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四百零九章 图谋

第四百零九章 图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樱花岛面积也不算大,但岛上有山有水,有着一个碧波粼粼的淡水湖,樱花湖。

    在樱花湖的中心,有一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小岛,杂草丛生怪石林立。通往地牢的入口,就在这个小岛上。按那个倒霉的守卫所说,樱花湖是樱花岛的禁地,没有岛主甘清风的手令严禁踏足,至于这个禁地到底有什么样的危险,那个倒霉的守卫就不知道了,只是凑巧有一次酒后听说地牢入口就在湖心小岛上。

    把倒霉的守卫打晕藏起来后,林天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樱花湖,没有马上下水,而是潜伏在一片树林内仔细观察。

    甘清风不仅修为强大功力深厚,还精通各种禁制法阵;

    刚从象山屿传送过来,就被困在花飞叶落阵内惊险连连,樱花湖这个禁地,岂会没有任何陷阱或禁制法阵?

    林天小心翼翼,时间紧迫恨不得马上把甘柳婷救出来,行动间却以谨慎为上。见识花飞叶落阵的厉害后,不敢有丝毫大意。

    一眼看上去,碧波粼粼不见任何异样,没有幻阵,连一个守卫都没有,普普通通似乎没有任何危险,但越是这样,林天反而越加小心起来。甘清风是什么人,那是东海老怪的门下大弟子,是老家主风向南和张半仙的师兄,修为强大手段非凡。别说樱花湖这个禁地,就是樱花岛上任何一个地方,只怕都是遍布陷阱,麻痹大意绝对是找死!

    林天沉住气,冷静地继续耐心观察,果然,慢慢地现了一个古怪之处。偌大的湖面,竟然不见一丁点杂物。

    时不时的,就有海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岸边落叶几乎随处可见,而眼前这个樱花湖,也未免太过干净了!

    林天心生疑惑,越想越可疑,从地上捡起一片落叶屈指轻轻一弹,这片落叶就逆风飘到了湖面上,然后,瞬间就沉了下去,只留下些许微乎其微的涟漪。

    好家伙!

    这湖泊果然不对劲,一片轻飘飘的落叶都浮不起来,人怎么过去?

    林天脸上动容,从岸边到湖中小岛,约莫有一千多米,坐船是肯定行不通了,踏波而行只怕也是行不通,甘清风肯定布下了什么厉害禁制。

    怎么办?

    继续硬闯,还是回烟波楼?

    林天沉吟,没有迟疑多久,迅做出了决定,手掐一道法诀,眼前出现了一个庞大的身影。

    水下危险,甘清风手段非凡,吸血藤妖虽然能在水里来去自如,但也不一定能破得了水下禁制,林天迅想起了另一个天命战神,把东海老怪留下的海鲲召了出来,直接飞身一跃进入海鲲体内,回到了当初见到东海老怪的那个小空间,再次盘腿坐下来。刚刚盘腿坐下,海鲲就行动起来,庞大的身躯像座山一样缓缓沉入水里,然后在水底爬行起来,动作很慢,即使身处海鲲体内什么都看不见,林天也可以感应到一股强的阻力。

    这股力量,足以让一个先天宗师境的大高手在水里都寸步难行,无法前进也无法后退,要被湖水活活淹死,或者被强的水压挤爆!吸血藤妖到了水下只怕也动弹不得,但对体型庞大的海鲲来说,却还在其身体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内,动作很慢,但如同一头老牛一样沉稳,一步一步地向前走,足足在水底行走千米后,这次缓缓地浮出水面。

    林天长身而起,在海鲲张开嘴巴的刹那飞掠而出,双脚稳稳地落在湖心小岛上,正好来到地牢入口,前方就是通往地下深处的一条地下通道。小岛上静悄悄的,同样一个人都没有,或许,是守卫们都无法来到这里,又或者甘清风过于自信的缘故,小岛上再无防备。

    林天把海鲲收起来,举步朝地牢入口走去。

    岛上的大雾越来越稀薄,阳光明媚从空中泼洒下来,一抹金晃晃的阳光映入林天眼里。

    注意力都集中到地牢入口,恨不得马上冲上去把甘柳婷救出来的林天,突然感觉到了异样脚步一顿。低头一看,地面上,距离小腿不到一寸的地方,悬着一根几乎透明的蜘蛛丝。就是这根蜘蛛丝,折射出的阳光照进了眼里。

    没有什么力量波动,看不到什么危险,但一根小小的蜘蛛丝,却让林天突然间虚汗淋漓。

    这不是什么禁制法阵,而是机关!

    高手都是感应敏锐,尤其是能越过湖面来到这里的高手,自然都会对禁制法阵格外警惕,一丁点的力量波动都会引起警觉;但冷冰冰的机关呢,有谁会注意到这么一根透明的比头丝还细的蜘蛛丝?

    林天迅想起了老家主风向南神鬼莫测的机关威能,暗叫侥幸。

    老家主风向南在机关上的造诣都那么可怕,比他更厉害的传承了东海老怪衣钵的师兄甘清风,在机关上会差么?

