?我们实在不想在外面流浪了,我们想像公子一样,有朝一日能成为一个神通广大又逍遥自在的仙门高手。林公子,求求你了……”

    纳兰轻容楚楚可怜,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人人羡慕仙门中人,总以为仙门中人就都神通广大逍遥自在,然而,当真有一天入了仙门,你们或许就反而羡慕俗世中的普通人了,唉……,也罢,既然都已经到这里了,你们就留下来吧。记住,一定要听从吩咐别乱跑!”

    林天沉吟了好一会,淡淡一声吩咐,然后转身跨入船舱。

    现在,乌篷船已经远离大陆,按照和风东浪的约定,距离和魔神教的激战越来越近。这时候船只断然不可能回头了,只能先把风震东和纳兰轻容这两个小鬼先留下来,然后再想办法怎么处理。不过,话说回来,两个小鬼还真不简单,各有各的本事天赋非凡,如果能针对性地加以培养,日后必定都不是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