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三百六十七章 营地

第三百六十七章 营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聚集在死人坑前的人越来越多,水手们基本都围了过来,风震东和纳兰轻容这两个小鬼也来了,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

    “看得出来,这些死者都是些什么人吗?”林天问,亲自蹲下看了看地上的尸体。

    从相貌看,死者们相貌和中土颇有不同,大都身材矮小皮肤奥黑,眼眶深凹,塌鼻梁,颧骨很大,嘴巴突出,穿着和装束也大有不同,上身披着战甲,下身却一人一条围裙,明显不是中土人。大汉国各处边疆虽然也有许多少数民族,但在林天的印象中都没有人有这样的服饰。

    “林公子,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是缅亚人。据说,他们住在大汉国的南疆还要往南的地方,那里极度干旱不出产任何粮食,缅亚人只能捕鱼为生。每年夏末秋初,出现往东的洋流后,他们就会顺着洋流东来捕鱼。”

    风德清顿了顿,莫名的紧张,“缅亚人身材矮小,但极其好战,祖辈流传的缅亚拳和缅亚刀都极具特色,攻击力也非同一般,厉害的缅亚高手绝不比一个中土武道高手逊色;只可惜,他们遇上了九指狼魔这个大魔头,一个不剩全都被杀了!林公子,现在岛上非常危险,要不,我们先出海避避风头,过两天等九指狼魔离开了再……”

    风德清紧张、惶恐,忧心忡忡说出了水手们的心里话。

    黑末岛本就是个三教九流混杂的地方,现在,来了九指狼魔这个大魔头,无疑更加危险了!

    “不必了,你们呆在船上别动,我师兄弟们会保护你们的。至于淡水么,我来想想办法,尽快补充足够的淡水离开这里。”林天站起来,临危不惧,但眉目间也多了一丝担忧;和众水手不同的是,担忧的不是九指狼魔这个大魔头本身,而是背后有没有什么玄机。

    和船上的淡水突然一滴不剩一样,九指狼魔这魔头出现得太不是时候了,这是巧合,抑或同样是赵霜盈那魔女的杀招?

    林天心头压力大增,举目四看,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

    港口内,除了乌篷船外还停着好几艘船,有巨大的商船渔船,也有小舢板,甚至还有小小的独木舟,但通通不见人影,船上一个人都没有;黑末岛上,约莫两三里外的一片平地上有一个营地,立着不少帐篷,远远看去营地内似乎还升起袅袅炊烟,但静悄悄的同样不见人影,除了哗啦啦的海浪声岛上一片安静,俨然一个无人居住的无人小岛。

    “风德清,你们回船上吧,我四处走走,很快就回来。”

    林天略微思索,举步向岛上的营地走去。

    “林公子,我和你一起去!”

    出乎意外,风德清命令众水手马上退回船上,他自己却硬着头皮跟了上来,“黑末岛不大,但地形复杂,林公子,我给你带路!”

    “也好!”

    林天有些意外,但也没有拒绝。有人带路,这自然最好不过,可以迅速了解整个黑末岛的情况。

    现在,风东浪他们在哪里,魔女赵霜盈等魔神教高手又在哪里,林天通通不知道,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耐心等待静观其变,等着魔神教众魔头出现。这是一个诱饵的本分,也是最应该做的事情!

    “林公子,我也去!”

    “还有我!”

    风震东和纳兰轻容异口同声,一起跟了上来。

    “少主,你们跟上来干什么?万一遇到九指狼魔那魔头,那岂不是……”风德清头疼,更加担忧了。

    “无妨,让他们跟上来吧!”

    林天稍微沉吟,没有反对,淡淡地接着说道:“他们两个年纪还小,一直在船上肯定呆不住。不让他们跟上来,两个人悄悄跑下船到别的地方疯玩,那更加危险!”

    九指狼魔的踪迹,让黑末岛更加凶险起来,欧阳落雷和陆子川等人早就跟风东浪一起走了,留在船上的都是乔装打扮的冒牌货,一个个头顶流云斗笠身背长刀,看上去和众乾坤刀宗弟子一模一样,修为却差远了,真遇到什么意外,比如九指狼魔杀到船上,人们肯定挡不住。相反,把风震东和纳兰轻容两人带在身边,林天反而更放心一点。

    “好吧,希望九指狼魔那魔头已经离开这个地方了。”

    风德清惴惴不安,林天都已经这么吩咐,他自然不敢违背,只是心头更加紧张了。

    众水手听从吩咐,迅速退回船上,为保险起见,还撤去浮桥把乌篷船驶离船坞,以免被人偷袭突然冲到船上,一个个惴惴不安;与此同时,在林天的带领下,风德清、风震东和纳兰轻容却径直朝岛上的营地走去。风德清拔出了腰间的长剑随时准备出手,风震东也把他的匕首拔了出来一脸紧张,唯独走在前面的林天镇定自若。

    岛上风大,冷风吹拂,树木不断地摇晃。

    距离拉近后,可以发现营地内一切应有尽有,有帐篷,有堆积如山的木柴,有烧水和煮饭的锅,就是没有人,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静得诡异。再走近一点,快要到营地门口的时候,走在前面的林天突然停下了脚步。

    风从营地内吹出,带来了一股血腥味。这味道不算重,在海风长时间的吹拂下有些淡,但仔细分辨,从营地内的各顶帐篷内传来。显然,营地内的人同样遭到了毒手,不是营地内没人,而是营地内的人全都死
前生今世注定是你最新章节
了。、

    “我们来晚了!”

