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四百二十六章 龙马吞鲸

第四百二十六章 龙马吞鲸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圣堂内,荡漾在空中的杀气越来越浓。

    对自己唯一的女儿甘柳婷,甘清风似乎还残存着那么一抹亲情,对张半仙这个师弟却是彻底的冰冷。

    “没错,是我!大师兄,是我带着婷婷第一个推门走进来的,别怪她,她什么都不知道,真要怪罪,你找我,一切由我来负责!”

    张半仙语气低沉,边说边手掐一道法诀把他的碧波幡取了出来,侧身挡在甘柳婷身前,直面大师兄甘清风的威压,脸色凝重如临大敌。

    “哈哈,一切你来负责?”

    甘清风哈哈大笑,似乎听到了无比滑稽的事情,语气一转,阴森森说道:“张道陵,你负责得起么?你知不知道,这圣堂传承力量有多重要?你又知不知道,我在这上面花了多少心血?”

    “知道,当然知道!”

    张半仙点头,顿了顿后接着说道:“大师兄,回头是岸,放弃吧!和几千年前相比,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太大的变化,天地元气大不如前,已经无法再孕育出一个庞大的宗门。你就算获得了圣堂的传承和东海圣人留下的绝世功法,最多也就是你个人修为大涨,想要重现东海门曾经的辉煌,那已经是绝无可能!”

    张半仙语气诚恳,做最后的努力,力劝师兄甘清风放弃。

    历任东海门掌门,都有一个埋在心头的夙愿,那就是传承祖师爷东海圣人的力量和绝世功法,复兴宗门重现曾经的辉煌。师尊东海老怪是这样,为此奔波劳碌一生,接任掌门的大师兄甘清风也是一样,数十年来行事低调人称不问世事的世外高人,实则一直处心积虑要复兴宗门,为此,付出了许许多多让人难以想象的代价,众叛亲离也在所不惜,如同入魔的大魔头一样和年轻时候判若两人。

    看着甘清风的变化和疯狂,最伤心的莫过于甘柳婷,心里在滴血;张半仙心里也是难受,不想看着这个曾经情同手足的师兄彻底入魔。

    “放弃?这是我们东海门世世代代的夙愿,是师尊的梦想,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放弃的事情么?张道陵啊张道陵,你让我太失望了,不成器果然就是不成器!不仅不为了这个夙愿共同努力,反而暗中捣乱,你实在太让人失望了,我甘清风没有你这样的师弟!如果师尊回来了,也断然不会再要你这样的弟子,要把你逐出东海门!”

    甘清风声色俱厉,边说边向张半仙逼过去,咄咄逼人,“张道陵,本来看在好歹一场师兄弟的份上,我不想太过绝情,只是把你囚禁一段时间而已。可惜,你不仅不领情,反而坏了我的大事,这就别怪我心狠了。把你在这圣堂内得到的,全都给我吐出来吧!”

    甘清风面无表情,一双眼睛却越来越冷,横在手里的碧玉萧暗光流转,这是他要全力出手的迹象。这根碧玉萧,在普通人手里只是一件乐器而已,但到了甘清风手里就是一件可怕的大杀器;数十年来,不知有多少先天高手死在这根碧玉萧下,外人不知道这碧玉萧的厉害,张半仙却是一清二楚。

    刚才,虽然获得了圣堂上古众圣贤雕像的祝福修为突飞猛进,终于踏入了先天宗师境修为强大,但面对甘清风这个大师兄,张半仙心头没有一丝胜算。还在数十年前,自己被师尊废去一身修为之前,大师兄甘清风就已经是个先天宗师境高手,自己和二师兄风向南加起来都不是其对手。如今,几十年过去了,获得了师尊一身真传的大师兄甘清风修炼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张半仙脸色越发凝重了,感应到了甘清风体内强盛的杀机,苦笑道:“大师兄,既然你一意孤行,那就动手吧。不过,圣堂的祝福力量已经过了,你就算是把我杀了也没用。”

    “你怎么知道没用?夺了你的功力,不就把圣堂的力量夺过来了么?少废话,张道陵,束手就擒吧,这是你自找的!”

    甘清风冷笑,话音未落就猛然动手,欺身疾进向张半仙扑去,手里的碧玉萧如同一柄利剑一样刺向后者眉心。招式看起来简单,但速度超快带起一串残影,站在一旁的甘柳婷瞪大了双眼都看不清具体的动作,只见父亲甘清风一步迈出就到了张半仙面前。

    “小心!”

    “不……,不要!”

    甘柳婷失声惊叫,手脚冰冷,想要上前阻止却根本插不上手。

    张半仙如临大敌,身体突然间摇晃起来,躲闪瞬间就近在咫尺的碧玉萧。大师兄手里这根碧玉萧的厉害,他数十年前就早有领教并饱
狼与兄弟sodu
受其苦,师兄弟间的每次切磋,都败在这根碧玉萧下。

    “不错,竟然突破到了先天宗师境,枯木逢春。只可惜,就是在数十年前,你在先天宗师境时也打不过我,现在更加不是对手!”

