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混在澳洲当土豪 > 四百六十、高山犬立功

四百六十、高山犬立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啊……”

    “楔尾雕怎么在这里?”

    在楔尾雕攻击他们的时候,他们完全懵了。

    他们知道唐铭养了一只楔尾雕,同样知道安戈洛山脉里有几只楔尾雕,但他们不知道楔尾雕的巢穴就在秘密工厂附近。

    楔尾雕的爪子是非常锋利的,用力一抓,便能从他们身上抓下来一片带血的碎布。

    面对六只楔尾雕的攻击,他们根本无法抵抗,只能捂着头拼命躲闪。

    “山姆,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往秘密工厂里逃。”

    “好。”

    他们商量完,边躲避楔尾雕的攻击边往秘密工厂跑去,希望进入里边以此躲避楔尾雕的攻击。

    但是他们不知道,唐铭给丑丑它们的任务便是阻止任何人进入秘密工厂,所以他们越想往秘密工厂里跑,楔尾雕的攻击越猛烈。

    “不行啊,跑不进去。”

    “那就往回跑,任务重要,命更重要。”

    他们又说了一句,转身捂着头往回跑去。

    他们即使在慌乱中也能感觉到,楔尾雕们的攻击力度变小了,这给了他们信心,更加拼命的往外边逃。

    他们借着树木的遮掩,阻挡楔尾雕的攻击,不知道跑了多远,终于摆脱了楔尾雕。

    “呼,呼……”伊森穿着粗气说道:“山姆,它们不会再追过来了吧。”

    “呼……不会了,咱们刚才应该是进入了它们的领地,否则它们不会攻击咱们的。”山姆同样喘了口粗气。

    “这就好,嘶……”伊森说完话才感觉到身体上的疼痛,忍不住吸了口冷气。

    “法克,太倒霉了,居然遇到了楔尾雕,法克,法克……”山姆看着自己和伊森狼狈的样子,大声咒骂起来。

    伊森说道:“别骂了。先清理一下伤口吧。”

    “好。”山姆点头。

    他们脱掉了衣服才现,身上的伤口远比想象的要多,很多地方的皮肉都被楔尾雕的爪子撕掉了,有些伤口甚至能看到里边的骨头。

    他们忍着剧痛,帮着对方清理完伤口,又简单的包扎一下,开始商量下一步的行动。

    秘密工厂那边还有楔尾雕拦着,即使他们不受伤,也过不去,这次的任务完全失败了。

    他们商量来商量去,只能选择离开安戈洛山脉,返回安保公司的基地重新潜伏起来,边养伤边等待支援。

    怕牵动伤口,他们只能慢慢的往回走,比较幸运的是,一直走出安戈洛山脉,都没有看到无人机的踪迹。

    在安戈洛山脉的边缘,他们藏了一套衣服和一些东西,脱掉衣服,往身上喷了一些药水止血,同时能消除血腥味,换上干净的衣服,把带血的衣服埋好,他们返回了基地。

    这时天色刚亮,基地里的人还没有起来,他们有惊无险的回到楼上宿舍。

    “汪汪汪……”

    但是,还没等他们进屋,宿舍的一些房间里响起了狗叫声。

    安保公司里有四十只高山犬,每个得到高山犬的安保人员,都把自己高山犬当成家人一样悉心照顾,同吃同
火影鹿雪笔趣阁
住,对它们非常了解,听到它们狂躁的叫声,马上知道出事了。

    这些安保人员立马从床上跳下来,连衣服都顾不得穿,拿着武器领着高山犬出来了。

    “汪汪汪……”

    这些高山犬出来,对着山姆和伊森狂叫不停,高山犬的主人们面面相觑,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完了!”

    此刻他们心里只有这个想法,虽然他们身上喷了药水,能够防止血腥味散,对一般都人和狗都很有效,但是他们来安保公司的时间太短,根本不了解高山犬,高山犬的嗅觉比普通的狗更加灵敏,很少有气味能瞒过它们的鼻子。

    他们知道自己一时大意,犯下了大错,他们根本不应该回到基地,如果往外跑,也许还有一条生路,现在完全是自投罗网,至于从这里往外跑,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怎么回事?”

    阿尔瓦被吵醒了,从房间里走出来。

    一个安保人员说道:“不知道,大家都在睡觉,突然所有的高山犬都狂叫起来,大家以为出事了,就带着它们出来了,结果它们出来后一直冲着山姆和伊森狂叫。”

    阿尔瓦看着山姆和伊森问道:“它们为什么一直冲你们叫,你们出去干什么了?”

    山姆和伊森只是平静的看着阿尔瓦,一句话都不说。

    阿尔瓦见他们不说话,靠近他们,想要仔细观察一下他们,但是突然闻到了一股特别的味道,心中一动,说道:“你们把衣服脱了。”

    他们已经认命了,不敢反抗,乖乖的脱掉了衣服,露出了身上的伤口。

    “汪汪汪……”

    浓烈的血腥味暴露出来,高山犬们叫的更欢了。

    “这是这么回事,他们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伤口?”

    “从伤口的形状看来,不像是人造成的的,也不像是被动物咬的,而像是被猛禽的利爪抓出来的。”

    “这还看不出来吗?他们一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否则怎么会受伤?而且还遮遮掩掩的,没想到咱们安保公司居然出了叛徒。”

    “……”

    周围的安保人员虽然在议论着,但不耽误他们抬起了手里的武器,对准山姆和伊森。

    阿尔瓦看着他们身上的伤口,脑中灵光一闪,问道:“你们去安戈洛山脉了?身上的伤是被丑丑它们抓出来的?”

    山姆和伊森都不回答,但沉默有时就代表了默认,阿尔瓦知道自己猜对了,心中怒气上涌,他能想象得到唐铭知道这件事后多么生气。

    但看着面前这两个身上伤痕累累、却又沉默无语的人,没有火,而是对身后的安保人员招招手,说道:“把他们带下去,严加审问,问出他们的身份和目的,仔细检查他们的身上,藏没藏黄金树种子,一定要仔细审问,不能出一点纰漏,我现在就向老板报告。”

    “是,头。”

    安保人员们答应了一声,走出几个人,把他们拖下楼了。

    在楼下有一间专门的审讯室,还从来没有开张过,他们是第一批用户。

    阿尔瓦深吸了口气,拿出手机,拨通了唐铭的电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