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战阴阳 > 第八十九章 审讯

第八十九章 审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周,对于这个信息来源金妍他们已经竭尽所能,但是得到的消息毕竟有限。始终无法得到更多的情报。周不息倒是对自己得到这个武器很感兴趣。他经过这段时间的研究的除了一个结论,这右手的爪子只不过是套装的一部分,应该还有左手一副爪子,甚至还有可能拥有鞋胸铠什么的。轩媛姗嘲笑他游戏玩多了,但周不息始终对此深信不疑。

    “不成,他一定用了什么法术,要么就是使用了什么方法我从催眠入手提取不到任何有关那仓库,和他背后组织的情报。”金妍把本子摔到桌子上,上火的一口气喝了半瓶矿泉水。

    “那你得到的是什么。”周不息靠着沙发问金妍。“让你金姐都得不到情报,那得是多高明的方法。”

    “锁定的法术,还是他们经过系统的训练?”封灵说。“我看电视上说有些间谍什么的都有防催眠的训练。”

    “也有可能,不过我还是倾向于他们用了什么法术之类的,毕竟他们那法宝多啊。”金妍把空瓶放到桌子上,一屁股载在轩媛姗旁边的沙发上。“我是没招了,不行就上交吧。”

    “我可以试试,不知道这套方法顶用不顶用。”周不息不吭不响的看起了金妍的资料。“你这些或许只能用常规方法咯。”

    “常规方法?”金妍来了精神。“对啊,我们平时都是用非正常方法,我们为什么不用一般的常人审讯方法来入手呢?”

    “比方说……”封灵弱弱的提问。

    “心理学方法。”轩媛姗邪恶的一笑。

    在轩媛姗面前,要监控一个人的心理变化再简单不过,通过气味就可以感知到人最基本的心理状态,加上那异于常人的感知力对于心跳血压进行简单的监测简直易如反掌,细微的观察力可以看到这丁垚的任何细小动作。而周不息要做的就是通过轩媛姗的这些情报来给他来个“审问”。

    周不息带着一大堆有用没用的材料放在箱子里抱进了审讯室,轩媛姗紧随其后的关上了门。一上来周不息就把箱子重重的扔到审讯室的桌子上。

    “我说丁垚同志,这都是你的材料,就差你什么时候在家自己撸管的情报了,你还是要隐瞒?”周不息做到丁垚对面桌子另一边。

    丁垚带着手铐脚镣闭目养神丝毫没有要理会的意思。周不息看了看轩媛姗她摇了摇头。

    “行,既然你要玩我就和你玩到底。”周不息拿出一沓文件念了起来。“丁垚,男,1983年10月6日出生。我去你这么老了怎么看起来还像个九零后啊?”

    这一句话让闭目的丁垚眼球一动,有了反应。

    “我想我知道是什么会事。”周不息走到丁垚身边,按住他的肩膀。“丁垚,原名丁三土,丁垚这个名字是上学时候自己给自己修改的。上面有三个姐姐,最末的儿子。上学成绩一直是处于刚刚好的情况,要说转折点应该就是你上大一的时候吧。”

    丁垚努力的压制自己的心情,轩媛姗看出来朝周不息使了眼色。
极品修灵师小说5200


    “小学,初中,高中你一直没有存在感,加上性格内向不好言辞的你在学校一直是受欺负的对象。虽然你成绩平平但是也考上了一个不错的二本大学,但是问题就出现在你大一的军训时候。”周不息绕桌子转了一圈。“大学的欺负整人可是要比高中升级了不少,一次意外让你成了太监对吗?而且对方有权有势简单的就用意外掩盖了过去,你得到了微薄的人道主义赔偿。你的父亲因为这个打击一病不起,不久就离开了人世。”

    丁垚还是闭目一言不发,但是那涨红的脸和紧握的拳头已经说明了他现在的心境。

    “要说你成为真正的反社会的人,应该是你的妻子出轨。”周不息坐到轩媛姗身边,搂住了她。“对于爱情,你也收获到了甜蜜,但是这种甜蜜在你的生理条件的发酵下,逐渐变成了毒药。你的妻子对你是有爱的,不过男女之间的爱不光是感情因素,你的这种身体状况终于在一次同学聚会,你妻子……”

    “够了!”丁垚愤怒的拍案而起。

    周不息喝止住冲进来的警卫人员,让他们退下。

    “周不息,你有本事就杀了我,不要这么羞辱我,士可杀不可辱!”

    “好一个士可杀不可辱。”周不息也站起针锋相对。“怪不得你显得这么年轻,原来是太监啊,公公用的什么护肤品啊?”

    丁垚愤怒的朝着周不息挥拳,怎奈刑具在身,无法移动。

    “你加入这个组织,并不是为了什么信仰,单纯的报复社会吧。”

    “是!我一个穷苦家的人,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等待走出贫困,那些纨绔子弟让我成了个废人,结果呢!他们有权有势就可以歪曲事实,黑白颠倒。我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对于我父亲来说怎么能承受这样的打击!我的妻子也是个骗子,她说过不介意我这种情况,可是那天却……”丁垚越说越伤心,掩面抽泣起来。“我已经一无所有,家庭,事业什么都没有了,这一切都是这个不公平的社会,我要报复!”

    “这也是你为什么杀人眼睛不眨一下的原因,挑的地点都是一些有钱人的消费地。”周不息也附和。“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你和你妻子并没有离婚,那么我请问这是为什么?”周不息忽然改变了方法,从施压变成了反问。

    “因为我爱她,这也不是她的错,她喝多了……但是我……”

    “对方同样是个有地位的人对吧?弱小的你没有任何办法来寻求赔偿,或者说让他付出代价。”周不息打开资料。“不过这个人死于一场交通意外,是你捣的鬼吧?”

    “没错,在我拥有力量之后,所有欺负过我的人都要死!”

    “你问题的根源还是你的身体状况。”周不息甩下资料。“他们利用你的这种心理来让你为他们效力,殊不知你过度使用灵力对于你来说没有好事,有可能会造成无法恢复的情况。”周不息靠着椅子,一脸忧愁的说。“是吧姗姗。”

    “看了资料里面的病例,我觉得我可以治好你这个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