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四百一十章 机关

第四百一十章 机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不是一般的锁链,用东海尽头最坚硬的水流星陨铁打造,期间经过了秘法的千锤百炼,一个先天宗师大高手都束手无策。林天,谢谢你能来东海,但你已经来晚了,救不了我和甘柳婷,你走吧,趁没人现赶紧走,回乾坤刀宗!一天没突破到先天宗师境,就再也不要下山,更不要再来东海!”

    张半仙声音低沉,看到林天后,没有喜出望外,没有激动,仍然阴沉沉的一脸憔悴。一人一刀独自闯进来的林天,让他心头是暖暖的,但锁在身上的符文锁链太坚硬了,对一个先天武者来说几乎是坚不可摧,林天不可能把自己救出去!

    没人比张半仙更了解甘清风这个师兄的厉害,也正因为这样,他早就绝望,从来再没奢望有人能救自己出去。

    “一定要突破到先天宗师境才行?”林天问,不再用力去拽张半仙身上的符文锁链,似乎也是绝望,无奈地放弃。

    “一定!先天武者和先天宗师,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境界,体内真气也是大有不同;未到先天宗师境,就算再厉害也破不了这符文锁链,手持一柄宝剑或宝刀也是没用。”

    张半仙叹口气,催促林天快走,“林天,走吧,回乾坤刀宗修炼去,再也不要轻易下山。你还年轻,还有着远大的理想和辉煌,别为了我这把老骨头把一腔热血泼洒在这个海外岛屿。记住,永远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也不要轻易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世界,远比你所能想象的还要险恶和丑陋!”

    或许是自知断无逃出去的可能,张半仙语气苦涩,给林天最后的忠告。

    “张半仙,你号称天文地理无所不知,论测算之术天下第一,就没算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劫么?”

    林天笑笑,深吸一口气,猛然伸手按住肩后的刀柄。刀光乍现,接连叮叮几声,张半仙手脚上的符文锁链就全都断了。

    徒手拽不动,林天直接出刀,干脆利落。

    “林天,你……”

    张半仙一脸愕然,脱困后第一反应不是激动,而是震惊。林天刀法凌厉,这个他早就知道了,曾亲自领教过,林天加入乾坤刀宗的时间不长,但刀法已经是炉火纯青隐隐有了一代刀法宗师的风采。但这不是一般的锁链,而是大师兄甘清风采集深海陨铁亲手炼制的符文锁链啊,修为强大的先天宗师大高手都束手无策,林天他竟然一口气把四根符文锁链全都斩断了!

    张半仙看看断成两截的符文锁链,仍然有些难以置信,回过头来上下打量林天几眼,越看越惊讶,“林天,你……,你突破到先天宗师境了?”

    “怎么,不可以么?”林天笑道。

    “可以,当然可以,这一天我早就料到了,当年在盘龙山上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难怪,难怪你竟然能悄无声息地通过禁制法阵和机关来到这里,厉害!”

    张半仙惊叹,慢慢地回过神来。

    “甘柳婷呢,在哪里?不是说也关押在这地牢么?”林天长话短说,迅问起甘柳婷的下落。

    形势严峻,各路高手随时可能再次大打出手,或者暴露行踪,必须以最快的度把甘柳婷救出来!

    “婷婷她……”

    张半仙脸色黯然,说到甘柳婷,脸上的兴奋一下子就荡然无存。

    “甘柳婷她怎么了?总不会,已经……”林天追问,心头一顿。

    形势对自己再不利,只要救出甘柳婷,就还有说清楚,进而查明真相的可能。如果甘柳婷死了,那就真的麻烦了,只怕跳到茫茫大海里也洗不清有嘴难辨!

    前来樱花岛途中,林天就想过了各种可能,进而推断出各种各样的应对办法;唯一没有想过的,就是甘柳婷死了。按常理来说,根本就不会有这种可能,虎毒不食子,甘清风他再不讲理也不可能把自己唯一的亲生女儿杀了;但江湖险恶什么人都有,万一真的已经杀了甘柳婷呢?

    林天脸色凝重,心里越来越沉。

    “那倒没有,甘柳婷还活着,只不过……”

    张半仙明白林天在担心什么,欲言又止。

    “那甘柳婷到底被关在哪里?张半仙,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林天急了,说道:“莫非,樱花岛上还有第二个地牢?”

    “不,樱花岛就只有一个地牢,甘柳婷她……,就被关在下面,在地牢第二层!”

    张半仙叹口气,不再藏藏掖掖,说道:“我脚底下有个机关,破了就可以从这里进入地牢第二层救出甘柳婷,但这个机关号称天下第一关,无比复杂和奇妙,除了甘清风他自己,就算一生都在琢磨机关法阵的二师兄风向南在这里,只怕也破解不了!”

    张半仙边说边手指自己脚下,林天蹲下去,果然现张半仙左右两只脚的脚底下,各有一根漆黑的弹簧,弹簧下面连着什么就看不清了。

    地牢内,突然静了下来。

    张半仙或许是知道机关难破,没有了符文锁链也逃不出去情绪低落,闭上嘴巴不再说什么。林天也一言不,静静观察,借助黑水重刀反射的光芒,隐约看见两根弹簧下连着一根头丝般大小的透明的蜘蛛丝,蜘蛛丝下面,似乎又坠着什么重物蹦得紧紧的,一环紧扣一环,张半仙别说逃命了,双脚稍微一动一点点,只怕蜘蛛丝就要崩断触可怕的机关。

    古禁制是很厉害,但看似简简单单的机关,琢磨到了极致也是同样可怕,甚至更加棘手!

