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三百六十五章 高手下棋

第三百六十五章 高手下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船舱外面,虚惊一场的水手们放松下来,不时有笑声、歌声飘到船舱内;

    房间内,刚刚在船老大风德清面前一脸淡定的林天,脸上却多了一抹凝重,取出老家主风向南为自己准备的航海图,仔细观察。

    “在海上走了差不多一天两夜,现在,用不了多久就要到黑末岛了。”

    “风东浪他们到了哪里?已经准备好了么?”

    林天右手食指停留在一个地方,黑末岛。

    根据和风东浪的约定,那里就是向魔神教发起攻击的地方,大战越来越近了。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就算情报准确各方面准备妥当,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林天脸色凝重,深知赵霜盈及其麾下众多大魔头的厉害,一击不中,很有可能就要遭到众魔头的疯狂反扑;甚至,一开始就反过来中了对方的圈套。如果说,林天原来还有七成把握,现在,兵分两路不能和欧阳落雷等人一起行动,把握已经降到了五成,最多五成!一不小心,一行七人还没赶到樱花岛就有可能全军覆没!

    林天仔细观察黑末岛的地形,未雨绸缪。

    在地图上,这座岛屿只是一个红点而已,岛上的地形根本看不出来,但可以了解周围海域的情况。在黑末岛四周,还有不少更小的红点,那是面积更小的岛屿或者暗礁,整体成一个月牙状,黑末岛就在这个月牙的最中心。

    “这个地方,最便于伏击;但是,如果对方有了防备提前在周围岛礁布下埋伏,也将最容易落入对方的大范围的包围!”

    仔细观察,林天脸上动容,越看越不安。现在兵分两路,自己负责担当诱饵没有亲自指挥,只能希望风东浪小心谨慎了。还好,从目前来看,风东浪也没有让人失望,表面上人到中年了还是个浪子,但真正行事时同样手段老辣。

    轻轻的脚步声传来,然后,门外响起了笃笃笃的敲门声,“林公子,林公子……”

    是船老大风德清,他来干什么?

    林天双眼闪过一抹疑惑,迅速把地图收起来装作一副盘腿坐在床上修炼的样子,朗声说道:“进来。”

    风德清推门走了进来,毕恭毕敬垂手站在林天面前,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没有直说,支支吾吾,“林公子,有件事情,我……”

    “这里没有外人,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林天淡淡吩咐。

    “林公子,我们的淡水不够了,恐怕……,恐怕要尽快找个地方补充,没法继续赶路了。”风德清说道,一脸忐忑。

    林天有些意外,“出海前,老家主不是都准备妥当了么?”

    “出海前是准备妥当了,储备的淡水足够我们从东海郡到樱花岛一个来回的,但刚才我到底仓巡查,才发现储备淡水和物资的木桶绝大部分都倾倒破损了。现在,我们的淡水不是不多,而是一滴都没有了。我已经派人把守底仓,严格封锁消息,一旦水手们知道了情况,那……”风德清欲言又止,身上直冒虚汗。

    在茫茫大海上航行,淡水至关重要。没有食物,还可以多撑几天,没有水,意味着天都塌了。消息传开,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怎么会这样?”林天也皱起了眉头,心中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这未免也有些太巧了,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事,“风德清,底仓之前没人看守么?”

    “没有,船上的人马都是我们风啸山庄的精锐,是老家主的绝对心腹,所以……,我也就……”

    风德清老脸发红,自知失职,额头上冒出更多的虚汗,“林公子,这都是我的错,是我疏忽大意了。从现场观察,那些木桶没有捆好,很有可能是之前那条蛇王撞击船只的时候损坏了。不过,在一个隐秘的地方发现了几个脚印,我怀疑……”

    “有人暗中破坏?”

    林天目露精光,问道:“是谁?”

    “暂时还没法确定,不过,从脚印的大小、形状观察,有一个人吻合,负责维修的风德龙。”

    风德清顿了顿,接着说道:“风德龙这个人,一向有些怪调不愿和人相处,平时一天下来都可以不说一句话。据我所知,他原本不是我们风氏家族的人,是老家主在很多年前,在大海边捡回来的一个弃婴,赐名风德龙。小时后,风德龙就出了名的孤僻,除了老家主外谁的话都不听,长大后也不好好修炼没什么本事,整天捣鼓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还好会一些木工的活计才不算一无是处。底仓里面的神秘脚印,和他的双脚正好温和,另外,也只有他有时间和便利借口维护船只四处走动,所
梦幻初唐帖吧
以,我怀疑……”

    “那你怎么准备处理?”林天问,目光锐利、冷静,冷冷的如同寒霜。

    “事不宜迟,为了避免出现更大的意外或麻烦,我建议直接把风德龙抓起来,带回风啸山庄等老家主亲自审问和发落。林公子,你觉得呢?”风德清毕恭毕敬地向林天请示,出海之前,老家主风向南就已经下令,一切事情都得听林天的吩咐。他就算早有决定,没有林天的同意也不敢擅作主张。不等林天回答,就忐忑地接着说道:“要不,林公子,你亲自到底仓看看?”

