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混在澳洲当土豪 > 二百七十四、二十吨黄金醇

二百七十四、二十吨黄金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唐哥。”冯胖子先热情的跟唐铭打了一声招呼,又转过头问许致远:“你请唐哥到什么地方吃饭。”

    许致远说道:“学校旁边有个中餐馆不是挺好吗?咱们就到那里吃吧。”

    他说完看向了唐铭,询问唐铭的意见。

    唐铭笑道:“客随主便,去什么地方吃都行。”

    冯胖子拍板道:“行,就去那家中餐馆。”

    他们去吃饭的时候,培远平和包泽伟坐在办公室里聊天。

    包泽伟问道:“远平,黄金醇的功效真像你在论文中猜测的那样吗?”

    培远平反问道:“你认为呢?”

    他顿了顿,又说道:“我妻子有失眠的毛病你知道吧?”

    看到包泽伟点头,他继续说道:“自从知道了黄金醇功效后,我就往家里拿了一些黄金树树皮,现在每天晚上都熏点,我妻子失眠的毛病完全消失了,每天晚上睡的可香了,比安眠药好用多了。”

    包泽伟叹道:“我当然相信你,但是我们公司的其他同事却不一定相信。”

    培远平笑着看了他一眼,说道:“泽伟,你这是想让我帮你背书。”

    “远平,这件事只能麻烦你了,你毕竟是黄金醇的现者,你如果不出面,我很难说服其他同事,我有种感觉,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我将来一定会后悔的,我不想让自己后悔,所以……”包泽伟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培远平接着他的话说道:“所以你堵上了自己的前途。”

    包泽伟笑道:“什么前途不前途,我已经五十多岁了,没有多少再进一步的心气了,我只希望能够在自己的任期里能让中国医药公司上一个台阶,开出几款属于自己的药品。”

    培远平说道:“就冲你这句话,我肯定会帮忙。”

    包泽伟没有太兴奋,因为他早就料到培远平会帮自己。

    他又问道道:“现在的问题是唐铭手里能有多少黄金醇?”

    培远平说道:“这个我也猜不到,唐铭把出产黄金树的那条山脉看的非常严,他只带我进去看过一次,只看到了几棵黄金树,至于里边到底有多少黄金树,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给你的建议自然是多买一些黄金醇存储起来,这样以后就不用为原材料担心了,又能够延缓其他医药公司开黄金醇类药物的时间,为你们公司多争取一些时间。”

    包泽伟苦笑道:“你说的有道理,不过黄金醇的价格比黄金都贵,我们哪有那么多资金。”

    培远平说道:“这我就帮不了你了。”

    包泽伟没有再说话,沉默了起来,显然在考虑着这件事。

    ……

    吃完饭,从餐馆出来,唐铭看到路边的一个商店里有卖烟的,就走过去问道:“你这里有没有黄金醇香烟。”

    商店的老板看了唐铭一眼,说道:“有,你想买几盒。”

    唐铭问道:“多少钱一盒。”

    老板说道:“三百八十八澳元一盒。”

    “什么烟啊,居然卖的这么贵。”许致远和冯胖子站在唐铭旁边,听到这个价格后吃了一惊。

    唐铭没有理会他
六十年代白富美小说5200
们的惊讶,说道:“给我来一条吧。”

    “好的。”老板从里边拿出一条黄金醇香烟,唐铭从包里拿出一张卡,刷完卡接过香烟,转身出去了。

    冯胖子好奇心非常重,刚走出店里就问道:“唐哥,这是什么烟啊,怎么卖的这么贵?”

    “致远,你说呢?”唐铭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许致远。

    许致远不确定地说道:“唐哥,难道这是用黄金醇做成的香烟。”

    唐铭笑道:“答对了,不过不能说是黄金醇,而是用黄金树树皮做成的香烟,这种烟是帝国烟草公司生产的,应该是刚上市不长时间。”

    他们边聊边往回走,很快回到了实验室门口,在上直升机之前,唐铭把烟递给了许致远,说道:“送给你们吧。”

    “不行,不行。唐哥,你带回去吧,这太贵了。”许致远连连摇头拒绝。

    唐铭把香烟扔到许致远身上,看到他手忙脚乱的接过去,才说道:“好了,不用跟我客气,我不抽烟,只是想看看这种烟上没上市,而且这种烟我想要多少都有,你们拿着吧。”

    说完,他转身上了直升机,向他们挥了挥手,开着直升机走了。

    许致远和冯胖子站在原地,冯胖子拿起香烟看了看,问道:“致远,这烟就是用你们实验室里研究的东西做的?”

    冯胖子虽然去过几次培远平实验室,但对里边研究的东西却不太了解。

    许致远说道:“是,没想到唐哥的动作这么快,现在烟草产品已经出来了,行了,回去吧。”

    ……

    包泽伟没有让唐铭久等,在他从培远平实验室回来的第四天,包泽伟就和培远平来到了牧场。

    唐铭热情的招待了他们,带着他们在牧场里转了一圈,又带着他们来到安戈洛山脉。

    此时安戈洛山脉周围正在紧张施工,唐铭前几天跟阿尔瓦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用电网把安戈洛山脉围起来,隔一段距离再安置一个摄像头。

    除了电网和摄像头外,天上每时每刻都有直升机和无人飞机看着,除非有人能从地下钻过去,不然安戈洛山脉就像是铁桶一样,除了唐铭外,任何人都进不去。

    从安戈洛山脉回来,他们在黄金树下坐好,开始说起正事。

    包泽伟说道:“唐先生,我先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中国医药集团的总经理,这次代表中国医药集团来商谈购买黄金醇的事情。”

    “包先生想买多少黄金醇?”唐铭心里很惊讶,他以为包泽伟只是中国医药集团的中层,没想到居然是总经理,但他脸上没有表现出来。

    包泽伟说道:“二十吨。”

    “二十吨?”唐铭有些不敢确定的大声问了出来。

    包泽伟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是二十吨。”

    唐铭苦笑道:“包先生,这个数量出乎我的预料,我倒是想卖给你,但我手里没有这么多货啊。”

    包泽伟和培远平互相看了看,都很高兴,唐铭手里的黄金醇越少,他们心里越高兴,最好一次把未来几年黄金醇的产量都买过来,这样就不用担心跟其他医药公司竞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