    “一个不留,好狠的手段!”

    林天幽幽一声叹息,缓缓走进营地内。

    这时候,跟在后面的风德清也闻到了血腥味,壮着胆子掀开一个帐篷的布帘一看,里面惨不忍睹,七具尸体扑倒在地上,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看样子是一家七口,脑袋全都被人斩下来了。

    风德清打个激灵,赶紧放下布帘不敢走进去,掀开隔壁帐篷的布帘一看,里面同样惨不忍睹。一路走下去,每掀开一顶帐篷,风德清就打个哆嗦,不一会就面无人色,明明阳光暴晒却感觉身体冰冷,最后,哆嗦着身体来到林天面前,“林……,林公子,死了,这营地内的人全都死了!”

    “嗯,知道了,到别的地方看看吧。”

    林天转身离去,四下看看,直奔岛上最高的一座山峰而去。身后,风德清、风震东和纳兰轻容三人跟了上来,没多久,一行四人就来到了山顶。居高临下放眼看去,方圆数十里尽收眼里,远方天海一色,岛上树木苍郁风景优美,就是没人,甚至连一只动物都没有,死沉沉的整个岛屿上空笼罩着一重无形的死亡气息。

    “那些夜族人居住的洞窟在哪里?”林天问。

    “就在这座黑末峰的山脚下,东面的石窟群,是夜族人祖辈生活的地方,里面遍布机关陷阱;西面也有一片石窟,那里就是所说的鬼市,是岛上唯一可以购买、交易物品的地方。这两个地方,都只有天黑后才会有人出来活动。”

    风德清顿了顿,说道:“营地内的尸体我看了,全都只剩九根手指,都是遭了九指狼魔的毒手。住在营地内的人,有四海为家的流浪客,有经过这里的渔夫,也有从中土过来的流亡中人,其中不乏身体强悍的武道高手,但全都死了;看样子,是在熟睡中被人一招致命的。希望,躲在石窟和鬼市内的人能躲过一劫吧,尤其是夜族人,如果他们也全都被杀,恐怕真是一滴水都找不到了!除了夜族人自己,根本没人知道他们祖传的古井在哪里!”

    风德清更加担忧了,紧张之余满脸愁容。

    原来,还没赶到黑末岛之前,他担心的是没有足够的银两,担心买不到足够的淡水;现在,担心的是有再多的银两都没用,直接就没有淡水了。夜族人的石窟遍地机关陷阱,寻常人根本进不去,进去了也是闯入一个迷宫,只怕还没找到水源就渴死了。

    “走,先回船上,其他事情晚上再说!风德清,你先走一步,派几个人坐小船到周围的岛礁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林天吩咐。

    “好,公子小心!”

    风德清躬身领命,然后转身飞奔而去。

    一路走来,他都是硬着头皮,早就恨不得转身离去了。往日的黑末岛虽然形势复杂三教九流混杂,但人来人往还算热闹,现在,冷清清阴森森的格外瘆人,一不小心说不定九指狼魔那魔头就从哪里蹦出来,遇上那魔头就麻烦了,凶多吉少!

    “走!”

    目送风德清远去,林天一声令下,率风震东和纳兰轻容两个小鬼离去。这地方确实古怪诡异,以林天现在的修为也不敢托大。

    “公子,船上……,船上也不安全,风德龙是冤枉的!”

    风震**然跟上去,在林天身边小声说道。

    “哦,你怎么知道的?”林天问。

    “风德龙平常是很孤僻不说话,看上去冷冰冰的不友善,但其实人很好的,是爷爷的绝对心腹,他一身古怪的本事都是爷爷暗中教的。以前,我在外面流浪的时候,有好几次遇到了危险都是风德龙突然出手搭救,他一直奉爷爷的命令在暗中保护我。我绝不相信,风德龙他会是暗中破坏的凶手!”

    风震东顿了顿,恨恨说道:“还有,水手们下手也太狠了,风德龙不仅浑身是伤,耳朵被打聋,舌头被割伤话都说不出了!”

    “风德龙他……,不是一个天生的哑巴?”林天双眼寒光一闪。

    “当然不是,风德龙平时很少说话,但绝不是哑巴,我曾亲自和他说过话!”风震东很肯定。

    “这么说,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了?”林天问,发现风震东这小鬼远比他的年龄成熟。或许是家族的传承,又或者是从小在外面流浪的缘故,远比同龄人成熟多了,沉住气直到风德清走远后才说。

    “真凶是谁我不知道,但绝对不是风德龙!公子,凶手很有可能是奔你们仙门中人来的,你一定要小心!”

    小小年纪的风震东一脸担忧,年纪不大却善于思考,知道凶手的目标是林天而不是自己和纳兰轻容,否则,在东海郡内就可以动手了,根本不必在船上动手脚。联想到古庙一战,明显是林天一行遇上了极其厉害的死对头!

    “放心吧,想杀了我没那么容易的,你们两个也要小心,从现在开始,紧跟在我身边不要乱跑,切记,我答应了你父亲一定要照顾好你们两个!”林天点点头,摸摸风震东的脑袋。

    “我父亲他也来了?”风震东喜出望外。

    “走吧!”

    林天笑而不语加快了脚步,身后,风震东和纳兰轻容对看一眼,紧紧跟上去。两人年纪不大,但都是天资聪明,迅速知道看似凶险复杂的情况后面,林天早有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