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战阴阳 > 第四十三章 结束?

第四十三章 结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无边火海,翻腾涌动!淮梁兴的寒霜力量犹如衔石填海,毫无作用。灼热的痛感让淮梁兴撤镰回身以求自保,周不息也并没有深追,伫立原地一动不动。

    “不好,周不息在调整了,快站到我身后。”无名一开口,四周众人尽躲身后。队长也高呼所有人撤离,寻找安全位置,以防被波及。

    “好小子,有一手!”淮梁兴用寒霜力量镇痛,但身体多处灼伤情况并不乐观。

    突然,周不息猛冲向淮梁兴,毫无征兆。度之快让淮梁兴只有下意识的后撤躲避,可周不息度极快已至身前。左手出现巨大旋风,右手雷电轰鸣,这正是属性共用的现象。

    “厉害!这一招定胜负了!”无名拍手称赞。

    强大的力量不但攻击力强大,所衍生出来的力量让身处后方的无名他们也感受到灵力的涌动,如果不是无名在身前撑起护罩,恐怕后面的那些人早已经被这强大的灵力波动震得吐血身亡。风如刀割,电劲如蛇,淮梁兴虽然再次强化了自己的防御力,但面对如此强大的力量,依然抵挡不住。风力撕裂了淮梁兴的铠甲,雷电吞噬着他的肉身。淮梁兴此刻已经毫无反击之力,他根本理解不了周不息会如此的强大,他更理解不了自己为何如此的不敌。淮梁兴此刻已经铠甲破碎,满身伤痕的苦苦支撑,只希望这周不息的强大仅仅是昙花一现。

    一记重拳,搅碎了淮梁兴的胸甲,巨大的力量让淮梁兴内伤严重一口鲜血没有忍住,直接吐到了周不息的脸上。而周不息离奇的停止了攻击,力量迅的消退,整个人的感觉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接着他呆呆的回头。

    “生了什么事情?”周不息的催眠效果竟然失效了。

    “是血液,是淮梁兴的血液破坏了催眠的效果。”无名解释道。

    “那还不快停手。”

    “战斗还没有结束。”无名阻止了轩媛姗。“一个受了重伤,一个体力没有完全回复,半斤八两到是最后且公平的比试。”

    “这……都是我干的?”周不息看着只是凭借最后的气势站立的淮梁兴弱弱的问道。

    “装什么蒜。”淮梁兴用已经变回的法杖支撑身体。“现在你我倒是一种势均力敌的状态,来吧周不息,现在的我依然有能力虐杀掉你!”

    两人对峙,新的战斗一触即。就在此时整个广场突然泛起迷雾,远处传来低沉男人的声音,念诵着一怪异的诗。

    “一身医术不是神,两手血腥藏亡魂,三界自有轮回数,四方皆言不是人。”

    声音低沉但有力,忽远忽近。光头队长立刻警觉,刚要号命令就看到所有人都昏睡过去,唯独在无名身边的他们几个没有事情。声音的飘忽让轩媛姗他们很难捕捉到念诗人的正确位置,只能四下找寻。

    “你是什么人!”光头队长大声的询问。“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不知阁下是敌是友?”

    “非敌亦非友。”声音回答。

    
天医战皇吧
“那阁下前来所谓何事?”光头队长再次问。

    “我来只不过是为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要清理门户。”声音忽然拉近,一个身形消瘦,在迷雾中现身,就在周不息身后。

    “不……不可能,我已经……”淮梁兴脸色大变,颤抖的不住后退。

    此时周不息才现,一个年越6o,形如枯槁头花白凌乱,穿着白大褂的人士从他身后,正在一步一步飘忽的走向淮梁兴。

    “您是什么人?”周不息的问题没有被那个人回答。

    “淮梁兴,你的死期到了!”

    突然天空之上再次落下两道诡异的光束,直接拦住了那白大褂老人的前路。三人各自骑着怪异的飞行坐骑,看服饰颇有欧洲贵族风格,面容体态也是白色人种,他们突然出现又是要干什么?

    “这个人是我们要带走的,其他人最好不要干预!”一名骑着像海马一样飞行坐骑的年轻赤男子操着流利的汉语说道。

    “笑话,我从来不受别人的威胁,更不怕别人的威胁。”老人抬头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哼,老头不要给脸不要脸。”另一边骑着火凤凰一样的蓝女孩呵斥道。

    “小屁孩子滚一边去。”老人盯着骑着像雄狮一样坐骑,始终不言一声盯着他看,三人中为的金男子。

    “你……”

    金男子阻止了蓝女孩。“我们或许和他都有些恩怨,但是这个人是我们缉拿多年的罪犯,希望你能理解,如果有需要可以和我们一起回去,共同处置他。”

    “我不想让他活着离开这里,那怎么办?”

    “那就让我来阻止你。”一向不喜欢掺和事情的无名,突然话。

    “呵呵,既然你都出手了,那老夫就卖你一个人情。”老人说完再次遁入迷雾,最后同迷雾一起消失不见。

    “那么你呢?是下来还是让我把你们三个拽下来!”无名不瘟不火的说着,但口气十足。

    金男子同两名手下缓缓降落,下了坐骑金的两名手下就按住了淮梁兴,淮梁兴恐惧的不住颤抖。

    “多谢几位,如果不是他闹这么大的动静我们也不会现他。”

    “你们三个是什么人,淮梁兴是我们的罪犯,我不想交于他人。”光头队长一脸严肃的对金男子说道。

    “事情我会慢慢的和你们说,现在还是把淮梁兴交给他们。”无名回头对队长说。

    “你……”队长想火,碍于得知无名身份,还是压下火气。“好吧,希望你有充足的理由。”

    “多谢……”金男子行了西方礼仪表示感谢。

    目送三人离开后,周不息还是傻乎乎的看着四周环境。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哪和哪啊?!”

    “回去慢慢说吧,你个傻小子。”无名拍了一下周不息的头,掉头离去。

    “好吧,那就回……”周不息话音未落,眼睛一翻栽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