    “不必了,你是船长,这种事情你自己处理就可以了,就按你说的去做。”林天吩咐,语气一转,有些焦急地说道:“关键是淡水,怎么补充?现在该怎么办?”

    “对,相比风德龙那小子,淡水才是头等大事。据我所知,我们现在正航行在茫茫大海中,周围没有任何岛屿可以停靠,就算有也是没有淡水的荒岛,再累再渴也只能硬撑。只有到了一百多海里外的黑末岛,才有可能补充淡水,并且也要看情况,那里的淡水也不多,当地的情况向来复杂,不一定能顺利补充到淡水。”风德清忧心忡忡,补充不到淡水,后果非常严重。

    “黑末岛?”

    林天皱起眉头,心头却越发冷静起来,事出突然必定有妖,这果然太巧了。

    “对,就是黑末岛,这已经是距离最近的可以补充到淡水的地方了。”风德清点头,斩钉截铁,一行人中最熟悉周围海域的情况。

    “我第一次出海,对附近海域的情况更是陌生,风德清,就按你说的去做吧。大胆去做,真出了什么事情,你们老家主那里我会去说,不必有什么后顾之忧。有什么厉害妖兽冲过来,跟我说,有我们仙门师兄弟在这里,绝对让它们有来无回;其它方面,就劳烦你多费心了。”林天吩咐,语气诚恳托付重任。

    “公子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没别的吩咐,我就退下了。”风德清毕恭毕敬,见林天没有责备,暗暗松了一口气举手擦擦额头上的虚汗。

    “去吧!”

    林天吩咐,缓缓闭上了眼睛继续修炼起来。

    风德清躬身行礼,倒退着走出房间,轻轻关上房门后这才大步离去。很快,外面就传来一阵喧哗声,找个借口把出了名孤僻怪调的维修工风德龙绑了起来。

    “风雨欲来,各路牛鬼蛇神都按捺不住要浮出水面了。”

    “嘿嘿,风德龙,风德清……”

    林天冷笑,端坐在床上不动。

    大战前夕,和魔神教的激战眼看就要到来了,这时候,船上的淡水突然毁掉了一滴不剩,不得不停靠在黑末岛,这怎么想都不对劲。不出所料,魔神教无孔不入,早就把手伸到了风啸山庄。有些人,表面上是老家主风向南的绝对心腹,但暗地里,或许早就和刘平贵一样投靠了魔神教,和魔鬼做交易成为了一个魔神内应。平时,也许潜伏数十年没有任何动作,关键时刻就开始里外呼应了。

    乌篷船上,肯定有魔神教的耳目,赵霜盈监控乌篷船的手段绝非在高空中的鱼鹰一个,这一点,林天已经心知肚明。至于这个魔神内应到底是谁,是所谓出了名孤僻怪调的风德龙,抑或就是风德清这个船老大,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应对!

    妖孽将至,各种牛鬼蛇神和小喽啰多的是,林天没空搭理这些小喽啰,真正要对付的是赵霜盈,那才是真正的对手!

    “天下第一才女啊,来吧,看看这次交锋是谁棋高一着!”

    林天心头呢喃,斩断杂念凝神修炼起来,为激战的到来做最后的准备。

    兵分两路,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孤军深入,亲自当一个诱饵。风德清汇报的情况是很不乐观,但反过来,也让这次诱捕行动更加逼真了。至于最后鹿死谁手,就看谁的手段更高明更狠了!

    甲板上,水手们不知什么时候沉默下来,一个个埋头干活。

    底仓的事情,风德清已经严格封锁,没人知道已经一滴水都没有了;但突然被捕的风德龙,仍然让人们感应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没人敢在这时候多说。海上起风,乌篷船张开了所有的风帆,在船老大风德清的指挥下,乌篷船稍微调整方向往黑末岛而去。林天一直盘腿坐在房间内修炼,没有丝毫具体过问的样子,但在乌篷船后面,始终有一道波浪若隐若离地跟着,那是在海面下巡逻的吸血藤妖,警惕海中妖兽的靠近,也在暗中监视着乌篷船的动静。

    夜色浓重,天上的乌云层层叠叠连绵不知多少千里,风越来越大,一场特大风暴随时要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