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战阴阳 > 第十七章 另有其人

第十七章 另有其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要说熟悉是因为这个人的脸型,身材,那清朝的官服都像极了那个张诛?21??。要说陌生,因为这张诛敌变得几乎同常人无异。那冰冷的眼神充满蔑视的盯着无人摄像机。

    “金姐,不要派人支援我得上手了,这个人就是张诛敌!”

    “组长,所有通讯失灵!”通讯员紧张的报告。

    “组长我们对外失去联络,空军部队最后报告遇到一条巨大黑龙!”另一个通讯员也报告。“然后……”

    “把封震邪给我押回来!不管用什么方法!”金妍额头冒汗,张诛敌的出现让事件已经升级到了出了她想象的地步。

    翻出掩体的轩媛姗走到大口喘气的赵新鹏面前,拍了拍他肩膀。

    “早用早解决了,还这么费劲。”

    “没办法,其他人一时半刻解决不了后方的人,让他们不加防备的躲在掩体后面和送命差不多。”赵新鹏放下巨锤,喘着粗气。“看来是守住了。”

    “赵组长,不好了,所有通讯设备失效。”第三小队的通讯员着急的跑来汇报道。

    “什么?通讯失灵?该不会金组长那有什么情况了吧!”

    通讯失灵意味着所有小队失去了联络支援的机会,更没有了指挥部的调度,战局会迅恶化,还有可能是指挥部遇袭。轩媛姗也清楚这些,相比这些事情她更担心的是周不息的安全。

    “你去吧,这里有我盯着。”赵新鹏看出了轩媛姗的心情。

    “行,你们小心。”

    轩媛姗变身出翅膀,直接飞向指挥部方向。

    “金姐,事情不对劲。”周不息看着无人摄像机被击毁的画面忽然想到了什么。“如果一开始我们就走错了路,那么封震邪这里是不是也是被怀疑错了?!之前你是不是已经派人去抓封震邪了?”

    金妍思考了一下。“确实有可能,封震邪本身就在第六小队,如果这么做岂不是自己把自己卖出来了?”

    “我也怀疑他是否用一种反其道而行这种心理来使用这一招,但是如果不是你安排人带他来,现在此刻他应该还在阵地上,而且这张诛敌之前的画面上好像在寻找着什么,莫不是在寻找封震邪?”

    “现在我们猜什么都没有用,只有封震邪押来了详细询问。”

    正说着,轩媛姗捂着肚子撞门而入。腹部的鲜血已经快染湿了她的运动裤。周不息上前一把就扶住了要倒地的轩媛姗。

    “姗姗,你这是,生了什么事情?”

    “是……是……”轩媛姗话都没有说完就失去了意识,失血量这么多,如果不是轩媛姗一般人绝对撑不到这里。

    同时,特安局的人跌跌撞撞的押送着封震邪进入了指挥部。几人都不同程度了受了轻伤。


大荒修真实录txt下载
    “金组长,封家的人突然偷袭我们,这里……这里已经被包围了。”

    “到底生了什么事?!”金妍上前一把就抓住了封震邪的衣领。“你这家伙到底要做什么!”

    “不是他。”周不息把轩媛姗放到桌子上,从她的植物袋里拿出一个种子放到了轩媛姗的嘴里。“一切的一切我们都被误导了,真正的主使,我已经想到了是谁。”

    “难道是……”金妍忽然想到了什么,慢慢放开了封震邪,无力的坐到了椅子上。“呵呵,藏得好深。”

    “或许我们这次真的要死在这里了,我们根本没有想过对方的袭击有这么猛的攻势,明明封震邪都在我们的监控下,谁曾想这次的真正敌人竟然是其他人,怪不得我们每次行动都被提前知晓。悬了!我们这次能跑一个是一个吧,这个状态的张诛敌我们一起上都不一定能解决掉它,总比全军覆没的好,”

    “你们错了,这里还有一条密道,在你们抓我前我已经让我的亲信前去通知其他阵线上的人,至于能救多少就看他们的造化了。”封震邪挣脱了押解他的人,走到一个墙体前,用力一按出现了一个向下走的通道。“而且,我们不会全军覆没我有对付封震邪的方法。”

    “封族长,不你应该不是族长,你只是一个傀儡,真正的族长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周不息抱起昏迷中的轩媛姗。

    “周兄弟,你说的没错,我只是一个名义上的族长而已。”封震邪从怀里掏出一本破书,“能救我们的只有这个方法了。”

    周不息看到这本书带有西方色彩的书籍时,眼神一愣。“这……这本书在你那?!”

    外面传来了叫喊和打斗的声音,金妍示意两人有话等先逃出这里再说。指挥部里的所有人通过这个地下通道,撤离!

    这条密道布满了蛛网和尘土,看样子时间久远且从来没有人使用过的样子。

    “封族长,还是这样叫的顺口。”周不息背着轩媛姗一边走一边问一旁的封震邪。“这本书为何在你这里,经过我查的内容,说是最后的防线,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真的以为我们封家所要看护的是这个张诛敌吗?”封震邪微微的叹了口气。“我对你们没有说实话,请原谅我也有我的苦衷,而且我也是真的当过族长,不然也不可能知道这么多的事情。”

    “封震邪先生,现在事情已经展到这个地步,不光我们有危险,那些临时避难的群众同样也有危险,我希望你不要再隐瞒下去了。”金妍跟着说道。

    “现在的张诛敌已经恢复到了近乎完全的状态,现在的我们根本无法同他对抗,这点你们都很清楚。”封震邪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我们封家其实真正要看管的并不是张诛敌,而是一个更厉害的僵尸,一个真正的僵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