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2集 脑筋急转弯

第2集 脑筋急转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皂皂,年方9岁,读小学三年级,据考证说,她应该是史上最丑的一个小萝莉。

    她稀疏的头顶上扎着一根孤零零的冲天小辫,上身绿花裙下身红牛仔,眼歪鼻塌嘴阔,脸上的麻子能吓死一堆小盆友。

    哪怕萝莉控最变态的怪蜀黍,见了她也要嚎烂一条街,躲进警察局。

    她不仅脸丑,而且嘴巴特别能战斗,是个饭见饭跑菜见菜逃的“小食兽”。

    但和主流吃货不同的是,面对食物她也特别能忍,她创下在孤儿院里一个苹果捂在被窝里一个月不啃的惊人纪录。

    老师问她为什么不吃,她神回答,我想给它找个男朋友,再多生几个小苹果。

    由于在孤儿院偷吃过肥皂,所以老师们给她取名叫“皂皂”。

    她还有一项特别的本领,在长期和其它小朋友争食的艰苦斗争中,让她性格狂野,鼻灵如狗,几里外都能闻到是哪家小朋友又尿床了。

    ……

    皂皂继续深情地盯着地上的鸡爪,而虞骑云和李妖娆则开始了他们的口水仗。

    李妖娆:“你连小朋友在身边都敢躲,你是不是个男人?”

    虞骑云:“我是不是男人,这是个晚上才能回答的问题,你现在就想知道吗?”

    李妖娆:“你你,你下流!”

    虞骑云:“你你,你一江春水向东流。”

    李妖娆:“以后碰到野兽,我就是救条狗也不会救你。”

    皂皂突然抬起头,怒视李妖娆,她就是属狗的。虞骑云哈哈大笑。

    李妖娆才知失言,走到气鼓鼓的小萝莉跟前,摸摸她的头,“皂皂乖,姐姐不是说你。”

    见虞骑云还在笑,她朝虞骑云吼道:“笑什么笑,你连狗都不如!”

    一转脸,又见皂皂怒视她,牙齿都翻出来了,“姐姐系坏银,我跟哥哥站一起。”她站到虞骑云身边。

    “哥哥是色狼,皂皂别过去。”李妖娆愤愤道。

    “只有色狼怕皂皂,哪有皂皂怕色狼的。”虞骑云脱口而出,突然掩住口,只希望皂皂听不懂。

    然而早熟,是现在泡在影视剧里的小朋友基本特色之一。

    “啊!虞哥哥也说我丑,丑得吓跑狼。”皂皂这回是对虞骑云怒目相视。轮到李妖娆哈哈大笑,揉着肚子。

    “你们都不系好银!讨厌!”皂皂走过他们,站到越安身边。看着小吃货鼓鼓的腮帮,连越安也忍不住,低头笑了起来。

    “你也不系好银,也笑我。”皂皂又瞪了越安一眼,走到另一棵树下,“我要等饭团哥哥回来,你们三个都系坏银!”

    饭团哥哥就真是坏银,皂皂也会夸他好,因为作为吃货的她最粘就是厨师,而饭团不仅做饭手艺好,长相也和他的手艺成“反比”,曾有对他饭菜赞不绝口的客人一定要到厨房谢谢他本尊,结果把吃的全吐了。

    在饭团哥哥那里,皂皂不仅满足了胃口,还满足了对颜值的自信。

    ……

    “你们这三个男生,个个都是废材,到时一个都别想求本公举保护你们。”李妖娆要把口水仗继续打下去。

    “大姐,您还当您披着兽皮住在山洞里呢,遇到危险,关键是靠现代人的脑子,而不是原始人的拳头。”虞骑云懒洋洋反驳道。

    “哦,你当我没脑子,你比我聪明。”李妖娆心里愤怒的火苗忽上忽下。

    “好,那我出三道脑筋急转弯,考考你。”虞骑云笑得很鸡贼,“你只要答对一道,就算你比我多根葱。”

    李妖娆低头不语,她好像闻到一股阴谋的味道。

    “放心,绝不是特别刁钻古怪的,也许连皂皂都能回答。”虞骑云进一步诱惑。

    皂皂见有她也能回答的题目游戏,喜闻乐见地又凑了上来。越安
位面之时空之匙笔趣阁
也竖起了耳朵。

    “好,你说!”李妖娆一脸霸气。

    “李大美女,果然有…”虞骑云硬生生把那“种”字咽了下去。

    “请听题,一只疯跑的蚂蚁见到兔子,为什么立刻停住脚步?”