    林天缓缓站起来,知道机关的存在后,终于明白张半仙刚见面的时候为什么那么绝望了。符文锁链再坚硬也有办法,一刀
活色春香笔趣阁
斩不断,那就可以一口气斩出十刀,二十刀,这机关呢,怎么破?

    天下第一关!

    地牢内,没有禁制法阵,也没有一个守卫,但甘清风留下这么一个机关就足够了,林天一时间都束手无策。

    “没用的,林天,你走吧,别白费功夫了。”

    张半仙幽幽一声叹息,语气诚恳,“你能来,我就已经很高兴,很满足了。走吧,甘清风他这次是真的入魔了,不会听任何人的劝告。这天下第一关,如果说天底下还有人能破,那就只有一个,我们师兄弟三人的师尊东海老怪!可惜,师尊他已经数十年没有音讯,现在,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我和甘柳婷。林天,你走吧,快,别让甘清风现了!”

    张半仙催促林天快走,一动不动不敢有丝毫动弹。

    林天没有走,也没有回答,看着张半仙脚下的机关沉默不言,脸色凝重。

    一口气斩断张半仙身上的符文锁链后,他松了一口气,现在才知道自己还是太乐观了,低估了甘清风的手段。

    把张半仙关起来,锁上符文锁链不说,还布下了一个巧妙的号称天下第一关的机关;

    要想救出甘柳婷,就必须先救出堵住地牢第二层入口的张半仙,后者稍微移动,就要触动机关;

    怎么破?

    林天心里越来越沉,光救出张半仙不算难事,但想要不触动机关就悄无声息地把人救出来,这就难了。一旦触机关,谁也预料不到会有什么后果,或许甘清风第一时间赶到,有可能引什么杀阵,甚至连累被关在地牢第二层的甘柳婷!

    “林天,走吧,别继续琢磨白费功夫了!”张半仙催促。

    “张半仙,如果强行动手,会有什么后果?”林天问。

    “不知道!”

    张半仙回答得很干脆,让林天的脸色更加凝重,“虽然师出同门,但二师兄风向南一生只琢磨机关,我则只对测算之术感兴趣,从来没琢磨过什么机关。只有大师兄甘清风,真正传承了师尊的各种本事。”

    “我有办法破了这机关,但危险也非常大,很有可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顿了顿,林天开门见山问道,“张半仙,告诉我,你大师兄甘清风他到底要干什么,有什么样的图谋?”

    张半仙没有回答,目光犹豫。

    本来,他笃定天下没有任何人能破得了这机关,但见林天如此笃定,心头也不由得动摇起来,能继续活下去,谁也不想死。但要说出大师兄甘清风的图谋,一时间又感觉不妥。

    “张半仙,你还想不想救甘柳婷?”

    林天紧盯着张半仙,问道:“根据我们之前在塞外的约定,我已经来到了樱花岛,现在,就看你的了,你到底是要救出甘柳婷,还是放任不管,让她一辈子关在不见天日的地牢?到底想不想救她出来?”

    “想!”

    张半仙斩钉截铁,“婷婷虽说是师兄甘清风的女儿,但可以说是我一手带大的,无论如何,我一定不会让她受苦!”

    “那你还犹豫什么,告诉我甘清风真正的图谋是什么?”林天问,目光炙热,知道自己离事情真相已经很近。甘清风的图谋,或许才是一连串事情的根源!

    “林天,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走吧。你能来樱花岛,我就已经很感激了,也相信你和甘柳婷的事情无关,全都是大师兄甘清风他自己在作祟,是他自己入魔了!”张半仙摇了摇头,想了好一会,还是拒绝回答。

    “告诉我甘清风真正的图谋是什么,我才能查明真相向宗门交待,也才能召集师兄弟们破釜沉舟舍命一搏。我们如果走了,那甘柳婷或许就要被关在地牢下一辈子,张半仙,你当真考虑清楚了么?”

    林天顿了顿,接着说道:“这天下第一关,我也破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强行动手。这样后果难以预测,也许我们全都得死,但也有可能把你和甘柳婷一鼓作气都救出来,这是唯一的机会。张半仙,到底怎么做,你自己考虑吧!”

    见张半仙不愿说,林天也没有逼问,说完后就沉默了下来;沉默一会,见张半仙还是没有松口的迹象,一言不转身离去。

    人一定要救不能袖手旁观,但真相也要查明!

    林天以退为进,转身就走。张半仙或许早就看透了生死,但他自己的生命可以不在乎,甘柳婷的生命呢?

    “慢,林天,回来!”

    果然,不出林天所料,当他走到十几米外,就快要消失在地下通道中时,张半仙终于主动叫了起来,沉声说道:“洞府,甘清风的真正图谋,是要闯入一个圣人洞府,故意……”

    低沉有力的号角声,突然从地牢外面远远传来,紧跟着,一股股强大的气息朝地牢奔袭而来。

    不好!

    被人现了!

    林天和张半仙齐齐心头一顿,没等张半仙把话说完,就突然生变。

    “张半仙,我数三声,你奋力跳起来躲到我身后,三……二……”

    林天转身,大踏步向张半仙掠去,情况紧急,来不及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手握上了背上黑水重刀的刀柄要强行破阵。

    机关巧妙,没法巧妙破解,那就来硬的强行破掉!

    强行动手的后果,很有可能代价沉重,甚至付出生命为代价,但这个险值得去冒,也必须去冒!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是查明真相的唯一办法!

    林天默念功法,目光骤然冰冷、锐利起来,展开天刀刀域凝神感应着张半仙脚下的两根弹簧,以及弹簧下方两根透明的蜘蛛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