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横扫天下 > 第四百四十四章 东海心经

第四百四十四章 东海心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吼!一声咆哮,猛然从石门后面传来。

    古老的沉重的石门,咔嚓咔嚓作响浮现许许多多的裂缝,崩溃在即,林天、赵霜盈和岳无心三人体内鲜血和真气流失的速度更快了,尤其是为魔神教南征北战斩杀了不知多少高手的大门,大魔头岳无心,感觉一下子就奄奄一息,似乎浑身的骨头都被可怕的石门禁制抽走了。

    赵霜盈也是心头一震,明显感觉到生机在迅速流逝,两个人的身体紧紧靠在一起,林天身上的气息更是让她惶恐,不知林天下一刻要干什么。慌张之下,反手打了林天一个耳光。

    “你不是盈盈,不是……”

    意识恍惚的林天回过神来,脸上挨了一记耳光,看向赵霜盈的目光却没有一丝愤怒,反而是深深的忧伤。

    确定无法脱困后,林天反而放开了,对他来说死亡并没有什么好怕的,只是心头颇为遗憾,等不到肉身成圣的那一天了,这本是他这辈子唯一的追求。另一个追求,或者说夙愿被他藏在了心底,那就是寻找前世爱人柳盈盈的转世之身,很多年前,苦苦寻觅也没有结果的林天就已经放弃了这个希望。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在临死之前,赵霜盈这个魔神教圣女又勾起了他藏在心底的夙愿;可惜,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两人同样的美丽,相同的容颜,甚至身高、体形都一模一样,让定力过人的林天都不由得为之失神;

    然而,冷静下来后仔细想想,两人的神情相差太远了。前世爱人柳盈盈多愁善感如水柔情,赵霜盈却相反,冷冰冰的杀人于无形之中,比魔神教任何一个魔头都要狠!

    石门上的裂缝越来越大,古老的禁制崩溃在即。

    岳无心竭嘶底里地垂死挣扎起来,在生命的尽头做最后的挣扎,不甘心死在这里。赵霜盈倒没怎么挣扎了,似乎彻底绝望了,又或者在看着林天失神,双眼有些迷茫似乎想起了些什么。

    “结束了,是时候结束一切了。”

    林天呢喃,体外十颗雷球骤然加速,体内更是爆发出一股强劲的力量波动,要施展功法自爆。

    “慢……”

    甘清风失声大叫,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该如何是好,有心阻止林天的自爆又不敢出手,甚至不敢靠近唯恐步赵霜盈和岳无心的后尘。同一时间,一声厉喝从偏殿外传来,张半仙扛着碧波幡飞身而来,甘柳婷跟在后面。再后面,是许许多多闻讯赶来的各路高手,偏殿外响起杂乱急促的脚步声。

    “张半仙,好好照顾甘柳婷,带她离开这个巨大的坟墓吧!”

    林天抬头扫一眼匆匆赶来的张半仙,脸上惨然一笑,身体如同雷球一样膨胀起来,浑身上下的毛孔渗出点点血迹,体内传出平地惊雷般的咔嚓声,似乎有无数道蛇形闪电在体内引爆。

    实在无力可走,与其等着死在对手眼皮底下,不如自爆,就算死了也不让对手如愿!

    林天终于付之行动,全力催动体内刀芒开始自爆。

    众人脸色大变,连同甘清风在内,众多魔头齐刷刷往后倒退唯恐被波及,岳无心竭尽全力地挣扎脸孔都扭曲了。

    “不……,林天,滴血炼化这块令牌,运转东海心经!”

    张半仙加速扑上,从怀里取出一块令牌用力向林天扔去。

    东海心经?

    甘清风很意外一脸愕然,然后反应了过来飞身冲出去,要半路拦下张半仙扔出的腰牌。只可惜,稍微晚了一步,林天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一抓就把这块令牌抓在手里,同一时间,脑海里浮现一段玄奥的法诀。

    庞大的圣人洞府,突然间激烈摇晃了一下,石门晃动,正急速四下蔓延的裂缝随之停了下来。石门后面怒吼连连,似乎有一尊杀神在大声咆哮。

    “张道陵,这时候来捣乱,我杀了你!”

    甘清风怒了,不敢冲上去夺抢林天手里的令牌,转而飞身向张半仙扑去大打出手,碧玉萧直刺张半仙的咽喉、眉心和腹部等要害,下手又快又狠毫不留情,丝毫不顾女儿甘柳婷的呼叫。

    “林天,快,滴血炼化,快!”

