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混在澳洲当土豪 > 三百七十、实验基地

三百七十、实验基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培远平没有因为这位记者的质疑而生气,他淡然地说道:“从我的论文表后,听到了太多的质疑,现在我已经不想解释什么了,我们中国有句话叫做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我会在新闻布会之后,选择一片沙漠,在上面建一个实验基地,到时候各位记者朋友可以到实验基地去参观采访,就可以知道我说的是真的假的了。”

    主持人又走上台指了一个中年白人记者,他接过女记者的麦克风,说道:“培教授你好,我是美国net的记者,我想问的问题是,培教授会不会把婆丁草这种植物无常授权给世界各国使用?谢谢,我的问题问完了。”

    培远平听完他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说道:“抱歉,可能让你失望了,我虽然在研究婆丁草,但却不是婆丁草的现者和拥有者,无法做出这个决定,而且婆丁草需要一种很特殊的营养液才会激活,没有这种营养液的话,婆丁草不会芽的。”

    他的话让台下记者议论纷纷,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过了一会,等记者们议论完了,主持人才上台,随意选择了一个记者进行提问。

    这名记者问出了一个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那就是婆丁草属于谁?

    培远平回答道:“婆丁草属于高山牧场,他们给我提供的资金,让我研究婆丁草,而婆丁草的全部研究成果都会交给高山牧场。”

    他之前已经跟唐铭商量好了,不会提唐铭的名字,只提高山牧场。

    但他显然不知道,现在唐铭正在接受一个记者的专访。

    十几分钟后,提问结束了,新闻布会也到此结束了,虽然记者们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培远平,但他不再接受采访,返回了实验室里边。

    同时,刘子欣对唐铭的专访也结束了,她心满意足的向唐铭告别,离开了咖啡厅,跟沈梦琪和孔叔回合后,马不停蹄的赶回去了。

    唐铭喝完杯里的咖啡,在桌子上留下了一些小费,从里边出来了。

    记者们已经都散去了,培远平实验室里的人正在拆采访台,他们都认识唐铭,纷纷跟他打招呼。

    唐铭随便叫了一个人,问道:“培教授在实验室里吗?”

    这个人说道:“在,布会结束培教授就进去了,一直没出去。”

    “谢谢。”唐铭道完谢,走进实验室里边,途中看到几个陌生的面孔,都是来参观的各国学者。

    这些人不认识他,自然没有人跟他打招呼。

    来到了培远平的办公室门口,敲响了屋门。

    “请进。”

    屋里传来了培远平的声音,他推门走了进去。

    培教授和一个六七十岁的华人老者在聊天,看到唐铭进来了,连忙站起来了,说道:“唐总,你来了。”

    唐铭看向那位华人老者,问道:“培教授,这位老先生是?”

    培远平热情地介绍道:“唐总,这是夏正达夏老,中科学院院士,北大教授,博士生导师,夏老,这位就是我跟你提
王牌探长无弹窗
起过的唐铭,高山牧场的老板。”

    唐铭连忙伸出双手,说道:“夏老,你好。”

    夏正达伸出手跟唐铭握了握,说道:“唐总,你好,这几天经常听远平提起你,一直想见你一面,没想到今天终于如愿了。”

    唐铭受宠若惊地说道:“夏老,你真是太客气了。”

    培远平笑道:“唐总,夏老是我的导师,都不是外人,不用太见了。”

    唐铭这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么亲近,没再客气,坐在了培远平身边。

    培远平说道:“唐总,刚才我和导师谈到了实验基地的事情,不知道唐总有什么建议?”

    唐铭问道:“培教授,什么实验基地?”

    培远平拍了拍脑袋,说道:“刚才唐总没参加布会,不知道实验基地的事情。”

    他把实验基地的想法给唐铭说了一遍,唐铭这才知道他说的实验基地是怎么回事,说道:“我这段时间刚买了一大片沙漠,就在我的地方建实验基地吧。”

    “行。”培远平没有迟疑,点头答应了。

    夏正达看他们商量好了,说道:“唐总,我知道婆丁草和营养液现在的产量有限,推广起来需要很长的时间,但咱们国家的环境情况不容乐观,沙漠以及沙漠化土地的面积达到了一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百分之十七左右,同时每年还以平均两千五百平方公里的面积增加,近几年虽然有一些治沙的成果,但显然是杯水车薪,现在出现的婆丁草让我看到了治理沙漠的曙光,所以,我希望唐总能够优先跟国内进行合作。”

    说到后来,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唐铭,情绪有些激动。

    唐铭虽然有些感动于夏老对国家的热忱,但心里却不为所动,不会因为几句话做出什么决定,所以他沉吟了一会,说道:“夏老,我可以先跟国内的人谈,但说到底这是一种商业行为,不能以爱国的名义就让我遭受损失吧,当然,如果是相同的条件下,我一定支持自己的祖国。”

    夏正达有些失望,但很快恢复正常,没有责怪唐铭,说道:“看来我要尽快回去一趟了,我会向领导们汇报这件事,让政府派人过来谈。”

    唐铭歉意道:“抱歉,夏老,让你失望了。”

    夏正达摆了摆手,笑道:“没关系,正如你说的那样,不能以爱国的名义让你承担损失,相反,对于爱国的人我们更要支持。”

    唐铭说道:“谢谢夏老的理解。”

    又在这里待了一会,唐铭便告辞了。

    他刚走出去,夏正达就对培远平说道:“远平,给我订明天的飞机票,我要回国。”

    培远平吃惊道:“导师,太着急了吧。”

    夏正达叹道:“时不我待,如果回去晚了我怕出现什么意外。”

    培远平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说道:“行,导师,我马上让人给你订机票。”

    唐铭走出实验室,返回了酒店,退了房间,开着直九返回了牧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