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四百章 花飞叶落阵

第四百章 花飞叶落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雾渐渐的越来越浓,慢慢地,连脚下的青石小径都看不清,只能凭着感觉在走。

    为的丁隐一脸阴森,开始一言不紧绷着脸,明显感应到了危险。林天沉默低调,但眉心跳动,同样感应到了危险的逼近。这危险和平时不同,看不到敌人,也听不到什么声音,只是一种本能的感觉,在无数次死里逃生中练就出来的本能感觉!

    危险,果然就在忐忑中突然到来。

    走在队伍最后面的一个散修,突然间一声惨叫倒在地上,林天回头,隐约看见一朵樱花在大雾中飘过。众人围上去一看,只见这个散修已经气绝身亡,浑身上下不见什么伤口,看起来无比诡异。

    “他的喉管,已经被切断了,被比纸片还薄的花瓣切断。好一个花飞叶落阵,摘叶飞花,先天高手都瞬间斩杀,远离所有的樱花树,走!不尽快想办法冲出去,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丁隐蹲下去仔细看了看,现了尸体脖子上的伤口,边说边霍然站起来,说走就走。这时候,尸体的脖子上才渗出一丝血迹,或许是凶器太薄,伤口太小的缘故,都气绝身亡好一会了才有点点血迹渗出来。看着刚刚还生龙活虎转眼间就倒地身亡的伙伴,人们头皮麻,迅想起了之前遇到的熊五等人的尸体,一个个心头不寒而凛,紧紧跟在丁隐身后,恨不得踩着后者的脚印往前走,不敢有丝毫逾越。

    雾越来越大,不小心撞到一株樱花树,甚至仅仅碰到树枝,也许就是大难临头!

    人们越紧张起来,混在队伍中的林天,脸色也是凝重,意外现这个法阵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危险,远非一个幻阵那么简单,而是一座不折不扣的杀阵。

    厉害!

    这花飞叶落阵,到底是东海老怪昔日留下来的,还是樱花岛岛主甘清风自己布下的?

    林天心头呢喃,眼前这座花飞叶落阵如果是东海老怪留下来的,那还没什么,以东海老怪神鬼莫测的通天神通,布下这样一座杀阵在情理之中;但如果是甘清风布下的,后者的修为就逆天了,要远在两个师弟风向南和张半仙之上。

    大雾中,一行人在丁隐的率领下疾行,早就和大部队失去了联系。丁隐看起来雷厉风行,但实际上心头也是忐忑不安,只是全凭感觉在乱走而已,希望能碰巧现花飞叶落阵的破绽。盲目乱走的结果,自然都是徒劳,长时间的疾走,不仅消磨了人们的耐心开始急躁,身体也明显疲劳起来。

    这一次,倒霉的仍然是走在队伍最后面的一个散修,或许是疲劳的缘故,这人不小心脚步踉跄没有踩着众人的脚印前行,而是一头撞上了路旁的一株樱花树狠狠摔了一跤。下一刻,刚刚手脚并用挣扎着站起来,立马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气绝身亡,眉心上渗出一抹殷红。林天转身,看见了一片绿叶在大雾中飘荡而过。

    漫山遍野的樱花,看起来赏心悦目如同世外桃源,但一瞬间,这些樱花和树叶却可以变成致命的杀器!

    好一座花飞叶落阵,和大凶之地的古禁制相比都是毫不逊色,甚至更加厉害防不胜防!

    林天瞳孔紧缩,突然间眉心狂跳。

    浓浓的大雾中,突然起风,一朵朵樱花和一片片树叶迎风起舞从空中飘落。看上去似乎另有一番美景,被困在法阵中的人们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刹那之间,身旁就响起凄厉的惨叫声,有人捂着喉咙倒在地上打滚,有人双眼鲜血淋漓失去了一双眼睛,有人浑身抖,大腿根部血流如注。一朵朵樱花和一片片落叶看起来没有什么重量,悠悠地在空中飘荡,但一瞬间却爆出惊人的度和杀伤力,先天境高手都抵挡不住防不胜防!

    林天身上,突然间光芒闪烁,身上流动着耀眼的七彩光芒。

    生死关头,林天也不敢大意,第一时间催动伏羲金刚战甲。身体虽然虚弱,体内真气远没有恢复,但突破到先天宗师境后,伏羲金刚战甲更上一层身体越强悍了。展开金刚战甲的瞬间,身上叮叮作响,接连震飞了几朵樱花和几片落叶。站在他面前的鲁武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都还来不及反应就中招,右臂鲜血淋漓差点被一片落叶割断了喉咙;同一时间,足足有三朵樱花盘旋着向其落下,看似柔弱的花瓣,如同薄薄的锋利的刀刃绽放出骇人的寒光。鲁武能魂飞魄散,想要躲避却现被三朵樱花封死了退路无从躲闪,想要格挡却连拔剑的时间都没有了。

    “小心!”

    林天一声厉喝,关键时刻突然伸手抓着鲁武能用力一拽,把他从三朵樱花的合击中拽了出来。三朵樱花碰撞在一起,竟然出金属碰撞般的脆响,然后还原成原状,花瓣调零,慢悠悠地从空中飘落消失在大雾之中。

    每一朵樱花每一片落叶,都只起一次攻击,要么一击致命,要么重归原样
真镜sodu
人畜无害;

    这花飞叶落阵,果然是奇妙!

