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混在澳洲当土豪 > 五百四十、投资科研和风车

五百四十、投资科研和风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琥珀,恐龙,基因,侏罗纪公园,也就是说……”唐铭越说越激动。

    “抱歉,唐先生,即使这块琥珀里的恐龙残骸是新鲜的,以现在的基因技术也很难把恐龙复活出来。”

    韦尔斯教授的话像是一盆冷水,把唐铭的幻想全部浇灭了。

    唐铭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唐先生,我来给你解释吧。”培远平说道,“在电影《侏罗纪公园》里的情节是,科学家从琥珀中找到蚊子,提取了蚊子吸过的恐龙血,从血里提取出了恐龙的dna,但电影只是电影,在现实中的科学家都不认为dna能保留那么长时间。目前测定dna的半衰期约为五百二十一年,换而言之,每过五百二十一年脱氧核糖核苷酸之间的化学键就会断裂一半。就算在零下五度的最理想条件下,最多经过六百八十万年,这些化学键就会分解得一个不剩,而现在这块琥珀里的恐龙残骸最少有几千万年甚至一亿多年,这就更不可能得到有效的dna信息了。”

    虽然培远平话里的一些科学术语唐铭不太懂,但还是听明白了,心里顿时有些失望。

    可妮莉娅问道:“如果以后基因技术进步了呢?”

    韦尔斯教授说道:“也许有可能,有人预测过,在未来十年之内会复活恐龙,但我觉得十年时间太短,但二十年三十年后也许有可能实现,未来基因技术会展到什么水平谁也无法预料到,连我都不能。”

    唐铭说道:“韦尔斯教授,如果我给你提供一大笔研究经费,进行这方面的研究,你觉得能把恐龙复活吗?”

    韦尔斯教授沉吟了一会说道:“对不起,唐先生,我不敢保证。”

    唐铭再次说道:“如果我一年给你提供十亿澳元的研究经费,你觉得有把握复活恐龙吗?”

    “什么?”韦尔斯教授非常震惊,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是说,如果我每年给你提供十亿澳元的研究经费,你能不能把恐龙给我复活。”唐铭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他这是临时起意,十亿澳元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就像月入过万的普通人买一台iphone一样简单,根本不需要考虑太多。

    “我……”韦尔斯教授突然有些紧张,他得到过诺贝尔奖,见识过大风大浪,但还是被“十亿澳元”这个数字镇住了,他不是没见过钱,他有自己的实验室,每年的研究经费也有几千万澳元,但与十亿澳元相比,根本不在一个量级。

    如果他能得到每年十亿澳元的研究经费,他就是科学界最有权势的人之一,他的实验室会过世界上绝大部分知名实验室,成为全世界科学家们最向往的实验室之一。

    “抱歉,唐先生,我还是没有把握。”

    但经过一番挣扎,韦尔斯还是艰难的摇了摇头。

    唐铭听了他的话有些失望,但对韦尔斯教授的人品却比较赞赏,因为他完全可以先把钱骗过去,研究一段时间再告诉唐铭,科学界这种事情非常多,毕竟经费对科学家就是一切。

    唐铭考虑了一会,说道:“韦尔
我的妹妹来自日本无弹窗
斯教授,我既然决定了,就不会反悔,我希望你能组建一个世界最好的实验室,专门研究复活恐龙,即使研究不出来恐龙也没什么,就当我为全人类做贡献了。”

    韦尔斯教授有些吃惊,没想到自己说的这么明白了,唐铭依然没有收回说过的话,同时心里非常感动,说道:“唐先生,非常感谢你,我未来会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这个实验室,我保证,在我死之前,一定会把恐龙复活的。”

    唐铭说道:“我相信你能办到,这件事我会交给我手下的家族办公室负责,等韦尔斯教授回去后,他们会派人跟你谈的。”

    韦尔斯教授说道:“我明白,实验室所产生的任何技术我都会交给唐先生手下的公司。”

    唐铭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因为这是应有之义。

    培远平虽然每年都能从唐铭这里拿到几千万澳元的研究经费,但看他们轻描淡写的就谈好了每年十亿澳元的研究经费,心里还是感觉有点嫉妒,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他先恭喜了韦尔斯教授几句,才对唐铭说道:“唐先生,咱们可是最早开始合作的,你可不能忘了我的实验室。”

    唐铭安抚道:“培教授放心,我会一直支持你的。”

    “谢谢唐先生。”培远平决定回去找几个唐铭感兴趣的大项目进行研究,好从唐铭这里多拿一点研究经费。

    ……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唐铭站在甲板上面,看着游艇行驶在波澜壮阔的大海里,突然想到了这两句诗,忍不住大声念了出来。

    可妮莉娅站在他身边,穿着宽大的孕妇服,但依然挡不住微微隆起的肚子,她听了唐铭念完诗,说道:“亲爱的,你就会这两句吧?”

    唐铭转过头说道:“是啊,怎么了?”

    可妮莉娅问道:“那你知道这两句诗是谁写的吗?”

    唐铭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是……是杜甫?”

    可妮莉娅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是李白,笨蛋。”

    “是李白啊,我忘了。”唐铭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可妮莉娅继续问道:“那你会背全诗吗?”

    “不会。”唐铭摇了摇头,“亲爱的,你肯定会背,教教我行不行啊?”

    可妮莉娅满意地说道:“看到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教你一边,听好了,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唐铭暗地里撇了撇嘴,知道可妮莉娅最近学了不少中国古诗,这是在想他炫耀,但表面上他还要装作一副认真听的样子。

    可妮莉娅读完了,问道:“亲爱的,怎么样,我读的好不好?”

    唐铭赞扬道:“非常好。”

    “亲爱的,我再给你背一李白的诗好不好?”可妮莉娅更加来劲了。

    “好。”唐铭点了点头。

    他们讨论了一会中国古诗,在游艇离桃源岛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唐铭突然看到一个巨大的白色风车竖立在海面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