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混在澳洲当土豪 > 一百四十二、捡漏

一百四十二、捡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看完了这条新闻,可妮莉娅很惋惜地说道:“本来这匹铁王座是这次墨尔本杯夺冠的大热门,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而且,受惊后又受了伤,也许这匹马以后都不可能再上赛道了。”

    唐铭说道:“确实有些可惜。”

    “梆梆梆……”

    唐铭的话音刚落,敲门声响了起来,可妮莉娅走过去把门打开。

    托尼和两名警察走了进来,托尼说道:“这两位是墨尔本警局的警察,过来做一个笔录。”

    唐铭说道:“好的。”

    两名警察开始询问今天的事情,唐铭也都如实回答了,用了不到十分钟,这两名警察就离开了。

    唐铭感觉有些累了,就说道:“可妮莉娅,托尼,我想睡一会觉,你们先回去吧。”

    托尼说道:“好好休息。”

    “好好养伤,别乱动,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可妮莉娅亲吻了唐铭一下,转身和托尼一起出去了。

    唐铭静静的在床上躺了一会,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在这个过程中不小心碰到了伤口,疼的他呲牙咧嘴,穿上拖鞋,来到卫生间,把门反锁上,进入了夏合洞天。

    废了很大劲从水潭中打了一杯潭水,回到卫生间,把门打开,端着杯子出去了。

    坐在床上喝了一口潭水,马上感觉到身上的伤口不是那么疼了,当然,他知道这都是自己的错觉,潭水确实能够促进伤口愈合,但效果绝对不会这么快。

    喝完水,把杯子放到床头柜上,躺在床上开始睡觉。

    这一觉睡的很不踏实,总感觉身上火辣辣的疼。

    睡了不到一个小时,他就醒了过来,再也睡不着了,就这么静静的躺在床上想着事情。

    一直躺了半个小时,门被推开了,可妮莉娅从门外进来了,看到唐铭睁着眼睛,关切地问道:“亲爱的,是不是伤口很痛,睡不着觉啊?”

    唐铭笑着摇摇头,说道:“放心吧,没事,我没那么娇气,已经睡醒了。”

    可妮莉娅说道:“渴不渴,我给你倒杯水吧。”

    唐铭指了指床头柜上的杯子,说道:“不用了,这里有水。”

    可妮莉娅说道:“那我给你拿点水果吃吧。”

    唐铭抓住可妮莉娅的手,说道:“好了,别瞎忙了,我不饿,也不想吃任何东西,你就坐在这里陪我聊会天吧。”

    可妮莉娅说道:“好吧。”

    坐了一会,她突然想起什么来,说道:“对了,我刚才给我爸爸打电话了,他等一会过来看你。”

    唐铭说道:“麻烦叔叔了。”

    ……

    傍晚时分,拜尔德过来了,同时还带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大胡子,他叫林赛-纳尔森,多夫托马场的老板,那匹铁王座就是属于他的马,唐铭和可妮莉娅都没想到拜尔德居然会认识他,而且还带着他过来。

    林赛-纳尔森的神情有些憔悴,说道:“唐先生,对不起,因为我的失误让你受伤了,你放心,所有的医疗费用都由我来承担,另外还会给你一笔赔偿。”

    唐铭说道:“没关系,这只是一场意外,是谁都不想生的事情。”

    林赛-纳尔森说道:“谢谢唐先生的理解。”

    他只
快穿之放开那只男的全文阅读
在这里呆了一会,就告辞离开了。

    等他走后,唐铭问道:“拜尔德叔叔,那匹马怎么样了?”

    “哎。”拜尔德长叹了一声,说道:“能够救回来,不过即使救回来,这匹马已经废了,再也上不了赛道了。”

    唐铭和可妮莉娅互相看了一眼,跟他们的猜测一样。

    拜尔德接着说道:“这匹马有一条腿骨折了,内脏也受到了很严重的创伤,现在林赛正在考虑是不是让它安乐死。”

    可妮莉娅皱起了眉头,说道:“这太冷酷了,纳尔森先生身为一个马场主,居然能做出这个决定。”

    拜尔德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治疗的费用太高了,而且即使治疗好了,这匹马卖出去的价格也不够治疗费的。”

    唐铭说道:“不可能吧,这匹马的血统这么好,即使不卖出去,每年的配种费用都是一大笔收入。”

    拜尔德反问道:“唐,你觉得以这匹马现在的身体状况,还会有人找它配种吗?”

    唐铭马上明白了,就像人一样,这匹马伤的这么严重,即使好了,身体状况也会大不如前,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不适合当种马了。

    可妮莉娅向唐铭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显然拜尔德说的很有道理。

    唐铭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别人无法让这匹马恢复到健康状态,但他有办法啊,只要每天给这匹马喂一些潭水,用不了多长时间,一定会让它重回巅峰,甚至更强。

    唐铭感觉自己的想法很有道理,就问道:“拜尔德叔叔,这匹马现在卖不卖?”

    “怎么,你想买?”拜尔德和可妮莉娅都诧异的看着唐铭。

    唐铭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想买下来。”

    可妮莉娅说道:“铭,你买那匹马干什么?”

    唐铭不想对可妮莉娅说谎,又不能暴露潭水的事情,只好说道:“可妮莉娅,我相信这匹马经过细心的照顾,一定会好起来的,就算不能好起来,就当买个宠物了,反正花不了多少钱。”

    可妮莉娅看着唐铭,问道:“你真决定了。”

    唐铭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决定了。”

    “那好吧。”可妮莉娅同意了,转过头对拜尔德说道:“爸爸,你联系纳尔森先生吧,希望他不要漫天要价。”

    拜尔德看了看唐铭,说道:“行,我马上就去联系他。”

    拜尔德出去打电话了,唐铭握着可妮莉娅的手,小心地问道:“亲爱的,你不生气吧?”

    可妮莉娅奇怪的反问道:“我为什么要生气?”

    “额。”唐铭被可妮莉娅的话噎了一下,只好说道:“本来我还怕你说我败家,既然你不生气,那我就不用解释了。”

    可妮莉娅笑道:“亲爱的,不管你为什么会买下这匹马,我都支持你,我知道你是一个有爱心的人。”

    唐铭很感动,说道:“谢谢。”

    他们说话的时候,拜尔德回来了,说道:“纳尔森说你要是能出二十万澳元,这匹马就归你了,不过治疗费用需要你自己承担。”

    “可以。”唐铭马上点头答应了,这匹马原来的身价过了一千万澳元,现在只花二十万澳元就买回来,虽然是一匹废马,但也算是捡了个大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