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前世今生

第四百四十三章 前世今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圣女的骄傲和责任,让赵霜盈战胜了心头的迟疑、惶恐乃至畏惧,昂头挺胸鼓起勇气向林天走去。不过,少女敏锐的心和玲珑的身躯,都让她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硬着头皮走到林天半米外就下意识停下脚步。宽大的长袍下,没人敢亵渎的娇躯在不断地哆嗦、颤抖。

    “怎么又停下了,不走近一点怎么交易?圣女大人,我就那么可怕么?”

    林天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没等赵霜盈说什么,突然伸手虚空一抓将其隔空摄过去。

    赵霜盈尖叫一声,体内猛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手掌如刀,看准了林天的脖子要一刀劈下去,“小子,你敢?”

    林天没有格挡,也没有说话,只是冷笑。

    强大的手刀,贴着林天的脖子骤然停下,赵霜盈自己主动停下了攻击。快要得手的刹那她猛然醒悟过来,想起了林天的威胁。

    林天现在最大的威胁,不是他背后的长刀和乾坤刀宗独步天下的刀法,而是林天本身。无论把他杀了还是被他解体自爆,石门禁制就要恢复如常无法进入暗魔殿;要等到下一次献祭破开禁制,不知又要等多少年了。

    石门禁制的可恨、可怕之处,不仅在于必须要有人挺身献祭,机会还只有一次。要是半途而废失败了,相传就要再等起码一百年!堂堂一尊上古圣人布下的禁制,就是如此奇妙,如此可怕!

    “怎么突然停下了?圣女大人,我绝不会强迫任何人,你要是实在不愿意,那这笔交易就取消算了。又或者,你干脆杀了我吧,坦白说,我现在活着也是受罪,解体自爆又总是欠缺些勇气贪生怕死。生活这么美好,我实在是不想死啊。”林天哀叹,不仅没有反抗,反而伸长了脖子送上去让赵霜盈动手,右手却趁机揽住赵霜盈腰部,用力一拽把她搂过去,伸手探到其长袍下作势要上下其手。

    赵霜盈啊一声惊叫起来,身躯颤抖着下意识一掌拍在林天胸口上,然后,身体一震见鬼般瞪大双眼。这一掌拍下去,不仅没有把林天的身体震飞,反而整个手掌贴在林天胸口上再也移不开了,鲜血和真气透过掌心大量流失渗入林天体内。

    “小子,放开我们圣女!”

    岳无心暴怒,不等其他魔头反应过来就飞身而出,狠狠一拳砸向林天腹部。眼看高高在上象征着整个魔神教的圣女赵霜盈就要在眼前被林天无情地彻底羞辱,他终于按捺不住了。

    林天深吸一口气,不躲不闪,气沉丹田挺起了腹部迎接岳无心的重拳。

    拳风呼啸,岳无心这一拳声势浩大,一拳打出了刺耳的音爆声。以其堂堂魔神教杀戮堂堂主的身份和修为,不必祭出什么杀器,光是拳头本身就让人生畏。电光火石之间,就如同一个数万斤重的棒槌一样狠狠砸在了林天的腹部上。

    林天身体摇晃脸庞更加苍白了,嘴角渗出一行血迹似乎五脏六腑都被震爆,强撑着没有倒下只是闷哼一声;反倒是飞身来袭的岳无心一脸惊恐,和赵霜盈一样,拳头碰到林天后就甩不开了,体内鲜血和真气潮水般流逝。

    “石门禁制?”

    赵霜盈和岳无心同时反应过来,心头叫苦不迭。

    林天虽然厉害,但也断然还没有如此可怕、诡异的本事,让人沾上就完蛋。唯一的解释,那就是禁制,一不小心和林天一样成为破开禁制的献祭品。或者说,上了林天的当,不知不觉的就被其拉下水陪葬了。

    一向自诩谋略无双,人称天下第一才女的赵霜盈又惊又怒,“好你个林天,杀人不见血!”

    岳无心也是暴怒,想要出手却已经无能为力。和圣女赵霜盈相比,他更加悲剧只有一条手臂,突然间中计右手被吸附在林天身上甩不掉,修为再高也施展不出来。另外,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鲜血和真气流逝得更快,眨眼间就如同大病一场只剩半条命。

    “一般般了,和圣女大人你相比差远了,再说了,这么精彩、刺激的献祭,怎么能少得了圣女大人你呢?”

    林天冷笑,看向不远处像个鸵鸟般一动不动的甘清风,目光闪烁。

    无法脱困死路一条,那就把对手全都拉下水陪葬,现在,赵霜盈和岳无心这个大魔头已经中招,就差甘清风这个始作俑者了!