    张半仙一边招架躲闪,一边大声叫喊,提醒还在失神的林天。

    林天低头仔细一看,发现手里这块令牌并不陌生,竟然是自己奉东海老怪的遗言带回樱花岛还给张半仙的碧波令。来不及多想,林天强行停下解体自爆**,咬破舌尖一口本命精血喷在这块令牌上,所有心神集中在脑海里浮现的口诀上,就地参悟所谓的东海心法。

    圣人洞府更加激烈地摇晃起来,没有了动静的石门再次崩裂,速度更快出现更多的裂缝。

    匆忙中,正大开杀戒要杀了师弟张半仙的甘清风回头看了一眼,心头暗暗松了一口气。下一刻
护花圣手sodu
,正要一鼓作气把节节败退的张半仙杀了,突然眼皮一跳。

    只见崩溃在即的石门突然浮现许许多多的符文,然后轰隆一声彻底崩裂化作飞灰,同一时间,赵霜盈和岳无心被震飞到一边,林天却身体倒着飞入暗魔殿内,似乎被什么妖兽隔空摄了过去,又或者踏入了新的禁制。

    不小心触动石门禁制,不是就要成为祭品必死无疑么?

    甘清风一脸愕然,死里逃生的赵霜盈和岳无心也非常意外,难以置信地摸摸自己的手脚怀疑是不是在做梦,然后狂喜起来激动不已。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甘清风又惊又怒,霍然转身恶狠狠地盯着张半仙,“张道陵,说,为什么?你到底干了什么?”

    虽然如愿以偿开启了暗魔殿,甘清风心头却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没有急着马上冲进去。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料,这绝不是他想要的,按照他原来的设想,应该是诱惑一个猎物踏上石门禁制这个陷阱,然后独自一人占有暗魔殿内东海圣人传下的所有宝物和功法。现在呢?不仅魔神教来了,各路高手全都来了,开启暗魔殿的激动荡然无存。

    “一般人触动了石门禁制,那自然是成为祭品必死无疑,只有一种情况是例外,那就是触动禁制的不是外人,而是东海门弟子,并且是东海门后人中的一代掌门。”张半仙回答,退到了甘柳婷身边。

    “刚才那块令牌,就是师尊带在身边的碧波令?”

    甘清风反应了过来,脸庞苍白,咬牙切齿的脸孔扭曲起来,“还有,东海心经又是怎么回事?当真有传说中的这门功法,你又是从哪里学来的?”

    “没错,那就是碧波令,至于东海心经么,当然是师尊传给我的。”

    张半仙大口喘气,一把将甘柳婷远远推到一边,然后竖起手里的碧波幡准备再战。

    碧波令一出手,他就知道彻底触怒了甘清风这个大师兄,彻底坏了他的事情。唯一的结果,那就是只有死,不是把他杀了,就是被他杀了死在他的碧玉萧下。

    “张道陵,你自作主张,竟然把掌门令牌送给一个外人,你好大的胆子,当杀!”

    甘清风果然怒了,暴怒,恶狠狠一步步向张半仙逼去,脸庞越发扭曲了不成人形,“还有,你是什么时候从师尊那里学到东海心经的?我这个宗门大弟子,怎么反而从未听师尊说过东海心经的只言片句?张道陵,你是在撒谎!”

    “我是不是在撒谎,大师兄,你心里当然明白,只是不愿承认而已!”

    张半仙顿了顿,说道:“东海心经这门功法,本来就一直存在,只传给历任掌门,那是东海圣人的独门功法。本来,这门功法师尊也是要传给你的,但很早以前,师尊就看出了你野心太大太过于张狂,担心有一天他羽化后没人能压制得了你,更担心东海门毁在你的手上,所以暗中把这门功法传给了我,要我代他传给下一任掌门。大师兄,如果你一心修炼没那么多可怕的心思和手段,这门功法是你的,碧波令也是你的,你就是我东海门当之无愧的掌门;只可惜,你不是。”

    张半仙一字一顿,说出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他们师兄弟三人中,无论天赋还是才华,都无疑是甘清风最为出色,一心隐居自然是一个不出世的世外奇人,插手俗世则是一个绝世枭雄。风向南和张半仙虽然也都很不错,但和甘清风这个师兄相比就差远了,按道理,甘清风就是当之无愧的最合适的掌门人选,但在很久很久以前,师尊东海老怪就察觉了异常,担心自己死后有变,暗中留了后手。

    “师尊传给你的?”

    甘清风心头大震,接连倒退了几步脸庞更加苍白了。这辈子,他天不怕地不怕,真正畏惧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师尊东海老怪。师兄弟三人中,也只有他最了解师尊的真正本事和可怕,所以向来在师尊面前百依百顺不敢有丝毫违抗,没想到,就算是这样仍然无法换取师尊的信任。

    “老不死的,该杀!”

    “哈哈哈,纵使暗中留了后手,老不死的他又能如何?张道陵,你以为,你现在这样就赢了么,哈哈哈……”

    甘清风哈哈大笑,杀气冲天,神情变化比翻书还快。

    提到师尊东海老怪,他心头下意识颤动不敢张狂,但下一刻,就恢复了原样,甚至更加嚣张和残暴了。碧波令这块掌门令牌已经出现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数十年没有了音讯的师尊已经死了,那个曾神通广大的师尊已经不在人世!没有了师尊的压制,所有的宗门律例对甘清风来说,已经形同虚设!

    “婷婷,快走!”

    张半仙脸庞凝重起来,大声催促甘柳婷快走,从甘清风的笑声中知道对方彻底疯狂,彻底入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