    林天双腿钉在地面上纹丝不动,睁大眼睛仔细观察,果然,现了更多的机关。地牢入口附近是没有守卫,也没有什么禁制法阵,但接连布下了七重隐蔽的机关,地面上悬着七根透明的蜘蛛丝。第一根距离地面只有三寸,第二根在常人膝盖位置,第三根位置更高,在常
十荒大罗吧
人腹部左右,第四根高度大变,又回落到膝盖位置,第五根提升到常人脖子位置……,每一根蜘蛛丝的高度都不同,高低组合防守森严,组成了一个严密的立体封锁网。一旦拽断这些蜘蛛丝乃至碰一下,绝对就要触可怕的机关!

    出其不意,用冷冰冰的机关代替威力强大的禁制法阵,厉害!

    这甘清风,果然屡屡出人意料出手不凡!

    林天仔细观察清楚,深吸一口气后果断行动起来,先是抬腿跨过第一根和第二根蜘蛛丝,然后横身翻过第三根蜘蛛丝,跟着再次抬腿……

    林天冷静、果断,时间紧迫,没有过多的迟疑迅付之行动,但动作却很轻、很慢,力求不出任何声响,更不带起一缕风,屏住呼吸,脚掌落在地面上连灰尘都力求不扬起一粒。

    平时出刀,林天追求度的极致,尤其是恨天刀法,越快越好;现在,动作却是慢到极致,如猛虎绣花,力量强横却比风儿还轻柔。

    快到极致,需要非凡的功力;

    反过来,要慢到极致,困难也是乎想象!

    林天慢慢地跨过一条条蜘蛛丝,动作缓慢、专注,格外小心。

    欲则不达,度可以慢一点,一不小心触甘清风布下的机关,那就麻烦了。所有的努力,都要前功尽弃!好不容易越过七重障碍后,林天身上的战袍已经被冷汗湿透,来不及歇口气,大胆踏入了地牢入口,顺着一条幽暗的地下通道,一路斜着向下深入地下深处;步步小心,走了约莫半个小时后,一个地下囚笼终于出现在林天面前,让人意外的是,关在这里的不是甘柳婷,而是另一个熟悉的身影,号称天文地理历史无所不知的张半仙,头蓬乱低着头,四肢被符文锁链固定在墙壁上,听见林天的脚步声也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死了,又或者晕了过去。

    张半仙怎么会被关在这里,他不是甘清风的师弟么?

    林天疑惑,有些难以置信以为看花了眼。

    “大师兄,你走吧,不必浪费时间了,我是绝不会同意的!”

    张半仙仍然一动不动低着头,但没等林天开口,就冷冷地打破了地牢内的宁静。

    林天嘴巴动了动要打招呼,但话刚要出口,又迅闭上了嘴巴。张半仙的话,让他心头一顿知道话里有话,静等张半仙自己说下去。

    果然,林天没有吭声,张半仙又自己说了起来,“大师兄,师弟我也希望复兴东海门,完成师尊的夙愿。但是,我绝不同意你的办法,绝不会强行破解那个地方的封印,那意味着灾难,一场将覆灭东海七十二岛乃至大汉国东部疆域的大浩劫,生灵涂炭!大师兄,你就算不在乎芸芸众生的生死,那甘柳婷呢?你就当真不在乎她的安危和感受么,她可是你唯一女儿,是大师兄你和嫂子的掌上明珠!如果嫂子没死,知道你这样对婷婷,她的心恐怕都要碎了......”

    张半仙声音低沉,幽幽一声叹息。

    林天暗暗动容,沉默着继续凝神倾听,隐约明白自己恐怕是卷入了一个更大的旋涡。表面上,似乎甘清风是因为突然悔婚的事情把女儿甘柳婷关起来,进而引起和落神宫、神火阁的冲突;现在看来,远没有那么简单,甘清风是另有什么图谋!

    “大师兄,放弃吧,师尊当年都不敢硬闯,你是绝对没办法成功的。那个地方,全都是抗衡圣人级别大高手的古禁制,我等修为再高,闯进去也是找死,除非是找到传说中的禁制天书,不然就算破开第一重古禁制,也是一去不回,进去多少人就死多少人!”

    “大师兄,师尊一别多年毫无音讯,东海门只剩下我们三兄弟,二师兄风向南已经被师尊逐出师门废去一身修为已经是个废人,我也算是半个废人,我们东海门就只剩你一个了。柳东来生性狭隘鼠目寸光,注定不是一个合格的传人,又留恋仙门的虚荣,以后不可能再回樱花岛了,你还是让婷婷退出落神宫,全力栽培她吧。当初,就不应该把她送去参加什么仙门考核,大师兄,你心机太重,想得太多了。”

    “大师兄,放弃吧,那是不可能成功的,大师兄……”

    张半仙自言自语,说着说着,似乎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抬头一看,神情愕然一脸诧异。

    “继续,怎么不说了?张半仙,你就继续把我当你师兄好了!”

    林天勉强笑笑,暗叫遗憾,还没有真正明白甘清风到底想干什么;但张半仙这老狐狸既然现是自己,想让他继续说下去就难了。

    “林天?怎么……,怎么是你?”

    张半仙也是不可思议,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有人能悄无声息地越过禁制法阵和机关来到这里,更没想到,会和林天在这里重逢!

    “当初,为了让我来东海,你一直追到了塞外高车国。老头子,我能不来么?甘柳婷呢,在哪里?”

    林天上前,边说边仔细打量张半仙身上的符文锁链,准备把他救出来。伸手拽了拽,符文锁链哗啦啦直响但根本拽不动,似乎生根了一样固定在墙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