    甘清风突然后撤,哈哈笑道,“小子,想把我也拉上?没门,你们三个一起努力吧。以前是一个祭品都没有,现在却一
近身狂兵全文阅读
下子有了足足三个祭品,三个先天宗师境的祭品,哈哈哈……”

    甘清风恣意疯狂,但真有危险的时候又格外小心,哈哈笑着远远退到一边。看着赵霜盈和岳无心的下场,他自然不会再轻易靠近,不给林天任何动手的机会。

    偏殿内响起一阵细微的噼里啪啦声,石门上出现更多的裂缝,石门开启在即。那时候,就是暗魔殿重见天日之时,也是林天、赵霜盈和岳无心三人鲜血流尽成为献祭品的时刻。

    赵霜盈和岳无心脸色大变,脸庞同一时间惨白惨白的,林天却笑了,两人体内的鲜血和真气经过他的身体再渗入石门,减轻了不少他的负担,甚至给林天补充了不少力量,萦绕在体外的十颗雷球以更快的速度旋转,颤动着膨胀起来散发出炙热的热浪,“甘老邪,很好笑么?我本就死定了,现在多了两个人一起上路,一点都不亏,而你呢?甘老邪,你当真以为你就赢定了,真能走进这石门后面的暗魔殿?别太天真了!”

    林天冷笑,身体内开始响起炒豆般的脆响,一阵一阵的如同大海潮汐,一浪比一浪高,体内开始爆发出一股毁灭一切的狂暴气息。这股气息,让尘土飞扬,让周围的空气都为之扭曲,看上去仿佛偏殿内突然起了一层雾。

    众魔头颤抖起来,哆嗦着纷纷后退,有人甚至掉头就走,不顾一切地冲出偏殿远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这一次,甘清风反倒不再后退,脸色大变,“小子,你真要自爆?”

    “废话,不解体自爆,难道还乖乖去死替你打开这石门禁制?甘老邪,你也想得太美了!”林天冷笑着回答,就要自爆身亡了,脸上却脸色如常似乎只是在和好友商量着什么。赵霜盈和岳无心身体颤抖想要说些什么,嘴巴动了动又什么都没说。

    被石门禁制吸干鲜血和真气必死无疑,那是成为祭品的结果,在林天的自爆中身亡,也同样是死!

    突然间中计又无力脱困后,赵霜盈和岳无心彻底绝望了,无法脱困逃生,也没有林天自爆的本事和勇气。

    感受一下空中越来越浓的毁灭气息,甘清风脸庞也苍白起来,感受到了林天的决心,吞吞吐吐地说道:“慢,林天,或许……,或许我们可以做个交易。”

    甘清风大言不惭,想要阻止林天在最后时刻的抉择,不过,话说得吞吞吐吐的连他自己都不信。

    赵霜盈做交易,那是被迫无奈,迫于自身的责任和魔神教教主的压力,明知是坑也不得不往里跳;甘清风呢?他拿什么来做交易?

    林天光笑不说话,看向甘清风的目光像看着一个白痴。

    “林天,我可以给你一大笔补偿,可以转交给你的亲人,又或者乾坤刀宗……”甘清风说着自己都有些脸红,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说下去。石门眼看就要倒下了,为了进入暗魔殿辛辛苦苦了几十年,要是林天自爆在这个节骨眼上前功尽弃,甘清风真要吐血了。

    “我没有亲人,至于乾坤刀宗,堂堂四大隐世仙门之首,会缺你那点补偿么?再说了,人都死了,你和乾坤刀宗怎么样关我什么事?”

    林天很干脆,懒得再理甘清风这个家伙,转而看向束手就擒的赵霜盈,本来还想挑逗几句,看着后者绝望的眼神突然心头一颤,想起了似曾相识的一幕。

    很多年前,在盘龙山之巅,自己也曾和心爱的女人被逼到绝路不得不选择自爆。

    前世的事情,早已经过去,林天也永远不想回忆盘龙山之巅的事情;但没想到,时隔多年,相似的一幕再次出现了。只不过,情况虽然一样糟糕不得不选择自爆,身边也有一个美丽的女子,人却不是那个人。

    林天一直看着赵霜盈,目光再也移不开了,渐渐的意识有些恍惚起来,似乎又回到了盘龙山,突然伸手用力抱紧了赵霜盈,“盈盈,是你么?盈盈,真的是你么?”

    赵霜盈惊恐地挣扎起来,无奈触碰了石门禁制根本无法脱身,挣扎间冷不防脸上一凉,一直蒙在脸上的面纱被林天掀开了,一张国色天香的脸庞出现在人们面前。

    “盈盈,是你,果然是你!”

    林天呢喃,看到了那张在梦里梦见千百回的容颜,用力抱紧赵霜盈,似乎担心有什么妖魔鬼怪突然冲出来把她夺走了。一时间,对林天来说,世间一切都不存在了,忘了虎视眈眈的甘老邪,忘了东海圣人留下的可怕的古禁制,眼里只剩下赵霜盈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