    甘清风冷声说道,行走如风紧追不舍,无论张半仙怎么躲也无法摆脱碧玉萧的攻击,距离张半仙眉心的距离甚至越来越近。

    张半仙脸色苍白起来,碧玉萧都还没真正刺进来,就感觉眉心有股刺痛的感觉,似乎整个脑袋就要被刺出一个窟窿。腾挪躲闪,在圣堂内不断地大范围躲闪,但使尽了浑身解数也无济于事,无奈之下只好展开碧波幡,如一把长枪直刺甘清风的胸膛,以命换命。

    一面看似寻常的用来算命的碧波幡,突然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件杀人凶器,暗光流动杀气腾腾;

    每一次摇晃,这面碧波幡就呼呼作响,扇起阵阵劲风。风力越来越大,如同秋风扫落叶,耸立在圣堂内的一座座雕像都随之摇晃起来。

    获得圣堂的祝福力量,一举突破到先天宗师境后,张半仙修为大进,碧波幡的威力水涨船高,比往日强了远远不止一倍两倍。一时间,强如甘清风这样的人物,也不得不暂避锋芒,但避而不乱,仍然游走在张半仙身边,伺机发起致命一击,脸上没有丝毫凝重和紧张,而是从容不迫,甚至带着冰冷的狞笑,似乎猫抓老鼠般在故意戏弄张半仙,欣赏他最后的挣扎。

    呼呼的劲风,以及战斗的余波,迫使甘柳婷远远退到了一边,心头无比紧张脸色紧绷。

    角落里,藏身在雕像后面的林天也渐渐凝重起来。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出七招,张半仙必死!

    甘清风这个家伙,就算不是先天大宗师境的超级大高手,起码也是个先天宗师七重巅峰的人物!并且,看样子真正的绝招都还没施展出来!

    场上,张半仙越打越心惊,在场下观战压阵的林天心头也越来越沉,默默地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调整状态,右手则缓缓地握上背后黑水重刀的刀柄,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果然,在甘清风的紧逼下,张半仙手忙脚乱疲于应付,碧波幡威力凶猛但连甘清风的衣角都碰不到,反而消耗了大量真气和体力气喘吁吁露出了破绽,都还没撑到第七招,右肋就出现一个破绽被甘清风乘虚而入,冰冷的碧玉萧轻轻一点,张半仙就触电般大半个身体都麻木起来,然后,是一阵钻心的刺痛,体内真元和鲜血大量流失。

    甘清风手里原本晶莹透剔的碧玉萧,瞬间血光泛动。下一刻,这血光甚至传导到了甘清风脸上,如同喝了一坛酒一样脸色潮红,体内爆发出更强的力量波动。

    “龙马吞鲸!大师兄,你……,你果真修炼了这门传说中的邪恶功法?”

    张半仙失声惊叫,见鬼般抽身疾退,脚下踉跄一跤摔倒在地上,看向师兄甘清风的目光满是恐惧。

    东海门虽然式微,但源远流长有着悠久的传承,这方面和四大隐世仙门相比也毫不逊色,宗门历史上也出现过许许多多的天才和奇人。龙马吞鲸,就是宗门历史上一个传奇高手留下的绝顶功法,一门专门吞噬、夺取别人功力和本命精血的邪恶功法,因为太过于邪恶而被封印起来;但数十年前,师尊东海老怪一次外出后,不知怎么被甘清风、张半仙和风向南师兄弟三人从藏书阁的一个角落里翻出来,看看大概的解说后,三人赶紧把这门邪恶功法放了回去,三人全都吓得不轻担心被师尊东海老怪发现。

    数十年过去了,直到现在,张半仙仍然清楚记得龙马吞鲸第一页上的解说;被碧玉萧轻轻一点就流失大量真元和本命精血,让他第一时间想起了这门功法,心头狂跳真正恐惧起来。原本,以为大不了被甘清风重伤再次打入地牢,现在,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甚至是生不如死!按龙马吞鲸的解说,一身功力和本命精血被吸干后不一定会死,更大的可能是半身不遂成为一个意识清醒却无法动弹的植物人,或者说是一具有着意识的干尸!

    “哈哈哈,哈哈哈哈,张道陵,没想到你记忆还挺好,被你说对了。本来,好歹曾经师兄弟一场,我还想留你一命把你供养起来,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就只好成全你,送你上路了!古人早就有说,知道得太多不是什么好事,这不能怪我,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

    甘清风狞笑,飞身扑上去,目露凶光真正动了杀机,要一招洞穿张半仙的头颅一击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