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集 亲爱的伙伴

第5集 亲爱的伙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性子也太特么急!”

    虞骑云赶忙抱起地上的皂皂,一边安慰,一边有些生气地对李妖娆说:“夏海伦在美国的家族委托eBI搜寻了半年,都没有音讯。”

    “什么eBI,我只听说过FBI。”李妖娆莫名其妙。

    “哦,它是FBI的表妹,专门负责找人的。”虞骑云打了一个顽皮的比喻。

    “所以,连他们找了半年,都没有任何现,我们才来几天?”

    “我相信夏海伦还活着,虽然她不会武功,但她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女生,一定还活着。”

    虞骑云说这话时,目光定格在远方,透着执着和肯定。

    李妖娆看着虞骑云此刻一本正经的脸,现这家伙,严肃起来还蛮帅的。

    只是片刻又恼怒起来,呸!瞧他口气好像比自己还了解夏海伦。

    她和夏海伦虽然不在同一所大学,但经常结伴一起去孤儿院做义工,是亲密无间的好朋友,虞骑云这家伙,不过是经自己介绍在微信圈认识夏海伦的,他只看过夏海伦照片,真人一面都没见过。

    李妖娆默默想着,她知道夏海伦是为了救治母亲罕见的病症,才从美国来中国学习中医药学的。

    她母亲患的,正是前几年风行全球的公益运动“冰桶挑战”所涉及的病症“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简称——渐冻人症。

    患者被称为“渐冻人”。

    为了治好母亲,夏海伦放弃喜爱的艺术专业,转而学西医,后又来中国学习中医,以求中西兼顾,增加治愈的胜算。

    然而几年下来,无论夏海伦如何努力,四方拜师求教,仍是一愁莫展。

    眼看母亲全身的肌肉一天天萎缩,夏海伦每天以泪洗面坐立不安,去年一个夜晚,青春韶华的她,竟一夜白了头!

    这件奇事,轰动了整个华人媒体和世界各大网络平台,全球无数人为这个美丽的女孩感动得落泪。

    也许是孝感动天。

    她不知从哪听说,亚马逊雨林一个有关绿泉的古老传说,说这神奇的泉水能医治百病,甚至让人起死回生。

    夏海伦确信,这或许是唯一的希望。

    这让夏海伦不顾一切,瞒着家人和包括李妖娆在内的所有亲朋好友,和一个叫凯馨·罗琳的美国女孩一起秘密潜入亚马逊雨林。

    这个美国女孩是夏海伦在“全球渐冻人协会”上认识的,她的母亲也是一名渐冻人。相同的遭遇,让夏海伦和她成了互吐心声的闺蜜和一同对抗厄运的战友。

    ……

    “唉,为什么只带她,不带我?我可以保护你们两个啊。”

    李妖娆走到空地一个石头跟前,她粉红色手机正背面朝上,在用太阳能充电。

    来之前,他们五人都换成最新款的“太阳能充电手机”,皂皂那部也是李妖娆送的,五人手机里都预装了“指南针”和最新的“北斗全球定位系统”。

    雨林深处没有手机信号和网络信号,他们不能语音通话更不能上网,但通过北斗系统特有的短信收功能,可以实现简短的文字联系。

    热带雨林,最不缺的就是**辣的阳光,才不到两个钟头,李妖娆手机里的电量已满格。

    李妖娆坐在阴凉处,点开手机相册,一张两个女生的合影出现在眼帘。

    右边那个女生就是夏海伦。

    一头让人触目惊心的白,眉如远山空灵,眼如明月照人,高挺的鼻梁下,嘴角紧紧抿着,似笑非笑。

    这是一张让任何人看一眼,就无法忘记的脸。

    不是因为她美丽的容貌和如雪的白,而是这张脸上,散出一种女性罕见的坚忍气质,闪耀着一种为爱不屈不挠,不被厄运打垮的勇气和光辉。

    左边的是凯馨·罗琳,是个典型的美国女孩,金碧眼,笑容灿烂,和夏海伦一样,目光透着远同龄人的坚韧和顽强。

    这,是两位可敬可爱的女斗士!