    林天心头惊叹,头一次看到如此奇妙的法阵。站在他身后的鲁武能就没有这样的心情了,惊魂未定紧紧站在林天后面,不敢离开半步。自从吞下大名鼎鼎的补天丹不得不任凭林天吩咐后,他一直忐忑不安叫苦不迭;现在,真正面临生死危险的时候,反而庆幸身旁有一个神通广大的靠山。阴阳供奉之一的丁隐也修为强大,但关键时刻没有任何出手相助的意思,冷眼旁观只顾他自己,不是林天,现在自己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好身手,这金刚体魄不错,你是谁,以前怎么没见过?还有,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丁隐注意到了林天身上的伏羲金刚战甲,目光闪烁。

    “在下姓张名固,是小门岛附近海域的一名散修,在鲁公子的指引下刚加入象山屿不久,修炼的是一门残缺不全的无名功法。”

    林天撤去流动着七彩光芒的金刚战甲,毕恭毕敬地回答,边说边暗暗碰一碰站在身后的鲁武能,后者会意,迅站了出来,“供奉大人,这是我的兄弟张固,还请以后多多关照。”

    鲁武能也毕恭毕敬,阴阳供奉两个大高手在象山屿的身份仅次于岛主象山老仙,现什么可疑的人甚至可以先斩后奏。尤其是脸庞黑的丁隐,行事阴狠最是毒辣,向来在岛上是人见人怕。不过,作为象山老仙的一个亲传弟子,鲁武能身份也非同一般,想来丁隐也不至于太过刁难。

    果然,丁隐上下打量林天一眼,再看看鲁武能,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走:“走,甘老邪的杀阵威力越来越大,站着不动是等死!”

    丁隐雷厉风行,或者说压根就不关心众人的死活,说走就走。一阵大风袭来,大雾中又飘起一朵朵樱花和一片片落叶,丁隐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柄如意勾,上下翻飞,把近身的樱花和落叶全都震飞出去,在杀阵中闲庭信步。身后,幸存的几个象山屿高手对看几眼,赶紧紧紧跟上去。

    堂堂一个供奉,修为果然就是不简单!

    如果突然从背后动手,有几成把握?

    林天也跟了上去,用眼睛的余光暗暗打量一马当先的丁隐,心头暗暗掂量。

    在中原大地,如意勾这样的兵器比较少见,使用这样的奇门兵器的武者修为都不简单,丁隐更是其中高手。仔细观察,可以现他出手之际,手臂漆黑一片,锋利的如意勾挥动间隐隐带起一缕缕黑气,闻之欲吐带着一股恶臭。不出所料,果然修炼的是什么邪恶功法是个邪修!

    丁隐头也不回,挥舞着如意勾在大雾中飞奔,四处游走寻找花飞叶落阵的破绽。他修为强大一路飞奔,跟在他后面的人们就没那么幸运了,时不时的有人中招,轻则身上血流如注,重则被花瓣或落叶一击致命倒地气绝身亡。慢慢地,跟在丁隐后面的人越来越少,只剩下区区四人。就是这四个人,除了林天外,其余三人都是鲜血淋漓,鲁武能也没有例外,这还是林天数次暗中出手相救,要不然,已经死了好几次了。

    雾越来越浓,狂风阵阵,花瓣和落叶的攻击似乎没完没了。到最后,就连丁隐这个供奉都失去了耐心,时不时的开始起狂来,要么不顾一切地暴走,要么挥舞如意勾斩断路旁的一株株樱花树,原本阴森狭长的双眼不知什么时候红红的,如同一头暴走狂的猛兽。

    林天越小心了,不仅要提防花飞叶落阵的攻击,还要提防丁隐这个强敌。相比一般的宗门弟子,邪修们选择的是邪恶的捷径,修炼起来度飞快,但也往往落下沉重的病根,要么身患隐疾,要么就是有什么隐患,一受什么刺激就容易心魔作。丁隐的样子,显然就是要心魔作的迹象,现在是疯狂斩断路旁的樱花树,再这样疯狂下去,说不定就要转身杀人了!

    幸存的几个象山屿高手,显然也感觉到了危险,一个个脸色苍白双眼带着明显的恐惧。留下来是等死,离开丁隐独自闯荡是找死,继续跟在丁隐这个邪恶供奉后面,说不定也是死!

    远方,突然响起叮叮叮的清脆琴音,如高山流水,穿透浓浓的大雾和杀阵远远传来,让人为之精神一振。

    “咦……”

    林天也很意外,这琴音听起来似乎还有一股熟悉的感觉,没等他多想,风中又传来了悠悠的箫声。一时间,琴箫齐鸣争相斗艳,远方传来强大的力量波动,浓浓的大雾都随之荡漾起来。

    “是甘清风,走!”

    丁隐凝神倾听一会,一声厉喝,辨明方向飞身掠去。

    “走!”

    “快跟上,别走失了!”

    众人异口同声,咬牙紧跟在丁隐身后。谁都明白,这很有可能是走出花飞叶落阵的唯一机会,错过了就没有了,要和熊五等人一样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