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混在澳洲当土豪 > 一百六十九、租仓库

一百六十九、租仓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直跑到镇外,绕着树林跑一圈,又转身往回跑,刚回到家门口,有几片雪花落到他的衣服上,他抬头一看,大片的雪花飘飘洒洒的从天而降。

    唐铭想到可妮莉娅说过想要看雪,马上进屋喊道:“外边下雪了,快出来看雪啊。”

    苏慧琴正在厨房里做饭,听到唐铭的喊声,伸出头喊道:“下雪就下雪呗,喊什么啊,哪年冬天不下雪啊,又不是没见过。”

    唐铭笑着回道:“妈,我这是喊可妮莉娅呢,我们当然能经常看到雪,但可妮莉娅没见过几次。”

    苏慧琴马上就不说话了,在她心中可妮莉娅这个准儿媳比儿子更加重要,只要可妮莉娅高兴就好。

    可妮莉娅从屋里出来,高兴地问道:“亲爱的,真下雪了?”

    唐铭笑道:“上外边看看不就知道了。”

    他们俩走到外边,看到大片的雪花落到地面上,整个院子变成了一片银装素裹。

    大胖二胖在院子里疯跑着,追逐着雪花,它们也是第一次看到下雪,感觉非常新奇。

    可妮莉娅伸出手,一片雪花落在她手上,她看着雪花缓缓融化,才说道:“雪花真美!我要是天天能看到下雪就好了。”

    唐铭笑道:“那咱们有时间到北极或者南极去看看,那里到处都是雪。”

    “好啊。”可妮莉娅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们俩站在外边看着雪,直到苏慧琴喊吃饭了,他们才走进屋里,打扫一下身上的雪,走到餐桌旁坐下。

    吃完早饭,唐铭跟父母和可妮莉娅说了一声,就开车离开了家,往松江走去,他要到松江租一个仓库,把夏合洞天里的原木拿出来。

    这一路上,雪一直在下,路面很滑,他不敢开的太快,只能缓慢的往前走,路上还碰到了一起车祸,耽误了一个多小时,到达松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找了一家酒店,办完手续来到房间里,锁上门,躺在床上,心神沉浸在夏合洞天里。

    在木屋旁边摆放着一百零三根原木,都是三米多长,已经剥了树皮的原木。

    在床上躺了一会,起身走到窗户旁看了看,外边的雪已经停了,他下楼开车走了,先找了个地方吃点饭。

    吃完饭,在街上溜达一圈,找到了一个房产中介公司,把车停好,走进去,问道:“你们这里有仓库出租吗?”

    屋里边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听了他的话,马上回答道:“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

    “麻烦你了。”唐铭向他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连着走了几家房产中介公司,他才找到了一家有仓库出租的房产中介公司。

    这是一个使用面积在七八十平米的仓库,地方有点偏僻,但租金不贵,每个月才两千块。

    签完合同,交完钱,房产经纪人和仓库主人就走了,他进入仓库里,把门反锁上,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了,从夏合洞天里往外拿原木。

    忙了一会,把一百零三根原木都拿出来了,整齐的摆放
抗日之特战精英笔趣阁
在仓库里。

    唐铭看了看这些原木,走出了仓库,把门锁上,又有些不放心,在附近的商店里买了把新锁,回到仓库换上,他这才放心的开车回酒店。

    这时已经是晚上了,唐铭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就回房间休息了。

    在宾馆里住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开车往回走。

    距离到家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唐铭接到了可妮莉娅的电话,她在电话中焦急的说道:“亲爱的,大胖二胖把人咬伤了。”

    “什么?”唐铭听完心里咯噔一下,说道:“不可能,大胖二胖不会咬人的。”

    可妮莉娅说道:“是真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大胖二胖确实把人咬伤了,刚才大哥他们已经把人送到医院去了,亲爱的,你快点回来吧。”

    唐铭说道:“好,我快到家了。”

    挂了电话,唐铭马上加快车,往家里奔去,同时心中很不解,大胖二胖为什么会咬人。

    别人不知道,但他心里明白,大胖二胖非常聪明,它们能分清好坏,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咬人的,这里边一定有什么内情,不过现在他不在家里,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只有回去之后才能了解。

    因为心里非常着急,本来一个小时的路程,只用了四十分钟就到家了。

    刚到院子门口,就看到有很多人围在这里看热闹,还能听到里边的叫骂声。

    “你们家太缺德,放狗咬人还不认账,各位邻居给评评理,我们家忠平只是逗了一下他们家的狗,他们家的狗就咬住忠平不放,现在又诬陷我们家忠平偷狗,你们家真是缺了八辈子德了,丧尽天良,还有没有天理了,啊……”

    唐铭听完脸色铁青,现在他明白大胖二胖咬人的原因了,如果不是有人要伤害它们,它们是绝对不会咬人的。

    唐铭按了几下喇叭,外边的人让开了一条路,他开车进了院子里。

    唐铭把车停好,从车里下来,看到唐建国、苏慧琴、可妮莉娅,还有唐锋等几个亲戚都在院子里,另外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人,其中就有刚才叫骂的那个女人。

    他走过去,问道:“爸,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家狗咬人了,现在正主回来了,说吧,陪多少钱,你要是赔少了我可不干。”唐建国还没有说话,一个三十多岁打扮的浓妆艳抹的女人先开口了。

    唐铭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有什么证据是我家狗咬的人?”

    这个女人嚷嚷道:“这还用什么证据吗,你家周围的邻居都看到了,是你家狗把我家男人咬伤了,你们说是不是。”

    周围的人都没有说话,这个女人继续喊道:“你们都怕他们家,我们不怕,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不走了。”

    唐铭听完,又问道:“你说我家周围的邻居都看到了,这么说你家男人是在我家里被咬的,那他为什么到我家来,我又不认识他。”

    “这……”这个女人有些语塞,但还是狡辩道:“就算上你家里来又怎么样,你们也不能放狗咬人啊,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