    为了救治母亲,这两位年轻的女孩愿意付出一切:时间、青春,哪怕是一生仅有一次的宝贵生命。

    这张合影是最后一次微信联系中,夏海
非凡洪荒帖吧
伦给她的。

    一个月后。

    夏海伦和凯馨在亚马逊雨林神秘失踪。她们的手机无论gps还是北斗系统,都没有任何反馈,两个青春美少女就这样人间蒸,至今渺无音讯。

    ……

    李妖娆用手摩挲着这张合影,为她们的大爱感动,眼角闪动着泪花,一股悲沧在喉咙里打转,呼吸哽咽。

    她悄悄擦拭眼泪,抬眼看着跟前的伙伴,这几个家伙正叽叽喳喳埋头整理食物。

    阳光透过树叶,照在他们青春的脸上,洋溢出一种爱和温暖,瞬间柔化了李妖娆那颗彪悍的心。

    李妖娆目光,此刻变得少有的温柔。

    这是她最亲爱的伙伴们啊!

    为了她在微信上一句“谁愿意和我一起去找夏海伦。”

    就这样拿起背包,毅然决然和她远赴万里,同生共死!

    她心里除了感动还有内疚,以后尽量对他们好一点少凶一点。

    ……

    突然。

    一声清脆的“不…”

    这是放屁的声音,是饭团放的,而饭团的屁股翘得高高,正对着李妖娆的脸。

    李妖娆捏住鼻子大怒,一脚蹬在饭团的肥臀上,饭团一个狗啃屎趴在地上。

    她脸瞬间飞红,又羞又恼,刚才还默念以后要对他们好一点,怎么又是习惯性的一脚呢?

    李妖娆正想伸手去扶饭团起来,突听饭团“啊”的一声,脸色惨白嘴唇乌青,捂着肚子,在地上痛得打滚。

    众人都吓了一跳!尼玛,真的假的!只不过被踢了一下屁股,就这么夸张!

    正想先扶起这货再说,突然,李妖娆四人“哎呦哎呦”的齐声叫痛,捂着肚子,直不起腰来。皂皂更是痛得哭嚎,滚在地上,好像有无数条毒蛇在撕扯她的肠子。

    幸好几分钟后,痛感又像个贼似的消失的无影无踪,大家捂着肚子,呆在原地,面面相觑。

    还没弄清什么状况,每个人肚子里又一阵翻江倒海,天雷滚滚,一缕缕重力冲击着菊花。一时间响屁不断。

    李妖娆一张俏脸和皂皂一张丑脸,此刻都涨得通红。这是肚子拉稀的前奏啊,看这肚子里排山倒海的气势,众人都闪出一个念头:赶紧拿纸!赶紧跑!

    心动手动!

    “各人带好各人的包!别又被猴子偷东西!”

    越安猛地大声喊道。让饭团的肥脸一阵抽动,就数他的背包最大最重,但一想到林子里比贼还精的猴子,一咬牙,拎起包狂奔,捂着肚皮,消失在丛林里…

    李妖娆一脸狼狈,一手拎着背包一手牵着皂皂,也往另一个方向狂跑。

    越安和虞骑云表情复杂,交换一个相同的眼神:

    这果子有问题!

    彼此点点头,手拿厕纸,各背各包,消失在雨林不同的方向。

    ……

    像一阵狂风,卷起一路落叶。

    虞骑云最晚一个出,却跑得最快最远,作为一个跑酷高手,拉翔也可以一马当先,他可不想让别人听到,自己的菊花在噼里啪啦放鞭炮。

    他找到一个山坳,放下背包,宽衣解带,一边蹲着,一边咀嚼绿箭口香糖,时不时吐个泡泡。

    一阵稀里哗啦过后,他穿好裤子,长长伸了个懒腰了,舒坦!

    虞骑云吹着口哨,系好背包,刚顺着来路走了几步。

    没有任何前奏,大脑突然剧烈地疼痛起来!

    虞骑云惨嚎一声,双手抓头,跪倒在地上,全身都痛得痉挛,就像被唐僧狂念紧箍咒的孙悟空。

    噗嗤。

    虞骑云嘴角飚出一片血花,终于支撑不住,大叫一声,晕死过去。

    他不知道。

    在他晕死的刹那,诡异的一幕生了:

    数百道,细如丝的紫色闪电,从他张开的口中一丝一丝游走出来。

    然后,像蚕丝结茧一样,将他全身上下从头到鞋,连同他系在背上的背包,层层包裹起来。

    此刻的虞骑云,

    就像一个紫色木乃伊,全身笼罩在滋滋作响的光晕里……