    “因为兔子堵住了路。”李妖娆的回答果然又快又不准,让虞骑云暗爽。

    “错,就算兔子把路堵了,蚂蚁也能从兔毛中穿过。”

    “蚂蚁怕兔子会吃它。”

    “错,全世界都知道兔子是吃素的。”

    ……

    李妖娆咬着嘴唇,低头思索。瞟见皂皂在一旁跃跃欲试的样子,心里感觉更不好了。

    几分钟后,她耸耸肩,表示答不出。

    “姐姐真笨,答案是,蚂蚁把兔子眼睛当红灯了。”皂皂拍手笑着,迫不及待地把答案说出来。

    “快说第二题!”李妖娆语气汹汹,狠狠白了皂皂一眼,她输人不输气。

    “请听好了,蚂蚁在什么情况下,能伸腿绊倒一头大象?”虞骑云悠然问。

    “不可能!什么情况下都不可能!”李妖娆跺脚吼道,这道题太特么离谱,她答都不想答。皂皂也蹲着地上猛抓头,这题目也把她给短路了。

    虞骑云一脸玩味地看着她俩,转过头去问越安,“安子,你说。”

    “蚂蚁在做梦的情况下,能把大象绊倒。”越安用他略带女性化轻柔的音质,温声回答。

    “啧啧,才子就是才子。”虞骑云抚掌,与越安相视而笑,像一对好基友。

    “阿o!”皂皂焕然大悟状,这答案太妖了,乐得她一阵傻笑,她要把这个题目牢牢记住,去好好戏耍她的同学。

    李妖娆无话可说,一脸憋屈,两只手狠狠地扭扯着自己的大辫子。

    ……

    “最后一道题,蚂蚁小姐和蜈蚣先生结婚,当晚洞房,但忙到第二天早上,还没能上床,这是为什么?”虞骑云脸上闪着坏笑。

    “啊”一声,皂皂装羞捂着脸跑开了,忽然又觉得这反而证明她知道大人的事,又狡猾地跑了回来,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李妖娆心里啐了一口,下流,冷冷道:“这个问题我不回答。”

    “随便,”虞骑云故作大方地一笑,“反正你也答不出来。”他用激将法。

    “让我想想…”李妖娆果然不争馒头争口气。

    “客人闹了一整晚的洞房。”李妖娆想了半天,说。

    “**一刻值千金,哪个客人会这么不开眼?”虞骑云朝李妖娆挤挤眼,“你懂得噢。”

    李妖娆脸上涌起一片红霞,狠狠瞪了虞骑云一眼,低头想了想,扭扭捏捏说:

    “他们在地上就…就那个…”她声音小得像蚊子。

    “不对,他们是想打野战,但怕蚯蚓会偷看。”虞骑云忍住笑,立刻反驳。

    “你!你说你说,答案是什么?!”李妖娆指着虞骑云鼻子,看到虞骑云得意洋洋的臭屁样,她就来气。

    “很简单啊,答案是,蚂蚁新娘一整晚,都忙着给蜈蚣新郎脱裤子。”虞骑云云淡风清地说。

    “哈哈哈!”

    李妖娆呆了一呆,突然爆笑,把虞骑云和皂皂都吓一跳。

    李妖娆不得不承认,这道题答案真特么太逗了!一下子点中了她的笑穴。

    ……

    附《人虫日记》:

    虞骑云问李妖娆:

    一只疯跑的蚂蚁突然被虞龙泽半路截住。

    但蚂蚁只轻轻说了“两个字”

    虞龙泽立马眉开眼笑地让开,还远远对蚂蚁说您老慢走……

    请问,是哪两个字?

    李妖娆涨红脸,想了一天一夜,终于想出了答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