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魔琴

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魔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雨一直在下,风高浪急,所有人都已经被冰冷的雨水湿透了。

    不同的是,林天等人身上湿透冰冷,心头却是火热,一个个气势如虹;赵霜盈及其麾下魔头却是体内体外都是彻底的冰冷,人是踏波而行浮在海面上,心却沉到了海面下,一路往下沉要坠落到海底深渊。

    人都说,穷寇莫追,林天却反其道而行之,就是要痛打落水狗;

    被魔神教暗算三番几次,乃至十几次,也没有伤筋动骨;反过来,反击的时候抓住一次机会就足够了,要彻底铲除赵霜盈一行,让魔神教元气大伤!

    阴阳二怪心头是绝望的,舍命豁出去拦不住林天不说,还一下子就被欧阳落雷等人包围了起来突围无望;前方,仍然簇拥在赵霜盈身边的大魔头蛇八矛和佘吞海心头也是绝望的,知道今天是难逃一劫了,往日最喜欢的就是慢慢猎杀目标,欣赏对方四处逃窜又逃不出手掌心的那种绝望和无助;没想到,今天轮到自己了。

    “大小姐,你走吧,一个人先走!佘吞海,我们两个留下来!”

    佘吞海突然停下了脚步,狠狠盯着踏波而来的林天。

    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他绝不愿留下来,但实在是没办法了。哗啦啦的海浪声中,传来阴阳二怪的惨叫,风东浪、赤大海和燕双刀等人已经坐着龙鲸冲了上来,一下子多了十几个先天高手,本就意志低沉心头惶恐紧张的阴阳二怪一下子就崩溃了,几乎在同一时间腹部重刀气绝身亡。然后,一行人杀气腾腾地扑了过来。

    佘吞海脸庞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他的眼睛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但嗅觉和感应还在,感觉到了一股股强大的气息飞掠而来,对蛇八矛的吩咐没有回应,也没有反抗,紧紧地闭着嘴巴。

    光是林天一人,就已经难以对付了;现在,众乾坤刀宗弟子和风东浪等人全都扑了上来,怎么抵挡?

    佘吞海不仅面无人色,甚至身体都开始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

    纵横江湖数十年,他见过了无数风浪,在魔神教内也是非比寻常位居一个殿前护法,见过了许许多多的悍不畏死的大魔头,但从未有过现在这一刻这么紧张!

    “你们两个,不用管我了,分头突围吧。”

    赵霜盈突然发话了,脸庞同样紧绷语气冰冷,但不见一丝慌乱。

    “大小姐……”

    蛇八矛和佘吞海两个魔头都急了,他们两个也不想死,但生死关头抛下赵霜盈这个圣女独自逃生,就算侥幸逃过一劫日后也颜面无存,并且教主知道后必定大怒,要遭到魔神教绝顶高手的追杀;到时,同样是死!

    “去吧,挤在一起,我们三个都得死,林天不会放过我们的;分头突围,还有望找到一线生机冲出去!”

    赵霜盈下令,冷冷看着越来越近的林天,再后面,是体型庞大速度超快的龙鲸。龙鲸背上,欧阳落雷和风东浪等人早已是摩拳擦掌。

    “可是,大小姐,万一……”

    佘吞海欲言又止,迟疑不决。

    赵霜盈是冷酷无情,但那是对外,对麾下众多心腹是出了名的护短没什么好说的。关键时刻,蛇八矛和佘吞海没有独自逃命,一方面是因为对教主的恐惧,担心秋后算账;另一方面,也是心头不舍。

    “没什么万一,谁要是侥幸逃了出去,第一时间向教主汇报,教主会给我们报仇的,去吧!”

    赵霜盈再次下令,话音未落就突然转身,蜻蜓点水般踩着浪头踏波而行。

    “大小姐保重!”

    “走!”

    蛇八矛和佘吞海两个大魔头对看一眼,咬牙分头离去。三个人,一个笔直前行往东面而去,一个往南,另一个则反过来往西面而去。

    浩浩荡荡原本气势滔天的黑龙战船,只剩下区区三人,就连赵霜盈这三人也是凶多吉少。

    “乾坤刀宗弟子跟我来,其他人兵分两路,一个不留!”

    林天的声音在人们耳边响起,毫不停顿,一人一刀继续向赵霜盈追去。

    身后,人们迅速兵分两路,欧阳落雷和陆子川等乾坤刀宗弟子从龙鲸背上跃下,紧跟在林天身后。何力和邪修赵赣等地下鬼市幸存下来的高手向佘吞海追去,风东浪、赤大海、燕双刀和夜族长老等人则坐在龙鲸背上,向大魔头蛇八矛追去。

    哗啦啦的大雨下个不停,风高浪大,在海浪上踏波而行,这不是随意一个先天高手都能做到的,靠的是一身磅礴浑厚的真气,速度越快消耗的真气就越惊人。周围没有船只,没有岛屿没有礁石,一旦体内真气耗尽了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葬身大海。在前面狂奔逃窜的人很危险,在后面追杀的人一样危险。

    海浪冲天,林天明知危险重重,但仍然全力追杀,速度还越来越快,和赵霜盈的距离从四五十米渐渐的拉近到了十多米。

    哗啦啦的海浪声中,突然响起袅袅琴音。

    和蛇八矛、佘吞海两个大魔头分头扬镳后,赵霜盈就只剩下自己孤家寡人一个,遭到林天一行六人的追杀。但就是在这个时候,赵霜盈这个魔神教圣女看上去似乎仍然镇定自若,一边在海面上踏波而行,一边弹起了怀里的古琴,琴音袅袅,平静而悠远。

    好一个女魔头
乾坤破无弹窗
,这时候还能静下来抚琴?

    不对,赵霜盈她是要施展厉害的音攻,她要开始反击了!

