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战阴阳 > 第四十四章 解释

第四十四章 解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回到宾馆稍加修整后,无名就召集所有人员。

    “所有的事情并不是你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无名一脸严肃。“这淮梁兴并不是简单的家伙,他涉及到的人看来我们要重新认知,这两波人可是都想要抓淮梁兴”

    “你认识那几个突然出现的人是什么人吗?”队长问无名。

    “出现的那个老者,我不认识,但是后来出现的那三个人我却清楚。”无名回答。

    “金妍,你查到了什么吗?”队长问在笔记本电脑前敲打的金妍。

    “那三个人毫无信息,而那个老人具体是谁查不出来,但是从她念的那诗,说的是人称‘鬼医’的死不死。”金妍把电脑转给众人观看。

    “死不死,这名字倒是怪异。”轩媛姗说。

    “死不死?”无名回头盯着笔记本电脑,进而无奈的笑了笑。“原来是他,怪不得了。”

    “鬼医查明了身份,那么那三个人呢?”队长再问。

    “那三个人是西方魔法团的人。”无名回应。

    “魔法团?”众人皆惊。

    另一处的套间里

    周不息揉着头从床上坐起,浑身酸痛,突然一阵眩晕,周不息倒到了床上,接着头部就传来了剧烈的疼痛,仿佛脑袋要炸裂了一般,周不息只能大口的呼吸喘气来降低头痛,额头上瞬间出现了大量的汗液。周不息强忍着才没有出声音,怕惊动了其他人,手上的被子被紧紧的攥着。头部的疼痛持续了不到一分钟,就毫无征兆的消失。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这时轩媛姗正好进门,看到周不息满头大汗的攥着被子,扔掉了手上的食物就跑向周不息。周不息这时已无大碍,长舒一口气。

    “你怎么了?没事吧!”轩媛姗给周不息擦汗,心疼的说。

    “没事,估计是消耗太大,身体和精神都有些承受不住,正在恢复。”周不息被轩媛姗扶着慢慢坐正。“怎么样了,无名的解释合理吗?”

    轩媛姗就把会议说的事情讲给了周不息。周不息摸着下巴思考着,西方魔法团应该是无名的说法,现在应该不叫这个名字,鬼医死不死好像和无名也有些关系,事情的背后好像都被无形的丝线所串联着,淮梁兴则是这事情的关键,总之这次事件开始的毫无征兆,结束的又是莫名其妙。

    “行了,你不要想那么多了,恢复好了还有别的事情烦你呢。”轩媛姗一边收拾地上的食物一边对周不息说。

    “什么事情?”

    “还是我来告诉你吧。”金妍敲了敲房门。“我可以进来吗?”

    “哎哟,看到你就没好事。”周不息拍了拍额头。

    “哈哈,合着我成瘟神了。”金妍笑着搬了把椅子坐了上去。“这件事情也并不是我们的授意,还有无名的建议。”

    “到底什么事?”

    “你不会加入我们特安局是钉死的事情,所以我们会特别聘请你作为我们的外部顾问,来协助我们,
网游大摸金小说5200
当然不会让你白干。”

    “我大概也猜出来了,无名的意思是让我通过配合帮助你们来锻炼自己,你们正好也需要我这个非官方的人士。反正就是我自己吃亏。”

    “当然不是,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所有手续,你在哪里开设你的网吧都可以,全中国可以任意连锁,资金我们来出。”

    “无功不受禄相反的就是无利不起早,你们这么拉拢我,是不是还有什么‘阴谋’啊?”

    “他的‘阴谋’是我想到的。”无名站在门口,一脸微笑。“你也可以理解为我的命令。”

    “好吧好吧,弱国无外交,我现在没得选择。我拒绝了网吧也得倒闭,你也得折磨死我。”周不息斜着眼盯着有深意表情的金妍和无名。

    “那你这就算答应了,我去和队长说下,立刻上报。我也不打扰你休息了,后续的善后工作还有很多。”

    金妍离开了房间,无名又坐下。周不息清楚无名一向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你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无名问周不息。

    “一塌糊涂,浑身酸痛,刚才又传来了剧烈的头痛。是不是催眠的影响?”

    “是的,催眠的你激出了自己潜在的力量,这力量你暂时控制不了,所以身体处于负荷的状态,现在的你正处于恢复期。”

    “那么现在的我是不是和常人无异?”

    “不,还是有能力,不过你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太强了,天然的封印枷锁,我都无法破除。”

    “什么意思?”轩媛姗问。

    “周不息之前只能使用三个半属性的能力,就是因为其他能力都处于封锁状态,包括属性公用都做不到。我想这就是一种天生的自我保护机制,是周不息独有的。而这次的力量透支,直接加大了枷锁的强度,在周不息没有足够的能力之前,力量会被封锁的比之前更加厉害。”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你现在只有一种属性可以使用了。”

    “什么?!我熬了二十多年才能使用三种,算上后来领悟的石之力也就按你说的三个半,现在我只能用一个,这不是在逗我么?辛辛苦苦几十年,我瞬间回到解放前啊!”周不息火气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催眠释放力量有这种后遗症为什么不告诉我!”

    “其实无名你要理解一个强迫症患者的悲催。”轩媛姗安抚周不息无奈的对无名说。

    “有弊就有利,你现在就相当于背着沙袋在行走,每解除一个枷锁,你就会卸掉一个沙袋,这种提升可不是一般的。”

    “我去,我现在是转生后的一级状态?”

    “可以这么理解。”无名拍了拍手。“就是这么理解。”

    “救命啊!要转生也不要在我一阶段都没满级修炼完美的情况啊!”周不息栽回到了床上。

    “哎,强迫症伤不起啊。”轩媛姗叹气摇头。

    没过多久,周不息在家乡城市的网吧开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