    林天心头一顿,鼓荡体内刀旋骤然加速。

    对赵霜盈这个魔神教圣女,他始终心存顾忌不敢大意,没亲手一刀杀了她就总是无法彻底放下心来。果然,刚刚加速,琴音就激昂起来,连同跟在后面的欧阳落雷和陆子川等人,齐齐身体一震。林天更是首当其冲,感觉脑袋像是被撞了一下,然后,心生一股强烈的危险。

    激昂的琴音响起刹那,海面上猛地掀起一个巨浪;然后,浪花飞溅,每一滴水珠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长化作一支弩箭,迎面呼啸而来!

    最后关头,向来极少在人们面前亲自动手的赵霜盈终于出手了,施展她的绝杀。她的杀器,就是怀里那把看似古朴精美的古琴,琴音可以阳春白雪让人心灵净化,也可以发起凶猛的音攻让人魂魄飘摇意识恍惚,甚至,还可以把水珠拉长为弩箭!和恨天刀吟相比,在音攻上不相上下,但手段显然更加丰富!

    一代魔神教圣女,果然就是厉害!

    林天心头暗惊瞳孔紧缩,眼看众多弩箭就要落在身上,身体突然虚晃摇摆起来,避过这些弩箭继续追上去。

    魔女凶猛,但越是凶猛,越是要趁机一鼓作气杀了她,不然后患无穷;被这女魔头逃出去,下次,死的就是自己了!

    林天杀机大盛,再一次加速向赵霜盈扑去。

    海浪滔天,哗啦一声浪花满天,下一刻,在琴音声中全都变成了弩箭,以惊人的速度向林天呼啸而去。这一次,呼啸而至的弩箭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不给林天任何腾挪躲闪的空间。

    “杀!”

    林天昂头一声长啸,刀锋回旋施展圆月刀法,裹着重重刀光迎面撞上去。刺耳的叮叮声密集响起,直接震飞所有呼啸而来的弩箭继续向前冲,把和赵霜盈的距离拉近到七米。

    “好身法,好刀法!不过,在我天魔琴下,你距离越近就死得越快!”

    赵霜盈冷哼,转身冷冷看着林天,身体如若一片没有重量的羽毛在海面上倒退着飞掠,葱葱玉指在琴弦上轻轻一拨,琴音再起。这一次,林天周围掀起了一整圈波浪,然后化作数不胜数的弩箭向其呼啸而去,同一时间,林天体内的血液紊乱起来,心脏狂跳,似乎每一滴鲜血也都要被拉长为弩箭,攻击五脏六腑。

    天魔琴!

    赵霜盈双眼冰冷无情,施展她这个魔神教圣女最厉害的绝杀。

    这些年来,世人只知道她是天下第一才女,才智冠绝天下杀招连连;但鲜为人知的是,她的修为同样惊人,和蛇八矛等大魔头相比毫不逊色,甚至攻击独特更加难以防备。无形的音波散发出去,一瞬间,跟在后面的众乾坤刀宗弟子就遭到了无形的重创。修为最低的胡长天,一下子七窍流血,浑身上下的毛孔都渗出点点血迹;李亭君的表现稍微好一点,但同样身上血迹斑斑,身体摇摇欲坠。

    远在十几米后的众乾坤刀宗弟子都一下子遭受重击,首当其冲的林天更不用说了,不过,林天的反应也超快,身体猛地下沉,笔直地加速沉入漆黑一片的深海。

    赵霜盈琴音惊人,距离越近杀伤力越是惊人,但到了海面下情况截然不同,每下潜一米就轻松一分。深海下面,水压惊人,但黑压压的海水也同样大幅度削弱了可怕的琴音。

    “咦……”

    “一个仙门奇才,果然就是厉害!”

    海面上,赵霜盈一声惊叫,脸上蒙着面纱看不清其神情变化,但额头上淌下一滴滴豆大的汗珠,同样紧张起来。

    林天反应超快,远比预想的还难对付,一下子就让她的杀手锏天魔琴没有了用武之地。大海茫茫,除非已经修炼到了先天大宗师境,否则,休想光凭琴音就碾杀藏在上百米深海底的林天!

    海浪滔天风大雨大,敌我双方却突然静了下来。

    赵霜盈轻盈的身体随着波浪一起一落,右手五指虚按在琴弦上不动,欧阳落雷和陆子川等人也没有动弹,尝到天魔琴的厉害后不敢再贸然靠近;一头扎入海底的林天无影无踪,迟迟不见踪影,似乎已经受了重伤葬身海底,又或者被暗流卷走了,但赵霜盈知道,林天没走,就潜伏在茫茫大海下酝酿着致命一击!

    黑沉沉的海底,林天静止不动,缓缓平息体内紊乱的真气和气血,一双眼睛却越来越冷。

    一个在海面上,一个在漆黑一片的海底,默默地对持。

    双方都感应到了对方的存在,都不敢轻易动弹,默默地酝酿着最强一击。

    远方,追杀蛇八矛和佘吞海的人马已经大打出手浴血奋战,众乾坤刀宗弟子却突然停了下来按兵不动。海面上,渐渐荡漾着一股浓重的杀气,越来越浓。这杀气,让早就杀红了眼的食人鱼都不敢靠近,唯有一个庞然大物缓缓地逼过来。

    连赤大海胯下最庞大的龙鲸都不得不避之三舍的海鲲,被林天和赵霜盈间的杀气所惊动,冷冷地逼了过来。

    看着这头可怕的超级妖兽,欧阳落雷和陆子川等人紧张起来,下意识地缓缓后撤,人人额头上渗出一滴滴豆大的虚汗;漆黑的海面下,林天却依然一动不动,似乎进入了忘我之境,浑然不觉危险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